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木糖醇的爱情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辰北    阅读次数:3122    发布时间:2014-07-07

“哲,我—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我想我爱上你了······明天我就要回四川外婆家了,我不想回去······”她几乎是哭了,我听见她断断续续抽噎的声音,在我是那么的刺耳。

那晚,我独自一人,在学校跑道上来来回回的走,累了就坐在塑胶草坪上发呆,看着夜空里星星不停地闪烁,想想我们相遇的情景,居然笑了,或许她也会笑,会笑的很甜!

雪儿,是个四川女孩,我记得看过她写的《郭沫若传》。

我和雪儿是在客车上相遇的,其实不算相遇吧!因为也就仅仅两三小时的车程。

当然这些都是后来她跟我说的!

我这样的好学生,在寝室兄弟们的日熏夜陶下,养成早上睡懒觉的坏习惯,还博得了“107睡神”的荣誉称号!

放暑假了,哥们都想着出去兜一圈以缓解气氛,前几天的期末考让兄弟们挑灯夜读、悬梁刺股甚是刻骨民心啊!

而我呢?打算回家哦!于是遭到一兄弟严重鄙视,

“你啊!没追求,就知道回家······”

“就你崇高!”我做了装逼的动作。

“说好了,我明天回家,你们哪个记得叫我起床哈!我怕我睡着了!听到没?”我夸张的故意把那几个字拖得老长!

果然,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太晚了。

“都十点了!只能买下午回家的票了!”我愤愤的叹气道,“你们这些坑爹的娃都不叫哈老子啊!你不晓得老子今天要回家啊!”

“妈的,这还不赶紧啊!赶紧给老子去把脸洗了GUN滚恩!再晚了你可就得陪我们咯!哈哈!”屌丝兄弟得意地把刚喝的水喷在我下铺的兄弟!

我忍不住狂笑不止!

“搞死他!我支持!哈哈!连我的一起,回来再还!”一边唯恐寝室不乱的我麻利地准备好了出门。

“请问还有贵阳到织金的票吗?”心里不安的问道。

“还有一张,十二点半的。”

“太好了,多少钱啊?”

“65元!”

妈耶,要是在晚点哥我可回不了家了!都怪那几个SB!庆幸的想到。

现在就等车出发了嘛!无聊至及的我塞上耳机拿著手机不停地看时间!12:00,12:05······

这时,一女孩坐到我旁边的座位上。我没敢盯着她看,我是典型的“三不男人”。余光瞟了一眼,着实长得不错,属于可爱型的,清新派的!无赖侦查区域只能到此我也就只好罢休了。

我依然听着歌,不过是眺望着窗外!好像我从来就是那种三分钟热度的人,心动也就三分钟而已。对我身边这样一个长的楚楚动人的女孩似乎也是如此。

这真是个劫难,车陡然的来了个“腾空转体”,很明显我的头撞到车窗上了,疼得我带着怨气的回头正准备开骂,这技术还开车不是谋财害命。

顿时她整个人似的向我冲来,我还没反映过来就吻了她,等我缓过神她正躺在我怀里!差点把她放倒在地,感觉脸烫的难受。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眸,眸子里藏着多少的秘密。

“对不起,刚才幸好有你保护我,不然我可能会撞在玻璃上!”这声音足以让像我这样十八九岁的少年神魂颠倒,浮想联翩!温柔里带点羞涩。

“哈哈,没事的!疼吗?没伤到你吧!”我微微一笑,尽量把语气放低些,以掩饰我的紧张。

“恩恩!谢谢了!没呢!”

“那就好。”越是到这种情形,越发觉得我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脑海里比垃圾场都还混乱,哈哈!以前笑别人脑残,这回到我身上了,说话都变得语无伦次,半天才挤出这几个字。

“你喜欢吃木糖醇吗?”她打开一盒包装精美的木糖醇,我不知道干嘛带这么多。并不打算问,也许这是个秘密。

我没说话,接过她递来的木糖醇,当我们的目光对峙那一瞬间相视一笑,说实话,她笑起来真的很迷人,对我来说没有合不合适,自是恰到好处!可以说摄人心魄。嘴角轻轻上扬,尤其是那双让你想了解她的一切的双眸!像个黑洞,吸食靠近它的其他物体。

“我妈妈很喜欢吃木糖醇,她让我给她多带点回去。”她继续说道,似乎是自言自语。这却让我感觉没那么紧张了。

“你家不在贵州?”我有点惊讶,不过也不存在,她跟我都说普通话,也不奇怪。

“恩,不过也不算吧!”她似乎觉察到我有点惊讶,继续说道。

“我叫林雪儿,今年高二,跟我爸过来玩的,我爸和妈都在贵州这边好多年了······我爸是上门女婿,我跟妹妹从小就住在四川乐山外婆家······因为我跟妹妹都是女孩子,外婆都不怎么喜欢······我爸妈本来也是在四川的,不过由于家里原因······一直我都只能从他们寄来的生活费里感受到爱······”当她说这些的时候,我看到她眼里迅速闪过一丝忧伤,不过很快就被她垂下来的齐刘海盖住了。

“······”

我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感觉鼻尖酸酸的,呛得我想落泪。这么热的天却让我顿生寒意。对这样一个十六岁左右的女孩,进乎有点残酷。

“没事,会好的。”我伸出左手轻轻拍拍她的肩,一向偏些冷漠的我似乎也被融化了。

“······”

她些许有点累了,靠在我的肩上。我突然间变得怜爱起来,也许我也学会了怜香惜玉。为了让她靠起来舒服些,我轻轻地挪了下坐姿。

很快,她睡着了。是的,她躺在我怀里睡着了。

想想她说的话,看看她熟睡的样子,我心疼起来。要是她这样幸福的睡在我怀里,那也许就不用承受那么多苦楚。

我轻轻替她理了理看起来有点乱的刘海,发现她轻轻扬起的嘴角,笑的很甜的样子,似乎是在做着一个很美的梦。

或许,这就是一种被信任的幸福吧!看着她,又抬头望望窗外,阳光打在她脸上,那种标准的瓜子脸顿时显露无疑,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露出淡淡的红晕,像初恋的小女孩在见到心爱的男孩时羞红了的脸。

为了不打扰她的美梦,我尽量避免变换坐姿,可事与愿违的时候总那么出奇的多了去。

司机突然一个急刹,将这一切给打碎了。为了不让她感觉到有些尴尬,我假装睡得很死,眼睛却时不时飘一下她的反应,刚好撞上了她那双浅浅柔情的眼眸,稍稍露出半点微笑,是的,她肯定是看我那该死的睡相觉得好笑吧,哎,这真要命啊!

这是要继续呢还是算了呢?正当我纠结不休的时候!

“普定勒,普定勒,下车了。”司机喊道。

我装着被吵醒揉揉眼睛。

“谢谢你,我想我得下车了。”她说的很小声,不过我还是听到了!我想这或许是心的距离。

“恩恩,我还有一段,你先下吧!”我表现得若无其事的说道,却不敢再看的眼睛,我害怕她那无穷引力黑洞的眸子,会把我吞噬掉。

“叫我雪儿吧,我该叫你什么呢?”她突然的话语让我有些猝不及防。

“哦哦,叫我小哲吧!”我朝她挥挥手,却感觉原来这么沉重。她的样子很快在车窗外消逝不见。    

接到她电话,是几天后的一天凌晨五点。

“哲,我做了个梦,梦见我掉进一个寒冷的冰窖里,有个男孩义无反顾的把我救出来。跟那天在车上是同一个梦,不过那时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而这次我却喊着他的名字醒来的·······”她好像在期待着我会说些什么,可我却什么也没说,静静的听她讲完整个梦的细节。

“雪儿,你幸福就好!”我说的时候,感觉头像撞到什么似的,一阵痛楚向我心房袭来。

“······”

再次接到她电话,是很晚了,跟她通完话的时候已是凌晨两点的样子。

“哲,我—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我想我爱上你了······明天我就要回四川外婆家了,我不想回去······”她几乎是哭了,我听见她断断续续抽噎的声音,在我是那么的刺耳。

“乖,雪儿,我也爱你”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了,是的,我是爱她的,从遇见她的那天开始。

“哲,你说什么啊!我没听见呢。我手机欠费了,我拿他们的手机给你发的短信。”手机上显示我有一条新信息,打开看了。

“我没说什么啊!乖雪儿,早点睡了啊!”我尽量压抑着情感,毕竟我的感情早已埋葬。我迅速敲了几个字。

我一个人游荡在夜深人静的校园里,路灯依旧明亮,我的影子被拉的老长。不知过了多久,我在手机上敲出一段短短的字:《距离》


我深深弄乱了琴弦

指尖流露不出你淡淡忧伤

你双眸里浅浅柔情

总轻轻将我困扰……


按了发送,看到了手机上显示“成功发送”。

叹了口气,这时寂静的夜空渐蒙蒙亮,灯依旧昏暗······


【编辑:黄先兵】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559484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