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子

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杨彦书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6-11    

南方的雪是温柔的,大地银妆素裹,让春节变得更为明净。开春后,大地复苏,将会是一片新绿。

这次回家,彭启东的心情五味杂陈。晚饭丰盛可口,是母亲的拿手家常菜,辣味重。对一年回家一两次的他来说,这味道很是怀念。老婆外地人,对辣味并不是很习惯,吃得不多,但孩子乐乐似乎很喜欢奶奶做的菜,虽然辣的直吹气,小脸通红,还是嚷着要吃这要吃那。

饭后,彭启东带着乐乐来到了儿时常玩的小溪边,冰将溪流两岸紧紧的包裹着 ,晶莹剔透,很宁静。每次回家,彭启东都会来这里看看,只是这次下雪,水冰凉,未能带孩子感受溪水的温柔。溪水还是之前的溪水,但旁边的树林已经长大,看着已经成片的树林淹没在雪的世界里,借着暮色的低压感,彭启东的思绪飞到了远方。

八十年代,小溪旁边种满了玉米,成片成片的。秋天的时候,大家的脸上布满了笑容和汗水,当黄灿灿的玉米被石磨磨成面做成玉米饭的时候,香气是那么的清新怡人、沁人心脾。只是,那纯玉米饭只是一两顿,公粮上缴后,父亲的眉头紧皱。母亲从田地里摘采来蒿菜、蕨苔、清明菜、水芹菜之类的野菜,接着玉米饭吃。彭启东最喜欢吃的还是母亲做的清明菜饼,味道清香,吃起来香味绵绵。当各种野菜吃了一遍,秋天也就到了,新的玉米又可以收成了。

那时候,彭启东最喜欢过年了。孩子们可以不用做家务,几个小朋友东家窜进、西家窜出,看着东家婶婶做的油炸黄豆腐,小手伸过去拿了一块就跑,蘸着点盐吃起来也是津津有味;看着西家嫂嫂做的炸酥肉,口水都快流到人家的碗里,嫂嫂拿着勺子在后面追,大家往前跑,还不停的将酥肉往嘴里塞。

大年三十,饭桌上是一年来最为丰盛的。猪头肉、黄豆腐、炸酥肉、炖鸡肉、烩豆皮……桌子上的碗都装得满满的,孩子们狼吞虎咽,争抢着吃。有一年,年夜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看着八仙桌上碗里的鸡脚鸡头,彭启东嚷着要吃。看着彭启东姐弟三人期待的眼神,父亲说,“鸡脚、鸡头小孩子不能吃,不仅如此,凡是动物的头和脚都不能吃,如果吃了,男孩子将来找不着媳妇,就算找到了媳妇也住不长,会和其他人跑掉;女孩子如果吃了,就没有男孩子敢娶”。父亲边说边闪动着眼睛,斩钉截铁的样子让孩子们很是坚信。最终,父亲给彭启东姐弟三人夹了鸡翅和鸡腿。

三十多年过去了,似乎这一切都还在眼前。现在的彭启东,不仅有了妻子,还有可爱的乐乐,车款已经结清,只需要每月按时还房贷,日子也过得还算舒适。今年的年夜饭桌上,父亲将鸡头、鸡脚、鸡翅、猪蹄直往乐乐的碗里夹,乐乐笑着“谢谢爷爷”。但当乐乐夹起鸡脚正要吃得时候,“乐乐!鸡脚、鸡头小孩子不能吃哦,不仅如此,凡是动物的头和脚都不能吃,如果吃了,男孩子将来找不着媳妇,就算找到了媳妇也会和其他人跑掉”。彭启东一边说,一边笑着。

“这是真的吗?爷爷”,乐乐闪烁着比自己父亲当年还亮的眼睛,向爷爷问到。“好孩子,那是之前爷爷骗你爸爸的”,老人笑得很开心,摸着乐乐的头,“乐乐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不要相信爸爸的话,爷爷是骗子,爸爸也是骗子。”

“爸爸是骗子”。乐乐一边吃一边说。全家人都笑了。

那时候,乐乐的爷爷有一手厨艺。将鸡脚鸡头的皮剔下来,切碎,再将鸡脚骨与鸡头骨放入水熬,将附在上面的肉全部熬入汤中,鸡脑取出捣碎,将鸡皮、汤、鸡脑和在一起,下碗面条,大年初一的时候拌着给彭启东三姐弟吃。

饭桌上,一家人其乐融融,但彭启东发现,父亲的眼里填入了一些以前没有出现过的浑浊,母亲的头上已经花白。而自己的眼里,也闪烁着泪光,因为传承,彭启东愿意做这个骗子……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贵州作家网

上一篇:《落叶》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