唐诗里的“蒙太奇”

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贵州铜仁 邓有民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3-19    

唐诗里的“蒙太奇”

                     ---以《逢雪宿芙蓉山》为例


邓有民


“蒙太奇Montage)”作为现代电影手法的专用术语,怎么会“跑到”距今已经一千多年前的唐诗里去了呢?难道又在玩什么“穿越”的游戏吗?当然不是,因为读唐诗的确能够感受到“蒙太奇”的艺术手法,而且在唐诗里已经运用得炉火纯青了。下面仅以唐代诗人刘长卿的《逢雪宿芙蓉山》这首诗为例来加以说明。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这是一首流传了1200多年的脍炙人口的诗,可谓家喻户晓,正因为大家都熟悉,所以才拿它来解析。你看此诗一共四句,句句都写得精彩绝伦,每一句都是一个画面,像一组镜头那样慢慢地展现出来。“日暮苍山远”是一组长镜头:夜幕降临,连绵起伏的山峦在苍茫的夜色中显得更加深远,在群山环抱之中,隐隐约约似乎能够看到一个小小的村落,稀稀落落地散居着几户人家。随着镜头慢慢向前推移,你能够依稀辨认出几点如萤火虫般的灯火来,镜头再向前推便能够看到人家的房屋,用白茅盖的屋顶的轮廓也清晰可见,在天寒地冻中尤其显得萧索而清贫,这就是第二句“天寒白屋贫”的诗意画面。紧接着镜头摇过屋顶,拍摄到院子、篱笆、柴门,此时画外音有狗叫声,透过篱笆影影绰绰仿佛看到狗的影子,因为积雪掩盖了它行动的声响,只有如豹的吠声划破夜空。随着吠声的锐减,转而为“呜呜”的热络声,镜头下现出一个披蓑戴笠的庄户人,只见他推开柴门,一边用手抚摸那只大黄犬的头顶,一边大踏步走到房屋门前的阶沿上,积雪的院子里留下了一串深深的脚窝。从窗户透出的灯火微微映红了他的脸,一组特写镜头: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一双温和里透出刚毅的眼睛,两道粗眉以及又密又硬的络腮胡上粘着凌结的霜雪,嘴里吐着白气,只见他放下斗笠脱掉蓑衣,从肩背卸下包袱提在手上,随即推门而入,画面凝固,戛然而止。以上便是诗的后两句“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的意境。

整首诗完全运用了“蒙太奇”的手法来全景式展现意境画面,其技法的娴熟着实令人惊叹。我们看到随着镜头的从远及近,从上到下,从面到点,有全景有特写,时间也随着发生变化,由傍晚而至深夜。时空的变化、色彩明暗的对比,长镜头与特写的交替使用,都做到了有声有色,条分缕析,细腻饱满。当然,我们说生活在唐代的诗人并不知道什么叫“蒙太奇”,但这丝毫也不影响他对诗意的艺术表现力,这也许正是古今中外所有的优秀文艺作品所共有的艺术魅力吧。

诵读此诗,犹如欣赏一部精彩的“微电影”。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贵州作家网

上一篇:说笑

下一篇:交易大厅里的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