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今夜谁人无泪(第六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春风不度    阅读次数:525    发布时间:2017-02-15

第六章  又是一年高考时


这年的七月七号是一个黑色的日子,也是一个红色的日子。毕竟是有人高兴有人愁呀。黑姑,那时还不叫黑姑。她姓夏,名春花。人们都笑她,既然已经是“夏”了,哪来的春花?她却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的。她这朵春花不但要开到夏季,还要开到秋季、冬季,来年春季又盛开。她激情如火,向往着美好的生活,有着远大的理想。遗憾的是她这三天的考试除了语文考得较好之外都考砸了。她想哭就哭了,躲在河边一株老柳树下,那夜的星空好灿烂。之后,她看见河堤下的河滩边有一个大男孩很孤独地在徘徊着。他一会儿仰头望着繁星点点的天空,一会儿低头面对滔滔的河水,一会儿哀叹,一会儿落泪,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曰: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他呜咽悲愤地问着,她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抑扬顿挫的。他一定是在倾诉自己心中的痛苦,她以为他是想不通要跳河了,他一定比她还要倒霉。她只是哭,而他不但哭,还在不停地诉说,他的哭声感天动地,草木也为之落泪。河水滔滔,在这儿恰好转了一个弯,河水极深,她不能不为他害怕起来。于是,她赶快从老柳树下勇敢地站了起来,她要准备去救人。她要告诉他:人生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一个人的生命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致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致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她擦干了泪水,想了一想,她决定她也要像李铁梅那样接过李玉和的红灯,打不尽豺狼决不下战场。她准备明年再接着考,她想起她写的《奋斗》,早已发表在本地的一张小报上。她对自己说,一次算得了什么,就是十次百次千次又能怎样?人是打不垮的。经过这一哭,她的心情好多了。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她更不幸的人,她这又算得了什么?这个黑色的七月就让它过去吧。她朝着那孤独的大男孩走去,突然间愣住了。在她面前站着的竟然是小欢。小欢看着她笑了。那双美丽动人的大男孩的眼睛把她的心都笑得云开雾散,她一下子进入了迷梦之中。她使劲揉了揉眼睛,这才相信她的眼睛没有哭昏花。

“哭够了吗?春花同学。”他用他那好听的男中音关切问道。

“小丁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春花被他这一问真有点难为情了,她低着头不停地摆弄着自己的一条粗黑的长辫,嘴唇蠕动了一下小声问道。

“我常常一个人来这里散步,”小欢本能地抬起头来看着天上的银河说道,“这里真好,有水声,有鸟鸣,有风,有树,有山,有云,还有我一弯孤独的月亮。我虽然有好多朋友,但他们都不喜欢和我在一起,因为我太内向,嘴很笨,又不会生活,烟酒茶、麻将怪噜,我一样都不粘,他们和我谈不来。我常常对着我的月亮敞开心扉,甚至像当年的屈原问天问地问人生,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曾经被我们大学里的一个教写作的老师在班上嘲笑过,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我有悲伤我有痛苦,面对皓月我要倾诉。啊,皓月,你知否?青春的热血在胸中奔腾,为何要被干枯?理想的火花曾是金光闪烁,为何要被熄灭而无?练就翅膀我要高飞,为何天地狭小翅难舒?……啊,我有悲伤我有痛苦,对着诉情的皓月我热泪止不住。’同学们,作者在这里不但生造了一个词‘诉情的皓月’,更可笑的是后来竟然出现了一个大恶魔,荒唐极了……这让全班同学顿时笑得死去活来。而我只能含着泪低着头,我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又找不着一个人去宣泄内心的痛苦。老师不理解我,所以才要这样嘲笑我。春花同学,你看,这天有多大多深,那么多灿烂的星辰有多少秘密在里面隐藏,宇宙无边无际无始无终,‘寄蜉蝣于天地,渺苍海之一粟。’人太渺小了,人的一生也太短暂了,就像你‘奋斗’中所写的那样,我们应该及时奋斗,我们没有多少痛苦徘徊的时间了。我们要珍惜生命,及时行动,花开要艳丽,打雷要能震颤天和地。哭是有用的,我们需要将痛苦尽情释放。人类需要哭,太需要哭了,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要生存下去实在是太艰难了,而生活又是多么的美好。越美好,也就越艰难,世界就是如此充满着矛盾。死比活还容易,这句话没有错。只要活着一天就是一天的了不起。所以我们应该活得开心一点、有信心一点。活着就是斗争。人类是充满泪水的动物。泪水可以洗涤心灵,自我医治创伤。但是,人类又总不能这么哭下去,世界不相信眼泪。哭是为了再一次的振作、再一次的奋斗。请别笑我,我也经常哭泣,刚才我就是在哭了,像你一样,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不到真正的伤心处呀。今天一考完,我就发现你有点不对劲,虽然我以前连正眼都没有看过你一眼,那的确是我的错。我不是个冷血动物。”美丽的眼神充满了道歉,小欢终于收住了他的话语。

“小丁老师,我错了。刚才我还以为你也想不开,一个人才在水边不停地徘徊,长吁短叹的,好吓人。”

“对不起,你没有错。我这是要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比你不开心的人还多着呢。你这点挫折算得了什么?失败是成功之母。”

“知道了,小丁老师,我想通了。走吧,谢谢你!”

“哪里的话?”小欢说着就离她远远的,让她走在前面。走到大路边,春花转过头来正要和他说声再见时,却看见他那矫健的身影已经在校门边了。“你呀,你呀!”她心里不住地说道:“现在我已经毕业了,怎么还这样躲着我?今夜我好感动,这是怎样一个孤独的大男孩呀。别说,这次考不起还不是一件坏事。考取了,我走了,几年后你肯定是别人的了。我应该马上找到工作。今夜实在是太美了,美得像梦幻似的。谁能想得到你会用如此的方法来开导我、安慰我?我一定要看守你,从这一刻起你就是我的一生一世。我已经完了,再也没有我自己。”想到这里她又禁不住哭了起来。可这一次是兴奋的泪水,幸福的泪水。

小欢看见春花走远了,心情很难过。春花是能考大学的,不说重点,一般院校是绝对不成问题的。想不到她竟然没有发挥好,连正常水平也没有考出来,是不是压力太大了?他后悔没能在试前看出来,他不能不担忧他们班今年的高考指标能否完得成。


“我说,毬,今年一定考得好,这些题好多我都给学生练习过,虽然不是原题,数学就是这么几大板块,猜都猜得到。我就相信题海战术,每一种题型都让学生练习过千百遍,还有碰不着的,学生都说我是押题高手。”一听就是郑正那泼妇般的声音。星光下,单身汉们都站在学校的中心广场上闲聊。刚刚高考完,大家都显得有点激动。郑正继续说道:“我第一天监考,只有一个考生缺考,这考生一定会缺考,你们说这会是什么人?”

“会是什么人?肯定是生病了,压力太大。或者是谈恋爱,吹了。你们说什么最伤人?不就是这谈恋爱吗?总能让人谈得死去活来。我们班就有几对。特别是那校花,曾经还假吧意思要读我的诗哩。只读了一两首就说没意思不刺激,不知她要的是什么意思。一点也不高雅,还想找刺激。什么校花,也不过是人造的。还中学生呢,打扮得我们都落后了。”孙何明说。

“毬喽,老孙,你就知道谈恋爱,连校花都谈了,遭遗弃还好意思说。谈恋爱也会来考的,谁会像你老孙这样脆弱,不经打击。他们都会双双来考的,考了之后就各飞各的,比老子们还油滑还更有长进,我劝你还是学着点,爱是最不能当真的,临时玩玩还可以。”郑正瞪着一双牛鼓眼不屑一顾说道。

“我看,是不是你搞的鬼,要不然你怎么会知道?该不会是武霞吧?肚皮大了不好意思。”洪涛嘲弄着说道。

“别乱说,高考的事,乱说不得的。我还巴不得是她呢。我哪有那样的胆子?我告诉你们吧,我对了对,这考生的名字叫刘邦。哈哈,什么名字不能取?刘邦死了几千年,他怎么不缺考?我说你们以后生儿子,都不能起古代什么名人的名字,会常常与你玩失踪的。”郑正卖弄着说道,这回他的话总算干净了,“还有我要问你们,哪个考场都是两人监考,为什么独独我们考场是三人?”

“这还不容易回答吗?郑正,你们的考场复杂呗,多安排一个也是可以的。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你说的这个算哪门子的事呀?”孙何明不加思索地说道。

“毬,哪个考场不是一样的?你管得着是哪门子的事?反正你也回答不上来,只会被人甩。”郑正的话又不干净了。

“你们监考肯定不严,也是没办法的事。看你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让谁能放心得了?内奸(监)不行,外奸(监)着急,还好意思说。”邱建国很瞧不起他,因此才这么说道。

“别瞎说,谁不严了?外监也没进来。毬喽,不说其他了,只要老子眼睛这么一瞪,谁不会被吓得屎滚尿流?看来你们脑筋不会急转弯,这就是定势思维的危害,惯性。告诉你们吧,和我监考的那个老师是个孕妇。如果怀的是双胞胎,兴许还可能是四人监考呢。看来你们一个也不聪明。”郑正说到这里,本能地伸出舌头舔了舔上嘴唇,最后说道:“这孕妇长得真他妈迷人,那儿真鼓,真的好挺拔,人又高高大大的,肯定那儿也大,毬喽,我都不敢多看她一眼了。”

“郑正,你这话的前半句我还爱听,讲得有点水平,可后半句又讲到你的老本行去了。色迷迷的,让人恶心。”洪涛说道,“我们之所以保守、僵化,就在于这思维的惯性太严重了,总是一根筋走下去,不知道绕一绕,别出心裁想一想,就知道落入老套。问题不常规,就蒙了。看来我们只要换一种思维方式,就会是另一番新天地,活出一个新样子。人真的不能太死了,太死了就没有出路,这也就是为什么要改革开放的缘故。大胆思维,大胆创新,不要人为地把自己圈在里面了。”

“我的二哥,你说得真好,我又像找着了组织。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游白银点着头说道。

郑正的眼睛发亮了,真正的发亮了一回,这让他可能有了个不眠之夜,他从来都没有说过如此令人称赞的话。

小欢心里不高兴,没参加他们聊天,朝着他的青楼走去。

小欢一回到宿舍,不想有一个人早已在门口等着他了。等他的人是杨清林。见他一来,杨清林就两手一抓,死死抓住他的肩膀,而后颤抖地说道:“小欢,这一段时间我的心情确乎不佳,原因是在白玉的主动要求下我和她明确了恋爱关系。经过恕不详谈。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敢也不忍心拒绝她……可是今天就不一样了。那个姓张的居然跑到她们医院里去大闹,还亏他是个什么部长,好歹也是政府机关的一个领导。他逼着白玉一定要嫁给他,否则他就要医院辞退她。他有什么理由?她又没有出现过医疗事故。可他却说出现过的,是她把他的化验单弄错了,让他好一段时间都认为自己有高血压、糖尿病,还伴有肾衰竭。每日都在担心自己会被自己的尿毒死。他过了好一段暗无天日的时光。我说这不能血口喷人,具体地说要拿出证据。他说有,于是就拿出了写着他名字的化验单,这时我也不好说了。白玉只是毫不畏惧两眼怒视着他,一句话也没说。后来那部长缓了口气说道:白玉,我是爱你的,我当然不能告发你。我只想要你过得好。杨清林他能让你过得好吗?他说过要娶你吗?你已经二十八九岁了,你不能再等了。白玉说这不关你的事。那部长这时转过头来假装很仗义地对我慎重说道:杨清林,我知道你很爱学习,有事业有理想,只要你答应娶白玉为妻,而且就这今年一两个月之内,那我就不再要求白玉嫁给我了。我是爱白玉的,虽然还没有爱到非要和她结婚的地步,但我决不能让他的阴谋得逞。于是我严肃地告诉他说,我要和白玉结婚,决不会晚于你说的期限。白玉是我的人,让她幸福是我爱她的目的,这用不着你瞎操心。最后,他狼狈地走了。”一种报仇之后的痛快显露在他晶亮的眼神里。

“这下可不好办了,”小欢为他有点担忧地说,“你们什么都还没有准备呢。”

“这不愁,刚才我也是这样想的。”杨清林看着小欢笑了一笑说,“白玉她早已有所准备。具体地说,她在医院有一套房子,也就是她现在住的宿舍,虽然不怎么宽,一室一厅也够我们暂时居住了。”

“听你这么一说,我真的应该向你恭贺了。”小欢真诚地说,“我真的为你高兴。白玉是一个很好的姑娘,不但人长得好,而且很拿事。那天她做的那些菜,味道比馆子的还好。你要好好珍惜她,你也该有个家了。”

一个月之后高考喜讯传来,碧云中学高考成绩创历史新高,全州第一,全省第五。把个赵校长乐得直夸这一届毕业班老师不错。赵校长没有说他自己,可老师们心中都知道,要是没有他继续大胆起用新人,赏识和关心所有毕业班老师,不偏听偏信,要取得这样的好成绩是不可能的。遗憾的是,因为碧云中学高考成绩突出,赵校长被调离学校任碧云县教育局局长了。赵校长应该升迁,但碧云中学却失去了一位不可多得的好校长,这让小欢难过了许多天。同时,杨清林与白玉的婚礼也在新学年开学的第一周举行。他们的婚礼简朴而隆重。第二年就在他们儿子呱呱落地的时候杨清林顺利考取了考古专业的研究生。那是一所北方很著名的大学,人们都知道,这一下杨清林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杨清林走了,白玉的心也跟着走了。走了的这两天,白玉突然感到心里空落落的。好在孩子出世了,是个漂亮的男孩,她的心有了寄托,杨清林走得也安心,没有什么遗憾了。该得的,他也得了;该有的,他也有了。他从来也没有这样顺心过,而这一切又都与她白玉有关。虽然这一切不全是她的功劳,但她也功不可没。孩子出世了,必然带来一大堆的麻烦。从早上到晚上,从晚上到早上,她一刻不停地忙着。她虽然有个姐姐,但这个姐姐本身就有许多事情要做,想来帮忙都不能够。好在她也不想,此时越忙对她越是个好事。在不停地忙碌中,她就没有了好多不应该有的思念的、很冷清的痛苦。她好久都没有再看书学英语了。女人一结了婚也就没了多少心思在学习上,她也不打算再参加什么自学考试了。女人毕竟和男人不一样,女人不可能只是一个人。而有的男人结了婚依然可以像一个人一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比单身汉时更无所顾忌。比如杨清林,想考研就一心一意考研,考取了就一心一意读书,跟没有成家的时候一个样。反正生孩子的不是他,带孩子的不是他,守在家里盼望爱人回来的当然更不是他。他只当他的爸爸就是了。有时白玉抱着孩子,只要孩子一哭闹,或者孩子生病了,她就会禁不住想到她为什么要是一个女人呢?她要是不是一个女人那该多好啊!那她照样去考研,她相信她不比杨清林差,她也是一个好强的人。看来这就是命,一个做女人的命。做女人就该为男人做出牺牲,因为女人不能没有家、没有孩子。没有家、没有孩子,就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她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一个孤单的女人的日子是很难以想象的艰难。虽然看上去她没有任何拖累,但她的心却是比有拖累的女人更不好受,因为她的心没有寄托,整个世界只有她一人,所有的人都不会真正关心她、爱护她。有了家、有了孩子,这一切就不存在了。实际上,一个人是否幸福,一切都是他所要什么而决定了的。此刻的她,只要这个家、这个孩子,所以目前来说她还算是幸福的,而且在一些女人的眼中,她才是幸福的。不是吗?她有一个多么出色的丈夫啊。考取了研究生,毕业了就会在一个大城市里工作,她也就会随之调入了那个令人向往的大城市。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吗?“生在皇城三分贵”,“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谁不向往经济高度发达、高度开放的大城市呢?她非常喜欢听这样的话,她也正是如此的期望着。她怀着这样的期望急不可耐地等待着他的毕业,实现她逃离这座小镇的愿望。女人就有这点好,自己不行了就找个有本事的好老公。男人不行了,那真的就是实在的是太惨了。男女有别,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有了这种想法,白玉的生活就好多了。她心甘情愿一个人带着孩子这么艰难地熬着。这不是一般的熬着,这是充满希望的熬着,像是又一次的怀孕、又一次的分娩。明知很痛苦,也要幸福地去享受,这是女人的骄傲。她奶着孩子的时候,就想着她老公躺在自己怀中的样子,他很像一个大男孩,一个她自己的大男孩。她睡在她孩子身边的时候,仿佛又觉得睡在她身边的不是她的孩子而是她的老公。虽然这孩子像她的成分多,那双眼睛太好看了,又大又亮,但这无关紧要,这是他们的孩子,是他们爱情的结晶,是她对他的忠诚。所以,老公不在身边,她也就不再感到任何孤独。感谢老公在他走时给了她留下这么一个可爱的儿子,使她的心永远在他心里。就这样一年过去了,孩子已经能说话走路了。虽然他不在身边,可孩子的第一声有意义的喊叫却是“爸爸”。她越来越急切盼望着他快带她们娘俩走。她上班了,她不得不把孩子寄托在医院附近的一个老奶奶家。好在她是化验员,用不着三班倒,她只要上好她的八小时的班就行了。可万万使她想不到的是就在一个冬天寒冷的晚上有人敲门了。

她把孩子放在床上就起身去开门,来人竟然是一手还提着酒瓶醉醺醺的张部长。他已有一年多没来她这里了。她吃了一惊,全身禁不住颤抖了起来,颤抖得非常厉害。她知道这不是他把寒气带进来的结果,她是害怕,是一种强烈的害怕,但又掺和着一种抵挡不住的诱惑与渴望。尽管他此时一副醉醺醺的样子,但因他这张脸太英俊了,使得她不能不可怜起他来。她把他扶在了沙发上想让他躺着,他却用左手推开了她,随即右手举着酒瓶,咕嘟又是一大口。虽然已是满身酒气,脸却一点也不红,眼睛睁得大大的,闪着光。他是喝酒很危险的那种男人,还以为他酒量很大,他平时是不怎么喝酒的,几乎滴酒不沾。

“白玉,你……你给你张哥好好坐着。”他指了指沙发对面靠墙的一把椅子说道,“我没醉,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很好。今天那是,我打了我的老婆了,我要和她离婚。那是。”

“你不能这样,张哥,嫂子是一个很好的人。”白玉不知该如何说才好。是劝说呢,还是安慰,可她又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

“白玉,你说你张哥对你好吗?那是,我豪爽得很,你却不知道,我是一个真正的男人,特别豪爽,那是,那是。男人都是豪爽的。”

“好,当然好了。张哥,嫂子她怎么了?你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还从来没看见你喝过这么多酒,你就别再喝了。”

“那是,白玉,我听你的,我就只想听你的。你说杨清林他豪爽吗?他豪爽个屁,他才不是一个真男人。那是,我真恨他。他在省城好好的,为什么要到碧云来与我争?没他我会这样惨吗?他不断羞辱着我,那是,我都不好意思见人了。苦啊,他妈的,我与他有什么仇?害得我不得已才找了这么一个做人肉包子的孙二娘。那是,‘不是为了爱情’,这部电影你看过吗?那是,那是,那是……”说到这里,他把酒瓶砸在了水泥地上,顿时满屋星光灿烂,酒花飞溅,床上传来了儿子的啼哭声。

白玉赶忙把玻璃碎片扫了,抱着孩子回到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边哄着孩子一边看着他,什么话也没说。

“白玉,对不起,那是我烦呀。我的那老婆生不起孩子就算了,可她却浑着呢。那是,活脱脱的要把我剐了。今天也不知道她是哪根筋有问题,一早上起来就翻箱倒柜的,竟然把以前夹在书中的你的一张照片给弄出来了。那是,她一定要我老实交代我和你的关系,可这是那门子的事呀?女人就是这么不可理喻。自从我和她结婚后,从来也没有来你这里半步,尽管我依旧忘不了你。我知道你不爱我,婚姻是两厢情愿的事,虽然我恨杨清林,但你爱他,爱得那样深那样执著,我也就没得说的了。那是,我也不知道你怎么会看上一个比我还差劲的男人,他一点也不豪爽。整天就知道拿着一张小纸片死坐在你的身边,仿佛全天下只有他一个人如此努力学习的了,马克思还知道在工作之余和他的女儿们玩呢。白玉呀,你也真忍受得了。那是,后来,我看见他一直没有和你结婚的意思才唱出了那场在医院里的最拙劣最令人恶心的戏。那是,我也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七尺男儿,有着男人的尊严。那是,他杨清林是个什么东西?一双眼睛那么小,长得也不是个地方,还想考研,跟我争媳妇,我怎能容得下这口气?现在看来我是服了,我不服也不行。那是,这件事对我的教训实在是太大了,一个人最不好的德性就是狂妄。”

“我明白了,那一次你不是为我。”白玉终于恍然大悟,“你说过你不想让你的姓倒着写的。”

“你真聪明,白玉。那是,我确实想让他快快娶了你,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既然我已经没有希望了,我还缠着你,你没意思我更没意思,不如让他早早娶了你。那是,幸福的家庭生活会让他放弃考研的打算,毕竟考研不是烤火。如果这一目的不能达到,至少也可以延迟他的计划。哪里知道他竟然是这么一个人,眼中只盯着他一个人的志向。那是,活脱脱的冷血动物,没有一点情趣,读死书的人,不过是个出土文物罢了。这么久他给你写过信吗?他回来看过你吗?那是。你不要说他很忙,我知道,读研可不是真的在读书,潇洒得很呢,说不一定正在哪里花前月下了。校园真是一个专门制造浪漫故事的地方,青春逼人呀。那是,红杏都关不住,何况人呢。白玉,看着你家里的这一切,你就像受‘活寡’似的,我为你难过。”

“滚!”白玉听着听着,越听越不对头,突然神经质大叫道。怀中的儿子再一次啼哭了起来。

“那是,我滚,我滚。白玉,我这可是为了你好啊。女人在外面不放心,男人在外面更不放心,时间久了,什么人都是会变的。白玉,真话总是很难听的,你也该清醒清醒了。你真是个傻女人。那是,你还年轻漂亮,可是你还能年轻漂亮过几年呢?一旦徐娘半老了,你就是搬到大上海去住又能怎样呢?那是,那时照样还不是一钱不值喽。走了,白玉,我回家喽。我老婆再浑,连个蛋都不会下,我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她还是在我怀中的,温柔着哩。我想怎样舒服就怎样舒服,爽啊!那是,我也是个豪爽的男人,知道如何才豪爽。那是,那是,那是……”说着他就跌跌撞撞走了。

“砰”的一声,白玉把门疯也似地砸上了。她一手抱着孩子,呆呆地看着门站了许久。她这一砸,她知道她砸的不是他,而是杨清林。张宣的嘴真歹毒,比用刀子来剐她的肉还使她痛苦。他让她从愚蠢的幸福的梦幻中一下子就苏醒了过来。他说得没错,但他怎么会知道得如此清楚呢?她实在是想不通。她那埋藏在心底的担忧一瞬间就萌芽了,魔鬼似的一下子就蹿得好高好高。她想起了他前一个月写来的那封信,好难得的这一年多来的第三封信。这是她用好几封信才换来的一封回信。他在信里说他好忙好忙,有许多科研项目等着他和他的导师一同去完成。他说考古这东西可不一般,需要走好多好多的地方,一天尽是疲于奔命,她相信了,她不得不相信,她也愿意去相信。她还不断叮嘱他,不厌其烦叮嘱他,要他不要想她,也不要想孩子,孩子很好,她只要他保重好身体就行了,千万千万不要太操劳,操劳过渡是会透支生命的,她是学医的,请记住她的话。最后,他在信里告诉她,他说他毕业了还想考博士,博士读完了,那就继续读博士后,他要成为真正的考古专家,还想当什么院士。她不知道什么是博士后,更不知道什么是院士,只知道他读无止境,他的这一辈子看来只有学问二字了,她等到白头也是白搭。于是,止不住的泪水哗哗地流了出来。


“回来了?又到哪里鬼混去了?是不是去找你的老相好重温旧梦了?我的大部长,翅膀硬了,就想把老婆甩了?你不是还想当组织部长吗?那可是县长的人选呀!你就这样舍得?”张部长一回到家里,他那长得圆棒棒的老婆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拼命吃着各种各样袋装食品没好气骂道,“你不要解释了,你肯定是去找你的老相好诉苦了。我爸爸离休了,你看着没有利用价值,就原形毕露了。我要告诉你,我爸爸虽然离休了,但他的影响还在。除了生娃儿这件事外。不过医生也说了,生不了娃儿也不完全是女人的事,兴许是你的事,你不是个男人。”说着说着,她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哭哭哭,你就知道哭,我还没死呢。那是,谁说我不是个男人了?都是你那母老虎的样子把它吓着了,硬不起。你不要脸我也不要脸了,我们索性抖它一个干净,那是,别把什么屎盆子都扣在我头上。”他正想发作,这日子真没法过了,可又一想,她说的也是,她爸爸他是不敢得罪的,“告诉你,我前几天去省城开会,附带去了一趟医院作了检查。那是,第二天医生告诉我,说我一切正常,不信我给你检查单。我的好老婆,亲爱的,今天就算是我的不是吧。那是,刚才我喝了很多酒,心里正难受着呢。那是你惹的。”说着说着他竟然还能笑得起来。他这张英俊的脸不笑就很迷人,一笑更加让人舒服得有点承受不起。这样的男人,是能让女人恨不起来的,只要他能忍得下来,只要他愿意这么做。有的人不容易变化,他不然,他想怎么变就怎么变,而且变得很自然,让人无法察觉。这也是做人的一种本事。这种本事往往很有用,经历越多,这种本事就越强。不过,此时的一笑也有点让人感到害怕,这是很邪门的那种笑,看似平静,春风和熙,实则是一坐即将爆发的火山,“于无声处听惊雷”啊。

“那好吧,不过我要你给我抬水,还要给我洗脚。慢慢地洗,洗干净一点。”他老婆撒娇地命令道,并用试探的眼睛偷偷看着他。她正悔恨今天她实在是太过火了一点,她要用她最迷人的小脚使她心爱的老公心软下来。这双迷人的小脚一直被老公赞赏着,这也许是她身上唯一的资本了。

“那是,老婆。”他压住自己的情绪很温顺地回答道。

水抬来了,他卷起了袖子就仔细地为她洗着。他抬起了头,眼里充满着温柔,随即再一次把头低下来缓缓地抚摸着这双白嫩流油的小腿和小脚,现出一副十分疼爱的样子。却不料突然之间他老婆一下子弯下腰来死死抱着他,嘴里不停地哆嗦道:“老公,你快抱我到床上去,我要,我要,我要……老公,明天我要吃回锅肉。”

“那是,我才要吃回锅肉。呸,你这么肥我怎能抱得起,以后不准你再吃回锅肉了。更何况刚才我又喝了那么多酒,酒还没有醒呢。都怪你,那是,比王熙凤的醋劲还大。”

“哪能呢,我这么怕着你,我敢吗?可怜可怜我吧。”

“可怜什么呢?该可怜的是我,那是,属狗的,忠心得狠呢。像一条哈巴狗,总在你们父女俩面前摇头摆尾的,我都有点恶心我自己了。我真怕你把我‘休’了。我扶着你吧。你干吗要长这么肥呢?那是,说真的,我也有点受不住了。”

“我也没办法,我嘴头子自根就好。我也不想苗条。只想活得自由一点,快乐一点。你不是说过你就喜欢杨贵妃那样的女人吗?老公,你真的怕我吗?告诉你,我有一个骇人听闻的结论,老公怕老婆的家庭,婚姻才稳定。越怕越稳定。老公,你要怕我啊?”

“什么骇人听闻?那是,你该读点书了,亏你还是我的老婆。那是,傻得多么可爱,我此时恨不得活吞了你。我豪爽着呢。那是,那是,我怕死你了。”他一边像拖死猪似的把她拖进卧室一边不由自主地说。

这一夜他老婆简直像一头才刚发情的母猪,他都有点招架不住了。不过他也终于火山爆发了,这是男人的火山,真正睡醒了的火山。他狠着劲要把她往死里整,整得他头一下子晕眩起来。他老婆也第一次感到从来没有过的满足和尽兴。她抽搐了,第一次像钢条振动了起来,发出多么美妙的声音,天使般的声音。这使她感到惊奇不已,她男人一下子是个男人了。她兴奋地呻吟着,愉快地挣扎着。她感到这才是他们真正的新婚之夜,这新婚之夜怎么来得这样迟呀?迟也不怕,反正是来了,来了,这才是顶顶重要的。不过她还是奇怪,她不能不奇怪。最后她好像是明白了,这一定是酒精的结果,或者是他已经良心发现了,从此要好好对待她,痛改前非。她只能够如此解释,她巴不得是这样的,特别巴不得的是第二种可能。她甚至肯定了只是第二种可能。对,就是这样的,他感到对不起她了,他就要好好表现,她爸爸是什么,她又是什么?这么好的家庭、这么好的女人,他不满足他还能满足什么?有这样想法的女人才是一个真正幸福的女人,女人就应该如此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换句话来说,这才是一个能善于获得真正幸福的女人。自我感觉好,心态就好,否则怎么会说是难得糊涂呢?她禁不住要为这个夜晚、这一想法欢呼和尽情歌唱。“宣,你真是一个多么豪爽的男人!”最后她精疲力竭地说道。

张宣也终于瘫软在床上,她说什么他一点也没听到,他要让自己一样都不想。


【编辑:文韵】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663873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