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师生情缘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昭君屈子    阅读次数:74    发布时间:2017-05-14

学生帮老师改正错误,在这世上还真是稀奇;天命之年的学生帮古稀之年的老师改正错误,更是少见。这稀奇少见的事儿幸运地降临在我的身上。这位古稀之年的老师,是我中学的班主任,姓朱,教化学全县有名,曾在《化学报》上发表过一篇论文,校刊转载了该文,他常引以为荣。



初三那年,全校师生去屈原故里秋游,来去大约要走20千米的山路。我们沿着峡谷走在幽静的小路上,路下不远处便是小河。小河时而宽,时而窄,时而缓,时而急,偶尔河风吹来清香甜润的空气,偶尔传来小鸟的歌声,我们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远离了集镇的喧嚣与校园的喧闹,全是快乐,一丁点儿烦恼也没有。在人的一生中,如此幽静而又如此无忧无虑的日子,多么难得。

到了“乐平里”,一块“小盆地”展现在眼前,人的胸怀瞬间变得宽阔起来。进入盆地约百米处,立着一个简易的木质牌坊,上书“乐平里”三个大字,地面上两个大石狮子,对着我们来的方向。我们排着整齐的队伍,好奇地听一位早已等候在此的老人激动而又深情地给我们介绍屈原及人文景点。之后,我们在班主任朱老师的带领下来到小河边,各自选一个较平的鹅卵石,围坐在一块儿吃副食。饭后,休息了半小时,我们去游玩读书洞、梳妆台、屈原庙﹍﹍

不知什么时候,我们跟着其他班往回走起来,不知不觉间走出了峡谷,学校出现在斜对面了,可香溪河挡住了回家的捷径,要绕道去龚家村过一座钢丝软桥。我们三个会水的同学,悄悄溜到河坝上,选了一处水较浅的地方,把衣服顶在头上,向对岸走去。曾校长看见了,大喊回来。我们隐隐听到喊声,不敢回头,反而加快了过河的速度。水齐腰深,完全是走过去的,上了岸,穿起衣服就往家里跑。

第二天到了学校,麻烦可来了。我们三个人中,一个是校长的儿子,据说回家挨了一顿打,另一个的家长到学校“负荆请罪”了,只有我“无动于衷”,自然被请到办公室反省。年幼无知的我根本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觉得老师偏心,竟然逃学一个月。有一天,朱老师到家里把我带到了学校,他把我当成了班上的“特殊学生”。好在大家的注意力全在学习上,过河之举,并未产生连锁反应,并未影响班级的学风﹍﹍

这事对我一生的影响是巨大的,在我走上讲台后,对学生的行为总能正确对待,研究他们,善待他们,也使自己永保了一颗童心。

第二学期中考,我交了一份好答卷,算是对朱老师的一点儿回报。

后来,我读师范,也是朱老师给我填报的志愿。参加工作后,虽然风雨兼程,但我始终记着朱教师博大的胸怀,虽做着平凡的小事,心灵的阳光始终灿烂。许多“跳农门”的同学埋怨自己当时读了中专,觉得自己起点低而没能混出“名堂”。但我从未埋怨过谁,其实又有什么可埋怨的呢?

2000年秋季开学,我被调到中学工作,成了朱老师的同事。他给我介绍了对象。



朱老师退休后,回了老家,爱上了收藏,陆续买了不少所谓的名人字画、抗战徽宝、G20财玺碧玉﹍﹍接到卖家或中介的电话,被对方的甜言蜜语打动,向指定的账户打上定金,东西来了再补齐,有的是货到付款,是珍品还是赝品,谁也不知道,但他自己却坚信是真货。大家都劝他,可他执迷不悟。正如一对热恋的人,你越说不行他们越要在一起;正如一个吸毒的人,要戒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我发现,讲道理,他是决不会听的。只有让他自己觉醒,才会回头。我更发现,他想通过转卖获得更大的利益,结果倒是把积蓄花完了,还借了外债。两个女儿都有很好的工作,早已成家,经济条件很好,可他偏偏想多给外孙一些钱。老伴儿对他的行为很生气,说他不务正业;女儿坚决反对他的行为和想法,劝他安度晚年。

买买买,买到了古稀之年,屋子里倒是满当当的,可没有一件被别人买走。



朱老师的老伴儿将“治病救人”的事托付于我,我自然是义不容辞。

有一天,朱老师打来电话,找我借两千元周转金,时间一个月。我爽快地答应了,叫他周日来。因为周日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好说一些事情,毕竟年纪大了,他又很爱面子。

那天,他是和他的大外孙一起来的,看样子,是耍了一点儿小聪明才在家里走脱。我们谈了一些家庭和工作的事情,慢慢谈到收藏的话题。

“我的舅老表,收古董贩古董,只骗了些人,没有赚到钱,倒是把人品搞坏了。”我说。

“他们做的,跟我的不一样,我搞的是真家伙。”他说。

“据我所知,一家人都反对你,你为什么还要做呢?”

“他们都不懂我的心,我多弄点儿钱,还不是给他们?”

“你的心愿是好的,但要注意,好多骗子都是针对退休的人,好糊弄。你赚不到别人的钱,倒是别人把你的钱赚跑了。”

“我也不是傻子,我有东西在。”

“东西是真是假?你知道吗?”

“看你说的,我还是有点判断力的。我清白得很,只是机会还没来。”

一个追求精神财富的人,竟然转到了物质财富上。我感到自己挑着一副重担走在崎岖的山路上,要多歇一会儿,再走。对于一个古稀老人,又很固执己见,这次只能到此打住。

我用排骨火锅招待了他们祖孙二人。他的外孙挑食,却吃了两碗饭,这令他很高兴。他说:“我的‘欣慰’从来没添过饭,今天却吃了第二碗。没想到你的火锅弄得真好吃!”也许是高兴吧,我和他把一瓶52度的酒喝完了。

拿钱时,我多了一句嘴:“两千不够的话,拿三千。”“宽余点,也好。”他接过三千元,承诺下月发工资还。

这次,他说话算话,时间一到如数还给了我。



去年9月,他给我打来电话,说遇到了一个大事,请我务必帮个大忙:贷款2万,请我担保。

他所说的大买卖,是武汉的一个女老板,姓刘,要买他的“抗战徽宝”。但是,这个老板要和吴主任一起来。

原来,经吴介绍,朱老师买了不少货,其中抗战徽宝最贵,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别人手里买过来,18万。这个宝贝的免费鉴定书,是吴经手办好的,图片、简介、标价等信息放在了“雷锋出手网”上,也是吴办的。

去年6月的一天,吴给朱老师打来电话,说:“朱老板,武汉的刘老板想买你的抗战徽宝,出88万,不知您卖不卖?”朱老师一听买价,要赚几十万,立马答应,并对吴说:“能否请刘老板到兴山来拿货?”“赚钱的买卖,到武汉出点路费算个啥?”吴说,“等我到了武汉,听她的意见。”

没过几天,吴从武汉给朱老师打来电话,说:“朱老板,我已到武汉,请你把东西送下来。我只有两天的时间。”朱老师高兴得一蹦三丈高,第二天下午8点赶到武汉,在一家宾馆登记后联系吴。吴说:“太好了!您非常辛苦,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们给您接风洗尘。拜拜!”马上就要赚那么多的钞票,卡上有了那么多钱,路上会不会不安全?朱老师反而紧张起来了,哪里还睡得着﹍﹍总之,这是他一生难忘的一夜。

第二天,上午静悄悄,中午没动静,下午终于接到了刘老板的电话。不过,是不好的消息。刘告诉朱老师,昨晚吴高兴,和她在一起宵夜,到了11点半,驾车回酒店时,被交警捉到了,罚了款,收了驾照,车甩在我这,一早坐动车回去了﹍﹍朱老师觉得下一趟武汉不容易,请刘老板看看货。可刘不答应,说没有吴这个专家,她怕买赝品。朱老师说有吴的鉴定书,绝对是真货。可刘告诉他,说鉴定书不可靠,只有吴主任当面检验是真的,她才敢买。

显然,他们合伙在骗朱老师。

朱老师从武汉回来后,赚一大笔只差一步之遥的那种惊心动魄一直在脑海浮现。9月10日,吴从深圳打来电话,说:“朱老板,节日快乐!刘老板托我帮她买一个G20财玺碧玉,出5万,你去弄一个,2万可搞定。过十一,我和刘老板一起来兴山,重点把抗战徽宝做成,这次过来一定办好。”朱老师在吴的指引下,东寻西找,终于打听到了那个宝贝。手头没钱,只有贷款。

那天,朱老师亲自到学校找我,讲了去武汉的惊险故事。

“他们合伙在骗你,稍作分析就知道在骗人。”我说。

“这回是真的。”朱老师说。

“吴为什么不赚这个钱呢?”

“他是深圳中熙文化有限公司的主任,促成双方的交易才是他要做的事情。而且,一旦交易达成,买方要交一定数量的中介费给他。”

“如果吴是个冒牌货呢?”

“不会,绝对不会。”

“刘老板何许人也?”

“刘老板是武汉的一个大老板,有几家公司,开着奔驰,有好几千万。”

“他们的情况,你怎么知道?”

“刘老板是吴主任介绍的,吴主任是搞收藏的朋友给我介绍的。”

朱老师与他们都没有见过面,典型的电话知音。

朱老师告诉我,G20财玺碧玉是卖家因为家里的人病了急需钱才卖的,27日发货,31日货到付款。如果手里没有G20,吴十一就不会来。听他的口气,没有财玺碧玉,抗战徽宝的交易就做不成了,会遗憾终身。

治病救人的关键时刻到了。我把他带到办公室,先在电脑上查“雷锋出手网”,发现有这个网站,但总觉得不像正规网站,上去一找,确有抗战徽宝,标价88.98万元,湖北卖家。也有G20财玺碧玉,标价1.98万元。

看到网上的信息,朱老师更加相信自己的眼光。

我和他去农商银行贷款,信贷员把贷款的程序一讲,第一关就被卡住了,贷款夫妇和担保夫妇都要到场签字。

很明显,贷款是行不通了。

朱老师一脸的着急,脸上仿佛涂了一层碳灰,那样子似乎告诉我买不到G20就要寻短见。我提出可以用我的透支卡,告诉他取现手续费是百分之一,每天万分之五的利息,划不来。

朱老师像抓到了救命稻草,请求我透支2万,手续费、利息,他全认。他的心里一定在这样想,只要十一做成了,这点儿利息,算个啥。

9月30日,我找甘兄弟借了2万块钱,坐车去县城交到他的手中,并接他上了馆。因为我知道他在上当受骗,如果透支,只会带来更多的烦恼。

他的大女儿调到市区工作了,县城的一套房子空着,所以他偶尔去小住一段时间。现在有一间卧室里全是他买的宝贝,从未示人,我算是第一个饱眼福的。不过那天,他只是指给我看了一些盒子,里面的东西什么样儿,一概不知。他的神情特别紧张,对屋子里的藏品显得不大放心,生怕小偷知道了。他对我再三恳求,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讲。

结果,10月3日晚上,吴打来电话:“朱老板,您在武汉有没有熟人?”朱老师无可奈何地说:“非常抱歉,我没有熟人。”吴编了一个交通事故,说不能来兴山了。11月,吴说去香港旅游,下旬,又说去美国了。12月,说广东刮台风,不能过来。

今年,电话也打不通了。

4月9日星期天,我请他来商量还款的事情。我帮他分析吴刘的行径,把自己写的诗歌——《恩师病了》读给他听,并告诉他借钱的实情,希望他认识骗子的行为,以后不再买了。他如梦方醒,自责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回,我算是真领教了。当年,我们一再教育你们要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没想到你们记住了,而自己怎么却忘记了。”

趁热打铁,4月下旬,我们请来文物鉴定专家,结果,全是赝品。

现在,朱老师非常后悔。

5月6日,师母,亲自到家里来感谢我,将两万元钱送到我的手上。第二天,我去还钱,给甘兄弟诚恳地讲了拖延的原因,一再表示歉意。

甘兄弟摇着头说:“在当下,像你这样的人太少了!茶叶我不要,你给朱老师带回去。吴刘二人太可恶,骗一个古稀老人,太不道德!”“的确是这样。但话又说回来,如果朱老师不“生病”,又怎会上骗子的当?!现在治好了病,我总算完成了任务。”

“如果再遇到老师病了,你还会这样做吗?”甘兄弟问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做,但我觉得非这样做不可!”我坚定地回答。

甘兄弟在心里早就知道两盒昭君白茶是我掏钱买的。好说歹说,他才收了一盒。回家途中转道,我把另一盒送给了爱品茶的朱老师。

帮老师改正错误,真难;帮古稀之年的老师改错,虽累却喜。


【编辑: 张兴梁】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7022692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