砖块下的钥匙

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河北 齐剑豪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11    

我总是在头晌赶回乡村,太阳在东天上照耀,树影被压缩得无比低矮。几条狗追逐着跑过。老牛卧在人家门前的空地上,目光漠然地倒嚼,鼻子上油腻黑亮的缰绳轻轻地晃悠着,另一头拴在贴墙的光滑木桩上。有只母鸡夸耀地啼叫着,飞上墙头,趾高气扬地行走。村庄的土街上静悄悄的,从这头一眼就望到那头,没有一个人影。

我来到我家大门前,黑漆的榆木门果然锁着,母亲他们都到田里劳动去了。我弯腰翻动脚下的砖块,门前台阶的砖总是松动,搬开一块砖,一条金黄的蜈蚣蜿蜒着游走了,几枚闪亮的钥匙露出来,它们串在铁环上,经常被人摩挲的缘故,是那么圆滑光亮,触手生温。我打开门,把摩托推进去,停到院中那株枣树下面。树身拴着的老猫喵喵叫着看我。树上的几只麻雀受了惊吓,哄得一声飞走了。我又把屋门打开,长驱直入进入厨房,我把携来的生肉和其他食物塞进碗橱,使劲把碗橱的门关严。我拎起桌上的提梁茶壶,咕咚咕咚地喝了一气凉白开。喘了口气,我缓步走出屋来。

把屋门和院门锁好,朝周围张望一下,把钥匙藏回台阶下的缝隙里,把砖块复原。我忽然感觉一阵茫然,去哪块地里找母亲他们呢?他们是在麦田里喷施农药呢,还是在棉田里给面花苗放风呢?他们是在村东的地里干活呢,还是在村西的地里劳动呢?

我伫立在门前的空地上,微风轻轻地动摇我的头发,牵动我的衣袂。我看见高空横着的电线上趴着一只鹧鸪。它不停地呼唤着,咕咕,咕咕,咕。大树碧绿的树冠犹如海浪,轻轻地翻涌着,树叶沙沙沙沙地响着,一股苦涩的清香到处流溢。不知道哪里还藏着一只鹧鸪,它在不紧不慢地应和,咕咕,咕,咕。我的眼泪哗哗地流淌下来。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童年的时候,我经常一觉醒来,太阳光瀑布似的倾泻进屋子,许多灰尘在阳光里飞舞。我大声叫着母亲和父亲,没有人回答,我跌跌撞撞地奔出房间,摔倒在当院里,歇斯底里的哭声,把院子里的鸡吓得纷纷飞上了墙头。我扑到大门洞里,门从外面锁上了,我使劲地摇撼着,门扇咣啷咣啷地响着,一些尘土簌簌地掉下来,还是没有人回答。这些是真的呢,还是在梦境里呢,我都拿不准了。

也许很多年以后,我已经衰老了。我肯定会反复梦到这个场景——我从外面归来,熟练地捡起瓦块下的钥匙,打开了家门。等我准备出门去找父亲母亲的时候,他们已经回来了,肩上扛着闪闪发亮的农具,手掌沾着新鲜的泥土。他们脸上堆满了微笑,他们看到家门被打开了,知道一定是我回来了。因为他们把钥匙放在砖瓦下面,就是给随时会回家来的儿子准备的。



作者简介

齐剑豪,河北省吴桥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沧州作家协会会员,已在《雨花》、《短篇小说》、《当代人》、《鹿鸣》等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等数十万字。著有长篇小说《青果园》等三部,民俗研究著作《吴桥方言志》等。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贵州作家网

上一篇:野鸟杂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