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碛踏春断想

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肖长彬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8-16    

天之赐,人间美。

“万木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早春三月,挚友陈君从忠相邀,旅伴七八人,一起走进慕名已久的凤冈县长碛古寨。古寨四面环山,铺陈于峰峦庇护的山谷里,犹如大自然母亲手心里熟睡的宝贝。三面邻水,溪水碧绿澄澈,洄环往复,绕着山脚逶迤流淌。河岸上沃野田畴,生长着葱茏的油菜,河谷低热气候是春姑娘的初吻,热辣辣地撩拨,枝头早已黄花堆积,晨曦里肆无忌惮地招摇。数十户民房白墙黛瓦,依山建布,灰白色的硬化公路穿行其间,串珠成链,几株大树盖影婆娑,繁枝招展。

同行旅友王君世举,供职于文旅部门,业余时间喜欢用笔讲述家乡上五代或更早前的故事,也许无据可查,可以用昔时“汤汤洪水方割,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来开头,然而因此熏陶得斯文内秀也未可知。其时红扑扑的脸庞,童颜般可爱,戴着斯文的眼镜,后面是一双笑眯成缝的慧眼,瞳孔大张,尽摄其景,深情爱恋曰:好一幅自然天成的水墨丹青。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晋·陶渊明《桃花源记》

“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春来”。从山顶陡坡缓步下行,走近古寨,不由自主间,会令人心生寻得现代桃花源之喜。晋代隐士陶渊明描述的世外桃源,曲径通幽,和谐静美,数千年来,成为人们心中永恒向往的生活图腾。

中华民族农耕起源,不同于迁徙成性的游牧民族,骨子里始终流淌着自食自足、爱此乐土的纯朴基因。距离陶渊明后800多年的大诗人谢枋得,身逢宋元换代之际,受够了兵荒马乱的流离之苦,对桃花源般的“乌托邦”情怀尤为念兹在兹,他在诗中写到:寻得桃源好避秦,桃红又是一年春。花飞莫遣随流水,怕有渔郎来问津。纵然到了现代,人们生活安居乐业,衣食无忧,依然不减对亲近自然,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坐看天上云卷云舒的追慕。有好事者将广告词改编为“农妇,山泉,有点田”,被誉为“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现代版。前些年有一名画家叫老树,给自己的作品配上一首诗:溪水一旁,住两间房;拥几册书,有点余粮;春风高远,秋雨欲狂;世间破事,去他个娘。顿时网上一片火。特别是最末句“世间破事,去他个娘”,着实让好些打拼在都市,自谑“比鸡起得早、比狗睡得晚、比蜂还要忙、比驴还要累”的“蚁族们”,急欲觅一僻地,权当是心向往之的桃花源,吼上一通,纵情长舒滞郁心中的那股鸟气。

中国太古的情形,现在已无从详考。但看周末……女人嫁否也任便,并无什么裁制。由汉至唐也并没有鼓吹节烈。直到宋朝,那一班“业儒”的才说出“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话,看见历史上“重适”两个字,便大惊小怪起来。

——鲁迅《我之节烈观》

淌过小河,走进油菜花海。道路中央,有一处牌坊,巍峨耸立,宏伟气派。坊体凹凸斑驳,透着久远的年代感。旁边有一块石碑,载有简介:长碛牌坊,修建于清代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圣旨旌表本邑痒生朱煐之祖母谢氏,龙泉知县题联而建“谢氏节孝坊”。

众皆聚于坊下,鹄立仰望,欣羡于古人精湛的制作技艺。陈君从忠,史上文风隆盛的西乡泮水人氏,承续桑梓文脉禀赋,颇能舞文弄墨,尤擅小说,文风清新,感情细腻,对生活中习见的寻常人物,深挖细剖内心世界,往往发常人所未见,独得个中三昧,其时突发奇语:一个民间普通妇人,荣膺封建王朝最高帝王嘉奖,实在是至高无上的荣光,但为此付出的代价,终身守节,被迫放弃对完美生活的追求,也甚可惜。王君世举随即应答:封建统治者的驭民之术,提倡守节,扭曲人性,实在是程朱理学的朱老夫子可恶。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点赞: 1

责任编辑:启铭心

上一篇:与众不同的梅花

下一篇:沉寂的石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