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耕 ——金土塘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发展纪实

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刘雪峰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3-18    

从湄潭鱼泉街道往北数里许,有一个被当地人叫做土塘沟的地方,此地三面环山,一面开阔,山高林茂,土壤肥沃。土塘沟北面的平灵台,四面危崖,宽数百步,台上茶树千丛、清泉醇秀,其间竹林掩映、微风朗月,既有高疑通上界之巍峨,亦具俯可数中原的高峻,被湄潭县志收录为新八景之平灵修竹

相传土塘沟地界曾住着向姓和熊姓两户人家,仰仗广袤山野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熊姓以制茶为业,向姓仰造纸发家,两姓家道殷实富庶,相互攀比,谁也不肯臣服对方,于是便有了向、熊二姓用竹席晒银子斗富的故事。传说终归是传说,土塘沟曾经的富裕却是毋庸置疑的,志书记载的“平灵纸”,现今留存的古茶村,都是最好的佐证。

那一切都成为了久远的历史,或许如民间猜疑的一样,因为一场大火烧断了土塘沟发达的龙脉,抑或是历史的变迁改变了土塘沟的命运;总之,曾经风靡一时的土塘沟,渐渐沉寂下去,就算湄潭县城的人们也未必知晓这个曾经辉煌过的地方,县志记载的“平灵修竹”也只保留在文人或历史学家的案头。即便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久居深山的土塘沟,萧疏寂寥闭塞落后,与飞速发展的湄潭地方经济差距甚远……

 

1552720321728976.jpg


亲近土地

 

越是贫穷落后的地方,农民对土地的依赖就越强烈,可农民依赖的方式越来越激进,通常是以伤害来体现。眼看大山留不住它的子民,青壮年大多抛家弃地前往沿海或就近的城里打工,留在乡野与土地为伴的只有老人、妇女和儿童。于是,缺乏劳动力的农村与土地的亲近便是通过化肥、农药、除草剂这些尖锐性的载体,结果是土地越来越板结、贫瘠,种地除去成本收益微乎其微。面对自己酿成的苦果,农民显得无辜、无奈,其应对的举止不外乎逆来顺受,不外乎眼巴巴的期待着政府的接济。

面对生存危机,村民龙正海只好带着老婆到沿海打工,结果钱没挣到,媳妇却离开了他,回到老家一个人带着孩子,又当爹又当妈,生活过得寡淡无味;三十多岁的余治波也想外出去做工挣钱养家糊口,可面对需要他照顾的兄长和两个刚上幼儿园的孩子,再美好的想法也只是幻想,日子过的十分艰难……

高波虽然很早就离开了土塘沟,在他久远的记忆里,对土塘沟的每一寸土地,却熟悉得如同自己身上的肌肤;祖屋前后层层叠叠的梯田,诱发过他无数浪漫的情怀;那屋后的轿子山、对岸的观音岩,也留下过他无数探寻的足迹。故土的贫困,如同一根芒剌深深扎进他对家乡的那丝眷念之中,而剌痛的远远不止是乡愁。高波自小就有一个愿望,希望将来一天能为家乡做一些力能及的事;高波就是不相信山清水秀的土塘沟没有出头的日子;多少年来,这一直是耿于高波心怀之间的结。

1991年,高波从贵州城乡建设学校毕业之后,被安排在县建设局工作,在那个崇拜铁饭碗的年代,十年磨剑终归学有所成,成为同龄人仰慕的对象。可怀揣梦想,胸怀故土情结的高波却不安于现状,2000年,高波通过进修获得重庆建筑大学本科学历,他却在人们的惊诧声中辞去职务,干上了专业设计、建筑施工。事实证明高波的选择是正确的,他运用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很快就跻身进湄潭建筑行业设计、施工市场,稳稳的占据了一席之位。十几年下来,高波无论是从设计、施工,还是建筑投资等各个方面都取得了骄人的业绩,在学术上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荣幸的参与了全球最大的天文望远镜土建工程的设计并获得国家奖励,一时间在业内声名显赫。

从穷乡僻壤走出来的高波富了,荣誉与财富都达到了人生的巅峰。在平常人看来,高波可以循着他所学的专业走得更高、更远,可高波始终没有忘记心底的那一丝隐疼。当他再次回到土塘沟的时候,看到荒芜的山野、无助的乡邻,心中的痛楚就更加剧烈了。于是,高波停下脚步,循着记忆,走访儿时的伙伴,察看记忆的田园,大山苍凉的呐喊,如同一计计钟声敲击着他那远去的梦想。

高波就是高波,别人从萧瑟的土塘沟获得的悲凉,独具慧眼的他却从中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希望。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国民的“吃饱”已经不再成为问题,即便是“吃好”的观念也渐渐落伍,“吃出健康”追求高品质的生活逐渐成为人们的诉求与时尚。天然古朴的土塘沟,似乎正是大自然对人类的眷顾,刻意留下的一片拯救亚健康人群的净土,也是上苍留给高波了结故土情节的平台。

高波这次回乡之行疑虑而来,满意而归,一个大胆而宏伟的计划在他心中悄悄萌生……

 

 

进军土塘

 

经过岁月的历练,高波不再是当年只有梦想的懵懂少年,做事稳重干练已经是他在商场锤炼出来的个性风格。为了让自己的灵感更富可操作性,他开始了深入实地的调研。高波是搞建筑设计的,对于金土塘农业发展,已经超越他所认知的范围,他将自己的阅历、政策指向、资源环境优势、未来发展的走向做了重新梳理,邀请农业技术专家、学者对当地的土壤、水源实行科学检测,走村串户深入农户家中,了解老百姓的最朴素的心声。

高波面对一份份沉甸甸的检测报告,土塘沟乡亲父老期许的目光始终定格在他脑海里,如何把土塘沟得天独厚的自然生态充分利用,造福土塘沟的村民,圆自己一个久远的梦,成为他那一段时间思虑的焦点。高波不断的考证来自朋友的建议,从网络搜寻关于农业开发的案例,花了十数个昼夜的苦思冥想,一个关于土塘沟有机食品发展的思路终于成型。走绿色食品发展之路,让土塘沟既保持生态本色,又与现代健康产业直接接轨,让土塘沟的气候、水源、土壤和朴实的山民都成为这项庞大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给老百姓朴素的靠山吃山的传统观念赋予新的内涵,让依赖土地的农民成为生态农业发展项目中的新主人。

个人力量并非有限,可高波希望自己的创新思考能够得到更多的人的支持与认同。于是,高波四处游说自己的主见,与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与自己的兄长、与土塘村委会反复的演示土塘沟未来的前景。高波的发展规划立即得到了大家的拥护,土塘村委会将老百姓闲置的土地整合流转,以村委会的名义折价入股,成为公司的大股东。让土塘沟的父老乡亲,积极参与进他精心构筑的生态农业发展之中。

2014年7月11日,“贵州湄潭金土塘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了,贵州汉德盛世商贸集团、高波、高云、高仕禄、赵双宁、黄光武、土塘村委会这一串集体和个人的名字庄重的记录进公司股东的名册。其中,土塘村村民委员会作为村民委托的集体代表占据了45%的股权。农民荒芜的土地通过流转成为公司发展的根基,传统的农民从当初对土地无奈的依附转换成公司的股东,这在沉寂的土塘沟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引来无数的惊喜与感叹。从那天起,土塘沟的村民,无论是留守还是远走他乡的,脸上挂上了甜甜的笑。

高波以他从事企业经营多年的经验,美好的计划最终需要落到实处。于是他又开始实行第二步计划,通过组建合作社把尚未流转的闲散的土地集中起来,走合作化的道理,不仅方便整体的产业布局,合作社还成为了土塘沟生态农业发展项目的重要抓手。高波的这一举措再次得到了又一批眼光睿智的农民附和,于是“贵州湄潭土塘高山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在土塘村委会旁边挂牌成立了,正式拉开了土塘沟生态农业发展的序幕。

 

 

涅槃重生

 

凤凰重生,必经涅槃,土塘沟生态农业也面临着同样的过程。

土塘沟山山岭岭的土地在数十年杀鸡取卵的种植中,早已经是遍体鳞伤,农药、化肥、除草剂等尖锐性药、肥的使用,严重的破坏了肥沃土壤的有机本质。高波还在做规划时就已经知道,这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也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因此,在他做出决策时,内心深处已经做好了涅槃重生的心理准备。

土塘沟的人们发现,金土塘公司虽然流转了土地,也按合同约定准时的把流转资金打进村民的账户,却看不见公司对流转的土地有任何实质性的开发利用。眼瞧层层叠叠的良田良地大面积的闲置,人群中自然有了众说纷纭。

“有钱真是任性,那么好的田土硬是让他给糟践了……”一些不明就理的村民如是说。

“流转土地不好好利用,再有钱也不能这么折腾,将来落荒多年重新开垦又将是一项庞大的工程……”街道、村里的干部也在质疑。

“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让农民自己随便种些农作物……”股东中也有人不理解……

面对来自各方各面的非议,高波始终坚持自己的决策。遭受破坏的土壤必须通过休耕的方式清除化肥、农药的残留物,也只有这样才能恢复土壤自身的有机成分。事务冗杂的高波来不及与质疑者一一的去解释,他害怕故土亲情同化、动摇他坚定的信念,他任随好心的人们如何善意提醒,任随好事的人背后的指指点点,就是不肯让步半分半厘。

面对来自各方各面的质疑与压力,高波置若罔闻不当一回事,只顾埋头按计划做着自己的事。吸纳一批具有丰富的农业种植、养殖管理经验村民组成合作社骨干队伍;与遵义师院农业系达成长期技术扶持协议,聘请农业专家深入田间地头指导合作社种、养产业,并对社员进行生产、生活、信息、技术等各类培训;为保证稻谷和其它农作物的用水需求,投资80余万元建成了32千米的灌溉供水体系,对稻谷种植基地、蔬菜基地、养殖基地实行水源全覆盖;投资300余万元建设600平方米仓库和加工厂房,配置日加工20吨辗米生产机械,恢复原始水动力石碾房;投入资金100余万元,购置吸粪车、中小型收割机、农用三轮车、四轮拖拉机、烘干机、电动风簸、吸(收)谷机、小型挖机、孵化机、大米包装机、稻田除草机、割草机、面包车、工作用车等大批专业的现代农业机械设备和配套管理设备;购买猪崽、牛犊、幼羊、家禽等投放各养殖基地;安装160KVA的变压器一台,解决生产、加工等用电保障。

漫长的等待之后,早期闲置的土地复耕了,村民们慢慢看到了希望,也看到了金土塘公司坚定的信心与决心。尽管第一年下来,稻田里的稻谷、菜地里的蔬菜,付出与收获都不成正比。可大家知道这一切都在高总的把控之中,大家对高波的决策有信心,对高波稳扎稳打的工作作风更是信奉。许多时,高波都为自己身边有一帮铁杆的追随者而庆幸,尤其是在这个特殊而痛苦的时刻。

高波的坚持、坚守是正确的,2017年末,由贵州湄潭金土塘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生产加工的“田土香”牌大米和“高山冷凉蔬菜”双双投入市场,迅速获得广大消费者的良好赞誉。

 

 

1552720355536465.jpg


社会担当

 

一个企业文明进步不仅仅是你拥有多少财富,不仅仅是你拥有多么闪光的荣誉和显赫的地位,而是以你是否敢于承担社会责任、承担了多少社会责任而恒定的。就高波个人而论,具备国家一级结构师的资质,他经手设计的建筑可谓数不胜数,如果单是为了个人,高波有许多更好更适合自己的选择。高波之所以选择农业开发、选择土塘沟,正是他作为一个企业家兑付社会责任的最直接的着力点。

高波选择绿食有机食品种植,是因为他作为一个企业家对社会民生的关注,面对越来越多的不安全食品流向市场,高波时常会发出作为一个良心企业家的担忧,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家国情怀敦促他要为这个时代,为母土做一些有益的事。这是一个双赢的举措,既可以带领一方乡亲父老坚持生态农业发展奔向富裕,又为净化和维护食品安全做出了贡献。在高波看来,这是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哪怕道路多么坎坷、曲折,自己一经认定,必将一如既往,勇往直前。

从农民手里流转或合作社的模式把土地流向公司化的运作,不同于十九世纪欧洲的工业革命剥夺你的土地权,而是让农民在拥有土地股权的同时,转换身份成为产业工人,既可享受公司的股东分红,还可以通过自己参加劳动、承包公司土地种植获得不菲的劳动报酬。尤其是对于那些因病、因残或自身发展动力不足的农民来说,合作化的现代生态农业种植模式还提供技术指导和管理引领,让他们朴素的劳动融入进公司的管理经营之中,获取比他们自主经营更高的收获。

龙正海是土塘村典型的代表人物,早早流入社会沾染了许多恶习,接受过政府的强制改造。从监牢出来本想老老实实从新做人,做一个浪子回头的榜样。可树欲静而风不止,外出打工老婆离开了自己,家境面临万劫不复的落败境况。就在龙镇海茫然不知所措即将破罐破摔的时候,金土塘公司的进入成为他的希望。起初,龙镇海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打算,正好孩子上学又走不出门,就承包了公司的稻田,公司提供种子、技术指导和统一管理,对收获的稻谷实行保底价格回收。没想到刚一试手就尝到了甜头,2017年一年下来,龙镇海除缴纳了公司租金和季节性用工报酬之外,一年纯赚了6万多元,比他在外面打工的收入高了许多。龙镇海个人的劳动价值第一次得到了体现,漂泊了几十年之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手里握着沉甸甸的收获,龙正海内心深处发出了由衷的笑。

余治波的情况与龙镇海有过之而无不及,弱智的妻子不知去向、长兄智障仅能照看孩子,两个孩子年幼无知,外出打工想都不敢想,即便是到十余公里的县城也都放心不下家里的亲人,加之自己除一身蛮力之外没有一技之长,几亩薄田完全满足不了他养家糊口的最低需求,日子过得十分艰难,每到青黄不接的时节,余治波唯一的希望就是盼望政府的低保救助。金土塘公司进入之后,余治波不仅种自己的土地,还从合作社承包了十多亩稻田来耕种,严格按照公司的统一规划和专业的技术指导,不仅解决了一家人的温饱,还挣到了一份可观的收入,他再也不用为一家人的生计发愁了。面对前来看望他的农业技术专家和金土塘公司的领导们,余治波的脸上洋溢着一种大山汉子憨实而满足的笑容。

高仕林原本是种植能手,可大山留不住他成年的儿女,自己靠种责任田度日,他与土地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到头来却弄不懂一年种出来的粮食除自己吃之外,拿到市场上去出售还换不回来农药和化肥的成本。当高波找到他的时候,他二话没说就加入进了合作社。从此,他既是股东,又是承包大户,还是合作协的技术指导,负责对龙镇海、余治波两处基地实施管理、指导。对土地有种浓厚情感的高仕林自己也没想到,天命之年自己又派上了用场,发展劲头就更足了……

 

 

守住底线

 

高仕林田里的秧苗还没有移栽就出现了稻瘟病,看到好端端的秧苗渐渐的干枯下去,心里着急得不行,高仕林原本想自己按照之前的方法稍稍用农药来实施补求,可是与公司的承包合同有明文规定不允许喷洒农药,自己作为股东更是应该谨守。看到一天天枯败下去的秧苗,无奈之下他把电话打到了高总那里去了,高波的回答十分肯定:“不能打农药!”

有机食品,生态农业。是金土塘公司发展的目标,也是土塘沟发展的唯一选择,紧紧围绕这一目标,公司始终坚守有机底线,不打农药、不施化肥、不使用除草剂。高波的坚守不是无缘无故,根据专家鉴定,长期施用化肥、农药、除草剂生产出来的粮食,对人体会造成极大的伤害,严重的会导致少儿发育不良、致癌、老年痴呆等多种疾病。高波的执着看上去近乎不近人情,可高波清楚这个时候的任何让步都将让自己的整个计划前功尽弃,要想让落后的土塘沟追赶上湄潭发展的步伐,这是一个痛苦而必然的过程。如果公司不谨守底线,不坚持有机种植的原则,村民小农意识的蚕食又将让项目重蹈覆辙。如此一来,自己非但没能引领村民走上致富路,反而成为历史的罪人。

为了坚守底线,公司管理层和合作社的骨干力量长期巡视在各个基地之间,与种植有机稻田、蔬菜的村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苦口婆心和他们摆事实讲道理,公司甚至承诺承担因此所带来的一切损失,诱导村民从思维上与公司的发展定位保持高度的一致。当村民第一茬种植的稻谷和蔬菜按合同价格交售给公司,出田稻谷顶得上大米的价格,手里掂量着沉甸甸的收获时,之前的疑虑终于释然了。

公司提倡使用有机肥和纯物理种、养相结合,以此来解决稻田、菜地有机肥供给的问题;大力发动社员养殖猪、牛、羊等牲畜积蓄粪便算是长期的规划;通过地皮灰、青草堆肥来应对基地服料的需求是临时性的办法;这些方法看上去原始,却能够完整的保持食品的有机品质。根据专家的指导,种植户还在稻田放养鸭娃、在菜地里散养鸡禽等,不仅可以清除杂草与虫子,还能助推生态养殖业的发展。

根据项目发展的需要,公司还将在土塘沟两村建立二十个具有一定规模的养殖基地,每个基地计划养殖生猪40头,家禽1000只,牛、羊若干。通过在基地建立沼气池处理污染问题,建立600立方储液池,以此辐射周边基地的有机肥供给。公司养殖基地的猪、家禽喂养,也始终坚持生态养殖的底线,饲料中除使用玉米作为精饲料添加之外,也只选择野菜和菜地剔除的废料,不使用任何添加剂合成饲料,以此确保肉质的品质。

  

1552720398131535.jpg


曙光初现

   

有志者,事竟成;苦心人,天不负。金土塘公司在高波的带之下,坚持、坚守功夫到底没有白费。2017年,合作社在公司的决策指导下,大胆尝试“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的经营模式,流转稻田320亩用于种植水稻,严格按绿色AA操作,在自然原因受灾45亩的情况下,依然收获水稻10万余斤,加工商品米5万余斤,获得近80万元经济收入;全年试种了高山冷凉蔬菜8亩,产量达4万余斤,市场销售收入8万余元;养殖生猪200头,牛160头,山羊630只,家禽1200羽,创造价值300余万元。与此同时,公司还通过合作社与街道、村委会协商,托管了茶园390亩,为公司有机茶基地建设奠定了基础。

公司研发生产的“田土香米”“高山冷凉蔬菜”以及肉食和蛋禽食品品质均获得广大消费者的追捧。系列产品品质上乘,到目前为此,“田土香米”已经涉入贵阳、重庆、遵义等周边市场,成为人们逢年过节、馈赠亲友的佳品,价格高出普通大米价格十数倍之多。一袋袋绿色有机大米通过各种渠道流入当地和周边市场,迅速得到市场的广泛认同,出现供不应求的状况。

酒好不怕巷子深,金土塘系列有机食品在市场的投放,立即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金土塘公司倡导的健康绿色有机种植理念也迅速引起社会有识之士的共鸣。遵义师范学院的老师们,立即与金土塘公司签署了土地认购种植协议,将公司新列入的金桥村堡上梯田二十余亩稻田作为学院水稻示范种植基地,并高价承揽了该基地收获的全部稻谷。

贵阳、遵义、湄潭当地许多市民,纷纷把电话打到高波的办公室,表达订购金土塘生态种植基地稻谷、蔬菜的意愿。高波的许多好友或生意伙伴当得知金土塘公司将要建造二十个生态养殖基地的信息后,纷纷表明加盟众筹或高价认养基地生态猪的诉求。即便是此前对公司众多举措不理解的街道、村居领导们,面对金土塘公司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行,也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在一次村委会与金土塘公司部分管理人员的沟通联席会上,土塘村党支部书记阳昌华公开表示,土塘村委会将从道路尤其是机耕道、产业路建设、配合公司项目宣传等多方面着手,全力配合公司高山生态种植项目发展。

 

 

 声

 

一个仲夏的清晨,高波驱车来到金桥村堡上祖屋,层层叠叠的梯田在晨曦雾岚中若隐若现,刚刚犁划过的稻田波光滟潋,几抹晨雾在梯田与农舍的上空沟画出淡淡的水彩,一幅美丽的田园风景让他有了一种沉醉的恍惚。时值贵州数博会召开之际,电商鼻祖马云的那句我相信贵州和贵阳是未来中国最有意义,最富有的地方之一,因为他们懂得未来,他们有畅言,他们愿意去努力,他们敢于挑战别人不敢做的事情……”话深深的激励着高波,为贵州未来的最有意义、最富有,自己和自己的伙伴们已经行走在路上。

再结合几天前从街道办获悉的关于桃花江上游乡村整治、田园风光打造的规划,心中升起一种压抑不住的喜悦,高波仿佛已经看到,在自己精心构筑的生态种、养之上,紧跟国家乡村振兴战略的步伐,曾经暗淡的土塘沟正在挣脱往日的苦难,沿着绿色有机、生态、种植、田园山水的发展之路稳步前进,吸引着远远近近人们前来观光、旅游,休闲体验,曾经佝偻脊梁的乡邻正昂首阔步行进在那美丽的土塘沟之上,湄潭新八景之一的“平灵修竹”又将焕发出她新的英姿……

 (完)


1552720921715127.jpg


刘雪峰   笔名山峰,六十年代出生于贵州湄潭,当过兵,教过书,从事过基层行政工作,担任过国企四级机构负责人,内退后就职于贵州尚坤管理集团。上世纪9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主要以小说、散文创作为主,中途停笔十余载,2017年重习创作,代表作有《娄山石》《葬礼》《遭遇传销》《小镇妹子》《南国都市有条麻辣街》《那年雪灾》等,曾担江山文学小说编辑,《中华文学》签约作家,贵州作家网签约作家,湄潭县作协副秘书长,湄潭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湄江文艺》编委,2017年创建小江南文苑微刊平台,担任总编。

 

申明: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谢佳海

上一篇:雷锋战友回来了

下一篇:古稀漫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