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探亲

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中国水电九局 许林军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6-05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季,我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多少带着点古人少小离家老大回的况味。拖着个大皮箱,里面装满了各式礼物。故乡变化很大,变化最大的是脚下的路水泥路都修到了家门口一下车连个土沫沫都踩不到,真不如我们工地“接地气”。不变的是我那有些残破的老屋。

我是从非洲某国直接回来休假的,想给妻子一个惊喜,所以并没有提前打招呼。结果我失算了,扑了空,妻子不在家。我之不靠谱从这件事可见一斑。也许是走亲戚去了!先等等看。

妻子本来和我在城里生活,三年前因为“生产”才被送回了老家,由我妈照看。没过多久,我就被公司安排到非洲西部某国参与国际工程建设。走之前,都没来得及与我刚出生的女儿见上一面。这期间,我只往家里打过几次国际长途

我家老房子的后面是一座小山丘,山虽不高,苍松翠竹却也不少。山腰以下是竹林,以上则是一直延伸到山顶的松林。半山腰则成为两种绿意犬牙交错的混战地带。这些年,我要么在城里,要么在国外,基本上很少与乡邻们接触养成了城里人“同住一小区 老死不往来”的臭毛病。我决定去后山上走走,就不去串门了原因很简单,不想做个大清早扰人清梦的不速之客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从松竹间的繁密的枝叶中滤过,撒落点点小光斑,随着风儿在草地上流动。我慢慢地走着,贪婪地吮吸着这熟悉又陌生的乡野气息。快到山顶了,不久,不远处的一棵松树上送来一阵清脆的蝉噪,这是一天的第一阵蝉鸣。真佩服蝉的勤勉,这么早就开始练嗓子。山上的蝉鸣与山岙的山歌相应和着,呼啸山庄。蝉是动物中的向日葵,向着太阳歌唱,向着太阳飞翔,向着太阳成长,向着太阳蜕壳,向着太阳升华短暂的一生。蝉的歌声称不上悠扬,但它却是一个真正的歌者。蝉的热情燃烧了自己,同时也点燃了我。

后山另一面有一个小水塘,里面种满了莲藕。嫩绿的荷叶上滚动着晶莹剔透的水珠,像是一双双捧着七窍玲珑心的手。微风过处,水塘上面掀起一阵绿波,露水倾入了浅浅的塘水中,惊得几只青蛙扑通跳下水,破坏了水面长时间的平静。记得小时候曾在这个水塘中摸过鱼,结果常常是鱼只摸了寥寥几尾,浑身上下却弄得一塌糊涂,像条刚从污泥中钻出的泥鳅。嘴馋时偶尔也会偷偷潜入此塘,摘下几个肉嫩的莲蓬,莲子肉清脆香甜。

在这个炎热的盛夏,后山的绿海就成了我的临时避暑山庄。老家的小屋朝西,午后室内气温较高,那时的我常会搬条板凳躲进树丛的阴凉怀抱中,或者看看书,或者打个瞌睡,或者干脆傻坐着,什么也不想。清晨,常被一群鸟儿的细语唤醒,溪水般的鸟鸣让人对户外的一切充满幻想,田间地头已经响起乡亲们劳作时有节奏的号子声。尚未完全苏醒的身体确实需要呼吸一些山林的宁鲜。

多年不曾踏足的山野小径上纵横交错着一些不知名的草苔,走在上面脚有些痒乎乎的。朝露吻湿了我的凉鞋,空气中飘洒着若有若无的芬芳,却不见酝酿着这种氤氲的主人。左手边一块相对平坦的草皮上耸立着数十根粗大的毛竹,这个不大的地方沉淀着我童年时期的烙印。依稀记得居中的那棵“竹王”离地不高的那节身子上刻下了孩提时伙伴们对骂时的污言秽语,我试着用手抹掉了这段竹筒上的毛状物和水迹。岁月的流逝已使那时稚拙的笔划几不可辨。昔日的玩伴们早已音信全无,只知道他们中的大多数已成家立业。看得出世纪出生的孩子们已不再垂青这片大自然的自由地,对于现在的小朋友或留守儿童们的游戏我一无所知,竹子间仿佛还回荡着那一去不复返的欢歌笑语。在这个小林子里,当年我做得最多、最快乐的事就是捅马蜂窝和山地游击战,那种“虽万千人,吾往矣”的豪情壮举至今仍令我难以忘怀。

午饭是在树下解决的,饼干、薯片加矿泉水。虽然简单,但吃得很开心。吃完饭,在阵阵凉风的吹拂下,我在树下睡着了。我梦见我扎着两条小辫子的女儿朝我跑过来,嘴里不停地喊着爸爸、爸爸这个梦我在非洲大陆做过无数遍

傍晚时分,劳动了一天的村民们拖着疲惫的身影陆续回到家,有的还不忘哼几句歌。小山村渐渐进入了梦乡。我回到了老屋前,我听到了不远处的户户通公路上传来的脚步声。

白天我梦到的那个小姑娘向我蹦蹦跳跳地走过来。“叔叔,你找谁啊?这是我家,你迷路了吗?”“小玉,快叫爸爸,他就是你在国外的爸爸!”小女孩这时已躲到他妈妈的身后,忽闪着两只大眼睛盯着我看。这时我才看到我三年没有见过的妻子挺立在我面前,令我惊讶的是她居然挺着个大肚子。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贵州作家网

上一篇:酒驾猛如虎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