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文化艺术 >> 书画 >> 正文

画家杜宁笔下的贵州老兵
信息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作者:张竞文 白文浩    阅读次数:1255    发布时间:2016-12-04

  杜宁为我们讲述老兵的故事。

  画集第一集(上)和正在校对准备出版的第二集。

  杜宁开始创作大幅画像。

  为老兵画像后合影。

  去年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杜宁出版了画册《中国远征军万岁》(第1集),里面收录了70名以贵州籍为主的远征军老兵画像;今年《中国远征军万岁》(第2集)即将出版,同样收录了71名老兵画像,不过,这一次不再仅局限于远征军,而是只要参加抗战的国民党老兵都进行了收录。

  在画集即将出版之际,我采访了杜宁,了解为什么连续11年来,跋山涉水寻找老兵并为他们画像。

  《都市小舒》(以下简称《小舒》):是什么样的缘起,让您萌发了为老兵画像?

  杜宁:我在《文史天地》做美术编辑,抗战胜利50周年的时候,编发了一些参加抗战老兵写的文章,那个时候就想做点什么来表达历史。周围好几位朋友的父辈或亲人就有拿起枪投入卫国战争的历史,不少人一去不复还,但他们的故事流传下来的并不多,就开始为身边的老兵们画像。最开始希望争取画120位左右,把他们的年龄加起来就是“万岁”,因为远征军当时有“中国远征军万岁”的口号。没想到,这一画就是差不多11年,至今已经画了大约400名老兵。

  《小舒》:通过什么渠道去找寻这些老兵呢?官方有专门登记记录的档案之类的吗?

  杜宁:贵州有一些关爱老兵的志愿者团体,主要通过他们来寻找老兵。还有周围的亲朋好友知道我在做这件事,也会提供线索。对这些老兵,官方没有专门的部门进行管理登记,主要还是靠民间的力量,一个个地寻找。有一次我在赤水河边写生,就偶遇过老兵,也为他画了像。

  《小舒》:您主要画的是贵州的老兵吗?

  杜宁:一开始主要画的是贵州籍的远征军,后来慢慢地范围在扩大,基本只要贵州境内参加过抗战的老兵都画得差不多了,然后沿着远征军的路线,多次前往云南、泰国、缅甸,寻找老兵们,同时也会绘制沿途的战场遗址。

  《小舒》:这些老兵的境况怎么样?

  杜宁:这些老兵基本都是国民党军队的,因为历史原因,境况都不太好。加上上了年纪,大多八九十岁,有些还过百岁,身体也不是很好,有几位都是躺在床上已经不能行走,被家人扶坐起来,电筒打在脸上为他们画像。

  由于前半生生活不是很好,一开始接触这些老兵,他们都存有各种怨气,一开口就指天骂地。但后来志愿者常常去关爱他们,给他们过寿、送钱送物、陪着聊天,慢慢地就改变了,后来再去看他们,他们也变得很平和。志愿者在其中起到了重要的安抚作用。

  《小舒》:您怎么确定这些老兵的身份呢?

  杜宁:如果发现老兵的线索,就会请对抗战有研究的学者对他们进行核实,哪年当兵、哪个部队、参加了哪些战役、路线怎么走的、军队中的上级是哪个……一套问题问下来,基本就能确定了,然后后续的关注才会跟上。

  《小舒》:这些画像都是当场画的吗?为什么要在头像旁记录那么多的文字?

  杜宁:大部分的头像都是当场写生,在很短的时间里快速抓住对象的特征,一般二三十分钟完成一幅写生,然后当场把他们的故事记录在画像旁。有些老兵我画了几次,每一次都会发现不一样的地方。今年开始进行大幅画作的创作,这种就要根据现场写生的情况,回来在进行创作,一幅大约要画2-3天。

  因为在文史刊物当编辑的缘故,创作上也向文史上靠近。单纯画头像很枯燥,但每一个老兵背后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比如贵州雷山那边的一个寨子里有一个苗族女子,受过良好的教育,参加远征军当英文翻译,她是我到目前为止知道的唯一一个活着从战场回来的苗族女兵;一位住在贵阳花溪的老兵,亲眼看见戴安澜将军的遗体被运回来,血衣还挂在车上……这些故事记录下来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史料。

  《小舒》:为什么选用毛笔这种不是很方便的形式来记录?画集会一直出版吗?

  杜宁:从一开始画像就选择毛笔进行创作,用中国画的方式来表现老兵们,更能体现他们的精神。下一步准备试试印章,把中国画的元素都运用进来。

  我希望每年都出一本画集,去年以贵州籍的远征军为主;今年是正面战场的抗战老兵;明年计划是苗族、侗族、布依族等少数民族老兵;后年应该是以飞虎队为主……

  《小舒》:11年坚持做这件事,您觉得其中最吸引您的是什么?有想过什么时候停止吗?

  杜宁:老兵们的形象很打动人,表情、眼神都很精彩,越画越觉得有意思。特别是从抗战开始聊他们的人生经历,丰富的经历配上人物的表情,很有趣。

  至于何时停止,我自己发的愿,是希望画到最后一名老兵为止。只要我还能走能创作,就会一直画下去。

  《小舒》:现在您觉得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杜宁:在和时间赛跑,这些老兵们的年龄都很大了,去年出版的第一集画册里,一半的老兵都过世了。好几位老兵在我为他们画像后,几个月甚至一两个月的时间里就去世了。所以我一直在抓紧时间,尽快寻找他们,为他们留下印迹。


  【编辑:与文为邻】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7392272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