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 人世间 第二十一章 穆萨殒命

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牛的草原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20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汉族谚语

 

阿里的二哥穆萨由于同花剌子模国王扎兰丁的主力部队在撤退中失散了,流落到伊斯法罕(在今天的伊朗),隐姓埋名,在一家地毯作坊里打工为生。

1224年,成吉思汗率领西征的蒙古军队从花剌子模班师回朝。

花剌子模帝国的流亡国王扎兰丁接到蒙古军队撤走的报告以后,带领着亲信日夜兼程从印度返回故土,立志恢复帝国。

花剌子模因为蒙古军队的大肆屠杀和广泛征召,已经没有多少可以上战场打仗的男丁了。扎兰丁决定向同样信仰回教的阿拉伯人建立的阿拔斯王朝租借一支军队。

他带领这支阿拉伯的军队迅速占领了帝国的南方故土——克尔曼、伊斯法罕(在今天的伊朗)等地区,拥有了阿姆河以西的大片地方,颇有些光复昔日帝国的架势。

一天,穆萨正在地毯作坊里织地毯,听到人们纷纷传言:“扎兰丁国王带领阿拉伯军队军队进城了。”

他赶紧丢下手中的活,急急忙忙地跑到大街上,找到了扎兰丁的军营,向失散了几年的扎兰丁国王报到归队。

穆萨看到国王风采依旧,百感交集,流着激动的眼泪说道:“尊敬的国王陛下,您终于回来了。我是穆萨,撒马尔罕的穆萨。我盼望您很久很久了啊!”

扎兰丁也认出了穆萨,高兴地说道:“你还活着就很好嘛。我们现在需要强健的将士为帝国而战。你继续带兵打仗吧。”

穆萨连连说道:“生,应当成为花剌子模帝国的英雄;死,也将是花剌子模帝国的忠魂。我一定要紧跟国王陛下的脚步,光复伟大的花剌子模帝国。”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

不久,扎兰丁因为回教世界领导权的问题与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纳斯尔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最后,矛盾发展到不可调和的地步。双方反目为仇,爆发了战争。

在穆萨等花剌子模将士的大力支持下,扎兰丁带领军队先后击败了阿拉伯人建立的阿拔斯王朝(位于今天伊拉克等地)、突厥塞尔柱人建立的罗姆苏丹国(位于今天土耳其)和库尔德人建立的阿尤布王朝(位于今天叙利亚、埃及等地),引起了回教世界的强烈不满。

大获全胜的扎兰丁却陷入到了空前的孤立。

偏偏在关键的1227年秋天,大蒙古国的大汗窝阔台为了防止花刺子模帝国死灰复燃,派出一支3万人的蒙古远征,开进了今天的伊朗地区。

正在西亚攻城略地的扎兰丁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立刻放弃了西线的战场,率领军队掉头向东,迎接蒙古军队的挑战,在伊斯法罕与蒙古大军摆开了大决战的阵势。

大战的序幕才刚刚拉开,扎兰丁的二弟贪生怕死,临阵脱逃,导致花剌子模的军队虽然打退了蒙古军队的左翼进攻,却被绕到自己后面的蒙古军队给包围了。

在穆萨等众多卫士的护驾下,扎兰丁异常勇猛,挥剑杀出了一条血路,飞速地逃离了伊斯发罕,退向了伊朗南部山区的洛雷斯坦。

获胜的蒙古军队伤亡惨重。他们抵达伊斯法罕城门口的时候,看见城里的守军不肯投降也没有信心强攻了,直接撤退到里海边的木剌夷,又退往伊朗呼罗珊西部的古城内沙布尔。

扎兰丁控制的地区与蒙古军队控制的地区恢复了大决战前的边界。

伊斯法罕战役是花剌子模帝国与大蒙古国继在巴鲁湾战役之后最大的一场会战,重创了远道而来的蒙古军队,大快花剌子模帝国的人心,给广大将士和人民注入了一支兴奋剂。

穆萨冷静地对喜不自禁的扎兰丁说道:“尊敬的国王陛下,帝国的军队经历了在外高加索的胜利,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背靠着伊斯法罕主场作战,陛下您又亲自上阵指挥,士气非常旺盛,对蒙古军队取得胜利是理所应当的。

反观蒙古军队,他们只是属于扫荡性质的小分队,人数不多,又是长途跋涉,人困马惫,与我们的力量相比实在是悬殊。

双方交战,陛下您却差一点陷入遇难的困境。

综合双方的表现、地利等因素,表面上是因为亲王逃跑致使我方阵脚有些慌乱,实际上证明了蒙古军队的战斗力远远高于我们花剌子模的军队。

实话难听,老羊皮隔风。

穆萨一番中肯的分析却让扎兰丁的心中很不舒服。这个时候,扎兰丁需要的是赞美和鼓舞,而不是理智和冷静。

蒙古军队撤退以后,扎兰丁没有把防范强敌蒙古军队的反扑作为重点,而是继续在西亚地区进行抢掠和扩张战争,与周围的回教王公们闹不团结,而且不断地拉长战线,一直侵犯到位于小亚细亚突厥塞尔柱人的残余势力建立的罗姆苏丹国。

处于势头上升的罗姆苏丹国以逸待劳,打败了远道而来的扎兰丁。

扎兰丁只好带领军队狼狈地撤出了小亚细亚。

随着局势的变化,扎兰丁的脾气变得日益狂躁,处理问题也刚愎自用,根本听不去穆萨等将士的劝阻,一心想成为回教世界的救世主,接着又穷兵黩武地出征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地中海沿岸十字军东征建立的基督教国家,尽干些与光复花剌子模帝国无关的事情。

花剌子模将士们的心中开始对扎兰丁产生不满了。

面对离心离德的将士,面对再一次席卷而来的蒙古军队,曾经勇猛无敌的扎兰丁与父王阿拉丁·摩诃末一样,患上了令人颓废的疾病——抑郁症,完全丧失了对蒙古军队作战的勇气和胆略。面对蒙古军队的日益逼近,他的每一次选择都是逃跑,逃跑,再逃跑。

懦弱胆怯的领袖是无法得到人民和部下欢迎和拥戴的。

1231年的春天,扎兰丁在蒙古西征大军的追逐下无计可施,逃到了格鲁吉亚。

到了8月份,扎兰丁打算逃逸到更加遥远的高加索山区去。

穆萨等人跪在扎兰丁的面前,流着热泪劝谏道:“尊敬的国王陛下,我们不能再往遥远的异国他乡走了。您可怜的臣民、花剌子模帝国的遗民们,正翘首盼望着我们胜利归去呢。我们必须回到花剌子模去,与我们的帝国同甘共苦啊。”

扎兰丁表情冷漠地说道:“我的身体乏了,只想一个人静静地休息一会儿。你们先退下吧。”

等到穆萨等人退下以后,扎兰丁拉上厚厚的窗帘,在漆黑的房子里躺下了。

穆萨等将士望着窗帘密闭的黑房子大失所望,不禁议论道:“国王再这样颓废下去,我们将永不复国了。”

于是,他们聚在一起,密谋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当天夜里,扎兰丁在位于今天土耳其东南部的迪亚巴克尔山中被部下暗杀了。

穆萨等人随后立即派人放出口风:“伟大的花剌子模帝国的国王扎兰丁陛下,不幸被邪恶的库尔德农民卑鄙地杀害了。”

曾经让成吉思汗大加赞叹的一代枭雄,最后竟然落了个令人唏嘘不已的悲惨结局。

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历史上,多少英雄豪杰初起的时候高瞻远瞩,申明大义,建立了非凡的丰功伟业,但是,到了后期却一个个固步自封,昏庸荒唐,走入极端,教人无法理喻。

花剌子模人是剽悍和坚韧的民族。他们在漫长的历史中先后遭受到希腊人、伊朗人、早期突厥人、唐人、阿拉伯人、契丹人、塞尔柱突厥人、古尔突厥人和蒙古人等异族的统治,但是,他们决不甘心任人宰割,不断地奋起反抗,成为外来统治者的心腹大患,一次又一次地遭到严酷无情的镇压。

穆萨等人秉持了花剌子模人百折不挠的意志。他们挥泪掩埋了扎兰丁,率领残余的花剌子模军队急速地向东行军,意图打回撒马尔罕去。

但是,无论他们怎样英勇和牺牲,西征的蒙古大军都是中流砥柱、势不可挡。他们接连吃了几场败仗,终于明白自己已经无法回到撒马尔罕了,只好改变策略,向南方的阿拉伯地区推进,走到了詹辛拉地区(位于今天伊拉克和叙利亚交界处的美索不达米亚北部)。

对于这些经历了极端困苦和残酷战争的花剌子模的难民来说,地中海的东岸是富得流油的天堂和极其安全的家园。

穆萨率领的花剌子模军队与埃及的国王萨利赫结成了同盟,决心占领地中海东岸的叙利亚。他们联手实行南北夹击,最终攻占了叙利亚。

联军的下一个目标是拿下横亘在埃及与叙利亚之间的圣城耶路撒冷。这是萨利赫国王的夙愿,也是他与花剌子模军队结盟的真正目的。

1244年7月11日,穆萨率领的花剌子模军队攻入了欧洲十字军占领并且统治的耶路撒冷。

为了报复十字军屠杀耶路撒冷的回教徒,穆萨把亡国之恨和对十字军的仇视发泄在耶路撒冷的异教徒身上。他下令大肆屠杀城内的基督教居民,将整座华丽神圣的耶路撒冷洗劫一空,还指挥人马冲进了圣墓大教堂,杀掉了拒绝离开那里的几位主教,挖出了历代耶路撒冷国国王的尸骸,点燃一把大火连同大教堂一起焚毁了。

这些从花剌子模帝国一路流亡到地中海东岸的亡命之徒,不仅骁勇善战,而且还计划效法已故的国王扎兰丁,准备在这里建立一个新的花剌子模帝国。

政治家没有长久的盟友,只有自己永恒追求的利益。毫无例外,穆萨与萨利赫的蜜月没有维持多长时间。

萨利赫自诩是回教世界的苏丹和宗主,是穆萨顶礼膜拜的偶像。

穆萨认为自己是萨利赫的政治和军事盟友,而不是他的部下和臣民,不承认萨利赫在回教世界的苏丹和宗主地位。

双方的矛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只能兵戎相见、一争高下了。

1246年3月,丢失大马士革的叙利亚国王伊斯玛仪得知埃及人和花剌子模人之间出现了分歧,立刻见缝插针,派人前去联系穆萨,并且投其所好,将他称为尊贵的花剌子模国王。

于是,双方一拍即合,联合出兵进攻大马士革。

大马士革城里的埃及守军坚守阵地,拼死抵抗,直至粮断水绝。最后,他们甚至开始吃回教徒平时绝对不能吃的死猫烂狗,可见当时的情景有多么的触目惊心。

大马士革北部的霍姆斯王公曼苏尔担心花剌子模军队在叙利亚获得根据地,随后落地发芽生根,进而威胁到自己的利益。于是,他串通阿勒颇王公纳斯尔。霍姆斯人与阿勒颇人组成联军,从南北两边夹击花剌子模的军队。

穆萨率领军队与敌人展开了殊死的战斗,终因寡不敌众,全部在大马士革城外壮烈牺牲。

穆萨高举着战刀,奋勇杀敌,最后被阿勒颇人的长毛戳穿了胸膛,口吐鲜血,怒目而死。

至此,阿里在中亚和西亚的直系亲属全部消亡了。

花剌子模的军队以悲壮的结局结束了15年的东地中海之旅。从此以后,花剌子模人作为一支政治势力不复存在了。

花剌子模帝国的历史彻底结束了。

抚卷追思,历史昭然。即便是花剌子模帝国的末代国王扎兰丁英雄果敢,秉性刚毅,又颇具智略,但是,他面对的是旷绝古今的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面对的是成吉思汗麾下千千万万经历过无数战火洗礼的剽悍铁骑。如此实力悬殊的对抗,最终的结局毋庸置疑了!

如果阿拉丁·摩诃末和扎兰丁父子一如年轻的时候那样锐气逼人,英勇善战;如果他们的家族没有遗传的抑郁症作孽,也许中亚和西亚的历史会是另一个模样。

然而,历史就是既定的事实,没有如果,也没有假设,只有铁一般的事实与残垣断壁留给后人去思考了。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贵州作家网

上一篇:长篇小说 人世间 第十九章 万里寻夫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