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现代 >> 正文

董任之的诗(四首)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董任之    阅读次数:31806    发布时间:2013-11-22

一个人,走走停停


打小时候起,脚就患上小儿麻痹

一路上,走走 停停

遇见一些人,信誓坦坦的

谈论天,谈论地

谈论风声,也谈论女人


话语间,暗藏着利器

字眼里,刀口上流血

疼痛的伤口上沾满了泥

擦一擦,是是非非,过眼云烟

敷一味,笔墨山水


晨起的鸟儿把我唤醒

梦里边,未曾 披星戴月

倒是,寒气来袭 腿脚无力

担心脚下 水 泥

不喜欢上街,不喜欢人群

寡言 不善交往


过去的日子是这样:

我把自己关进文字的牢笼里


而今 变化的是,这些年

我不在憎恨医生

偶尔感冒咳嗽还吃药打针

闲着无聊的时候,写诗

写写春天,也写写我的爱情

遇见一些不顺心的事

不再和文字纠结

不再把诗扔进垃圾桶内


太阳出来的时候,喜欢到外面走走

吸吸阳气,舒活舒活胫骨

偶尔,也打打球,听听鸟叫

同样的声音,不一样的在耳朵里诞生

偶尔,也去趟书店,看些诗集

出门时忘了剃胡子

遇人向我请教,开口直奔叔叔


很多事,如同狗屁 不值一提

在我的4309寝室,常常

发生文字交通事故

在这个蛋疼的冬天,我一无所有

风啃着我的骨头

一些女人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


仔细算算,时间

走得很快,今年双11已满二十四

兄弟姐妹均成家立室

文友资助 继续在校就读

如今,只会写诗

无后,视为大不孝子

不才,不可入大流

生性孤僻,喜丘山

却不曾远游

背后小儿叫我瘸子

街头老汗问我缘由

一一 视而不见


时常一个人,路上走走,看似半生半死

偶有朋友问候,打个招呼 便走

任之还继续写诗

常在诗里 生生 死死


梦  


我知道你蜕变的美丽

却不曾想你破茧成虫的痛苦


时间腐蚀掉你的梦

一只蝶飞进花丛,如同

一片飘落的叶子


庄周如今何在?入梦

翩翩起舞的蝶,哪一只是你


山伯英台走后,数一数

蝶,你可曾知道 爱情


抬起头来,一叶 轻声而下

合眼,便飞进我的梦里


我梦见一些人死去

又梦见一些人活过来


我愿意是云朵①


我愿意是云朵,是的

我愿意是云朵,是一颗

永不凝聚忧伤的心,我漂泊

在你漫不经心的天空里

我是一只鸟

我是一只鸟在空中张开了翅

拂过你脸畔的微微的风

不用疑问,也不用质疑

是我对你轻声的问候


我很快乐,我愿意是云朵

是一片缠绕在风中的绿

这绿渲染你的视野,渲染你的眼睛

也渲染着你的心

没有忧伤

也没有晦暗的阴影

在一棵生长在路旁的树枝上

你可以默默的

甚至 毫无保留

把它 当做一面旗帜


我愿意是云朵,我很快乐

我是一株生长在悬崖边上的蒲公英

有着飞翔的梦

在梦的尽头,是一颗未泯的心

而在你平静的心湖里

我愿是一条自在的鱼

如你的恋人一般 羞涩


我愿意是云朵

是一厢情愿的云朵,我愿

用一生的等待与漂泊

尘世中,愿与你,再一次的

擦肩 而过


注:①我愿意是云朵,是灰色的破旗,在广漠的空中,懒懒地飘来荡去,只要我的爱人是珊瑚似的夕阳,傍着我苍白的脸,显出鲜艳的辉煌——裴多菲。


伤春的事


春天,来得无声

走的时候,也没有叫我


我躲在树下,看见

飞鸟,它们张开翅膀

有的在风里挣扎

有的,飞远了


落满一地的,红色的是花瓣

白色的,是鸟的羽毛


新出芽的树叶儿,从枝头

不经心的滑落

有的砸在我的头上

有的,一着地,就开始发黄


搬弄是非的群蚁呀,你一出洞

满口的春事,全是季节的伤


太阳出来的时候,我看见

一只掉了色的蝶

颓废地跪在地上,面对花瓣

默默地细数着往日的忧伤


你说:我走了,你是人世间

最后一只纯白的飞鸟


呵呵,亲爱的人,倘若

你在梦中,遇见了我

那是,我在遥远的远方

寄给你的思念啊


春天一走,你就梦醒了

可是,你说你迷失了方向


看看天上的云,有时你会醉

一会儿漂泊,一会儿等待

不伦是自然的美,还是物体的美

都可以让你醉得自然


你说:有时候你必须跳出窗外

然后,在坠落的过程中长出翅膀


燕子的尾巴,剪断了你的思念

那铁架上的破旗,尽管

在岁月的年轮下被风腐蚀

掉了颜色,依旧那么明郎


当你去解读一些事物,或者一个人

所有的美,都被赤裸裸地抹杀掉


意识 往往被环境所约束,因此

每颗星星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当时光的车轮辗落尘埃后

他将永远释放出耀眼的光芒


生活每天都在演出,对于每一场告白

我们都要把握住自己的脚步


夕阳落下去的时候,所有的美

都变得苍白,尽管

你一直追寻着

心中那份不死的崇拜


夜深了,我听见有人在哭泣

结果我发现,那是我的心


我们常常做着一些梦,梦着梦着

就笑起来,梦着梦着

就张开了翅膀,也梦着梦着

就一下子梦醒过来


一眨眼的功夫,我就掉进了你的视野里

一手撑着黑夜,一手执笔写诗


不必计较,每颗心都一样

有着他自己诉说的方式

一点一滴的掏出记忆来,抚平

那些长满瑕疵的流淌着岁月的伤


就在这个夜晚,你推开窗户

城市的灯火向我袭来,刺伤了我的眼睛


那些云淡风轻的日子,在也看不见了

仿佛每一个声音,都像一把利剑

暗藏在话语间

一开口,就被深深的中伤


你说:总有一些回忆,让我们

痛恨它为何如此美丽


因此,我们保存着 那些

美的和美的记忆

在诗里生,在诗里死

存在的继续存在,死亡的继续死亡


董任之,笔名任之、书安,黔中人士、下肢残人。以诗为道、写诗修行,好琴棋诗书画,乐古今中外事。安顺作协会员,有诗歌发表于多种刊物、入选多个选本,出版有一本诗歌合集,几本在续小说,此不足挂齿也。


【编辑:黄先兵】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605695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