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风雨树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朱万能    阅读次数:3142    发布时间:2019-11-02

 

    善良的姐姐并不知道,自己一直深爱着的妹妹,其实早已经找到了心仪的去处,还把家安在了那夕阳西下的地方。那里不但水源充沛、土地肥沃,而且芳草凄美,鸟语花香。只是,贪心的妹妹舍不得将美好与别人分享,情愿忍受愧疚,不敢回望。

    从此以后,黄葛树只好把贫脊的山岩当做了家,而杉树则生活在肥沃的土地上,姐妹俩就这样在两种截然不同的环境里繁衍生息着,虽相隔不远,却从不越界往来。

    可冥冥之中,天地自有公道,为了彰显对良善的褒奖,黄葛树被森林之神赐封为佛中菩提,享人间香火,受百年敬仰。相反,为了表示对丑恶的惩戒,杉树则被封印成了木材和柴火,由世人驱使,受千刀万刮,挨烟熏火燎。

    “您是希望我长大以后,要做一个善良的人吧?”孩子出神的看着母亲。

    母亲摇摇头:“你看黄葛树一般都喜欢在什么样的地方生长呢?”他略有所悟。

    第二天一大早,母亲叫上水娃,带着铁 锹和镐头,提了一大桶从池塘边取回的淤泥上了山。母亲首先在原来的位置挖下箩筐大小的一个坑,把淤泥倒在坑里荡平,将小树苗裁插在淤泥的中央,然后又从土坎边捡来几块长有苔花的石头,细心的安放在树苗的周围,再回填上挖掘出来的沙土。

    母亲交待:“山顶上最缺水,淤泥只是用来保存水份的,石头才是黄葛树的家。以后只要天不下雨,记得每三天给小树浇一桶水,两个月后它就可以自己生长了。”

    孩子点头应允。

    从此以后,这棵小小的黄葛树便成了水娃和母亲共同坚守的小秘密。孩子把希望和梦想寄托在了小树的身上,母亲却把希望和未来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遵照母亲的嘱托,水娃侍候小树苗就像侍候家里的小羊羔一样精心细致。慢慢的,小树变绿了、长高了、长壮了,再也不用担心它的生长了。可最令人不安的是,小树很可能会让人当作是无人看管的野树,而被砍掉或拔掉。为此,水娃写了一张“风雨树”的小纸条挂在了小树上,以宣示主权。

    自打水娃到县城上高中以后,离家就远了,母亲便全权接管了照顾小树的工作。而书写着“风雨树”的小纸条却一直在小树上悬挂着,任凭风吹雨打,始终焕然如新。只不过,变成了母亲笨拙的笔迹。     

    每次回家拿钱粮时,水娃总要陪着母亲来到山顶的小树旁坐坐,他习惯了倾听母亲反反复复的,讲述家中过往的苦难生活。

    高中毕业后,水娃先是参了军,入伍后又考了军校,军校毕业后当了军官,后来娶妻生子,团职干部转业后,他又在驻地做了警察,留在了那个离家三千多里的异乡。

    一晃,近三十年过去了。暑期,水娃专门休年假,带着妻子和孩子回家。他们陪着两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又来到了对门山顶上的那棵黄葛树下。

    当年的小树,在母亲的长期照料下,已长至水桶般粗细,有近二十米的树高。茎干挺拔,树形奇伟,悬根露爪,蜿蜒交错,古态盎然。其小枝斜出虬曲,大枝横伸,枝繁叶茂,严然一把天然的巨伞。树下不规地摆放着好些光滑的石头,母亲说这里已成了老人们纳凉说话时常光顾的好地方。

    居高望去,退耕还林以后的山村,漫山遍野都种上了竹子、桉树、桫仁和枇杷,一座座小洋楼悠闲的点缀其中,被一条条灰白色的乡村水泥公路串联起来,不可掩饰的洋溢着一派新农村的现代化气息。

    父亲却叹息,说当年的良田沃土,现在因无人耕种,都长满了高高的灌木和杂草。难得有人种下两块水稻或油菜吧,竟变成了惹人驻足观赏的稀罕风景。村民们早就已经不用种庄家、不用养牲口,更不需要靠天吃饭了。所有人都变得飘飘然起来,好像都成了拿退休金吃饭的工人和干部,好像都成了早年间靠收租子剥削为生的地主。

    母亲也抱怨,说地面上的水源早已经不能饮用。村民们请来钻井的机器,把机压水井打到三十米、五十米深,每家一口。后来,由于井水的矿物质严重超标,大家又纷纷装上了各种滤芯的净水器。再后来又由于伪劣产品信不过,老人们又不得不靠购买乡镇上的桶装纯净水生活。当然,花掉的都是孩子们在外打工挣下的血汗钱。

    话题变得凝重起来。水娃想到了自己的哥哥和姐姐,他们是第一批南下打工者。虽说省吃俭用的存下了些钱,但都花在了在城里买房子上。已是四五十岁的人了,却把后半辈子都拿来做了抵押,房贷至少还得还上一二十年。可余下的日子里,还得拼命挣钱买保险,否则,将来年岁大了干不动了,真不知将何以安身。

    而他们的孩子,离开了土地,却又不好好读书,就这样早早的脱离了学校,在城里优哉游哉的漂着,显然又将是一群没根、没方向、没未来的人。

    再看看往日里纯朴、勤劳和苦难深重的村民们。一个个买着小车、借着小车、租着小车回家过年,个个穿得花枝招展,花得落落大方,赌得阔气潇洒。浮躁、短视得仿佛都修成了仙,好像都不用再食这人间的烟火似的,遍地充斥着末日般的戾气。

    水娃有些糊涂,多好的水泥大道啊,咋就只剩下老人和孩子在上面蹒跚行走呢?这千百年来,村民们一直赖以繁衍生息的山村土地啊,咋就一夜之间变成了最没有用的东西呢?不过细细想来,这样也好,就让老人们陪着这些老土地,好好的休养一下吧,多少年来,他们可从未如此轻松过。

    黄葛树树干上,醒目地悬挂着一方规则的硬纸壳,“风雨树”三字跃然于纸端,观其笔锋,遒劲而有力,颇有些大家风范。

    水娃略显舒缓,自豪的告诉儿子:“   盼盼,这里就是咱们的家,故乡!”

    “N0,lm sorry!这是你们的,不是我的。我生在军营,长在军营,部队大院才是我的故乡,0K!”儿子一边玩儿着游戏,一边脱口回答,不加思索。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4011394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