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嫁

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贵州 刘雪峰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3-02    


 

一队豪车在酒店门前排成长龙,打头的是耀眼的宾利,前端的“囍”字用玫瑰拼成,两只人形的“伴侣”手挽着手甜蜜而幸福的耸立于花蕊之中,车身布置的简捷明快,车头到车尾无数的糖果粘连成喜庆的图案,主题鲜明的把甜蜜与幸福縯绎得淋漓尽致。几位灵巧的后生忙碌着给尾随的送亲车队扎彩绸,让迎亲、送亲的车队主次有序,既彰显出主人的殷实富有、又表现出新婚夫妇浪漫时尚情怀……

颖颖与娘住在旧城的棚户区,房屋低矮古老,原来的邻居大多在新城区买了房,只有像颖颖他们这样的人家才留守在这里,等待着棚户区改造新政的出台。好在时下新娘出嫁从酒店出发已经成为了一种时尚,颖颖娘也不用担心家境的寒碜丢了对方的面子。

临时布置的闺房里,颖颖的闺蜜早为嫁妆贴上“囍”字,喜气洋溢在进进出出的每一位亲友脸上。

乐队再一次吹凑出谢恩曲子,让原本清雅的酒店凭添几抹喜悦的忧伤,娘的眼里泪光闪烁,唯一的女儿就要远嫁,尽管这些年女儿也一直都在外面,可心里还是泛着阵阵酸楚,她知道出嫁代表着女儿真正的离开。

迎亲队伍已经做好了出发的准备,只等新娘登车。母亲拿出事先备好的牛皮袋子,泪眼婆娑小心翼翼把它交给颖颖。这是老家的风俗,女儿出嫁爹娘要给压箱钱。颖颖没了父亲,一直与娘相依为命,这样的仪式只能由娘一个人来完成。颖颖知道娘不易,手里掂量着娘递过来沉甸甸的牛皮袋子,心中万般的不忍,她知道这是母亲多少年节衣缩食攒下来的。娘儿俩哭成泪人儿,颖颖脸上的妆被泪水冲的唏里哗啦,娘儿俩还在推攘那只牛皮袋子。颖颖是孝顺孩子,可她越是推辞,娘越是伤心……

感人的场面让前去催促的人也跟着抹了一场眼泪。

 

 

深秋时节,走马坪的黎明寂静得如一潭死水,山寨仿佛把昨日的喧嚣淡忘得一干二净,东方鱼肚白的光亮映在村寨前的池塘里,池水干枯的池塘泛出死一般的墨绿,令人无比压抑。村中最俊俏的故娘就要远嫁了,嫁到省城一个大干部家,村民在为姑娘庆贺的同时,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涩。

春旺躲在家里好几天没有出门,冬香要远嫁的消息他是十几天前才知道的。那天,他看到一位城里人打扮的女人带着一个打扮时髦走路一瘸一瘸的后生进入村子,径直往冬香家而去。春旺预感到有些不妙,心一下子悬得老高,他躲在冬香家屋后,断断续续的听去了屋里人说话的内容,内心在绝望中煎熬。冬香闺房的灯一直亮着,静得没有一丝声响,煤油灯微弱的光亮将那木讷的身影投映在窗户上,一动也不动,春旺不知该不该惊动冬香。

一月前,春旺与冬香约定,如果冬香的家人不同意他们的婚事,他们便双双去沿海打工,想用既成事实赢得家人的认同。到冬香家提亲的媒人回话说,冬香的姑妈已经在城里为她相好了婆家,像冬香这样水灵的姑娘应该有一个好的归宿。春旺矛盾了好长一段时间,不时逡巡在冬香家附近的山坳,总想找机会问问冬香的真实想法,冬香有意的躲避着他,直到冬香出嫁的年月确定,春旺知道已经于事无补。

春旺把自己关在家里,爹知道儿子希罕冬香,却无从开解。爹托媒人为春旺说成了大队支书的千金,指望春旺解脱出来。大队支书的千金人也长得不赖,支书在村子里也算是实权派人物,关键是支书一家对春旺很认同。

村子不算大,满打满算也就几十户人家。农村谁家有个红白喜事,村子里的住户几乎举家出动。远亲不如近邻,春旺的爹娘也过去了,只有春旺呆在家里,昏天黑地的睡。隔壁的唢呐、锣鼓声如同万把钢刀直刺他的心……

冬香家的门前土坎边,几个男女腰间系着围裙,把露天的土灶捣腾的火光冲天,正为婚宴埋锅造饭。村子里摆不起城里人的排场,即便是煮饭的师傅也是临时客串的,昨天他们还是田中扶犁的农夫,今天却要为远嫁的冬香掌起了大勺。厨师被火光映得蜡黄的脸上绽放出朴实的笑容,也难怪,庄户人家脸朝黄土背朝天的过日子,却飞出一只金凤凰,就要脱离苦海去城里过富足的生活,大家对这桩联姻十分羡慕。

冬香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人胚子,丹凤眼、高鼻梁、柳叶眉,配上两条长长的辫子、两只甜甜的酒窝儿,不知有多少小伙倾謩垂涎。在大家看来,冬香原本就不属于农村,只是人们有些担心,冬香一个乡下姑娘嫁进城去没有户口、没有口粮,不知如何生存……

支书说大家别为古人担忧,冬香的公爹是省里的大干部,还解决不了那吃饭的事。冬香的公爹十多年前在村子里搞过运动,当时就住在冬香家,与冬香一家也算是故交。冬香要嫁的男人患有小儿麻皮症,行走稍有些不便,要不谁睁着眼睛娶一个乡下姑娘……

天渐渐发白,冬香坐在自家的闺房里,接受梳头人的洗礼。梳头人将冬香长长的辫子打开,用红绳绑了塞进马尾制作的笼子之中,再将玉瓒别上,然后用一条长长的麻绳对折起来,把冬香脸上、颈上那些绒绒的毛发拔掉,冬香瞬间成熟起来。最后,梳头人把饶家过礼师送来的几件灯草绒、尼料的外套给冬香一件件套上,方才完成了新娘的及笄之礼。

母亲含泪走进屋,哭泣声迅速弥漫冬香闺房,哭声凄惨令人心酸,屋门和窗户口挤满了许多小姑娘、小媳妇。母亲目不识丁,却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哭娘,以哭声忧怨、吐字清晰著称,时常吸引众人的围观。今天母亲才一声“我的儿……”就泣不成声了,冬香不曾见母亲如此悲伤,想到自己就要离开父母去到省城,一股酸意直往上涌,顺着母亲的那阵伤感,跪在了母亲面前泪流满面,母女俩抱成一团,哭成泪人儿。村子里围观的女人们也跟着抹眼泪,一场喜事,对于养女儿的家庭来说更是一场情感的撕裂……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贵州作家网

上一篇:吵架

下一篇:会呼吸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