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触动内心的痛(1-3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玶郎    阅读次数:988    发布时间:2014-08-08

第一章


柳叶感觉像做了一场噩梦一样,当护士轻轻把她摇醒的时候,她微微睁开眼,望着身边这位年龄和自己母亲相仿的护士,眼泪慢慢的流出来。

护士是位和蔼的中年人,她一再叮嘱柳叶要注意的事情。虽然说,现在的人流手术比较先进,毕竟也是手术,那是一种肉体的剥离。

护士帮着柳叶从手术台上下来,推开门,示意在外面等候柳叶的闺蜜苏月进来。苏月赶忙进去,搀扶着柳叶。

听完护士的嘱咐,苏月让柳叶坐在候诊室,自己去把药取回来。苏月虽然是在帮柳叶,但是心里却非常的紧张,还在暗暗咒骂那个披着狼皮的袁国子。袁国子,不得好死!苏月咒骂着。她认识袁国子,外表长得不错,一副很讨女孩子喜欢的那种男子。第一次见到袁国子,苏月心里微微一颤,凭感觉,有点喜欢。闺蜜柳叶能找这样的男朋友,很是羡慕。

每次袁国子来找柳叶,都会激起苏月激动的心。袁国子是和柳叶约会,是柳叶的男朋友。苏月啊,你激动什么,你紧张什么!苏月的心里,渐渐的不平静起来。开始的时候,出于朋友关系,为柳叶找到不错的男友感到高兴,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袁国子与柳叶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从柳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模样,苏月似乎开始嫉妒了。

柳叶和苏月是一起进入公司的,在公司组织面试的时候认识的,两人都很幸运的被录用,又一同安排在同一部门。两个人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成了闺蜜。

自从柳叶和袁国子确认了恋爱关系,她常常不回去了,只剩下苏月一个人。每当柳叶外出后,给苏月打来电话,说:“亲,我今晚不回去了,又委屈你了!”

“丫头,你幸福了,我可怜了!”

“你自己做饭吃吧,我不和你聊了,拜拜。”

挂了电话,空荡荡的屋里,显得很寂寞。苏月没有心情自己做饭吃,和柳叶在一起,两个人一起做个美味的小菜,有说有笑的,吃的有滋有味,全然感觉不到什么是孤单。

苏月懒得做饭了,只是泡了一碗方便面,填饱了肚子,就去上网了,这是打发孤独的最好方式。

袁国子是一家服装公司的企划部经理,他与柳叶的相识,缘于柳叶的上司李恩成的介绍。李恩成是袁国子的表哥。李恩成已经在公司干了十年,算是有资历的人物。听说他有个儿子,老婆在国外,但谁也没见过他老婆。

当袁国子的唇压在柳叶的嘴上时,柳叶急促的,紧张的,浑身颤动着。第一次被一个男人亲吻着,抚摸着。瞬间,无法控制的激情,轰然迸发。袁国子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伸进柳叶的内衣里,他想解开她的扣子。

刚解开外衣的扣子,柳叶忽然从激情中醒来。

“你会娶我吗?”

“会,会娶你。”燃烧的激情,已经充斥着袁国子的胸膛。他呢喃着,迎合着柳叶的提问。

柳叶听了袁国子的承诺后,似乎放心了,她顺从的让袁国子把自己的衣服褪去。

女孩的羞涩,女孩的矜持,在燃烧的激情中淹没。袁国子情欲的兴奋,摧毁了柳叶的苞蕾,快感摧毁了她的肉体的疼痛。女孩的第一次殷红,证明了柳叶的纯洁无暇的身体属于了袁国子。

柳叶的纯洁,让袁国子的心里终于有了平衡。他是处女情结的男人,在柳叶之前,他有过一个女朋友。那个女朋友,人长得非常漂亮,袁国子被那个女孩的美丽,气质所吸引。他主动向那女孩发动了进攻。开始,那女孩有点矜持,两人吃了第一次饭后,在那女孩邀请他去她住的房子里发生了关系。袁国子却没有发现那女孩的落红,顿时心感落寞空荡。女孩却很坦白,说她谈过男朋友,有过几次性关系。

袁国子的心,骤然生疼。

他的心是纯洁的,他认为他喜欢的女孩,必须是纯洁无暇的。这个心结,在他的内心深处,随着岁月一起成长。

袁国子初中时代,他曾经喜欢班上的一个女生,被班主任玩弄了。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或许,在他的内心不会生长这个心结。那次晚自习,他不见她喜欢的女同学,开始以为被老师叫到办公室了,没在意,可是老长时间,不见女同学回来,因为他是班干部,所以出入办公室很随意。就去办公室看看,办公室里只有其他老师,没见着女同学和自己的班主任。他不自主的去了班主任的宿舍,刚到班主任的宿舍门口,他听到了里边异样的声音。那时候,他已经是个青春期的男孩,男女之事,已经有些懂得。他悄悄的贴在门上,透过门缝,发现了班主任趴在女同学的身上。

袁国子跑回了教室。

第二天,袁国子没有见到那女同学,老师说某某同学病了,请假了。然而,只有袁国子知情。一连几天,袁国子没有见到那女同学,上课心神不宁。后来,从其他同学那里听说,那女同学转学了。从此,那女同学音信全无。

柳叶的第一次属于自己,他感谢上苍的恩赐,他一定会珍惜她。柳叶是个比较传统的女孩,她肯把自己的身体给了袁国子,她决定了一定要嫁给他,不然的话,她绝不贸然去做。

有了肌肤之亲,两个人的关系,形同如小夫妻。他们开始准备谈婚论嫁了。

在公司里,柳叶的工作越做越顺利,除了心情好,找了个优秀的男朋友,工作起来,干劲足。另一方面,沾上上司是男朋友表哥这层关系,所以,工作起来得心应手。这一切,让一同入职的闺蜜苏月心里醋意突生。她叹息自己没有柳叶那么幸运,遇到一个优秀的男朋友。人家柳叶都开始谈婚论嫁了,自己依然孤家寡人一个。

几乎是一个人住在一个屋子里,没有柳叶的陪伴,苏月觉得下班后,很孤独,很无聊,她希望有个人陪伴,更渴望自己的白马王子早早出现在眼前。

柳叶每天下班,直接去袁国子的大套三房里。这是袁国子用全款购买的婚房,在这个城市里,能够拥有一套三房子,是多么不容易的人,自己成为这个房屋的女主人,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柳叶几乎沉浸在幸福的漩涡里。她开始学习很多炒菜的技术,她要做好多菜,让袁国子吃可口的饭菜。

柳叶正准备做饭,袁国子打来了电话。

“亲爱的,回家了吗?今晚我不回家吃饭了,有一个饭局,我得参加,客户请客,今晚你自己弄点吃的,我陪完客户,就回家。”

“哎呀,不回来吃啦?那你早点回来,少喝酒,注意身体。”

“好的,宝贝放心吧。”

袁国子不回来吃饭,柳叶就不想再炒很多菜了,简单的做了一个西红柿炒鸡蛋,就着馒头凑合了一顿。


袁国子不想在外面待得时间太长,他不想让柳叶一个人孤单着。但是为了客户,他只得陪着客户。参加晚上的饭局,男的包括袁国子在内四个人,另外还有两个女的。两个女的,很年轻,很漂亮。有些性感,但不张扬,属于内敛的性感。

袁国子的客户,特意安排一个女孩,靠近袁国子身边就坐。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袁国子说:“我未婚妻在家等我,让我早点回去。”

“你看看,还没有结婚,就这么怕老婆,怕老婆闻出你身上的香水味道?”客户不在乎的说。

“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说一下,我们可以早点结束饭局。”

“还没有开始,就说回家。不说了,我们开席。”

先来个开场白,每个人干了一杯啤酒。

“这个酒,先敬袁经理,他呢,听说很快成新郎官了,到时候,别忘了叫我参加你的婚礼。先干了!”客户是一家公司的副总,人称王总,四十来岁,好爽。

“好,痛快,满上,满上。”王总示意袁国子身边的女孩。

“袁总,我给您满上。”袁国子客气的说了一声谢谢。趁这个空间,王总给袁国子介绍那女孩,说是才招聘来的女大学生,叫李佩佩。

袁国子有个原则,凡是参加饭局,避免不了要喝酒,所以,只要参加饭局,从不开车,都是打车去,打车回家,或者客户或者别人接送。

出来参加饭局,就得给人一点面子,袁国子很少拒绝别人倒酒,当然有个量,喝的差不多了,会拒绝倒酒。

几个轮回,进肚的酒开始起作用了。袁国子觉得酒喝的差不多了,不能多喝了。于是,他开始推辞了。

然而,客户那边来的两个女孩,肯定带着任务来陪酒的,都坐在袁国子身边,一口一个叫着袁总,再喝一个。

袁国子感觉有些醉意,但是心里是清醒的,柳叶还在家等自己,自己决不能再喝了。他开始耍点小聪明,趴在桌上。王总开始招呼其他人继续喝。那些人当中,一边喝,还谈论着一些事情。趴在桌上,装得实在不胜酒力的袁国子,别人的话,听的都很清楚。有人说到,社会上的假的事情太多,甚至女孩的处女膜都是假的。一提到女孩的处女膜,袁国子敏感的神经,忽的绷紧了。他太敏感了,他甚至考虑了柳叶,是不是柳叶的处女膜也是假的呢?她上过大学,难道没在大学谈过恋爱?

不要去想,柳叶是纯洁的!他责怪自己多疑,可是无论自己怎么约束自己不要去想这个无聊的事,但是,好像着了迷一样,老向着柳叶是否纯洁这个疑问去想。

是李佩佩搀扶着袁国子上的车。在车上,袁国子的手,被李佩佩紧紧攥着。虽然,袁国子喝的有点多,但他依然能感觉到,女孩子的手,是那么的软,那么的柔。

袁国子拒绝了李佩佩要付他上楼。自己顺着楼梯上了楼,回到家,柳叶赶忙迎上来,帮他脱了外套。搀他进了卧室,袁国子借势把柳叶压在床上。

一身的酒味,突然弥漫着整个卧室。柳叶想拒绝,但是,袁国子借着酒劲,似乎有点粗鲁,把柳叶的睡衣拽开。

由于酒味的刺激,柳叶难以进入角色。任凭袁国子的野蛮,粗狂,甚至不知道他嘴里嘟囔着什么。

当袁国子的鼾声在身边响起,柳叶才适应了弥漫满屋的酒味,并且,她也嗅到了他身上微微残留的香水味。


第二章


正当柳叶的工作越来越突出的时候,苏月由于失误,忘了答复一个客户,那个客户又找了下家。而且,客户投诉说苏月工作态度不认真,不想和公司合作。这件事情让老板知道了,十分生气,立马给财务室打电话,扣除苏月当月的奖金,罚款五百。这对于入职时间不久的苏月来说,简直是一种打击。房租每月八百,以前和柳叶分摊,两人已经交了三个月的房租,眼看时间快到了,柳叶也很快退出,等下次交房租时,只能苏月一个人承担了。一个人承担这么多的房租,有些吃不消,而今又罚了款,扣除当月奖金。苏月郁闷,生气,气愤。

一个人的孤单,无助,伤心。苏月上网和陌生人聊天。以前从不和陌生人聊天,这些日子,由于心情低落,柳叶找到了归宿,而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只能在网上和陌生人一股脑的发着心中的郁闷和不满。

一个网名叫“河边的歪把柳树”发来了加好友请求,开始苏月没搭理,经不住陌生人多次的请求,感觉网名怪怪的,出于好奇,加了。

因为心情不好,苏月没好气的回复陌生人的问话。

“本姑娘心情不爽,不要招惹我,惹火我,把你扔到河里去!”

很快,“河边的歪把柳树”传来了回复:“怎么了,生这么大的气,是失恋了吗?还是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掉了两元钱,心疼呢?”

陌生人挺幽默的,苏月立马回复:“本姑娘已经结婚了,孩子三岁了,没失恋,也不会因两元钱,那么小气!”

“哈哈,没结婚,甚至连男朋友都没有,还说孩子三岁了,是说别人吧!”

陌生人好像很了解苏月似的,让苏月警惕起来,她怕和认识的人说一些隐私的事。她听同事说,有人曾经聊天,后来见了面,竟然是同一个公司的人,因为之前说过一些暧昧的话,见面是同事,那个尴尬不用说了。

所以,苏月也担心,陌生人别是自己身边的什么人。好长时间,苏月没有说话。

很快,对方发来了几个“?”

“我不想和你聊,我没心情!”苏月回答。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压在心里,会憋出毛病的。”陌生人在回复的话后面,加上了一个表情图。

“这些天,工作不太顺利,出了差错,被老板训斥了一顿,还罚了款。”

本来苏月不想说了,但又想说出来,心里轻松一些。

“原来是这样,别去想这些了,工作中谁能会不出点差错呢。”

“等于没说!”

“我在向前街8号开了一家品牌运动装店,有空过来看看吧,选套运动装星期天跑跑步,多做些运动,心情会马上好的。”

“本姑娘哪有钱买什么品牌。”提起向前街,那一条街全是品牌专卖店,价格都很高,苏月和柳叶经常光顾那里,喜欢的衣服鞋子,都因囊中羞涩,舍不得买。后来,柳叶和袁国子谈恋爱后,袁国子就带柳叶去那条街买服装,让苏月特眼红。

“我只收成本价,按进价卖给你,不买也可以,只要你来,或者你朋友来说,我可以按进价卖。”

“行了,我困了,我想睡了。”苏月的确有些累了,不尽身体累了,精神也感到累。她想下线,躺下休息。

“好,晚安。”那边礼貌的回复。

苏月下了线,把电脑关了,就躺下来。

其实,虽然疲惫,但是也很难入眠。苏月满脑子,都在脑海中过滤着,想着工作中的事情,同事的事情,柳叶的事情。她甚至在想,柳叶是不是正在和袁国子缠绵。

越想越让苏月心情烦躁。自己也老大不小的女孩子了,大学都毕业了,很多人都有了心上人,有的已经结婚怀孕了。而自己,连男朋友都没有,每次往老家给妈妈打电话,妈妈老问是否谈了男朋友。妈妈不知道催促了多少遍,有时候,她都不敢给妈妈打电话,怕妈妈问。

苏月从农村出来的,父母为了她上大学付出了很多。尤其是自己的哥哥苏文涛,为了她能圆了大学梦,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直至苏月念完大学,苏文涛才从广东回来,在老家翻盖了新房,因供苏月上学,花费了苏文涛大半的积蓄。苏文涛回老家又翻盖新房,所以他的未婚妻家里提出要的彩礼,苏文涛就有点困难。苏文涛的未婚妻是附近邻村的女孩叫温玉香,是偷着和苏文涛打的结婚证。温玉香的父母知道了,非常生气,可是已经生米做成饭,认了,但是要求苏文涛拿出两万块钱,就举行婚礼。苏文涛一时凑不齐这个钱,妹妹苏月刚参加工作,也没有积蓄,他只能拖延时间。刚开始,温玉香还是挺抗议她父母的,但就不住长时间父母的数落,心也就动摇了,不举行婚礼,就在婆家住,在农村里,是受人们指点的。有时候,温玉香就提议让苏文涛向苏月借部分钱,凑齐钱,把婚礼办了。她知道苏月上大学的费用是苏文涛出的,现在妹妹参加工作了,应该回报自己的哥哥。

苏月知道哥哥为何迟迟不举行婚礼。也知道妈妈为何让她快点找个条件好的人结婚,目的让她出点钱帮帮哥哥。苏月何尝不想帮哥哥呢?

苏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入睡的。她做了个梦,梦见哥哥结婚了,是做的上门女婿。在梦里,她看到哥哥一点高兴的样子没有,做上门女婿,那不是为难自己的哥哥吗?她呼喊着,哥哥,你不要去做上门女婿,你不能委屈了你,我帮你凑钱!

忽然,眼前一片明亮。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照在苏月的脸上。

苏月立马做起来,坏了,已经迟到了。一看时间,足足晚了半个小时,按公司规定,迟到十分钟,扣一百,迟到半小时,扣半天工资。

又要挨主管的训斥。苏月顾不得太多了,洗了把脸,拿起包,手机,匆忙下楼。一看手机,好几个未接电话,是主管打来的。原来昨晚,她把手机调到静音上了,忘了调回来。这次主管肯定会骂的为何不接她电话。苏月的主管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的,叫张瑜,是老板的表妹。听说张瑜和他老公关系很僵,老公在外面有外遇。由于老板是自己的表哥,张瑜在公司,几乎没把别人放在眼里,当然,凡是知道她身份的人,没有人惹她。或许,她的婚姻不太幸福,让人感觉她有些压抑。

苏月想开了,大不了就辞职,如果这次老板再训斥一次,立刻辞职!有了这个决定,苏月几乎很大胆的走进来,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开始整理资料,还一遍又余光斜视主管的办公桌,奇怪,没有见到张瑜。不用想了,一定是张瑜到了副总那里汇报什么了,回来宣布什么苏月因迟到,被扣半天工资的事情。

“苏月,你怎么了?主管去我那里问你情况,说为何没来,给你打电话,你不接,就去我那里问,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不知道什么时候,柳叶悄悄的凑到她身边问道。

“没什么事,就是起来晚了。”

“真的?不要骗我啊?“

“我哪能骗你!”

“不说了,主管来了。”

苏月抬头朝门口看去,张瑜从外面走进来。怕什么,大不了,辞职。苏月装着不在乎的样子,依旧整理资料。柳叶借故走开了。

张瑜走了过来,靠近苏月。苏月心里没底,她在想,主管一定会大声发脾气责怪她。

“苏月,你随我去小会议室一趟。”

说完,转身往外走。苏月在想,有必要去会议室去接受批评吗?难道改变作风了,不想在大家面前出我的丑?难道让大老板知道我又迟到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小会议室,小会议室一般是领导有重要事商谈的时候,才叫员工进去谈话。

“主管,对不起,我今天起来晚了,迟到了。”苏月想先主动坦白。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没”苏月停顿了一下,没有说。她在想,被训斥是肯定的,没有必要辩白。

“说吧,有什么事,直接说吧,这里没有别人,我也理解,前些天,你工作出了点差错,总经理训斥了你,扣了你工资和奖金,心里一定不好受,对你们刚入职的大学生来说,肯定受不了。我知道你从农村出来的大学生,不容易。我这些天,观察你好像有心事。”

苏月仔细的听着,今天是怎么了,都私下议论你的个人问题,很不幸的女人,怎么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关心别人的事呢?

说吧,说出来痛快,要罚,要别的什么,随你的便,本姑娘豁出去了。

“前些天挨了批,又罚了款,心里的确很不好受,我上大学是我哥哥供我的,花了不少钱,现在哥哥结婚,凑不齐彩礼钱,婚礼一直没举行。女方父母非得让我哥哥拿两万块钱做彩礼。”

“你哥哥挺不容易的,供你念完大学,你要好好工作,不要顾虑太多,困难时暂时的。行了,放心工作,你回去吧。”

苏月说了一声“谢谢”,就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开始工作。她不知道,今天张瑜为什么变化那么大。就今天的这件事,苏月改变了以前对她的偏见,原来这女人的心肠不坏。

接近中午快下班吃午饭的时候,张瑜拿着一个信封,信封里面鼓鼓的,来到苏月面前,把信封递给苏月。

“里面两万块,趁着中午有时间,赶快给你哥哥从银行汇过去,把婚礼办了。”

“什么?这......?”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场景,苏月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没有想到一向脾气不太好的主管会借钱给她,不沾亲带故的,谁会肯借这么多的钱,两万块,自己省吃俭用,得攒一年。

“这钱是我借给你的,等你攒够了,再还我。”张瑜露出了微笑,她很少笑,但是一笑起来,非常美丽,这么漂亮的女人,老公怎么会有外遇呢?

想到老家哥哥急需用钱,上司肯借钱给自己,难得的机会。

苏月接过钱,有些激动,这笔钱,哥哥的婚礼可以举办了。她一边给哥哥打电话,一边往银行走去。


柳叶怀疑自己怀孕了,早晨有呕吐现象。

“亲爱的,怎么办呢?我怀孕了!”柳叶推了推正在酣睡的袁国子。

“怎么可能呢?不是采取措施了吗?”袁国子朦胧的转过身来,一下搂住柳叶。

“我们好多次都没用套子!你都忘记了?今天我去医院查一下。”

“好的,怎么这个时候怀孕呢,还有好多事情没办。”

“我们抓紧把婚礼办了,很多人都是奉子成婚的,多好吗,至少证明两个人都健康。你看看什么时候去我们家,见见我父母,让我父母和你家父母认识一下,把咱俩的事定下来!”柳叶在和袁国子商量问题。

“过段时间再说吧!你今天去医院检查一下,再决定,我今天还有很多事,就不陪你去检查了。”

“你忙自己的事吧,我只是怀疑,是否真的怀孕也不确定,我自己去医院检查一下。”柳叶已经穿好衣服,俯下身子,亲了一下袁国子:“亲爱的,赶快起来!”

柳叶认为自己如果真的怀孕了,很想赶快结婚,她不想把孩子做掉,很多同学,都结婚了,孩子都出生了,自己不想落伍,也想赶上早班车。现在的剩女很多,能找个如意郎君比比什么都难。

沉浸在幸福里的柳叶,满希望这次是真的怀孕了。她想,怀孕了,无论对于自己的父母,还是对袁国子的父母都是一件好事,谁的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早结婚生子呢?

其实,这只是柳叶自己的想法,她怎么知道袁国子是否会有和自己同样的想法呢?

人,往往对得不到的东西,越渴望得到,一旦得到,往往并非会真心珍惜。袁国子自从和柳叶同居后,开始的激情已经褪去,对于忽然的进入婚姻,似乎有些仓促,有点突然。如果走进了婚姻,意味着要承担起一个家庭的责任和对双方的忠诚。

这些年来,袁国子凭自己的打拼,在这个城市里扎了根。他的人生经历,决定了他的性格。他似乎具有双重性格,既有外向型的特点,又有孤僻的一面。确切的说,他有多疑的性格。尤其,对于男女关系来说,他所要求喜欢的女孩,必须是纯洁的,忠诚的,专一的。遇到柳叶,和柳叶发生了关系,他亲眼目睹了柳叶的纯洁。可是,他又在怀疑,这个纯洁是否是假的?别人谈论到如今的处女膜修复技术,是如何如何的逼真。让他不得不产生怀疑,柳叶是否是真的纯洁?他具有的处女情结,缘于他当年目睹了他曾经喜欢的女同学被班主任压在身体下那刻骨铭心的一幕留下的烙印。

他的内心深处,依然存在着渴望自己遇到的女孩必须是纯洁的想法,又无法抑制自己多疑的毛病。

他甚至偷偷观察柳叶的行为,尤其两人亲热的时候,他想从细微之处,想去证明柳叶的纯洁。他从有些资料看懂,如果,一个女孩修复了处女膜,心里有一种压力,甚至会有一种不自主的行为表现。袁国子是多虑的人,他产生的想法,必须证明他的想法的正确性,不然的话,这个念头会一直悬在他的心里。

柳叶的确是处女。但是她在大学里谈过恋爱,和她喜欢的男孩有过亲密行为,但是没有发生过关系。

柳叶是传统的女孩,她被班里一个男孩所吸引。两人从探讨学习,到后来谈恋爱,柳叶是真心的喜欢那男孩。班里很多男女生谈恋爱,经常外出开房,有的在外面租房同居。柳叶愿意为那男孩付出一切,包括自己的贞操。看到同舍的姐妹,晚自习或周末外出约会,柳叶同样经受不住青春的诱惑。

柳叶和她喜欢的那男孩在晚自习之后,在校园的树林里面的草地,两人相拥亲吻,沉浸于陶醉之中的柳叶,已经做好了和那男孩发生关系的准备。亲吻了好长时间,柳叶已经把持不住了,她在等待男孩进一步的动作,可是老长时间,男孩只是亲吻,却没有进一步去做的意思。柳叶把手伸到了男孩的内裤里安抚,让柳叶失望的是,男孩就是没有反应。开始,柳叶以为男孩紧张,耐心的等候,可是一直没有等到她渴望的现象发生。

那晚,柳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宿舍的。她跑到卫生间,大把大把的往脸上浇水,用凉水浇醒她内心的火热。

一连好几天,她都不敢正眼看那男孩。那男孩一直约她出去,想和她谈谈,她都赌气不出去。男孩似乎有说不出的苦衷,看着男孩可怜兮兮的,柳叶同意了。男孩想拉柳叶的手,柳叶把手缩了回来。这次约会,没有了以往的随意和幸福,似乎只剩下两人谈事情的约会而已。

两人在偏僻处的石阶上坐下,男孩告诉了柳叶关于他的一些事情。

男孩在高三的暑假里,去田野里挖野菜喂家里养的几只兔子。忽然因性起,有了强烈的性渴望,向四周张望了一下,发现没有人,跑到水坝处手淫,正在兴奋状态下,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村里的二憨子大声冲他喊叫。二憨子年龄比自己大两岁,因有些憨厚,只读过小学三四年级,就辍学在家务农。男孩在二憨子突如其来的叫喊,吓破了胆。二憨子嘴里,不停的喊着:“不害羞,耍流氓。”男孩子连怕带害羞,提着裤子跑了。

从此,男孩一直不敢出家门,总感觉外面的人在嘲笑他。他就发奋读书,考上大学,离开家乡。可是,在内心里烙下难以释怀的阴影,并且影响了他的性欲。

柳叶听了男孩的诉说,没有再说什么。男孩请求柳叶保守秘密,柳叶答应了。

如果男孩不医治好身体,谁嫁给他都是活守寡。从那以后,柳叶和那男孩分手了,谁也不知道两人为何分手。

认识袁国子,柳叶才真正把自己的身体给了他,袁国子才是他第一个男人。

柳叶真的怀孕了,她从医院出来,把化验单放好,准备回家给袁国子一个惊喜,两人好赶快成婚。

晚上,柳叶又在等袁国子回来。袁国子给她打电话说晚上有应酬,不回去吃饭了,让她自己做饭吃,满怀喜悦之情的柳叶,如泼了一瓢冷水。

柳叶只是吃了点水果,就在床上,一边和苏月聊天,一边等袁国子回来。

只要袁国子在家,她是极少在网上聊天的。袁国子不在家,柳叶就想起和闺蜜聊天了。在网上,苏月一顿数落柳叶,说什么找了老公,把姐妹忘了之类的话。柳叶说了很多安慰苏月的话,像哄小孩一样,直到苏月发来了笑脸表情。

当袁国子回来时,柳叶几乎已经睡了。袁国子一身的酒气,靠近床,就爬上来,压在柳叶身上。柳叶想和他说说话,就推他。柳叶很明显又嗅到了香水味,说明饭局上有女人参加。

“亲爱的,我怀孕了!”柳叶本以为袁国子会很高兴。

“打掉吧,现在还不,不适合要孩子。”袁国子已经把衣服脱的溜光,也不考虑柳叶的感受。

听了这话,柳叶的心突然变得很凉,眼泪流了出来。袁国子根本没有注意她的反应,借着酒劲,粗暴的动作着。


第三章


袁国子正在看一份材料,总经理秘书王慧敲门进来:“袁经理,下午2点,在会议室开会,到时候准时参加。”

“好的,王秘书,能透漏一些会议的主题内容?”

“关于新人加入的工作调整,袁经理,到时候会上有个重量级的人物出现?”

“什么重量级的人物?”

“一个大美女啊,我看到了,真没有想到总经理的妹妹这么漂亮,下午的会议,主角就是她了?”

“总经理的妹妹不是在澳大利亚留学吗?怎么回来了?”

“是啊,人家可是海归。刚才她在总经理室里,和总经理谈一些事,行了,我还要去别的部门,拜拜。“

总经理的妹妹回来了?听到这个信息,让袁国子立马来了精神。他看过总经理妹妹的照片,在总经理和家人一起的合影里,由总经理指着他妹妹的照片让他看,照片里,总经理的妹妹美丽,秀气,高雅,神态里透着一股傲气。

当时,袁国子听总经理自豪的介绍自己的妹妹时,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如果总经理的妹妹是自己的女朋友多好?不要想美事了,人家是总经理的妹妹,海外留学生,岂能会看上自己呢?

袁国子把手里的资料放下,他的心里荡起一层涟漪,内心有些波澜,他没心思看资料,他决定去总经理汇报个问题,他想借此机会,认识总经理的妹妹。

他在总经理门外敲了敲门。

“请进”里面是总经理的声音。

“魏总,进来不打扰你们吧?”袁国子一眼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位上身穿黄色女衫,下身牛仔装的女孩,不用猜,这女孩一定是总经理妹妹。

“你来的正好,先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妹妹魏娜,现在毕业回来了,我想先让她在公司锻炼一下。小娜,这就是我刚才给你提到的企划部经理袁经理。”

“袁经理,你好,我哥哥刚才提到你,对你评价很高啊,很高兴认识你,希望以后,还得需要你多多指教。”魏娜站起身来,伸出手和袁国子握手。

袁国子客气的握了一下魏娜的手,那手非常的纤细,柔软。

“以后还得你多多包涵,也多谢总经理的栽培。”

其实,袁国子是来看望总经理妹妹的,他知道这个时候向总经理汇报工作,总经理不会详细去听的。

“总经理,我来,就是说说上次,那个策划书的修改问题,没有想到魏娜回来了。”

“那件事,我知道了,你们修改好了,在会上再谈吧。今天下午2点我们开个会,行了,你忙你的吧,待会儿,让行政部李经理陪小娜每个部门转转。”

“好好,魏总,我回去了,魏娜,我走了,待会见。”袁国子转身出了总经理室。

终于亲眼见到了总经理的妹妹。

袁国子的心不能平静下来,他无法控制自己,魏娜的身影一直在脑海里浮现。可是,他内心又在自责,自己和柳叶已经同居了,并承诺要娶她,而脑海里却对魏娜产生异样的感觉。自己真爱柳叶吗?如果爱,就给她一个安全,一个忠诚。决不能自己睡在柳叶身边,还依然想着别的女人。如果这样,是对柳叶的不公平。

然而,下午的会议,让袁国子动摇了念头。魏娜坐在他身边,不时的对他投以好感的眼光和微笑。

会议上魏总首先宣布了人事安排,魏娜学被安排在行政部,给李经理做副手,看来魏总想让李经理培养魏娜。行政部李经理可是公司的红人之一,据说,魏总想安排李经理去下属子公司任副总,大家一致都认为他是必选人物。现在总经理的妹妹毕业归来,安排在行政部暂时给李经理当副手,显然是让魏娜将来接替他。

对于公司下属子公司副总这个职位,袁国子早就有意了。行政部李经理资历比自己高些,是公司的元老级别的,和老板一起创业开始的人物。而袁国子资历没有李经理高,但论能力,他不低于李经理。

在公司里,如果竞争激烈,对某个职位太在意,往往会产生勾心斗角的明争暗斗现象。袁国子考虑到自身情况,他的能力和威望,可能会对其他人构成压力,即便是他不会为了提拔,去诋毁别人,但不一定会阻止别人压制他而在老板那里做些手脚。所以,他一直低调处事,做出与他人无争的态度。

会议结束后,魏娜来到了企划部。

“魏助理,欢迎到来,今后你们可得多关照我们企划部。”

“袁经理,你太客气了,我还要多向你学习。”

“行政部对我们每个部门的考核,命运还不是握在你们行政部手里?”

“严重了,袁经理,很多地方我不懂,需要你帮助我,什么时候有空约你喝个咖啡。”

袁国子一听魏娜约自己喝咖啡,正是自己所希望的,他多想有机会单独和她在一起聊聊,现在机会来了,他决不能错过。

“好啊,让我请你吧,你定时间吧!”

“周五晚上怎样?是我请你”

”一言为定!”

魏娜心情很愉悦,她离开了企划部。

夜里,袁国子睡不着,翻身背对着柳叶。他以为柳叶睡了,其实柳叶根本没睡着,她的心事更重。去医院检查,确实自己怀孕了,袁国子却突然没了以往热情,她不清楚袁国子有何想法,

柳叶想和袁国子好好谈谈,但不知道如何开口。袁国子也想和柳叶谈谈,但心里有点发虚,鼓不起勇气说,他怕伤了柳叶的心。他既相信柳叶是纯洁的女孩,但是又常常怀疑这纯洁的真假。

两个人,没有真正睡着,谁都察觉彼此都没真睡。还是柳叶先开了口。

“国子,我问你,你是不是有心事。”

“睡吧,工作压力的事,别想多了。”袁国子翻过身,把柳叶搂住,想掩饰自己的内心想法。

“还是我们好好谈谈吧,我都怀孕四十多天了,开始我憧憬着赶快结婚,现在我突然好害怕结婚,我们这么住在一起,双方的父母都没有见面,而我的肚子很快隆起,时间长了,大家知道了,怎么办?”

“叶子,还是打掉好吗?我觉得现在不是时候要这个孩子,公司呢,确实有重要事情,我压力挺大,如果老总安排我去子公司任副总,没人照顾你。”

“你很看重那个位置吗?”柳叶问道。

“不是我看重这个位置,你想想啊,我们生活在这个城市里,哪方面不花钱?职务提升,意味着薪水的提高。我想趁我们年轻,多挣点钱。”

听到这里,柳叶的心,很沉闷。她后悔和他同居。她平时那么高调的宣扬她和他的关系,是一个失误,是一个错误。与其勉强,不如决心做掉胎。流产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别婚事没确定,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让人家耻笑。

“你同意做掉吗?”柳叶很希望袁国子说,不行,不能做,我们马上结婚,生孩子。

“我明天请假陪你去做了。”

“不用了,听说现在人流很简单,我自己去行了,我会叫上苏月陪我去。你公司事情多,你忙你的事吧!”柳叶说这些话的时候,眼泪顺着脸颊流在了枕头上,在黑暗中,袁国子看不到这一切。

柳叶同意流产,袁国子心一下子放松了。他的手开始去抚摸柳叶,柳叶伤心极了,她推开他的手,小声说:“我累了,想睡,明天还要去医院。”

袁国子把手挺住了,转身睡去。

柳叶的泪又流出来。

第二天,柳叶来到苏月办公室,在没有人时,悄悄把情况说了,苏月听了很生气,立马答应请假陪她去医院。

从医院出来,柳叶对苏月说:“我还是搬回去和你一起住吧?”

苏月看到,柳叶的脸色微微发白,显得有些虚弱。

“怎么?你不回去和他一起住?”

“不回去了,我想和他分手”

“让他赔你青春费!不能这样便宜了他,把你睡了,流产了,不照顾你,就这样分手了?”

“小声点,别让人听见。”柳叶张望一下四周,提醒苏月。

苏月挥手叫了一辆出租车,搀扶柳叶坐进车里,告诉司机地址。车子朝苏月她们住的地方开去。坐在后座里的柳叶和苏月心里都不平静。苏月不明白,为何柳叶要和袁国子分手,而且两人这么般配,都谈婚论嫁的时候了,说分手就分手。在柳叶告诉苏月要流产之前,苏月的心里还一直存在着羡慕和妒忌。而突然的发生了流产和分手这件事,又让苏月对柳叶产生了怜悯和同情。

又回到了曾经住的小屋,小屋虽小,但温馨。好长一段时间了,柳叶没有回到这里了,如今又搬回来。柳叶去袁国子那里几乎什么没带,自己的东西一直放在出租屋里。那时,袁国子不让她带,说送给苏月用行了,柳叶只是带了几件衣服走的,她离开袁国子的家时,已经把自己的衣服带上了,装在一个手提袋里。她把东西放下,趴在床上突然哭泣起来。柳叶的举动让苏月吓了一跳。她知道,柳叶太委屈了,曾经的希望和憧憬,顷刻间,破灭了。破灭的不仅仅是女孩的梦想,更是伤害了女孩的心。

苏月轻轻拍着柳叶的肩膀,她想让柳叶停止哭泣,也更想让柳叶把内心的压抑和委屈发泄出来。曾经对袁国子有过一点私念的苏月,忽然间产生了憎恶,她认为袁国子是在玩弄柳叶的感情。


袁国子回到家里,没有见到柳叶,他以为柳叶加班晚点回来,但是突然想到,今天柳叶说要去流产的。他立刻给柳叶打电话,想着说些安慰的话。手机一直没有接。柳叶那边手机响着,柳叶一看是袁国子的电话,犹豫了一下,是接还是不接呢?苏月看到柳叶矛盾着,把电话把过去,把电话回拨了过去。

袁国子一看是柳叶回电话了,接通电话:“亲爱的,在哪里?我回来了?”

“谁是你亲爱的!”苏月大声的朝电话里喊道。

袁国子一听不是柳叶的声音,马上意识到是柳叶的好友苏月的声音。

“是苏月吗?怎么那么大声音,柳叶在你那里吗?”

“是,告诉你袁国子,从今以后,你和柳叶的关系彻底断了,希望你好自为之,不要骚扰柳叶,柳叶多好的女孩,被你骗了,袁国子你这个骗子!感情骗子!”苏月不知道哪来的力量,像炒豆子似的发泄着心中的气愤。

“苏月,你听我说,我是喜欢柳叶的。”在那边,袁国子为自己争辩。

“喜欢,喜欢刺激吧,你让柳叶怀孕了,都没有给她一个承诺,不去见双方父母,你是想把柳叶甩了,没有借口,就是借这样的态度来实现你卑鄙的想法!”

柳叶在一旁看着苏月朝着电话发怒,她想接过电话,想亲自告诉袁国子,苏月不给电话,柳叶还是一把争抢过来。她拿着电话,没有立刻说话,她在听那边的声音,那边没有说话,她使劲的呼吸了一下。

“袁国子,从今天起,我们彻底分手了。我们今后没有任何关系了。”

“你听我解释,柳叶。”那边袁国子还想说什么,柳叶把电话挂了,接着把手机关了。

苏月一把搂过柳叶,安慰柳叶不要伤心了。柳叶凄然的一笑:“没事了,权当一场噩梦。”

苏月看看柳叶的那副让人怜惜的样子,心中一酸,情不自禁的哭了,好像受欺负的不是柳叶,而是自己。柳叶轻轻为苏月拭去眼角的泪水。

“好久没有吃你炒的菜了,我想吃你做的饭!”

“好,你躺在床上好好休息,我做饭为你吃,做好吃的给你补补。”

袁国子挨了一顿臭骂,无精打采的躺在床上,这张床上曾经躺着他和柳叶。两人的甜蜜时光,就这样逝去了。

以前,每次回来,柳叶都能给准备好饭菜,俨然像个小家庭主妇。他感受到了幸福,但是内心又想出人头地的他,找一个平常的媳妇就这样结婚生子,自己要付出多大的努力啊!

失落至极,袁国子的脑海里又出现了魏娜,他希望魏娜没有男朋友。如果魏娜成了自己的女朋友,自己的事业不就更上一层楼?他的脑海里,想象着无数的方式,如何接近魏娜,如何赢得她的喜欢,如何成为自己的女朋友。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袁国子进入了梦乡,在梦里,魏娜拉着他的手,一起走在大街上。

(未完待续)


【编辑:黄先兵】

已经有 1 条评论
最新评论

娄山关 : 2014-8-9 19:23:18

中篇建议一次性发完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561433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