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微笑活着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高建兴    阅读次数:3779    发布时间:2016-07-19

内容简介:他本是命运的幸运儿,有一个温暖的家,家庭和睦,父母疼爱。然而命运却跟他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母亲去世,继母进门……一切的一切都变了,曾经那个温暖的家没了。

 

在一个寒冷的冬夜,他被赶出家门。

面临一次又一次生活险摊……他一次又一次地从苦难中爬起来……

 

第一章  晴天霹雳

 

1993年六月的一天,天气晴朗,万里晴空没有一丝云彩。

天晴了,天晴了,人们嚷嚷着,纷纷走出家门,涌到街上,享受阳光的爱抚。兴义城的街心花园、穿云洞公园……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在黔西南州人民医院的一间病房里却显得格外阴森,死一般的沉寂。

在靠里的2号病床上躺着一位三十七八岁上下的妇女,妇女头发凌乱,脸色苍白得如同一张白纸。头顶上挂着一只透明的输液瓶子,透明的管子里,透明的药液缓慢地流淌着。

床前,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男孩,脸色憔悴,两眼通红,一副很疲倦的样子,似乎几天几夜没睡觉了——他就是肖家林。

肖家林,今年十三

岁,是肖家寨肖世才家的小儿子,在村小学上六年级,他容貌俊俏,瓜子脸,雪白的皮肤,弯弯的眉毛,说话细声细气。不管从哪方面看都像个女孩子,邻居们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大姑娘”。连日的熬夜使得他两只眼睛红红的,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与他那张秀气、白皙的脸极不相衬。

躺在床上的是他母亲——李思敏。坐在他旁边的是他姐姐——肖玲。

肖玲,今年十七岁,高挑的身材,白皙的鹅蛋脸上镶嵌着两个甜甜的酒窝,一双大大的眼睛,闪着秋波。只是也是两眼通红,一副很疲倦的样子。坐在那儿似睡非睡。

肖家林静静地坐在那儿,手里拿着一本书,眼睛盯在书本上,他看一会儿又警惕地抬起头来扫瞄输液管,确定药水流淌正常后又继续看书。

兄妹俩守在病房已经二十多天了。一个月前,一向身体健康,从没生过病的母亲突然发起高烧,开始以为是一般的伤风感冒,在镇上的小诊所里治疗,谁知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有时候甚至昏迷不醒。小诊所的医生摇摇头:“也许我们看错了,病人不是一般的伤风感冒,你们还是转到大医院吧。”

送到州医院后,经医生检查,初步诊断是脑膜炎。

住进州人民医院后,在村小学教书的父亲走不开,无奈,照顾妈妈的任务就落到了肖家林和姐姐肖玲的身上。

在肖家林的苦苦央求下,村小学的老师同意他带着书本到医院边照顾母亲,边自习功课。

至从住进州人民医院后姐弟俩常常几天几夜得不到睡觉,只有旁边床位空着的时候才能轮流睡一会儿。

“啊!”突然寂静的病房里发出一声尖叫,朦胧中醒过来的肖玲一骨碌爬起来,“我咋睡着了?妈妈有没有异常反应?”她一面惊叫着一面扫描着输液管。

“嘘,”肖家林用食指往嘴巴上一比,“小声点,别吵醒了妈妈。”

妈妈终究还是被吵醒了,她慢慢睁开耷拉着的无神的眼睛:“小林,几点钟了?你爸什么时候到?”

肖家林合上书本,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块黑色的电子表看了一眼,“才十一点钟,我爸要下午四点才下课勒,赶到医院至少五点钟。”

“十一点了?你们去吃饭吧,有事,我自己会叫医生。”

“有事你自己叫医生?真有哪样事你还能叫医生?”肖家林在心里默念着,妈妈不会是又烧糊涂了吧?

肖家林想着,伸手去探妈妈的额头,“啊!一股热力传遍了肖家林的全身,妈妈的额头像火一样地滚烫。”再看妈妈的脸时,那苍白的脸已定格在那里。

“医生,医生,2号病人危急,2号病人危急!”肖家林吼叫着发疯搬地冲进医生值班室。

几名白大褂应声快步赶来,俯身探病人的鼻息,又用机器在胸部压了几下。

“快来担架,送危诊室”一名女医生高声嚷着。

几名戴着白帽子的年轻护士应声推着担架走了进来,她们七手八脚把李思敏抬上担架,快步向危诊室推去。

“呯”危诊室的门紧紧地关上了,把肖家林和姐姐关在了外面。

姐弟俩在走道上焦急地等待着,一分钟、两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危诊室的大门紧闭着。

肖家林身上像有十万只虫子在爬动,他时而站起、时而坐下、时而又站起来在走道上来回走动着。

在历史的长河中,半个小时击不起一朵小小的浪花。此刻的肖家林却感觉比度过了一个世纪还要漫长。

当肖世才下班后风尘仆仆赶到医院已是傍晚十分了,肖李思敏还没有出来,危诊室的门依然紧闭着。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昏黄的路灯下走廊里一片寂静,静得可怕。

父子三人依偎在危诊室门口焦急地等待着,等待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危诊室的门轻轻的打开了,两名女护士推着一脸死灰色的李思敏走了出来。

“医生,我妻子怎么样了?”肖世才赶上来急切地问道。

“对不起,病人患的是细菌型脑膜炎,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始终没能挽回病人的生命”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医生解释着,无奈地摇了摇头。

“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妈妈,我不能没有妈妈。”肖家林紧紧拉着医生的手疯狂地摇着,声嘶力竭地哀求着。

“小朋友,你冷静,你冷静,你妈妈还有半个小时的生命。”女医生摆脱肖家林的手,两滴泪珠顺着双夹滚落下来。

“妈妈,你不会死,你不会死,你不会离开我们的……?”肖家林和姐姐扑在妈妈的胸前失声痛苦。

“思敏,我对不起你,当初以为你患的是伤风感冒,要是早一天把你送到大医院来就…不会……不会……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呀!”肖世才紧紧拉着妻子的手泣不成声。

李思敏缓缓睁开眼睛,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这都是命……不能怪天……也不能怪人,你已经尽力了……你是个……好……好丈夫……如果……有……有……下辈子……我还要做……做……你的妻子……现在我最……牵挂的是……两个孩子……世才……你……一定要……”她的声音越来微弱,最后终于带着未说完的话永远的离开了人世。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814770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