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杜子京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仲申    阅读次数:274    发布时间:2017-04-16

新官到任三把“火”


杜子京记得很清楚,他第一天到任,是2000年1月7号,农历腊月初一,星期五。那天灰蒙蒙的很矮,毛雨中还夹杂着细细的雪沙沙。从北京来的他,一路风尘仆仆,到仁江市挂职,虽说只是挂职副市长,但毕竟进了市委常委班子,在市政府班子中,进常委的可只有三人:市长吴赤、常务副市长吕大中、副市长(挂职)杜子京。

杜子京初来乍到,穿一件深灰色夹克羽绒服,提一只硕大无朋的公文包,操一口地道的北方话:“请问,侯秘书长在吗?”坐班秘书小赵抬起脸来看他一副推销员的派头,爱理不理地从牙缝里漏出俩字:“开会”,便继续埋头整理文件。杜子京又问了一声,小赵有些不耐烦:“走,走走!不然我可叫保安了!”倒是对面坐着的小成机灵,将杜子京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番,说:“请跟我来吧。”杜子京跟着小成上到二楼。侯秘书长一把握住杜子京的手:“啊,啊!是杜市长啊?有失远迎,对不住,实在对不住啊!”。从此,小成成了杜子京的跟班秘书。

小成原名成四毛,读初中时觉得这名字不雅,遂改名成文化,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就在村小当了一名代课老师。因为人很机灵,也很勤奋,教了几年书后转为正式教师,被牛二乡长看中调到乡里当秘书,旋被提拔为乡团委副书记。1998年7月,调到市政府办当秘书,侯秘书长让他先跟着小赵坐班,主要是干一些接电话、通知开会、送文件送报纸的工作。他非常勤快,每天提前30分钟到办公室,拖地、抹桌椅板凳窗子,完了就低头钻进楼梯孔道下面的开水房,因为光线太暗,他站了好一会才看清楚老贵和老贵老婆正在升煤火,就高声地叫:“老贵!你火还没烧燃?等会上班了,领导没得水喝,你要负责!”老贵仰起一张睡眼惺忪的脸,嘴里散发出宿酒的臭味,眼里布满了血丝:“早啊,成秘书!水很快就烧好了。你放心,领导不会来这么早咧。”老贵老婆没说话,只顾双膝跪地趴在地上蹶着屁股张着嘴巴对着炉子吹火,柴禾很生,弄得满屋子(满楼梯孔道)尽是烟。小成没好气地大声道:“快点啊!”低头钻了出来,见到赵满生就满脸堆笑地叫:“赵哥!早啊。”

赵满生鼻子哼了一声,算是答应,心想你都当上跟班秘书了,还来我这里干什么?于是不阴不阳地问:“小成,二楼的办公桌还没腾出来吗?”成文化说:“等姜哥把他的东西搬完就好了,侯秘要我这几天暂时还在一楼办公室坐,有什么事叫我呢。”见赵满生不说话,于是又说:“其实呢,我也无所谓,坐在一楼还自在点。就是离领导远了点,领导叫唤不方便啊。昨天杜市长叫我给他送一台电烤炉去,因为在二楼找不到我,亲自跑一楼来吩咐,这怎么行呢?我现在算是真正体会到‘夏跑跑’的苦衷了!”

“哦?杜市长办公室不是有空调吗?还要电烤炉做什么?”赵满生觉得奇怪,下意识地问。

“不是办公室,是寝室呢。”

杜子京的寝室在市政府招待所5楼,虽说只是个招待所,其实环境很好:一是地理位置好,背靠市委、政府办公大楼,门外就是著名的仁江,上游的大、小两江在此交汇而为仁江,人们习惯地称为“三江”。为此,付枫雅副书记还吟过诗,其中有“三江六岸春色美,一年四季好风光”两句,吴嗣芒副秘书长特意找王福之用行草书写成大红对联巴在招待所大门两边。每逢市里开大会,那些个县、区的书记、县(区)长们都要驻足观赏赞叹一番,倒不是因为自称是王羲之第n代嫡裔后人的王福之的字写得如何好看,而是因为付枫雅(副)书记的诗实在写得太好。市文联主席余立言每次开会前都要摇头晃脑地吟一吟,然后不乏溢美之词。他号召全市作家们都要好好向付书记学习,鼓励大家努力写出这样无愧于时代精神的好作品来。二是内部环境好,上百年的槐树、桂树、樟树、银杏就有好几棵,还有花圃、亭台、甬道、假山、荷池、健身场等,花香鸟语,清幽宜人。与前面市委、政府的办公区形成强烈的反差,这种反差就像中国的桃花源跟罗马的角斗场一样。

杜子京一脚踏进招待所的第一感觉也是这样,他以为自己走错了地,这里不像招待所倒像风景名胜区。他走进自己的房间,也许是长期无人住的原因,一股皮沙发味混合着霉味、消毒液味、死耗子味扑面而来,他急忙打开窗户,把大门也敞开,这时一股寒风从窗户溜进来从大门跑出去,让他张大嘴巴大大地打了个喷嚏。他下意识地去开空调,可是空调启动不了。他打电话叫服务员,半天来了个又矮又胖的中年妇女,她拿起遥控器一阵乱按,不行,又伸手直接在空调机上乱按一通,还是不能启动,她说只有等老马师傅来检查一下,可老马今天请假回老家去了,听说他妈病了,他侄儿子一大清早就从乡下来赶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这要看他妈的病重不重,能不能好,已是80多岁的老人了,谁也说不好,再说老马是出了名的大孝子呢,你……,没等她说完,杜子京挥挥手,无可奈何地说:“好,就这样吧。”

但是没有空调,这房间实在呆不住。由于长期无人住,这里的一切都好像冬眠了,没有一点温度,也没有一点生气,特别是那张黑皮沙发,不要说用手去摸,就是看一眼也能感到冰侵入骨。他从外间走到里间,又从里间走到外间,再去推开卫生间的门看看,无一处不是冷的。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看到卧室靠窗子的条桌下放着一只电烤炉,他这一发现无异于当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又仿佛溺水的人抓到了一颗救命稻草。他于是猛扑过去,找到电源插座,还好,没坏。橘黄色的光亮了起来,他一下子感到温暖了许多。这样坐了几分钟,还是觉得冷,因为这电炉的热光只能照顾到他的前半身,后半身特别是背部依然很冷。他想如果再有一台放在背后就好了。于是,他又叫来那个胖服务员,她答应下楼到吧台找一找,兴许有一台多余的就马上给他送来。他等了许久也不见他来,觉得又冷又无聊,于是关掉电炉出门了。

他穿过后门来到前面办公区,信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打开空调,一会儿功夫房间暖和了。他坐下来随手拿了份报纸浏览,看报头是《仁江晚报》,书法拙劣,不知是谁题的。头版全是有关领导活动的报道,从何晏、吴赤、方正、陆一吟一一按职位高底排列,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人物、开什么会、讲什么话、出席什么开工、开业、庆典、座谈会等等,像流水账一样记得十分清楚,主要领导都采用特大号字标题和配发大幅照片。杜子京因初来乍到,对这些人物都不熟悉,想想自己今后在工作中须天天和这些人打交道,便看得很仔细,不外乎想提前熟悉一下。他整个下午都在办公室看报纸,其间瘦猴秘书长进来过一趟,约他晚上一起吃饭,说是政府办要为他接风,他很爽快地答应了。快下班的时候,他想起一件事来,就去找成秘书。成文化不在秘书科,科长宋子书很客气地站起来和他打招呼,一边请他坐,一边忙叫小苏去倒茶水。他说,不了,我找成秘书有点小事,说完转身出去了。在一楼找到成文化,成文化刚见他进门就急忙站起来,快步迎上前说:“杜市长,您找我?”杜子京说,我住招待所的房间空调坏了,麻烦你帮我弄一台电烤炉吧。成秘书忙不迭说:“好,好,我马上去办。”

晚上11点,杜子京喝得微醺,回到招待所502房间,一进门就看到一台还未拆开包装的电烤炉,他很满意小成的办事效率。接通电源后,一片橘黄色的光铺开,他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将两脚伸进那片温暖的光晕里,从膝盖以下像盖了一张黄色的毯子一样舒服。但身后由于没有光临,终觉不舒服,他走进卧室去拿另一台电炉,脚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他低头一看,又是一台电炉!虽然是只旧的,而且外观、牌子、型号跟那两只也不一样,但一眼就能认出,两根发热石英管裸露着,他一下子记不起这是谁放的了,好一会才明白过来,他出门前问过那个又矮又胖的女服务员要一台电炉,一定是她拿来的。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三台电炉一起点亮,自己坐在当中,被暖光重重包围着,全身都觉得舒坦了。看着这三炉“火”,他忘乎所以地想起一句话来:新官上任三把“火”!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667692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