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浮沉-90年代(第二部 第十二至二十六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门吉夫    阅读次数:10540    发布时间:2013-10-09

第十二章

 

47

距郎州城西75公里的同驲县和田关县之间有一个湖名叫雁海湖,湖泊面积为117.2平方公里,相当于12个杭州西湖大。湖中的大雁岛是唯一的岛屿。岛的面积有半个西湖大。岛的四周相对平坦,中间凸起一座山名曰平顶山。

礼拜天,翟茹新、汤丽、吴芝梅三家人乘上汤丽丈夫单位的车七点钟便出了城,直奔雁海湖而去。

此时天才麻麻亮。

翟茹新叫了声,吴芝梅!坐在最后一排的吴芝梅伸过头来。翟茹新说,去趟郑州怎么样?吴芝梅说,行。具体?翟茹新说,考察亚细亚。你带几个人去,主要考察人事劳资和行政方面的管理。

车到雁海湖时九点刚过,翟茹新迫不及待地要乘船到大雁岛登平顶山。

太阳升在东方的湖面上,整个湖水就像钢水一样的火红。

冰块刚刚消融的湖面还有些寒气袭人,大人娃儿都藏在船舱里。

游船驶离码头,翟茹新走出船舱。红日映红了她的头发,她的脸。那浅绿色的堆领羊毛衫和深绿色的风衣就像一片偌大的树叶,而她的头就像一朵盛开的蔷薇花。

冷风嗖嗖。翟茹新的心里就像装了个太阳。光芒从她的脸上释放出来,正好与对面那颗红彤彤的朝阳交相辉映。

多美的景色啊!翟茹新望着东方心里赞美了一句,回过头大叫一声,老何!何普贤马上从船舱伸出半个身子。翟茹新说,拿相机来!

何普贤拿着相机出了船舱,其他人跟着也出了船舱。

咔嚓咔嚓声接连不断。

蹬上平顶山,翟茹新迎着朝阳像个少女似的仰面张开双臂,‘啊!啊!’的大叫着向前奔跑。三个孩童也学着翟茹新的样子大声叫着、跑着。叫声划破了岛屿的宁静,惊起了从南方迁徙来的雁、鸥等候鸟展翅飞翔。

翟茹新几乎到了忘乎所以的程度,也不管汤丽丈夫和吴芝梅丈夫在不在场,做着各种各样的妖娆的姿势和妖媚的眼神。何普贤忙得不亦乐乎,抓拍着妻子一个个瞬间。这一刻,他觉得,妻子实在太美、太可爱了!

中餐时,翟茹新叫何普贤拿出一瓶酒来。

六个人举杯庆贺,干了杯中酒。

三个小伙伴也学着大人叫着,干杯!

下午,三家人刚分手,翟茹新便催促何普贤拿胶卷去冲洗,并交代:洗快相。另外,再挑选几张放大。何普贤十分的疲倦。可无奈,只得硬挺着去了相馆。

照片洗出来,一百四十多张。何普贤一张张的浏览、挑选着。

何普贤同翟茹新结婚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穿着婚纱西服照‘结婚照’,只是照了张普通的半身合影相片。新婚燕尔后倒是照了不少相,但大都是给翟茹新照。当然,两口子偶尔也合影一张。但自从有一天在路上碰见翟茹新的一个小学同学,那人叫何普贤‘翟叔’后,翟茹新便没有同他再出现在一张相片里了。

就像一个专为高级干部拍照的摄影师一样,何普贤陪同翟茹新走了不少名山大川、用了成百上千个‘120’、‘135’胶卷,可却很少留下他自己的影像。

何普贤挑选出十二张妻子的单独照片准备拿去放大,却又踌躇不前起来。他是市摄影家协会会员。如果站在摄影师的角度,翟茹新的这十二张照片算得上高水平高质量的‘人物照’。照片集中地表现了一个中年。不,如果让不认识照片上主人翁的人看,集中地表现了一个娇柔旖旎的青年贵妇的天姿丽质。然而,作为丈夫,望着这十二张人物照,他的心蒙上了一层阴影。他似乎看到了妻子的过去,看到了妻子的另一面。

何普贤刚跨进家中,翟茹新就迫不及待说,洗好了。快拿我看看。

翟茹新坐在沙发上一张一张的仔细欣赏着照片。看到她仰面张开双臂大声叫喊,身后有三个孩子学着她样子的那张照片她特别喜欢,觉得就像三只雏雁跟在大雁身后马上就要展翅高飞一样。她问道,这张怎么没有放大?何普贤从她手同拿过去,说,这张不是你的单独照。翟茹新嚷道,我看你真的呆!这张最关键!马上拿去放大。何普贤心里有些不情愿,但嘴上问道,放多大?翟茹新说,能放多大就放多大!何普贤只得怏怏不快地又出了家门。

翟茹新从另一个纸袋子里抽出放大了的照片,‘哇!’的惊叫了一声。然后,快速地翻看着。边看,她边心里说,天啦!我怎么会照出这个样子的照片来了!她看见,照片上的她,有的姿态矫揉造作,有的表情妩媚风骚;有的眼神里还充斥着挑逗男人的味儿。她想两爪撕掉这些照片,可又舍不得,又翻来复去地欣赏起来。

48

礼拜一上午。送走领导,张幕池便叫翟茹新去他办公室移交工作。翟茹新也不推迟,跟着张慕驰去了他办公室。

张慕驰问道,知道我为什么急着叫你交接吗?翟茹新说,催你上任?张慕驰摇摇头。翟茹新问为什么?张幕驰抿嘴一笑,说,你心里比我清楚。翟茹新马上意识到他指的是班树卿。扯开话题说,你看什么时候开欢送会?张慕驰说,不用了。翟茹新说,吃顿饭总可以吧。张慕驰说,谢谢!我下午要陪莫老出一趟远门。

张慕驰的东西刚搬走,翟茹新就大喊一声,解万平!解万平像只猫一样一下窜出经理办的门,笑容可掬地叫了声,领导!翟茹新听着有点别扭,心想,改口改得挺快嘛。又想,人嘛,长着眼睛干啥?看事、审时、度势。便说,叫两个人,帮我把东西搬过去。解万平‘嗳’的一声返回办公室,马上带着三个人走进翟茹新办公室。

翟茹新见小会议桌上搁着一个条幅,展开一看,是‘稍安毋操’四个字。心想,肯定是张幕驰落下的。于是,管它三七二十一,叫解万平挂上。

其实,字幅并非张幕驰落下,而是他为了女儿女婿专门为翟茹新写的。交接时,张幕驰几番欲说出来,几番想给翟茹新一个笑脸,但自始自终都没说出口来,都没笑起来。

收拾停当,翟茹新叫夏阳谷留下来,说,两个事,一是组建广告部,由你负责。具体如何操作,你考虑一下,拟个东西给我。二是你做的方案我看了,做了点修改。说着,翻开夏阳谷做的《国贸大厦形象及广告设计方案》指指点点。又说,徽记大写字母S上下两笔伸出圆圈,末端要像……说着,抬起头来看了墙上的‘稍安毋操’字幅。指着‘毋’字又说,要像‘毋’的这一撇。看似粗糙,象征国贸大厦不墨守成规,敢于创新。另外,这个地方,……

夏阳谷一走,翟茹新便去了迟志国办公室,说,迟书记!我想马上开个班子会。迟志国问议题?翟茹新说,一是申报成立公司党委,二是提名汤丽、吴芝梅为公司总经理助理,三是工资制度改革。

班子会上,申报成立公司党委的事一拍即合。翟茹新提名汤丽、吴芝梅为百货公司经理助理、党总支委员。迟志国不举手,沈再斌也不举手。顾青山举了手。二比二,翟茹新说,既然这样,那就报商委决定。

最后是工资制度改革。翟茹新拿着她的《郎州市百货公司劳动工资制度改革试行办法》手稿读了一遍后说,这只是个初步方案,想听听你们的意见。迟志国说,工资涉及到职工切身利益,特别是老职工的切身利益,还得从长计议。顾青山说,方案写得不错,但风险也大。我的意见是还是先看看别的企业怎么搞再说。沈再斌说,我同意书记的意见。翟茹新之前就预料到这一结果。她一来仅仅是想吹一下风,二来这个《办法》只拿给过张幕驰,张幕驰根本就没看,便急于展示展示。刚才,顾青山说‘方案写得不错’时她心里就曾美滋滋的。她说,即然你们都是这个意见,那就放一放。

会后,翟茹新马上把汤丽和吴芝梅叫到办公室,说,刚才公司班子开了个会。我提名你们两人担任总经理助理,没通过。下午,我亲自去趟商委,估计应该不会有问题。这段时间,你们两个要特别注意。吴芝梅毕竟在机关多年,汤丽你没在机关呆过,凡事要先思后行,……汤丽不耐烦地打断道,我会注意!翟茹新白了汤丽一眼,对吴芝梅说,我想让你分管行政。分管计划、行政、劳人部。没问题嘛?吴芝梅问道,你的意思是把人事科改为劳动人事部?翟茹新说,应该叫劳动工资和人事部。下一步,工资和人事马上进行改革!吴芝梅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翟茹新叫了声,汤丽!说,你就接我的班。下一步,食品、针纺织品、服装、家用电器由商场直接进货,成立食品、针纺、服装、家电组。……汤丽又打断道,可不可以对外批发?翟茹新说,我正要告诉你,可以对外批发。汤丽说,太好啦!今天我请客,把何大哥、曾哥叫上。晚上!圣地亚酒楼。翟茹新瞪眼道,‘四人帮’才被打倒呢!汤丽白了翟茹新一眼,把脸扭朝一边。翟茹新厉声道,听我把话说完!汤丽转过脸来。翟茹新说,可以对外批发,但不能大张旗鼓的对外批发。汤丽问为什么?翟茹新说,用得着我告诉你吗!

‘嗑嗑’两声敲门声。汤丽代翟茹新叫了声,请进!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推开门。汤丽问道,什么事?男人说找翟总。翟茹新说,我就是。然后对汤丽和吴芝梅说,就这样。

男人满脸堆笑打着招呼走进办公室来,寒暄道,你好!翟总!翟茹新问道,找我有事?男人说,翟总可能不认识我。我叫柳飙,以前是公司后勤科副科长。翟茹新‘哦’的一声,指着办公桌前的椅子说,请坐!

柳飙坐下后,说,我是前年办的停薪留职手续。昨天,听说翟总当了一把手,想回来上班。翟茹新边听边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觉得这人的长得很奇特,脸像个倒立着的棚瓜,皮肤就像块刚剔掉肥肉的猪皮里子又白又粗糙。并且,嘴巴大有大嘴吃天下的味道。

康庄前日赠送了一套金庸的武侠小说给翟茹新,并说值得一看!翟茹新本不感兴趣,但既然康庄说值得一看,便看了,受益匪浅,还十分敬仰金庸的想象力。

翟茹新立刻想到武侠小说中描写的长相怪异且有非凡功夫的侠客,心里说了句,奇人!问道,你前年办的停薪留职手续,到期了吗?柳飙说,没有。翟茹新‘哦!’的一声,又问,就因为我当了一把手?柳飙说,对。郎州谁不知道你翟总是女强人!边说边竖起大姆指。翟茹新说,夸张了吧?柳飙说,一点都不夸张。真的!那个小狗儿骗你!翟茹新笑了笑说,女强人就好吗?柳飙说,至少不会任人唯亲,不会搞阴谋诡计。翟茹新点点头。心想,这人还挺正义,可能有点能力。便说,你打个报告来。

上任第一天居然有人找上门要求回公司工作。翟茹新喜出望外,心里像喝了蜜似的,哼唱着,‘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突然想到康庄。心里叫了声,康庄!抓起电话。

翟茹新拨完号码一边等待,一边喜不自禁地想着康庄听到她的喜讯后的反应。

电话那头‘喂!’的一声。翟茹新慌忙叫了声,康庄啊!电话那头说:康总出差了。翟茹新‘唉!’的一声叹了口气,挂断电话。心里有好多话想对康庄说呀!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974721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