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我在贵州等你(第一部 第一至十二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彭克建    阅读次数:5438    发布时间:2013-09-21

第一章  爱心之旅
 

佳蔚二十年前跟着做慈善事业的父母参加香港慈善爱心基金会援助贵州希望工程,那时的她还是个小女孩,她看见木小风独自一人静静的坐在操场的台阶上吹一种很奇怪的口琴,那是一种古老的少数民族乐器,虽然那台阶并没有父母带她去参加香港音乐会上那五光十色的舞台那么耀眼,台阶上还明显布满了青色般的青苔,可从他嘴里吹出来的歌声确非常的动听。

她慢慢走到木小风的眼前,看着这个吹口琴的冷漠小男孩;“他们都去领礼物了,你怎么不去呢?”

佳蔚转身看着父母他们正在跟自己同龄的小学生发礼物,一个个看起来很窘迫的样子。

木小风慢慢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穿得光鲜亮丽的佳蔚,跟自己穿的这身破旧衣服,简直就是俩个世界的人,木小风直直的盯着她;“你是哪里人?”

看着她那白皙的脸蛋,一双水灵剔透的大眼睛,木小风只是感觉很好看,如果在很多年后自己肯定会被电翻的。

佳蔚坐到他的身边;“我是香港人, 我叫季佳蔚,你叫什么名字?你知道香港吗?”

木小风摇着头;“不知道,香港很漂亮吗?我叫木小风”他又偷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佳蔚,立刻把目光收回眼底装起来,懵懂的心并不知道什么叫做喜欢。

“你不知道香港吗?那好吧!我跟你讲香港的故事......”佳蔚像个讲师一样滔滔不绝的跟木小风讲她所认知的香港,其实她那些都是母亲跟她讲的,现在她又把这个故事讲给别人听。

王慧芸四处寻找佳蔚,她来到正在和县委、以及村委会领导商谈如何建学校作为带头人的丈夫面前,贴到季明辉耳朵旁;“小佳蔚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去找找”

季明辉一副西装革领的富商尊荣,让乡里这些穿着朴素的九品芝麻官村干部不免有些受宠若惊;“那小丫头肯定和这些小学生们混在一起,你去找找,我和他们正在商量事情”

季明辉回过头来仔细的看着村委会提供的详细资料,笑起来一脸的肥肉好像要从天而降;“嗯!这个方案不错,但还考虑泥石流问题,你看这里四面环山的”看着这青山绿水的高原喀斯特王国,他又喜又悲,这里纵有大自然的天然景观,世界的大观园,可走不出这奇林怪石的大山,贫穷就像一座座高耸入云的青山,只是好看,并不能带来幸福。

木小风听着佳蔚描述的香港,一副落寞的表情印在了他的脸上,目光直直的盯着坐落在村子前面的这座大山,不知道它存在了多长时间,或许它比海雀村还早几千年;“原来你的家乡真像电视里的那样繁华,你看我们这里除了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群山......依然还是山,多没劲”看着他灰心丧气的样子,他好像对这样的生活似乎很不满意。

佳蔚闪动着她那双水灵剔透的大眼睛 ;“其实,这里没有什么不好的啊!你看这里青山绿水的......”突然,她看到离视线很远的那座大山上燃着一片五颜六色的花海;“那是什么花?满山遍野的好漂亮啊!”她转过脸来看着木小风茫然的表情,他怎么了,看起来不高兴的样子?

“那是杜鹃花”木小风又把口琴放进嘴里吹起来,佳蔚看着口琴在他的嘴唇边上滑来滑去的,吹出那悠悠的曲音,她痴迷的双手撑着圆圆的下巴看着他,一副迷恋的目光静静的盯着木小风那张犹如女人一般倾慕的容颜。

王慧芸听着从这个小男孩嘴里吹奏出来的悠悠曲音,听起来如此的优美,让人想起了牧童的笛声,她朝佳蔚和木小风走了过去;“佳蔚原来你在这里?你真不听话,我们要走了”

小佳蔚冲着她母亲开心的笑着;“妈妈,他吹得好听吗?”

王慧芸心疼的看着这个孩子,穿得如此的单薄,而且很破旧,吹着口琴的小手红红的,应该是被冻的,可他怎么一点也不觉得冷呢!

随着口琴声的落幕,木小风轻轻对着小手哈了一口热气,试图暖和一下自己冰冷的双手,佳蔚心疼的把自己的手套脱了下来,递给木小风;“送给你,这个可以保暖,伸出手来我帮你戴上吧!以后你吹这个的时候就不会冷了”木小风胆怯的伸着那双冰冷的小手直直的看着她,佳蔚同样对着他的小手哈了一口热气,然后跟他戴上手套。

站在一旁的王慧芸微微的笑着,笑得很慈祥;“小男孩,其他同学都去领礼物,你怎么不去呢!”木小风看着佳蔚她母亲,如果我也有母亲该多好啊!他不知道母亲长什么样子,只是听奶奶说过自己长得像母亲的相貌,仅此而已。

他把头低下来静静的看着手上毛茸茸的手套,感觉好暖和;“你们那些都是别人用过的,然后才捐的,我才不要”

王慧芸惊讶的看着这个可爱的小男孩,小小年纪就懂得不接受嗟来之食的道理,将来必定成才。

佳蔚转身跑了回去,她母亲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她打开母亲的旅行包把所有的生活用品全不倒了出来,终于翻出了那件母亲买给自己男女都可以穿的小毛衣,她开心的笑着;”找到了,就这件,他一定会喜欢的”她又气喘吁吁的跑到木小风的面前;“这件是我母亲买给我的,我把它作为我们相识的礼物送给你吧!”

木小风静静的看着佳蔚那双水灵剔透的大眼睛里飘动的笑容,他没有伸手去接,虽然那件毛衣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件多么奢侈的奢侈品;“我不能要,我没有礼物送给你”因为奶奶从小就告诫过他,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哪怕是别人自愿送的也不行,小风要懂得自力更生的道理。

佳蔚没有想过要木小风拿礼物作为交换的条件,她把毛衣放进他的手里,摇手示意;“这是我心甘情愿送给你的礼物,不需要你回赠我东西的,嗯!如果你想送我东西做纪念的话,可不可以送你吹的那个口琴送一个给我?我回去后可以慢慢学,然后吹奏出你那悠悠的曲音,对了刚才你吹的那首曲子叫什么?非常的好听”

木小风微微的笑着,笑得跟女孩子一样的漂亮,那是因为他遗传了母亲的相貌,他把手中的口琴,还有那张玉镯儿作曲,苏夏演唱的“我在贵州等你”的曲谱轻轻放进佳蔚的手心面;“这个给你,你要替我好好保管它,这是母亲送给我的第一份生日礼物,也是最后一份生日礼物”木小风说完这句话,他的眼中落下柔柔的悲伤,因为这首曲谱是母亲写给她这一生唯一深爱的男人的,他就是我的亲生父亲。

同样身为母亲的王慧芸,看出了这孩子生活得并不快乐,她想给他钱,可她知道这孩子是绝不会轻易接受别人帮助的,他把这种爱心帮助认为是一种被别人瞧不起的施舍;“来,阿姨给你俩百块钱,但不是白给你用的,这是阿姨借给的,等你将来长大了是要还阿姨的,而且要还比这还多。”

木小风看着王慧芸手里的钱,说不想要是假的,自己可以买好多东西,可小风他不敢拿,他从来没见过别人给自己这么多钱,他看向一旁正对着自己微笑的小佳蔚,佳蔚笑着点头示意让他收下。

看着木小风迟迟不敢从母亲的手中接过白花花的银子,佳蔚一把从母亲的手里夺过来,放到他的手心里;“我妈跟你开玩笑的,她才不会要你还,你看她这身肥肉”她捂着嘴小声的对木小风说,把木小风也逗笑了。

等佳蔚转过身来,看着她偷笑的表情,王慧芸眯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你们俩个傻孩子刚才是不是再说我坏话?”

佳蔚立刻露出她的招牌笑容来,一双笑眯眯的大眼睛在眼眶里打着转:“没有。”

反正自己不承认,她也不知道我们说她什么坏话。

这时,季明辉拖着他那比猪还肥胖的身体朝着她们走了过来;“我们该走了,你们俩母女再聊什么啊,聊得那么开心?”他一抱把小佳蔚搂到怀里,佳蔚轻轻在她父亲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爸爸,我们还会再来吗?”她看了一眼木小风,小小的心里萌发着小小的牵挂。

看着女儿那双水灵剔透的大眼睛,季明辉轻轻的在她肥嘟嘟的鼻子上摸了一下;“ 爸妈老了,以后等你长大了,你可以背上你妈的大包来这里,看一眼我们为他们盖的新学校。”

佳蔚听着等自己长大了,就能一个人来这里,不再需要父母的陪伴,她非常的开心,她在父亲的怀里挥舞着小手;“好哎!以后我可以来这里看望他们了,下次我要买很多礼物来送给学校的小学生们”    木小风呆呆的看着佳蔚那无比幸福的笑容,他没有笑,只是感觉自己很孤单,离幸福很遥远。

佳蔚突然停下欢呼,看着一旁微笑的母亲;“妈妈,你给我求的那个护身符呢?”她母亲莫名其妙的看着小佳蔚,以前她可是死活都不肯戴,现在她要它干嘛!;“你不是怕同学们笑你吗?现在不怕了。”

佳蔚示意父亲把她放下来;“妈妈你给我就是了,你不是把它丢了吧!”她露出一副怀疑的表情看着她母亲,又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那张护身符,她要把它送给木小风,保佑他一生平安。

王慧芸从身上的包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红包来,递给女儿;“嗯!给”佳蔚看着母亲给自己一个红包,她鼓着小脸蛋,好像生气的小样;“我不要红包,我要的是护身符。”

王慧芸看着宝贝女儿生气的那副小样,有点像自己小时候的德性,急性子,可骨子里确很善良;“小丫头你拆开看看里面是什么?”

佳蔚半信半疑的用她的小指尖从红包里把要送给木小风的护身符夹了出来;“找到了,就是这个”她比捡到宝还开心,这也是木小风童年里收到最珍贵的一份礼物,这份礼物保佑他平安度过了艰难的童年生活。

佳蔚拿着护身符再次来到木小风的面前,木小风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等着她开口说话;“来,我帮你戴上,这是我最后送给你的礼物,它能保佑你平安”佳蔚轻轻蹲下身去把护身符给木小风戴上,木小风近距离的看着她干净白皙的脸蛋,强忍住呼吸,生怕打扰了她抚摸自己颈子的温暖感觉。

季明辉看了一眼木小风;“这小男孩是谁?佳蔚怎么会认识他?”他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破旧的小男孩,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那就是佳蔚和他将来会有非比寻常的关系,站在一旁不坑声的王慧芸也隐隐的感觉到他们之间好像上天早就安排好了这一切,那就是许多年后他们走到了一起。

木小风实在逼不住了,刚想呼吸一下,可一不小心轻轻吻了佳蔚小嘴巴一下,佳蔚顿时害羞了起来,除了自己妈咪,这可是第一次被别人吻自己的小嘴巴,而且还是个小男生,木小风尴尬的低着头,不敢去看佳蔚的表情,俩颗懵懂的心从此萌生了爱情的念头。

王慧芸牵着佳蔚的小手;“走吧!小佳蔚,其他叔叔、阿姨还等着我们,跟他说再见!”佳蔚念念不舍的望着木小风坐在青苔上,孤孤单单的坐在那里看着自己,眼神变得很迷乱,佳蔚不停的向他挥舞着小手;“再见!再见!......”

木小风呆若木鸡的挥着手中那双佳蔚送给他的小手套,谁都不知道他小小的心里在想什么;“再见!我会在贵州等你,你还会来吗?”

看着佳蔚和她的父母坐进政府的越野车,准备离开这所用石头砌成而且还是村里唯一的一所小学,木小风一下子站起身来朝她们跑去,他多想再看佳蔚一眼,可车子已经开动,缓缓驶出了村口,他在后面追了很远也没追上,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站在高高的山岗上向下俯视着山路十八弯的乡村路上,里面坐着佳蔚的那辆越野车慢慢的、慢慢的从自己的视线里远去。

木小风紧握着胸前的护身符,不知道我们何年才见,佳蔚说过等自己将来长大了要来看父母为这个偏僻的小村庄新建的希望小学的......

已经有 1 条评论
最新评论

娄山关 : 2013-10-5 17:45:03

标题安逸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853190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