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爱情来敲门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曹登贵    阅读次数:5574    发布时间:2015-07-27

赵姐的酒多了,我把赵姐送回家,顺便到她家里坐了坐,参观了她的家。赵姐的房子大概百来平米,三室一厅一厨一卫。

赵姐进门就把外衣脱了,里面的黑色T恤衫紧紧裹住身上,胸脯露出一圈白闪闪的肉......

让你见笑了,家里乱得像个猪窝,我平时就是睡个觉,也很少煮饭,没得时间来收拾。赵姐难为情的一边捡拾一边自言自语的说。

我善解人意的说:服装店就够你忙的,那顾得了这么多嘛,我那里你没看到过,名副其实的狗窝。

说实话,我房间比赵姐的房间干净整洁,有时候你在大街上看一些美女,穿的漂漂亮亮风风光光的,嘿,家里?的确是个猪窝。赵姐家只是凌乱一点,离猪窝远着哩。

赵姐听我善解人意的说,抿嘴巴浅浅笑了。

噫,说是这样说,我们和你们不一样嘛,一个男嘞和一个女嘞,三天不洗不漱不梳,站出去就大不一样,起码你们男勒心里面想:妈,这个女嘞好懒哦,懒婆娘。

要不要我帮你?我嘿嘿笑,看她在忙,我想动手帮她。

不用,哪好意思要你帮我,电水壶在茶几上,不要客气,我也不把你当外人,自己动手哈。

好好好,我自己来。我问她娃娃的事:你家娃娃跟他老者?

跟他那个死老者,现在送到外面读书,放假了才回来,回来了要不要跑来跟我住几天,有时候我老者也来。

你妈嘞?

我妈前几年早就死了,得病死的,我老者找了一个老伴,也不经常来我这里了,基本上就我一个,我也就晚上在家睡个觉而已。

赵姐收拾完坐在我对面,我们聊天喝茶,赵姐要了一支烟。我还是第一次看赵姐抽烟,我帮她点上:你平时抽烟不?

不抽,偶尔抽一支吧好玩意。我看赵姐抽烟的动作和表情也不想象经常抽样的,和刘燕比起来大不一样。

赵姐嘬嘴巴抽了几口,开口问我:小李,现在你没事,想干啥嘛?

我一时不知怎样回答好。

想不想卖服装嘛?

我摇了摇头,幽幽的说道:哪天找个出租车开开混时间。

开的士啊,开的士一个月就两三千,还经常开夜车,生活规律颠倒了,帮人开车如何嘛?如果你想开车,我可以帮你问问。

我若有所思的抽着烟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赵姐说:以前我想学车,就是没有时间,现在,唉,好像也没有以前想了,话又说回来,有个车出去玩倒是方便,想走就走,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受限制。

我鼓励赵姐:你去学嘛,到时候我也可以教你,把你带出来。

算了,不学了,我的一个朋友——女的,平时比我聪明灵活,学出来不到两个月,遇到人忽然横穿马路,搞慌搞乱的,刹车当油门,一大脚油门下去把人搞死了......

油门当刹车踩,多半是女的,她是她,你是嘛,女的开车还不是有好多开得好的,比男的开得还要好。

赵姐抽了一半,眯缝着眼把烟摁在烟灰缸呡了呡嘴巴:算了算了,我是不学的,我怕得很,开个车搬这里搬那里的,又是手又是脚的,还不准拿眼睛看,我肯定搞不赢,我也想好了,如果以后的确需要,我就买一辆车,请个人帮我开,我开他工资。

赵姐就坐我对面,我坐沙发,她坐一根小凳子,隔一个茶几,我的视线老离不开赵姐脖子下那一道迷人的风景,尤其是在她弯腰勾头时。好像她也知道我的视线老盯住她的胸脯,始终是若无其事,喝酒的缘故,还是羞涩,脸庞也始终是红扑扑的。

我说:那也不方便啊。

有啥不方便的嘛。

我替她着急似的:你找一个不就得了,还请啥人嘛。

我找哪个嘛,人都老了哪个要我们嘛,又不漂亮。

你不老,挺年轻的,又漂亮又有钱。

赵姐笑眯眯看我:你来帮我开车你干不干嘛?我也不怕你笑话,实话实说哈,我也接触过好几个男生,但是,说不出,反正不太喜欢,找不到感觉。

你嘞?为啥不找一个?赵姐问我。

我啊,穷光蛋一个,哪个女生愿意跟我?

那不一定,你们老认为女的图钱,还不是有不图钱的,只要人好,也有人喜欢的,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哪天嘛,遇到合适的,我帮你介绍,我不太了解你,你想找小姑娘还是喜欢找少妇?

我还没回答她接着替我设想勾画:我觉得不要找小姑娘,年轻了靠不住,找一个成熟一点的要好点,有点经济基础更好,你介不介意女方比你大一点嘛?

我气馁的说:啥子小姑娘,啥子少妇的,连老太婆都不愿意找我,算了吧,就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我觉得现在很好。

赵姐开导我说:哪有你那样悲观失望,搞得自己悲惨兮兮的,我只是没有遇到合适的,遇到合适的,我也要找,老了也有一个伴嘛。

我理解似的说:哦,应该。那你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哩?

唉——,我也说不清楚。赵姐叹了一声:只要人本分老实,对我好,有点文化修养,两个谈得来,岁数不要大我太多。

照你现在的条件,找一个比你小的都易如反掌。

你是说我好像有钱得很,我也没有什么钱,够生活罢了,我只是觉得男生小了不好。

那有啥不好的,你看现在,女的找小弟弟多得很,背着老公玩小白脸的也不少。

我是说小一点可以,但不能太小了,太小了我还要照料他,跟带崽似的。

嘿嘿,那到是哈。

赵姐问我:你是哪年的?

我属大老虎的,马上40岁了,你嘞?

我比你大一点。

所以说嘛,喊你赵姐没有错哈。

大一点是大好多?赵姐不说我也不问,女人嘛,你记住她的生日忘记她的年龄。

一进来我就感觉到了,房子空荡荡的,大概平时都是冷冰冰的,刚才人家赵姐也说了,是一个人住,我还无话找话的问,好像不相信,怀疑他有男人似的,就算有也正常不过了。

平时就你一个人住啊?

就我一个人,你的意思我还有人?

嘿嘿,一个人啊?

是啊,不相信啊?

不是不是,我只是随便问问。停了一会,我问:你家老公从来不来啊?

提起他的老公,赵小韵不高兴,气粗粗的:我没得老公,老公早都死了,我现在是寡妇一枚。

我不知趣的嘿嘿两声,又问:你以前的老公是干啥的?

你想知道我就明明白白告诉你,你以后最好不要再问我这个事情了,你听好哈,啊个龟儿子现在在绿荫湖上班(公墓),高升了,当黄土县的县长(死了)。

赵小韵说完嗤嗤嗤笑了。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783684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