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三月楚歌    阅读次数:30286    发布时间:2013-11-06


中国最后的枪手部落——岜沙苗寨,一位传奇的老枪手,最后的猎物,是他自己。 


第一章

坐牢九年后,杨小龙乘着第一列驶进岜沙的火车回家。

岜沙是一个可以四舍五入掉的小寨子,坐落在半山腰上,种田要下到山脚下的坝子里。几年前,岜沙村民就盼星星盼月亮盼望着修一条乡村公路,种田和收粮的时候,能用牛车马车拉。在陈家阿爹当村长之前,是一位当了快十年的老村长,向政府申请了八年。八年抗战,中华民族把小日本都赶回了东瀛小岛,但村民们梦寐以求的乡村泥巴路,就是没有修起来。

老村长没有想到的是,出了名后,不到一年时间,就连火车也开到了家门口。

岜沙,以及周边的十里八乡,都是世居少数民族,代代生活在大山深处,活动范围不过方圆十里,在这之前,汽车都见得不多。听说火车要在今天开进岜沙,人们都争先恐后来看西洋镜,学校还特意放假一天,政府部门也不上班,纷纷组织来到现场列队欢迎,其隆重就像省里的领导下来慰问。附近的村民们,虽然没有任何组织动员,也都不约而同放下手中的活,仿佛过节赶赴盛会一样,纷纷站在能看到火车经过的山坡上,翘首以待。

杨小龙靠窗而坐。小桥流水,村落农庄,还有迤逦连绵的山浪,青山绿水轻轻晃过眼底,他显得有些迷茫。火车上很多操着南腔北调的人,对眼前展现出来的美景叹为观止,互相指指点点地交流着。这片土地,杨小龙既熟悉又陌生。他离开岜沙已经九年了。

十年前,他杀了人。三年前,又在监狱里打架。本来应该关上更长的时间,只是因为他在省牢改基地和监狱长成了好朋友,顺利减刑。

那是两年前的一天夜里,传来了呼救声,靠近监狱的一栋家属楼,火光冲天,仿佛凶恶的魔鬼一般,在大风中张牙舞爪。一来大火随时可能危及犯人们的关押地;二来救火也确实需要人手,十万火急,监狱领导顾不了那么多,便把他们放了出来。

火海中隐隐约约传来呼救声,面对熊熊烈火,包括训练有素的消防兵,都不敢轻易进去救人。到达现场后,杨小龙二话没说,拿了张棉被,蘸上水后包住头,不顾一切就冲进火海,从浓烟中抱出来一个孩子和一个女人。孩子是监狱长的孩子,女人是监狱长的女人。

从此,杨小龙对监狱长有了救命之恩。

监狱里的犯人,大都身背重罪,为数不少图谋趁乱越狱。眼见犯人们蠢蠢欲动,杨小龙挡在前面,大喊道:“大家不要跑。我们犯了法才来到这里,如果现在跑出去,一辈子都不能光明正大的做人,如果再被抓回来,还要加罪,可能这一辈子都回不了家,见不了亲人了。”

他的话,一时让这些头脑被冲乱的人冷静下来,最终竟然一个都没有逃。

因为这场大火,不管于公于私,他都成了监狱长的大恩人,顺理成章成了好朋友。

监狱长知道他的事后,深表同情。这样纯朴善良的年轻人,是不应该在监狱里耗尽光阴的,他应该获得自由。监狱长想方设法,四处奔走,才为他争得了提前释放的机会。

那天,监狱长给他送来了火车票,说:“小龙,知道这张火车票是去什么地方的吗?”杨小龙不解地望着监狱长,监狱长卖了半天关子后,说:“去岜沙,你的家乡。”

杨小龙笑了:“我的家乡,岜沙?我的家乡只通马车,连汽车都没有。”

监狱长把票往桌上一放:“那是过去的岜沙,现在的岜沙早已名声在外,你入狱快十年了,外面的世界已经天翻地覆,包括你的家乡,不仅通了火车,岜沙还成为了驰名中外的旅游圣地,不止是全国各地,甚至全世界,每天都有人到岜沙旅游。知道你们村子现在是什么吗,中国最后的枪手部落,报纸、电视,还有广播天天都在报道,也许你现在回去,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杨小龙看着监狱长眉飞色舞,说:“你怎么说得跟真的一样?”

监狱长一愣,笑道:“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但我说的,都是真的。”

杨小龙还是有些不相信:“那,这张车票?”

“我给你买的,你回家的车票,直接到岜沙。”

杨小龙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反问道:“我回家?”

“是啊,又不敢相信了吧!你可以回家了,小龙,你已经获得提前释放的机会,获得了自由,手续我都给你办好了,签个字就行。哎,只是,有些舍不得你啊,我的好兄弟。”

杨小龙盯着监狱长,看了一会,说:“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不,我没有开玩笑,我说的都是真的,没有提前告诉你,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你这样的人,不应该被囚禁,像你这样的好人都被囚禁,那么这监狱就成了不辨是非之地了。”

杨小龙拿起火车票,真如狱长所言,这是一张开往岜沙的火车票。如天而降的喜悦让他情不能自己,他紧紧地抱着监狱长,喃喃道:“谢谢你,老哥子,谢谢你。”

监狱长拍拍他的肩,说:“你可以回家了,好兄弟,我会到岜沙去看你的。”

近乡情怯,一路忐忑。终于听到列车广播传来甜美的声音,列车播音员用富于诗意和抒情的语言,在介绍岜沙。有旅客指着崇山峻岭深处的地方,对着依稀于茂林修竹的吊脚楼说:“岜沙到了,岜沙到了,看,那就是岜沙。”一切如监狱长所言,岜沙已经名满天下。

火车沙沙沙,几进几出隧道,终于来到了岜沙村民扶老携幼翘首以待的地方。车外,村民们欢呼雀跃,吹着唢呐和芦笙;车内,是或兴奋,或疲惫的旅客,列车员们对着岜沙的村民招手示意。杨小龙,依然有些不知道悲喜的迷茫。咣啷咣啷的火车,一晃而过,村民们还没有看清楚,目光所追随的,已经是融进四围山色里的火车的尾巴。几个兴奋的中学生,欢呼着追逐火车而去,在另一个山头,竭尽全力地看着渐行渐远的火车最后融进山里,意犹未尽。

六十多岁的阿德老爹,扛着一支空枪壳,带着小孙女,也挤在人群中看火车。阿依长得乖巧喜人,像一枚刚破土出来的野山菇。大眼睛,小嘴巴,还有一头乌黑的头发。两个浅浅的小酒窝,似乎一天到晚都装着蜜。小丫头欢乐地说:“阿公,阿公,你看,你快看呀,那是火车!”

阿德老爹说:“对,对,火车,那就是火车。”

对于岜沙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他们生平第一次亲眼见到火车。

火车远了,阿依抬头问:“阿公,火车那么长,能装多少人呀?”

阿德爹也没见过火车,他笑了笑,说:“能装很多很多的人。”

阿依根本不在乎他怎么回答,继续问:“那阿公,你坐过火车吗?”

阿德老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阿公没有坐过火车。”

阿依似乎有些失望,问:“那么,我阿爸坐过火车吗?”

提到阿依的父亲,老人家显得有些不高兴,但又不好在孙女面前表现出来,只是眉宇间轻轻皱了皱,说:“你阿爸他,嗯,应该坐过吧,你阿爸经常在外头,应该坐过的。”

“嗯,我想我阿爸肯定是坐过火车的。对了,阿公,你说我以后能坐火车吗?”

“能,肯定能。我们的阿依长大了,是个大美人,好好读书,有出息了,就可以走得远远的,不仅要坐火车,还要坐飞机,还要坐轮船去看大海。”老人的脸像春天一样绽放开来。

“那我要带阿公一起去。”小阿依在阿德老爹的话语中,满脸都是憧憬。

阿德爹笑了笑:“那时候阿公老了,走不动了。”

小阿依认真地说:“那我不让阿公老,就算阿公老了,坐火车又不用走路。”

对于小孙女可爱的想法,老人呵呵地笑了笑,手轻轻地抚了抚肩膀上的火枪壳子。

一个岜沙男孩,赤膊站在山丘上,大声喊:“火车,好长啊,真他妈的长!”

已经有 2 条评论
最新评论

有一只蚂蚁 : 2014-11-12 17:04:40

看完给个赞,作者加油!

云淡风清 : 2013-11-28 22:53:55

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写得确实很好!学习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605737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