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局

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辽宁 马云飞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1-27    

“主任好!”老冯跟刘主任打招呼,心里紧张,表情有些僵硬。刘主任嘿嘿笑笑,赶紧对准小便池哗啦啦撒尿。

“老冯呀,最近身体怎么样?”刘主任撒着尿问老冯。老冯系上裤腰带,向下拽了拽衣襟,笑笑说:“很好很好!”

刘主任说:“我刚来,这阵子忙得焦头烂额,我看这么样吧,就这个周末,咱们几个,找个差不多的地方,聚聚!”

老冯心里真的有了些感动。如今退休,能吃顿饭送送的,那就是相当给面子了,大多都是灰溜溜悄声走的。

在厕所说话那天是星期三,今天是星期五,刘主任说的那个周末,也就是今天晚上。老冯早上从家里出来,还故意换了件新夹克衫,是女儿过年的时候给买的,一直没舍得穿。

眼看就要退休了,老冯心情不好。过去几乎每天都有饭局,推都推不掉。可如今一周一次都保证不了了。老冯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感。

瞅了眼办公桌上的电话,又看了看墙上的电子表,老冯估计,这个时间,赵秘书该给他打电话了。老冯顺手扯过来一张报纸看。如果这时你敲门,听到老冯发出一声请进的声音后,一推门,准会看见老冯在看报纸。老冯不会立刻抬起头来看你,他一定把一切注意力都用在眼前这张报纸上。只要你不开口,他的眼睛就不会离开报纸。至于眼前的这张报纸是《人民日报》还是《光明日报》,或者是当地的什么报,这根本就不重要。即便是昨天什么人用来包鞋子的报纸也没什么关系,只要是一张报纸。现在的老冯,需要用报纸上的字,把时间打发掉。不然的话,这时间,就会一口一口地把他给吃掉。报纸上的内容,对老冯来说没什么重要,重要的是他正在看。

以前看报纸是一种休息,现在看报纸感觉到累了。老冯把报纸放下,一口接一口地喝水。老冯喜欢喝有些烫嘴的热水,因为有些烫嘴的热水,才能喝出来好听的声音。喝一口,整个口腔才能有那种麻酥的感觉。喝到嘴里的茶叶,他不习惯吐出来,而是集中保留在嘴里的某个地方,等积攒到了足够的数量,他会像牛一样,把茶叶都翻卷出来,开始很有滋味地咀嚼。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四点一刻,夕阳透过窗户照进来。共有两束,一束照在墙上,形成一个三角形的光影,另一束像歌厅里的小姐,一点一点往老冯身上挪动。老冯把身体向后靠了靠,把两只手放在后脑勺上,扳住脑袋,使劲抻了一下懒腰,一直抻到身体内部发出嘎巴嘎巴的响声,这才满脸涨红地停下来,感觉浑身舒服多了。老冯翻了下酸疼的眼睛,看一眼墙上的电子表。忽然想起来该上趟厕所,不是因为有尿才上厕所,是感觉该上厕所了,便上厕所。伸伸胳膊腿儿,尿出来点儿尿,往小便池子里吐口唾沫,用手撸几下小弟弟,洗洗手,溜溜达达回去,坐下来继续喝水。

刚才离开办公室上厕所的时候,老冯出了门又把脑袋伸回来看了一眼办公桌上的电话。他一直都在等电话,如果这个时候电话突然响起来,他一定会大步流星回来,一把抓起电话,用他那很有磁性的男中音说:“你好,我是冯玉良!”如果是陌生人打来的,而且是和工作有关的,老冯一定会说:“您看这样好不好,我告诉您个电话,请您打这个电话好吗?好的,再见!”老冯说这些话,从来不用走脑子,像事先设计好了的语音提示,只要摁一下电钮,就会自动播放出来。打到老冯办公室里的电话,除了公事电话,就是饭局电话,其它内容的几乎没有。老冯现在要等的电话,是赵秘书的电话,是刘主任请他吃饭为他送行的电话。

老冯有好长时间没参加饭局了,真想回到酒桌上找回来喝酒的那种感觉。在酒桌上,老冯像正在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满面油光,眉开眼笑,思维敏捷,说话幽默。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这眼瞅着就快五点了,五点半就到下班时间了。老冯心里火烧火燎的。电话突然响了,老冯身体很强烈地哆嗦了一下。电话是教育局打来的,老冯在电话里说:“您看这样好不好,我告诉您个电话,请您打这个电话好吗?好的,再见!”老冯把电话挂了,脸上看不出来有什么表情变化。

电话像一块石头,一声不响。五点了,五点十分了,五点十五了,快二十了。老冯彻底失望了,他突然想把桌子上的这块石头抓起来,然后摔在地上,摔它个粉碎。可老冯没摔电话,他控制好情绪,缓慢地站起身来,穿上外套,缓步走到门口,关了灯出门。就在这时,电话铃响了,老冯刚想一个健步冲回屋里,忽然回过神儿来,那不是电话响,是下班的铃声。

 

作者简介:马云飞60年代出生80年代开始发表作品曾就读于辽宁文学院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就职于某行政管理机关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贵州作家网

上一篇:人走留名

下一篇:岳父的八十大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