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浮沉-90年代(第一部 第一至十一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门吉夫    阅读次数:9183    发布时间:2013-10-02

前言

 

这是一部描写都市职业女人生存欲望的小说;也是一部反映20世纪90年代全商业意识大变革的小说;还是一部展示西部边远城市面貌和风士人情、自然风光的小说;更是一场围绕着权利争夺和由此产生的男女婚姻、情感纠葛而向你一页页铺展开来的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相结合的写实长篇小说。 

 

第一章

 

翟茹新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具有天姿国色,又风姿绰约的女人。都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还说漂亮的女人智商往往偏低。这话不对。翟茹新不但有姿色,给人风姿绰约感,还有远大的理想。什么远大理想?成为商界领军人物。

事情发生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开头的第一个春天。在这个播种的好时机里。一个礼拜天下午,翟茹新在百货大楼值完早班走出大门,抬头斜视着对面在建中的国贸大厦在心里狠狠的说了句:总有一天你是我的! 

三年前,在市政府召开的国贸大厦方案论证会上,在见到国贸大厦效果图的一刹那,翟茹新就在心里狠狠的说过这一句话。 

国贸大厦是郎州市政府于一九八七年在原市百货公司的地盘上兴建起来的第一栋集大型商场和大型涉外星级饭店为一体的现代化高层建筑,市政府已明确了它今后归属于市百货公司。前不久,该公司经理刘卫东忽然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市纪委停职调查。消息传出,翟茹新兴奋不已,立即找了康庄,要他到市委活动,接替刘卫东一职。可没几天,市委组织部就在市百货公司宣布了由该公司副经理顾青山代理经理一职。 

市百货公司是一家单一的日用百货商品批发企业,其领导班子不具备经营管理大型商场和大型饭店的能力。近日,随着国贸大厦主楼穿上洁白的外衣,又有消息说,市委市政府将在全市商业、供销系统重新物色百货公司一把手。一时间,郎州城各路商界精英豪杰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明里暗里进行着一场争夺百货公司第一把交椅的角逐。 

国庆节前,翟茹新又约见了康庄,问他怎么样了?康庄说,有点困难。 

要说这康庄,在郎州也是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他有一句口头语:在郎州,只有我康庄不想办的,没有我康庄办不到的。 

然而,半年过去,康庄却说出‘有点困难’的话来。显然,要想出任市百货公司经理有着很大的难度。翟茹新就想,既然康庄都靠不住了。那么,找其他人更靠不住。于是,决定靠自己,便打算去一趟国贸大厦工地,搞一次实地考察。然后,写一个关于国贸大厦未来经营管理及其发展的报告递到市商委主任和分管商业的副市长手上。可康庄警告说,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据我得到的消息,市委组织部最近可能会找你谈话。翟茹新一听市委组织部要找她谈话,十分欣喜,便放弃了到在建中的国贸大厦工地进行实地考察的打算。后来,又一想,市委组织部要找我谈话,谈什么?不了解情况,信口雌黄胡乱说一统?不行!还是得去国贸大厦工地走一趟。 

翟茹新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表,两点十分。心想,这个时候肯定不会碰着百货公司人,便甩开大步向国贸大厦工地走去。 

大步穿过建国北路和胜利东大道,翟茹新走到在建中的国贸大厦前一排临时门面的中间,推开一扇大铁门走了进去。

工地上,空无一人。翟茹新心中暗自欢喜。一老头出值班室问道,同志!你找谁?翟茹新吓了一跳,扭见是一个老头,便松了口气,说声,公司的。径直向里走去。 

走进一楼,翟茹新环视了一圈硕大的框架结构空间心里赞叹道,好大的商场呀!拿出笔和笔记本,又环视了一圈,在笔记本上画了个草图,一边移动脚步,一边思考,一边在笔记本上一一标上心目中某种商品柜台所在的位置。 

翟茹新研究完一楼的商品结构和柜台布局上了二楼。 

无巧不成书。市百货公司代理经理顾青山今天也专程赶到国贸大厦工地。他是下午两点才从上海飞回到郎州的。在上海出差期间,他受到参与筹建‘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大学同学纪炯有关企业股份制改造方面的启发。为坐稳百货公司第一把交椅,他决定一回到郎州就向市委市政府和市商委提出股份制改造的思路,做全省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为了把率先在全省进行股份制改造的报告写得更有发展眼光,更有水平和说服力,他一下飞机就迫不及待地赶到国贸大厦。

顾青山环视了一圈一层硕大的框架结构空间便踏着凹凸不平的楼梯向上走。突然,他嘴里发出‘嗯!’的一声,倏地停住脚步。他看见,一个穿深灰色风衣,黑色裙的女人背对着他躬着身体,俯视着对面窗框窗外。

片时,女人直立起身体来的时,顾青山心头不禁叫了声,翟茹新!又想,她到这里来干什么? 

翟茹新感觉身后有人,忙回头一看。一惊。见顾青山,赶紧打了个招呼,你好!转过身体,将笔和笔记本藏在身后。 

翟茹新打了招呼后一下子很窘,找不着话与顾青山搭讪,便抬头望着天花板。顾青山也向翟茹新打了声招呼,你好!翟经理。走进硕大的框架结构空间里。 

顾青山不知道翟茹新看什么,也抬起头望着天花板。翟茹新赶紧一转身将笔和笔记放入挎包里,又抬头望着天花板,问道,这层楼你们准备经营什么?顾青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他特别喜欢这股香水味。以往在市商委开会,只要有翟茹新他都会有意在进出会议室时靠近翟茹新。或走在她身边,或跟在她身后,闻她身上的香水味儿。 

顾青山答道,鞋帽。说话间,他蓦然发现,翟茹新的发型又变了。那齐肩的短发变得更时髦,额头的刘海带卷但没有再遮去额头的一半,而是呈圆弧形,显得脸圆圆的。他知道,这是时下最流行的‘上海头’。过去,他就觉得翟茹新身上有着很浓的上海女人味道,也臆想过同翟茹新发生亲密之举。 

顾青山回答完,见翟茹新仍旧仰面望着天花板,便利用视角的余光瞅着翟茹新的胸脯。他看见,翟茹新敞开着风衣,里面穿了一件粉红色圆领T恤衫。T恤衫从领边到乳沟处是一层透明的纱状真丝面料,点缀无数颗珠子。珠子大的有西瓜子那么大,呈淡红色。小的有黄豆那么大,呈浅红色或珍珠本白色。恍然一看,就像白皙的脖子上挂着一串光彩夺目珠宝项链一样。这一来,使得翟茹新的胸脯更加迷人,那张本来就漂亮的脸蛋更加漂亮,更加灿烂了。顾青山不由得在心里赞美了一声,漂亮!于是,问道,怎么有空过来走走呀?翟茹新说,路过,上来参观参观。说完,很不自然地将脸扭朝窗外,心里说:倒霉!怎么就撞上他了。 

顾青山又有了一个新发现。翟茹新的下眼皮微微的有点浮肿,就像哭过似的。他心想,莫非她同老公刚吵完架,到这儿散心来了?都说红颜多薄命。看来,十有七八呀!他心里陡然生起一股对眼前这个美丽女人的怜悯之情。叹了口气,低下头去摇了摇。 

翟茹新转过脸来,昂首挺胸,两只手掌抱在一块儿问道,哎!你们不是在搞送货下乡吗,进行得怎么样了?顾青山觉得翟茹新姿势口气跟领导似的,心里便有几分不悦。 

在上海飞往郎州的飞机上,顾青山就想过。一旦国贸大厦商场投入装修,就向市商委提出把翟茹新调到百货公司来分管零售。因此,虽然心里有几分不悦,但又一想,用不了多久你就是我的人,还你们你们呢!便抬起头来。不料,这一抬头让他心里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悲哀。他身高只有一米六五,翟茹新的身高一米七二,又穿着五公分高的高跟皮靴。于是,他将脸扭朝一边说,有劳翟经理牵挂。我们公司小,比不上百货大楼。翟茹新说,顾经理这不是在打百货大楼的耳光么。谁不清楚,你们百货公司不久将成这栋大厦的主人。顾青山正要说什么。楼里突然响起 ‘顾经理!肚子饿了呢。’的一声叫喊声。顾青山一边回答,知道啦!一边向翟茹新伸出手去说,不好意思,我得失陪了。翟茹新说,顾经理请便。但没伸出手来。顾青山一下子显得很窘,抬头瞥了一眼又抬着头望着顶棚的翟茹新。心里说,你也太没礼貌了嘛!本想一气之下转身下楼,但觉得自己是个男人,不能跟女人一般见识。况且,今后两个人还要在一起工作,便说声,再见!转身朝楼梯处走去。

翟茹新扭头望着顾青山的背影,心里有点后悔起来。又一想,既然撞都撞上了,一不做二不休,就看个明白。于是,抬脚向三楼楼梯处走去。 

翟茹新自那天在国贸大厦内撞见顾青山后,一方面懊悔不该那个时候去国贸大厦工地,一方面又暗自庆幸顾青山没看见她手上的笔和笔记本。但是,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儿隐隐不安。她对顾青山不是很了解,只知道‘那人城府很深’。于是,抓起电话打到康庄办公室。 

接电话的是个女人,声音甜甜的:你好!我是康总的秘书。翟茹新一愣,心想,女秘书都有了便问道,康总在不在?女秘书说,康总今天上午在交通厅开会,下午五点以后再打来。 

下午,五点不到,翟茹新给总经办打了个招呼便离开百货大楼,打了个出租车直奔静心斋茶楼。 

静心斋茶楼地处沿湖南路与新华路交汇处,是高消费场所。到这里消费的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而且以商务洽谈者居多。 

翟茹新走进茶楼就向吧台服务员要电话。服务员见是一个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尚女人,以为是想占免费电话便宜的,说电话不对外。翟茹新大喝一声,把你们经理叫来!服务员弄不清眼前这个时尚女人的来头,慌忙叫另一个服务员去找经理。 

茶楼经理走了过来。翟茹新板着面孔说,能不能借你的电话用用?经理打量翟茹新一眼,见穿着不俗,笑容可掬道,当然可以。头对吧台服务员说,拿电话过来。翟茹新没有直接拨康庄办公室的电话,而是拨道路总公司的总机。嚷道,路桥总公司吗!转康庄办公室!边嚷边睃了一旁的茶楼经理一眼。茶楼经理慌忙点了点头,走开了。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一辆‘丰田皇冠’轿车一个急转弯‘唰’的一声站在静心斋茶楼前的人行道上一个穿灰色长风衣的高个子男人从车里钻了出来。此人便是道路总公司总经理,康庄。 

康庄将手里的腰子包夹在腋下,站在车旁,两手搁在腹前傲气凌然地扫视着静心斋茶楼像长廊一样的雕花玻璃窗。似乎,没人来迎接他不进茶楼的门。 

茶楼的大门一下拉开了。茶楼经理快步走了出来,点头哈腰地叫了声,康总!请。康庄‘嗯!’的一声,抬脚朝茶楼的大门走去。 

茶楼的窗户都被深紫色的窗帘遮挡,每张茶几上都吊有一盏圆形吊灯,使整个大厅充满了朦朦胧胧的幽雅美。 

翟茹新坐在窗前的一只沙发上。她从坐下后就将窗帘拨开了一条缝盼着康庄。看见康庄下车,看见康庄傲气凌然的站在轿车旁的样子。觉得,中年后的康庄越来越有男人味,也越来越帅气了!

骚货!翟茹新轻轻骂了句 

康庄一时眼睛还不适应,觑迷着两眼扫视着大厅。待看见翟茹新时,咧嘴一笑,大步走了过去。 

翟茹新见康庄走过来,立刻站起来伸出手去打了个招呼,你好!康庄扫了一眼周围,向翟茹新一边伸过手去一边小声说了句,装模作样! 

坐下后,康庄嬉皮笑脸地叫了声,茹新!他这一笑一开口,鼻子与脸颊便呈现出一个深深的‘八’字,一排漏风的上牙也暴露出来了。他还想说什么,见翟茹新斜眼瞪着自己,便打住,说,叫你翟总还真有些不习惯呢。翟茹新没给康庄好脸色,厉声道,废话! 

服务员走了过来,问道,先生!请问喝什么茶?康庄瞪着服务员呵斥道,问你们经理!马上又转过头来又嬉皮笑脸对翟茹新说,想我啦?翟茹新脸一沉,说,我走了呢!康庄赶紧说,别别,跟你开个玩笑。翟茹新说,你正经点行不行!康庄说,我在你面前已经够正经的啦!好好,我给你赔不是。翟大小姐!我错了!我不该惹你生气。翟茹新笑了起来,说,去你的! 

服务员小心翼翼递上咖啡。 

翟茹新说,哎!我星期天去了国贸大厦工地,商场……康庄打断道,你去干什么?翟茹新说,看看呗。康庄脸一沉,瞪大两眼道,我不是告诉你,不要轻举妄动吗!翟茹新也瞪大两眼,说,干嘛?康庄说,干嘛!干嘛难道你不清楚!翟茹新白了康庄一眼,说,去都去了。康庄说,碰到什么人没有?翟茹新说,就碰到顾青山一个人。康庄说,你呀你!就是改不掉你的急性子。翟茹新翻着眼,嘟着嘴看着康庄,样子就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女孩。康庄又好气又好笑,便换了个口气问道,你们说了些什么?翟茹新说,就打了个招呼。康庄说,那就不会有多大问题。不过,也难说,你最好有个思想准备。翟茹新说,准备什么呀?康庄说,我调查过那个人。说此人阴险,善于玩弄权术。就怕他借题发挥,造你的谣。翟茹新心里有点害怕起来,问道,他会造什么谣?康庄见翟茹新有点害怕的样子,便说,我只是提个醒,但愿不会。翟茹新说,我也觉得不会。再说,也没有什么谣好让他造的。 

康庄撕着糖袋子。翟茹新问道,哎!最近有没有关于国贸大厦的消息?康庄摇了摇头。翟茹新又问道,齐也没说什么?康庄说,我这几天天天深更半夜才回家。翟茹新,同女秘书?康庄说,吃醋啦?翟茹新说,你认为呢?康庄说,逗你玩的!整天陪广东客人。翟茹新不吱声。康庄又说,真的。不信你到南苑宾馆去查。翟茹新说,我有那个必要吗!康庄挠了挠头。翟茹新说,看不出你还挺赶时代的呢!康庄说,你想到哪里去啦!翟茹新说,你做都做得,别人莫过想都想不得。康庄说,好好。我明天就把她换了。翟茹新说,关我屁事!说完,将脸扭朝一边。康庄见翟茹新生气了,赶紧扯开话题说,组织部找了你没有?翟茹新摇了摇头,说,你说,……突然停住,没往下说。康庄眨着眼睛望着翟茹新,催促道,说呀!翟茹新说,如果组织部找我谈话,我应不应该把我老公是大学教饭店管理的老师讲给他们听?说完,愣愣地看着康庄。其实,这个问题翟茹新早就想好了的,组织上一旦问及她的家庭方面的问题马上就抬出丈夫来。但是,她对康庄有一种依赖,在康庄的面前总摆脱不了稚气。康庄说,应该!翟茹新又问,你觉得要不要去高那里活动活动?康庄一伸手,瞪眼道,千万别!翟茹新说,为什么?康庄说,国贸大厦总经理决定权在班的手上。你如果去活动高,或者贺,会弄巧成拙。你听着!你就乖乖的守在办公室,其他的我会操作。翟茹新嘟着嘴‘嗯!’点了一下头。康庄觉得翟茹新样子太乖啦!歪着头,盯着翟茹新的脸。翟茹新打了一下康庄搁在茶几上的手说,讨厌!转过脸去。康庄问道,你一大早打电话就为这事?翟茹新点点头。康庄说,一有消息我马上告诉你。走!想吃什么?说着站起身来。翟茹新说,我要回家。康庄嚷道,嗬!有你这种求人办事的吗?翟茹新说,我不管。边说边穿上米白色的风衣,挎上白色的挎包站起来,向康庄伸出手去。康庄伸过手来时,翟茹新故意提高嗓门说了声,再见!康庄咧嘴笑了笑,回了声,再见! 

翟茹新一路上老想着康庄说的话。就像一块面疙瘩梗在心坎上一样,掏不出来,咽不下去。回到家里,仍然如此。因此,一夜都没睡好。 

第二天,翟茹新到了办公室,心里仍然隐隐不安。 

勉强处理了几份文件,翟茹新仍然没有制止住心里的不安。于是,站起身来,抓起笔和笔记本走出办公室。 

此时,才八点四十五分。以往,只要不出差,不开会,不动笔,翟茹新每天都会到附楼各个业务科室和大楼内的四个楼层巡视。一般情况下,巡视的时间都在上午十一点上下,下午四点钟左右,像今天这个时间的情况少之又少。因此,各个业务科室和大楼内的各楼层职工都显得有点惊讶和诧异。惊讶和诧异的同时有的言谈举止小心翼翼,有的表情动作生硬和怪异,都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哪个地方弄出点纰漏来遭到批评,甚至呵斥。 

翟茹新本来无心巡视,便走马观花般的转了转。或问上一两句,或站在某个地方盯着某人(或某些人),弄得人人心惶惶。 

返回到一楼。翟茹新本不打算走出百货大楼的正大门,但就像中了魔似的,一双脚不由自主地向正大门走去。 

百货大楼正大门正对着国贸大厦,是饱览国贸大厦的最佳位置。 

国贸大厦主楼呈半圆幅型,外墙已经贴上了白色的瓷砖。设计为旋转西餐厅的顶端很像一个巨大的瓶盖盖在瓶口上,这使得整个大厦看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茅台酒瓶一样。

早上的阳光洒在国贸大厦白色的瓷砖上,就像给这个庞然大物披上一层薄薄的粉红色的轻纱。 

翟茹新百货大楼的正大门,忍不住抬起头来仰望着国贸大厦,心里嘀咕道,快了,快了。表情就像一个无儿无女,十分想要一个孩子的女人,看着邻居家可爱的小男孩一天天长高长大一样。在她看来,她的这位邻居是没有能力把‘小男孩’培养成才的。于是,她便产生了如果把‘他’过继到自己名下如何如何培养的许多幻想,心里充满了对它的未来的无限希望。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974712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