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的八十大寿

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广东 文野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1-27    

(一)

妻子有意无意的在耳边讲了好多回,说父亲七十九岁生日快到了。

是啊,七十九岁,按习俗过寿过虚岁,也就是八十大寿了。不过,我仍旧只是用耳朵听着, 一直没有表态。

记得上个月,岳父在重庆做肾结石手术的时候,也没有见她如此唠叨过。

都是在体制内工作,每年也就只有这半个月假期。现在还不到八月呢,如果把假休完了,那春节咋办呢?由于值班,都好几年没能回家陪父母过年了。

秋天的脚步声越来越密,南国的夜晚也开始渐渐露出凉意来。眼看着快到日子了,妻子给家里的电话也逐渐频繁起来。

我说:“要不,咱们回吧!”

妻子答:“嗯啦!”

于是,便开始忙着订机票,忙着收拾行李,忙着给两边的老人买衣服、包包,还有梳子,忙着给子侄辈们准备小礼物。

为了回到乡下老家走动起来方便,她还联系了在重庆某医院工作的外甥女儿,希望能在休假期间把车借给我用。

总之,一阵子的忙忙碌碌、繁繁琐琐,啥也没让我操心。

(二)

说话就到了农历二十九,再过两天,下月初一便是岳父的生日了。可家中的一切还平静如初,并没发现任何要过大寿的迹象呀!

岳父岳母一共生养了五个女儿,没有儿子,家中的大事小事,向来都是几个女儿站出来说话,这次也不列外。可是,妻子最小,在家里排行老五。再说,我们千里迢迢的从外省赶回来,怎么着这回也不该由我们出面来挑头吧。

妻子有些着急了,追问父母是啥意见。

岳母吱吱呜呜:“我看就算了,干脆还是别做了吧,你的几个姐姐、姐夫他们都挺忙的。再说,这十里八乡,能走的都走了,剩下老的老小的小,加在一起也没几个人!”

话到此处,我们几乎同时把目光都转移到了,在一旁闷不着声、故作镇静的岳父身上。

“别问我哈,我没得啥子想法的,你们自己拿主意哈!”

他一边“事不关己”的说着话,一边从盒子里抖出一颗纸烟,却没接住,掉在了两脚中间的地上,也不管,又重新抖出一颗来,点燃后狠吸了两口,然后叼着烟,双手往身后一背,昂着头,“若无其事”的朝大门外走了。

其实,谁都知道,这是个既好面子又爱热闹的倔老头儿,他只是嘴上从来不服软罢了。你想想看,孩子们都长大出嫁了,一个也没留在身边,再说,一辈子就这么一次八十大寿,他能不想好好的热闹热闹、显摆显摆吗?

倒是岳母的心思不难懂,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总觉得自己生的是闺女,短了嘴,没了发言权。认为既然都是靠婆家吃饭的,那么,凡事就得听婆家拿主意才是,哪能够想咋样就咋样呢?

(三)

无奈之下,五个女儿、五个女婿跑到微信群里一碰头,哎哟喂,你猜咋啦?大姐在县城里带孙子,二姐在省城里做厨师,三姐在隔壁小镇上做农资买卖,四姐在新疆打工收瓜果,大外甥在西藏做电工,大外孙女儿在重庆当医生……一个个确实都还挺忙的样子呢!

于是乎,做农资买卖的三姐夫建议:干脆就在镇上包个小饭店,管它三七二十一,来多少客人便摆多少酒席。到时候各家各户平摊着出钱就是了,也没有必要非让人家远的千里迢迢往回赶,近的丢下好端端的生意,有钱不能赚。

语音一出,纯农民的大姐夫有想法了,不知从哪里冷不丁的冒出一句:“你们做生意的有钱噻,是不是该多出一点儿哦?!”

“你个没出息的东西,钱钱钱,就知道钱,看你那熊样儿!”被大姐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后,便再也不吭声了。

“到街面上吃馆子,花的是咱们自己家的钱,却不晓得朝贺了哪个家的门、热闹了哪个家的屋基哦?客伙些吃饱了、喝好了,嘴巴胡子一抹,各走各的道儿,哪个还晓得哪个哟?最后,还不是只剩下我们这两个老不死的,回到家里照样冷冷清清,半点儿意思都没得!”妻子把岳父岳母的原话,用文字信息如实的发到了群里。

这时,一向稳重的二姐发话了,她认为老爸老妈讲的在理,说如果只有四五桌客人的话,可以让在村里当小组长的二姐夫下厨,因为他平时勤快、爱动手,厨艺也不错。

“不得行哈,我没得空的,找些事情来做哦,初一那天我是要到村里面去开会的!”

“你们也不看看,这些年,家里头的事,哪件不是找到我!你们可倒好,个个都在外面找大钱,那个管过哟?”

唉,没想到,一个原本还算不错的建议,不到两分钟时间,便被连珠炮似的给反弹了回来。至于还远在新疆的四姐和四姐夫,肯定更是指望不上的咯!

(四)

“不行,照这样子下去可不是个办法!”向来靠“鬼主意”多而横行娘家的妻子,一个人自言自语起来。

忽然,她灵机一动,离群跟二姐夫私聊了起来。

“老余,你闺女刚才来电话了哈,说要带男朋友回来给她外公拜寿呢!”

“啥?没骗我吧?不是说请不到假的吗?这个……!?”

“信就信,不信拉倒!挑头办席的事,你就看着办吧!”说罢便不再吭声了。

“哈哈,肯定中招!”妻子一阵雀跃,简直对自己的聪明才智佩服的五体投地。

她还在父母面前炫耀:这就叫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没错,大家别看咱们这二姐夫素日里总是喳喳呼呼的,一幅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可他平生就怵这个宝贝闺女。当然,这个怵字里,包含更多的是对孩子的疼和爱。记得丫头刚考上大学那会儿,为了让闺女看得起,他心一横,干脆把抽了二十多年的烟给戒掉了,硬是树立起了一个“好爸爸、好男人”的光辉形象,在亲戚和朋友之间广为传扬。

得瑟完之后,妻子赶紧给重庆的小余丫头打了个电话。须知,撒谎可一定不能穿帮呵!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贵州作家网

上一篇:饭局

下一篇:没有了

文章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