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推荐 >> 正文

李双散文体小说​《少女媚崽和小男生霜娃》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李双    阅读次数:11107    发布时间:2015-02-09

一、少女和莲花白


这是我童年时代的事。

那时,贵阳的旧居,平房及二层三层的建筑较多。有不少木房子,一条街都是,始终紧紧地挤在一起,相依为命。它们好像晓得,只要有一间垮了,全部都得趴下。今天去看,木房子们整体东倒了;明天再去看,嘿,西歪了。它怎么不垮呢?它就是不垮,气人!旧房子东倒西歪时,门就不好开关了。可是不用理它,等几天,自己就会缓过来。好玩啊!等于变魔术啊!

房子多为人字顶,盖黑瓦。屋脊上总有一只大花猫迈着庄严的步子蹓跶着。这时候我就会哼唱儿歌:“花野猫,砍柴烧,烧不完,送麻猫;麻猫生个蛋,拿给花猫做早饭!”楼房很少。我以为整个地球都是这样的;可能别的小孩也这样想。

很多房顶天生都爱漏水,加之黑瓦不经事,破破烂烂的,需要不时上房捡瓦。就是捡烂瓦,然后盖新瓦。开工时工人自备长梯,上房就干。我进入卫国街托儿所时,这里刚刚捡完瓦。

那是一幢靠街的,砖木结构的两层楼。楼的一端,底层有大木门,门上贴着“葵花向阳”的忠字图。听说,毛主席是红太阳,全国人民都当葵花,葵花要全部向阳。所以图案上部是毛主席,下部是半圈葵花。打开门,穿进去,是前院。前院很小。又穿过没有门的黑黑的走廊,绕到后院,就是托儿所。托儿所不分班,总共也就二十多个小孩,无论年龄大小都在一起闹。后院全是平房。

回头又说前院。那里有个陡而窄的木梯,通向二楼;不像是和楼房一起修建的,像是后来添加的。可以看到整个楼梯的右侧;另一侧全部靠着房子。一般房屋的楼梯下,都有半间梯下房。这里没有。楼梯顶端,左侧直接连着屋门——门上也贴着“葵花向阳”的忠字图,没有走廊,但有一个小平台,放着一个小煤炉,以及一张很小的,颜色糊涂的小方桌。桌子上没有铺油布(油漆布)。我家的桌子才铺油布。那时没有塑料布。大多数住房也没有配套的厨房和卫生间。楼梯上,一个脸型优美秀气的少女,步态昂扬跳跃,轻盈灵巧,节奏感极强,像是配着音乐,上上下下,一片淡蓝的亮色,在那儿活泼地游动。

少女似乎和托儿所没有关系。但是,也有点关系:她常常发出非常脆嫩的笑语欢声,主要是脆,有几分清越婉转,向托儿所的炊事员讨要泡酸菜。炊事员是个老头子,长得像北京人,不过是像北京猿人,黑不噜啾,宽脸,突颧骨,嘴巴前伸,脑门后削。喉结现出紫红色,扯痧扯的。额头鼓一个乌疙瘩,那是火罐印。常常端一个洋瓷大茶缸,里面永远泡着海绵状的胖大海。

比较而言,老头子都喜欢大姑娘,不喜欢老太太,所以总是积极地为少女跑腿。

有一次,炊事员又现身了,先左右看看没有人(小孩不算人),眼睛笑得弯弯的,目光柔和得像月光,才把手伸过去。他虽然胖,但胳膊很细,不是炊事员的等级。他说话时,带着恭谦的笑,声音小,听不清,神情有点像小狗。但小狗乖,他不乖。

少女站在楼梯的三四级那里,整个纤细绵软的腰肢俯过斜斜的栏杆,伸手捉住了滴汤流水的泡菜。她回过身,仰着头,使劲向前勾着脖子,闪动着看上去鲜艳的嫩而糯的红舌头,开始吃。那是一大块雪白的莲花白,它进入口腔的那个过程,很漂亮!那清脆的嚼食声,也不同一般,比吃花生米还脆。吃莲花白,也能发出这种声音?一般人是不行的!此后,我再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声音了。吃完后,少女给了炊事员一轮脆嫩的笑。几乎与此同时,我闻到一股淡香。淡香,来自少女的笑声?或者笑容?或者身体?

莲花白有什么好的?不好!倒是那吃莲花白的画面和声音,很不错,很高档。莲花白为什么不是我喂的?我应该去喂她呀!

我不由自主地仰视着少女,第一次仔细地打量她。

少女的身子细长细长的,瘦得很精致,扎两个小鬏鬏,“妹妹头”(刘海)的几根“乖乖毛”(刘海的发梢)飘呀飘的。一双大眼睛,被世界上最细最密最巧的栅栏似的睫毛护着。太阳穴边有根浅蓝色的筋,手背上也有。她的嘴唇鲜红,上唇较短,很灵动。颈子纤长,腰背柔软,外八字脚,每时每刻,都在收腹挺胸。我说:“好看好看!”

过路的老师笑起来,声音咯哆咯哆,干干的。她笑时,鸡屁股嘴一翻,就像下了一个蛋的样子,好玩!

炊事员推了我一掌,好像我不是说了“好看”,而是骂了人似的。我没有骂人,他骂人了,骂我了,骂“日妈”,骂“小私儿”,就是小私生子的意思。当时我不懂;懂的话我就要骂他“老私儿”。

这引起了少女的注意。她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鲜艳的脸对着我,甜甜地笑着,尖下巴微微上下移动,整齐白皙的牙齿随着笑意一闪而出,像是牙齿也在笑。

我的脸强烈地感到了来自少女的光芒,心里像是有了依靠一样,非常踏实。那股淡香还在,不晓得来自哪里。

我们的老师有两个,一肥一瘦。刚才干笑的那个,是肥老师。她已经走进了黑黑的长走廊。可是又回身伸出头来,像小偷似的,一晃就不见了。伸头的那一瞬间,她刺了炊事员一眼。人不见了,声音却刮了过来:“走!”炊事员就乖乖跟着消失的肥老师跑了。

从这天起,我一看见少女,就会激动和害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271276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