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推荐 >> 正文

狂想的森林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王宗    阅读次数:1772    发布时间:2013-12-07

  序 
  
  青蛙、青蛙,快点过来
  快点鼓起你的嗓子
  为这安宁的森林谱上一曲
  那蟋蟀,别吵啦!别勾起我
  对于家的思念。快收住你的声
  在这月光洒下的夜晚
  
  星星、星星,你回家了吗
  猫头鹰的叫声你可曾听见了
  哦,你是化身作萤火虫了吧
  我看见你从那片青草地
  冉冉的飘舞着,轻飏在了梦的尽头
  啊,萤火虫啊,你就是星星吧
  
  奔跑的山鼠啊,你跑些什么呢
  快过来陪陪大叔喝酒……
  可爱的白兔啊,你红着的泪光是为了谁
  耳朵一竖,又跑了啊你!——
  你跑进了杉木林,和那只山鼠私会去了
  留我一个静静地狂想,在这安谧的森林
  
  哦、听!听这一流涧水
  有叮咚的、也有哗哗的
  那落叶林的枯枝上出现嫩芽了
  咦,是刚生出来的吧?乖乖的,可爱极了
  看那水边。哇哟!好多的花哟!漂亮的花啊
  是美丽的花啊。听!这一流涧水从那花底流过
  
  山风、山风!快快的吹起,那一束的馨香
  溢流刹那,白兔不跑了,山鼠也不跑了
  大灰狼也变好了,狮子也乖乖的安静了
  山风、山风!那一束馨香,那一束甜蜜的哀愁
  也请吹向我们的诗人吧!对大地狂想的诗人
  因为他们对大地执著地思考、很狂野地
  
  还有啊,那不知名的虫子啊,你们都叫些什么呢
  你们也是为了生活吗?是因为生活的苦愁吗
  看看吧!这安宁的世界你还有什么好担心了呢
  努力吧!努力你就会成为狮子的
  大灰狼也会惧怕你的,就连老虎也要败在你的狂野之下
  奉你为新的森林之王,统治这林间的一切
  
  或许这又是一个虫子变狮子的故事吧
  只要你想到了并且做到了。敢想敢做嘛!那么
  你一定会成功的!你将成为一种传奇,成为永恒的经典
  所以努力吧!不知名的虫子、默默无闻的虫子
  那些狮子啊老虎啊,甚至大灰狼啊!也都不过如此
  也都不过披了件外衣而已。没什么好怕的
  
  月光啊月光,快用清泉酿制美酒!松鼠啊松鼠,
  快快摘来美味的山楂!美味的野果!
  夜晚的猫头鹰啊!快去通知丛林各处的灵魂们
  为庆贺一个新的森林之王,我们要举办一个仪式
  由我来给他加冕吧!赐予他森林之王的法杖
  赐予森林之王的头冠。加冕过后就正式成为森林之王  
  
  与草原有关
  
  森林的出现与草原有关
  森林是草原的草编织的梦
  狮子消逝了之后,其灵魂变成了老虎
  继续守卫着这片土地
  维持着一方的安宁。留给自然予静谧
  
  人类出现的那一天,诗人来了
  对于这块土地的思索者
  诗人走在了这块土地上。走过的地面
  也就成了一片森林,然后清泉有了
  鲜花有了、飞鸟也有了
  
  关于老虎成为森林之王的故事
  那是一个遥远的传说,并融进了童话般的梦
  如今老虎的家是在人类建造的四合院内
  人类成了这片森林的赐予者
  看吧,这一片片的蛮荒
  
  关于森林的故事,是从草原开始的
  草原变成了森林,又从森林变成了草原
  草原在人类来了之后再也没有变成森林了
  而是变成了西疆的片片黄沙
  然后黄河流着血、长江流着血、大地流着血  
  
  稻田里的花香
  
  森林很悲哀地裂开了一个口子
  口子中伸出了一双乞讨的手
  然后这里暂时被当作良田千亩
  而森林里的那一流涧水,驻了进来
  然后青蛙,便从森林里潜入进来
  
  人类真成了这个世界的赐予者吗
  但是我却看见一个个对着石头
  雕刻得像人一样的石头顶礼膜拜着
  显然是忘记了稻田里的花香
  忘记了森林里的一切才是他们的衣食之源  
  稻田里的花香,只有在青蛙鸣叫时
  那馨香才传遍整个的原野
  但是花香中,夹杂着农药味
  蚂蚁被毒死了一大片,一大片的无名死尸
  这时森林破出了很大的缺口
  
  稻田里的花香,是森林或者原野给予人类
  给予人类最后的奶哺了,森林才是一切生的
  恩赐者。这原野中支配万物生灵的只有森林
  森林是一切飞禽走兽的衣食之源

  就连人类那弱小而卑微的一切都是  
  
  我宁愿变成一棵树
  
  啊 ,高大的树啊,我要和你在一起
  我决定和你相恋。也决定把我们的相恋
  如海啸般的席卷整片森林
  当和你相恋的那一刻,我也变作了一棵树
  和你静静相依在一起
  
  可是我问过你的树枝。她只摇了摇头
  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末了你还是对我说,你只是一个凡尘的肉体
  无法改变的凡尘的肉体
  吮吸你们陈尸腐体为生,是大自然的弃儿
  
  可是我要追求你啊,我是一个诗人
  灵魂的卫士,生命的狂徒
  我也宁愿作为一棵树和你永远在一起
  我们是人类最为洁净的基因
  但是你还是说我只是披了一件外衣
  
  你再也不想原谅人类了
  那个把你弄得面目全非的人类
  你决定要发动一种灾难,扼杀那肆虐的邪恶
  邪恶的丑陋,丑陋的欲望,欲望的贪婪
  就是这欲望的贪婪你才会这样的
  
  那么,一切的罪责,请降临在诗人的身上吧
  诗人愿意代替这一切,因为诗人也入伙儿的
  首先把我变成一棵树吧
  抛弃在没有人烟的荒凉之上
  任凭血雨腥风,忍受这风吹雨打的一切
  
  诗人的努力之下,这里又变成了一片森林
  苍苍的原野上的森林,没有人烟下的最美
  青蛙在此中高歌起来,飞鸟们吟诵着
  诗人的诗句,鲜花装点出诗人的心情
  清泉滋润这原野中的一切——一切生的呼唤  
  
  那片安静的森林
  
  也许战火完了吧,也许人类忙着生育去了
  他们都逃离了这落后的山野
  留下了这片安静的森林。但是悲哀啊
  这样的世界为什么会被人类抛弃呢
  也许这里已无法再满足他们的欲望了
  
  安静的森林这会儿开始唱歌了
  唱出了不食人间烟火的玄妙之音
  十万个高山流水都无法表达出的玄妙
  最美的还是黄莺高悬枝头的那一吟
  最美的还有深谷夏虫幽幽的那一声
  
  你且听吧,泉水汩汩的流了,汩汩的唱着欢歌
  那树枝微微笑,用尽热情的鲜花此刻尽情的绽放
  飞鸟也难得有这样的空闲,这样空闲的飞着
  小白兔啊,山鼠啊,飞快的穿过一片灌木林
  难得这些飞禽走兽有空闲,都是因为人类
  都是因为人类忙着去生育,忙着新的屠戮去了啊
  
  终于在一天,人类疲倦了,觉得屠戮小动物
  只是一个无聊的举动,至少是没有意义的意义
  于是人类大肆的毁灭森林,或者大肆的远离森林
  忙着构织一个新的毁灭。然而这一切都是因为
  人类过渡生育的结果,导致了硝烟战火重又弥漫
  人吃人伴随历史滋生暗长,终于原形毕露了
  
  山野是静静的,森林是静静的,动物们重又恢复了安宁
  人类的心机转移到人类身上去了
  人类一直都喜欢着的血腥从未消逝过
  只是新的又都发生了,尽管森林里的一切是幸运的
  但是森林之外的人类自己却是大不幸
  狂野的欲望占领了人间大地,人类死亡不久也  
  
  诗人的家是一个传说
  
  要问诗人的出生地,其结果谁也说不清
  猫头鹰有猫头鹰的说法,长颈鹿有长颈鹿的观点
  
  猫头鹰说,诗人的出生地叫做夜晚
  长颈鹿却说诗人的出生地叫做草原
  
  森林里的动物们个个争论不休,都没有形成统一的见解
  枝头的黄莺和深谷里的夏虫才说诗人出生在一个动听的地方
  
  它们还要继续争论下去,黄莺和夏虫用美丽的歌喉来证明
  诗人是这个世界所有灵魂的歌唱者,诗人来自一个遥远的传说
  
  诗人的家是一个传说,诗人也曾为自己辩解过
  诗人也曾用狂风骤雨般的怒吼鞭策过这个世界
  
  你且听吧,泉水汩汩的响了,多柔美的乐章啊
  你且听吧,月光奏起了,最最玄妙的天籁之音
  
  这些都是诗人的,都是诗人的馈赠,在这个狂野的森林里
  在这个狂野的森林里,诗人是一个行吟的歌者
  
  大象的一声长鸣,是诗人来了,这是对诗人最特别的欢迎方式
  猛虎的一声狂啸,是诗人来了,是诗人带来了森林之王的法杖
  
  诗人从他的出生地来,来自一个遥远的传说
  诗人把最最玄妙的天籁也带了过来,带进了这片森林
  
  于是森林里的泉水汩汩的响了,月光奏起了美妙的天籁之音
  黄莺在枝头高歌了,夏虫也在深谷中不甘寂寞  
  
  妄想称霸的人类
  
  人类天生就有称霸的心机,总想着去征服
  或者他人,或者森林,或者整个世界
  他们总想着去占有,维持一个不老的神话
  诗人在他们的打压中,在夹缝里坚守一片心灵的家园
  森林在他们的砍伐中,哀鸿遍野
  甚至人类在自己的征战中,哀鸿遍野
  
  人类天生就需要的是占有,不只只是占有肉体
  甚至灵魂。君不见各种不同类型的意识形态,
  还有各种不同类型的宗教吗?人类曾经也信奉自然
  不过现在却早已抛弃。人类总是自以为是的认为
  离开了自然也能生产粮食,离开了自然会是纯正的社会
  人类总是以孩童般的天真藐视着原野的一切,甚至那片森林
  
  有一天,人类拿着猎枪包围了这片森林
  以前所未有的贪婪,血腥地毁灭着一切生的灵魂
  那棵树的皮也被他们剥了一层又一层
  他们把动物们的骨头都敲烂了,把动物的皮毛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像奴隶主一样让整片森林都臣服于他们的脚下
  任意支配一切生的灵魂,甚至山峦与阳光
  
  有一天,人类正耀武扬威的显示自身很强大的时候,

  灾难来了,森林以及森林里的一切不堪重负,不堪屈辱
  渐渐的退化了去,变成了一片漠漠的荒原
  于是乎海啸来了,地震来了,火山来了,甚至瘟疫来了
  一具具人类的死尸倒在了一处处残存的动物的遗骸旁
  这真是落霞与孤鹜齐飞,死尸与死尸同在,多么具有讽刺的一幕戏啊  
  
  桃花飞来了吗
  
  我问你,这是桃花飞来了吗
  桃花在阳春三月翩翩的飞来了吗
  我问你,抑扬的柳啊我问你
  幽怨的灵蛇我问你,多情的黄莺啊我问你
  
  幽幽的蟋蟀啊,故乡的蟋蟀,丛林深处的蟋蟀
  我可否作为森林的宠儿,或者甚至是诗人
  来和春天谈一场恋爱,恋爱的季节桃花亦羞红了
  江边的涧水啊倒映出春天伊人云霞般婀娜的身躯
  
  桃花飞来了吗?为何我只看见了南国遍地的椰
  这海风难道是忘了季节,忘了吹醒春天睡梦中的你
  忘了孤独的诗人还在这片森林中流浪
  春底桃花你飞来了吗,可曾飞在了有情人的眼里
  
  椰风海韵有些不解风流了,春天花开的季节
  也掩藏着,生怕碰撞了春天的伊
  也许也嫉妒春天的伊依偎在我的怀里
  喂,不知名的虫子,春天的桃花飞来了吗
  
  森林里的桃花开了啊,我一个人来到了海边
  森林里的黄莺叫了啊,我一个人来到了海边
  明月这时照耀着大地啊,我一个人来到了海边
  不知名的虫子,森林里诗人的孤独飞走了吗  
  
  山花一样的爱情
  
  森林里的爱情是绚烂的
  小白兔和山鼠的爱情是美丽的
  只有蟋蟀还恋着故乡的伊
  
  当虫子成为狮子的过程中
  我,一位森林的诗人,在此与你热恋了
  美丽的山花,山花一样的漂亮
  
  桃花飞来的季节,李花盛开的季节
  诗人的行吟是一片孤独,你美丽在森林的尽头
  肉欲在风向标上飘扬,飘扬了一万个世纪
  
  山花一样的爱情,在狂乱中的爱情
  没有了日子,没有了岁月,只有经月的哀愁
  然后山花一样的爱情,在农家小院的前前后后
  
  小溪边的刺梨花开了,非常的漂亮
  因为春天来了,海风也吹在了惺忪的眼眶
  你美丽的,如山花一样的绽放开去
  
  长颈鹿啊,我够不着了,高悬树枝的一颗心
  猫头鹰啊,我看不见了,我这经了岁月的尘
  山花一样的爱情也随风而去了
  
  老虎和狮子回家睡觉了,没有人陪我谈心
  三月的山花熄灭了三月的火焰
  山花一样的爱情逗留在一万个世纪之前,没有走来

  
  一连串的错误
  
  首先是虫子要变狮子的,但是虫子困顿了啊
  后来老虎要当森林之王,只是森林成了一片草原
  再后来小白兔也没有和那山鼠恋爱了
  最后是诗人行吟在一片孤寂中,行吟着一片寂寞
  
  这是一个一连串的错误,一开始就走得不对
  一开始我就不该成为森林之王的加冕者
  一开始我就只应该做一名森林里灵魂的歌手
  我只应该把这一曲归还给忧伤的大地
  
  有个诗人曾经回头两万里,他是一个错误
  有个诗人历经了凡尘,他也是一个错误
  错在他们都没有把所有的大地归还给整片的森林
  他们只适合当一名歌手,流浪在一片荒芜的草原之上
  
  这是一个一连串的错误,绝对是一个一连串的错误
  所有的诗人都错了,所有的动物都错了
  所有的草叶都错了,所有的小溪都错了
  这绝对是一个一连串的错误,所以森林很悲哀的绝望着
  
  为什么要繁衍人类呢?森林想了想就说
  所有的动物都不解,小白兔更是可爱的砰砰跳跳地来回着
  山楂却说,知道我的果实上为什么满身都是刺了吧
  人类的繁衍绝对是一个一连串的错误
  
  不,不关人类!就算没有人类,也还有其它的物种的……”
  诗人们激励的辩解着,叫嚷着,向着整片森林,整片原野
  但是诗人都错了,但是森林也错了,整个世界都是错误的
  错误的世界错误的你我就这么错误来错误去错误得没了个尽头  
  
  忧伤大地的挽歌
  
  忧伤大地抚上一把胡琴,在森林里的夜晚
  天下起雨来,森林里迷乱的一切都是静悄悄的
  所有的动物俱已安睡了吧,但是忧伤大地
  弹奏一曲忧伤的河流,弹奏得所有时光都悲戚
  所有时光逆流成河,一曲忧伤的挽歌
  
  漫步在这片森林,寻找一个春天的答案
  找到的却是森林忧伤的挽歌,对月惆怅的夜晚
  忧伤大地迷乱的尽头,是被噬掉的日月精华
  满天星空掉下泪来,洒在了山的那一头
  山的那一头开始响起了挽歌,日月都唱和着
  
  诗人啊,跛脚的诗人,你是不健全的诗人
  在人世间你本没有了家,于是你来到这片森林
  但是你却无端拥有所有的诗歌
  请把所有的诗歌归还给忧伤的大地
  请把所有的大地归还给忧伤的森林
  
  森林遭砍伐了,大地流着血,沙漠蔓延了整个世纪
  我只在你的世界里逗留了不到两个小时
  然后森林消失了,然后大地开始死亡
  就在大地死亡的那一刻,我为忧伤大地唱起了挽歌
  抚上一把忧伤的胡琴,在森林里的夜晚
  
  海的尽头,水鸟的誓言被掩藏,当大地死亡的时候
  海为大地唱起了挽歌,森林死亡的消息同时令人痛心
  人类是这个世间的累赘,人类是大自然无端的消费者
  毫无节制,人类浪费了多少情感和青春
  所有的河流都被污染了,这忧伤得如同挽歌一样的河流
  
  诗人是一个罪恶,无端的把所有诗歌攥在手中
  于是森林毁灭了,大地突兀了,人类争战永不休止地
  人类本来就是一个罪恶,丑陋的嘴脸更加的丑陋了
  若干年之后,在这个位置,已经没有大地、森林等等的名词
  人类已经忘记了所有的语言,诗人已经是一个遥远的传说 

 

  【编辑:黄先兵】

已经有 1 条评论
最新评论

o︻-九号当铺 : 2014-9-14 9:45:47

活生生的 写实的 梦幻的 美丽的中国梦 不能妄加评论 不能菲薄 那就请你给我一点力量 让这大自然的神奇去除我内心的魔咒...........阿门!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976061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