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征文 >> 正文

【中国梦.文学梦】刘老汉的梦(小说)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关娟娟    阅读次数:2162    发布时间:2014-05-25

1


冬至不吃肉,冻掉脚趾头,如果真是这样,那刘老汉一家子的脚趾头估计早没了,剩下的只有那像脚一样粗糙的手掌了。因为常年耕作下地的缘故,手脚并用已啥啥分不清楚了。

距离第十八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正式结束不到一个月,就迎来了又一个冬至日,望阳村的许多居民都把自己关在严严实实的屋子里,自家人围着饭桌品尝着香味沁人的饺子。不管外面寒风怎样的刺骨,屋子里总是洋溢着满满的温暖。玻窗上结着厚厚的冰霜,水晶般闪烁着,向窗外的寒风炫耀着温暖。每年都是这样,好似延续了旧时的观念:冬至前后,安身静体,不从政不做事。

冬至就是这样一个让人倍感欣慰的节气,没有什么比一家人在一起享受生活更美的了,给辛辛苦苦的劳动人民一个放松身心的机会。不同的是,刘老汉一家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吃着自家收成的土豆,用自家榨出的植物油翻炒了一番,真是应了一句话:种啥吃啥,自食其力。

“老刘啊,咱明年多种几亩地吧,好给咱儿娶媳妇。”

“那咋行,你那腿疼的病还没有一点起色呢,不能这么劳累。”

“唉……”一阵叹息跨越了生活的万般无奈。

“咚咚咚……”一阵毫无章法的敲门声响起,饭桌前的四个人都停下了手里的筷子,互相看了看,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好像又回到了以前那个有希望的日子。俩年了,这家的那个木门就再也没有外人踏入过,恍惚间,刘老汉眼中有一些晶亮的东西晃来晃去,在那被炙阳晒的黑黑的脸面映衬下,很是晶莹剔透。

“开门那,刘大爷,我是志刚。”

大儿子刘强听到门外的呼喊声,赶紧放下手中的碗筷,提起脚,三步当作一步的跨越到门口,快速的拉下木门栓,看到满脸冻的通红的志刚,一把拉了进来,抱着就是一顿狂拍,手在胸前不停地比划着,笑着让面部的肌肉很是扭曲,像是阔别了已久的笑容不知该怎么收场。

“志刚,你怎么来了,吃饭了没……”刘老汉一阵寒暄后,看着见了底儿的铁锅,好生不好意思。

“刘大爷,我吃过了,还给你们带了些饺子。”说着把手里的黑袋子顺着锅倒出了好多饺子“刘大爷,这是我妈让我给你们带过来的,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国家刚开完会,政策强硬了,提出来一个中国梦,这回啊,没人敢怠慢,这不,给你们家弄了一个低保的名额。”刘老汉一听,像是心中绷了好久的一根玄终于松弛了,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掩面痛苦了起来,带着哭腔说“听到没有,有低保了,你能听得见吗?”满肚子的感情都流在了脸上,在层层皱纹上跌宕起伏,好一阵子,只有哭声,此起彼伏,没有一个人去打破这难得的压抑了好久终于释放的氛围。

望阳村在寒冬的历练下,平安的度过了大雪、小雪。门外还是那片枯枝,积雪没有一丝一毫的融化,九九数尽,寒冬就会过去,但这个尽却没有头。让人心情有一点融化的便是那挂在头顶上温温的太阳,不炙热,不冰冷,恰到好处的温度,像一个人世百态中走出来的老者。


2


刘老汉是土生土长的望阳村村民,直到娶过媳妇,都没有走出过村子,他想他这辈子走过最多的路便是在那一片片的土地上了。背朝阳,面朝黄土的踏踏实实农民,有着几亩田地,俩头牛,一个正在筹建的大家庭,大概农民的幸福生活不过如此了。年轻的时候,老刘还想着弄一个更大的房子,一个门前绿意盈盈的大院子。可是所谓心强命不强,他也许就是老天没有眷顾到的少数人吧,命运对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所生俩女一男,无一例外,全是聋哑人,这也是为什么刘强在志刚走进屋子里以后,双手比划着表达自己的兴奋。

在大儿子刘强出生那年以后,刘老汉就越发老去,没有了以前的壮志,反倒对以后的事情更加愁想。好在刘强懂事,身健体壮,一身的力气,每每老汉“自嘲”:“这样的身板哪像吃土豆吃出来的,真有面儿,一点儿都不寒碜。”在三个孩子陆续来到这个家里以后,刘老汉用胳膊拧不过大腿,人民弄不过官僚,生活抵不过命运的说辞,无奈的屈服了。俩个女儿大霞、小霞比起哥哥来,欠缺了好多,一点都不让老汉省心。

小霞在没有成年的时候就离家出走了,什么时候走的,为什么而走,也许只是想出去看看,不论怎样都牵动了一家子的心玄。

“小霞,小霞……”呼喊声一阵一阵地,跨过了通往外界的唯一一条公路,但她怎能听的见呢,老大娘还是掩耳盗铃般的欺骗着自己。

这事在村里传开了,人们同情怜悯,或许还带着几分看笑话的心态。本身太过的悲苦便已经是一个笑话了。从刘大强出生开始,他们家就上了村子里口头新闻的头版,一家子也成了新闻人物,念在刘老汉为人本分,孩子们还算不太遭人嫌弃,本本分分地做着自家事。生活就是一杯白开水,偶尔有点灰尘沙粒,也过去了,只是会捉襟见肘。不管多大的付出,孩子们都拿过笔,翻过书,只是在自己家里。

刘老汉家里的事被望阳村村长看在眼里,也就是志刚的父亲,扶贫扶弱是每个干部的初衷。

当过兵的关雷,靠着自己的打拼,终于可以圆了自己从小为老百姓服务的梦想,当上了望阳村的村长,在位期间干了很多看似平常却在望阳村是一大生活进步的事情,修马路,通水管,养奶牛发展畜牧业,带着望阳村的居民逐步向好的生活靠近。

“刘老汉,你别担心,现在都发家致富,等明儿啊,给你弄个低保。”

“啥?低保,给钱吗?”

“给!国家资助你,朴实的劳动人民,哈哈哈……”关村长连说带笑,爽朗的笑声传入每个劳动人民的耳膜,像是心头的愁事走了着落,轻松极了。

刘老汉知道给钱这事不容易,还讲求那老一套: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好生不好意思的问关村长:“这钱什么时候给呢,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说,只要能攒钱给儿娶媳妇就行。”

“我已经把你的情况跟书记说了,不急啊,这事我帮你,放心吧啊!”关村长说着拍了拍刘老汉的肩膀,像一个承诺的手势,脸上因为笑的灿烂,各种条纹像原野纵横的土棱,只有宽广的额头上少了些许往日的皱纹。老一辈人有看面相看人的嗜好,此时的关村长有着如释重负的心情,他的笑融化了刘老汉紧绷的心,握着村长的手力道重了几分,使劲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此时无声胜有声,万千言语都在这手掌里了。

从那以后,一有消息,关村长便往老汉家里跑,顺便带上些“弥足珍贵”的东西,吃的就数肉了,没有什么比肉更让刘老汉一家子望眼欲穿了,有时候会带几个本子,几本书,让大霞识字,都到了成年了时候,还大字不识几个,因为天生残疾的原因竟没入过学校,在受过教育的关村长眼里,实在看着心疼。

可惜的是,这一年低保的名额里没有刘老汉,当关村长告诉他这个消息时,他只说了一句“没事,这都是命啊。”低着头叹着气走开了。这事在刘老汉一个粗粗的农民看来,便是觉得这钱是人家上边的,怎么会给一个普通的老农呢!但是关村长心知肚明,以刘老汉这条件无论如何都应该拿着低保,他懊恼,觉得自己是比那些贪吞的官员更残忍的人,给了老汉希望,又让他绝望。

“不行,这事儿不能这么算了,刘老汉,走!咱去书记那儿问个清楚!”关村长心里憋着气,拉着老汉去了书记家。

“书记,你看,刘老汉家里的事咱们都清楚,作为干部,那应该是能帮就帮,应该把低保给最需要的人……”在村长一番铮铮演说之后,灰头土脸的从书记家出来了,因为说什么也没用了,铁字硬章已经上交了,像盖了章的结婚证,铁定的夫妻,可惜的是结婚虽然是事实,但只要双方愿意,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去办离婚,而这个书记不反驳不承认,让人难以应对。

第二天一大早,关村长去了乡里,希望可以有回旋的余地,带着满心赤诚,觉得对了的事就应该讨个说法。吃了好几回闭门羹,最后他索性在乡的办公处蹲了一天一夜,等来了一句话:这事儿还得从你们书记里那弄,跨级办事,是有很多问题的。

小的地方就是这样,官官相护,想知道无权无势的人有多么无奈,想想沙漠里的鱼。

走了半个月的关村长回到村里,又去了一趟刘老汉家,这一回,老汉家里准备了饺子,没有什么节日,也没有什么要庆祝的,只是想对这位为民办事的村长表示一下感谢,没料到关村长只说了一句:“对不起”便离开了。

第二天,村里村外,都在说,那个好端端的关村长心肌梗塞走了。

事隔俩年,刘老汉一家子都忘不了这位关村长,他在冥冥中觉得这个低保证是村长在下面的功劳,心情五味杂粮。

自开会以后,望阳村的新闻特别多,听说书记被撤职了,其大学生弟弟住高层,坐享低保的事弄的沸沸扬扬。

望阳村在一个冬天的洗礼下,覆上了厚厚的积雪,瑞雪兆丰年,刘老汉站在一个坟堆前,手里拿着一个低保证说:“村长啊,明年一定是一个丰收年,看那积雪,再看我这心情”顿了顿“知道吗?国家政策强了,国家的梦,人民的梦,都不用我张这老嘴,地保证就到手了。”仰天长笑了一声,扑通一声,双膝跪地,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编辑:卓礼黄】

已经有 1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舒清光-水燕冰 : 2014-8-10 20:34:41

呵呵,小故事大道理。望阳村,名字取得很好,很切合小说内容。赞了。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 2013-2020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47906494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