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印象云南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庞锋    阅读次数:6235    发布时间:2013-12-08

常常回忆起在云南的那些日子,回忆像犁,渐渐发现在我的世界里,已垦出一片走不出去的田畴。这是多么难以言状的情节!我的文字便是对这块土地最深切的应答!
  ——题记  

  
  2012年国庆长假,我们终于来到这“东方日内瓦”领略了云南浪漫秀丽的风姿倩影。我们是初次入滇,选择昆明、大理、丽江、香格里拉这条线路,来后才知这里的每个景点距离相对都比较遥远,坐车动辄就要十几个小时。我们怕行程受到影响,次日清晨便直奔昆明西部客运站乘车去大理、丽江、香格里拉,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们还想去趟泸沽湖,折回再看看昆明。  
  
  大理民居
    
  来到大理这个地方不能不提苍山洱海,但我对大理的民居似乎更感兴趣。
  苍山位于洱海之西,因其山色苍翠或鹫鸟栖居而得名。苍山顶上终年白雪皑皑,山上云烟氤氲,变化多姿,山中泉水四季叮咚悦耳,清澈甘甜,绵延山谷中的潺潺溪泉汇集在一起就是我们所看到的洱海了。洱海,名谓海,实则是一个天然淡水湖,状因形狭长似耳,故名洱海。洱海是大理人心中的母亲湖,她就像一颗湛蓝的明珠紧紧镶嵌在大理城边,瑰丽多姿。在旅游车路过时,只见两岸青山簇拥,深情守望,相映成趣。沿着公路一直向上,可以看见洱海的源头,清晰可见的湖面上,大片蔓藤似的水草青郁肥美,满目葱翠,仿佛铺上了一层厚厚的草甸,我甚至已经闻到了洱海湖水的味道。苍山逶迤,洱海蜿蜒,一色的青瓦白墙,一色的飞檐斗拱,一色的雕梁画栋……清新淡雅、锺灵毓秀、意蕴深邃的水墨画卷一路展开来,让人从心底涌出想近距离触摸的冲动。
  难怪李清照会说“山光水色惹人亲,说不尽,无限好”。
  这里的民居一般都是坐西向东,依山傍水。远远望去,就像一座古朴典雅的城池,更像是一座巨大的民居建筑博物馆。这里的民居实际上是一种以白色为基调的建筑风格,“粉墙画壁”是它的一大特色。墙体的砖柱和贴砖都刷灰勾缝,墙心粉白,檐口彩画宽窄不同,饰有各种色彩、图案相间的装饰带,清新雅致。你还会发现,白族的所有建筑都离不开精美的雕刻、绘画装饰。木雕多用于建筑物的格子门、横披、板裾、耍头、吊柱等部分。卷草、飞龙、蝙蝠、玉兔,各种动植物图案造型千变万化,运用自如,多层次的山水人物、花鸟虫鱼都表现得栩栩如生。木雕做工精细,刀法圆熟,游刃有余,衔接处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缝隙。众所周知,大理是出好石材的地方,大理的石雕更是一绝,或山水、或花鸟、或动物、或城郭连云、或青山隐隐……一切都在似像非像之间,要的就是那份浑然天成的效果。那独具特色的造型,那几近完美的结构,给人一种庄重雄浑而又不失轻巧灵透,古朴典雅而又不乏自由洒脱的质感和美感。我时常在想,在这样一个风花雪月、山光水色之地,如果能够拥有一套自己的“住宅”,实在是一种福分,更是一种“诗意的栖居”。我看过北京的四合院,到过山西的民居,与其它地方的民居相比,我更喜欢大理的白族民居,它是趋向于一种纯朴之美,一种飘逸之美,一种隐忍之美。它是悠久而深厚的白族人民历史文化的一面“镜子”。
  汽车在洱海边的公路上疾驰,我用相机记录着窗外渐渐远去的景色,那是一幅幅极具地方风情的水墨画,山色如黛,袅袅云烟,粉墙黛瓦,这里的一街一巷、一砖一瓦,古朴自然,有如陈酿老酒一般,真是越看越有味道。如果真要用几个形容词来概括我眼中的大理民居,我会选择:古朴,雅致,大气。  
  
  印象丽江
    
  公路时而如缠着山脉的腰带,时而沿着河流峡谷直线而上。远处十几个大大的风车慢悠悠地转着,山峦次第隐约,这里的天空除了静,就是蓝,白云慵懒地漂浮着。车窗外的阳光格外强烈,群山环绕着我们的车,在这里一动不动,堵车让人心里一直烦躁不安。山里弥漫着汽车的尾气,人们似乎已经对此沉默了,群山之巅,水也没了,吃的东西更是没有,感觉天也灰了,呼吸更急促了。从大理出来有110公里的路一直堵到丽江机场高速,近五个小时,抵达丽江时已是10月4日凌晨两点钟了。
  我们到达时,古城内酒店、客栈爆满,连KTV、网吧、沐足中心都住满了人。我们在丽江古城门口的肯德基店吃了个夜宵,打算在二楼餐厅捱到天亮,上去才知道,里面全是滞留的游客,让人哭笑不得。还好这家店是24小时营业,上面的游客也挺好的,秩序井然。我们洗漱后仍无睡意,便与旁边的几个朋友聊了起来,其中有个网名叫“China”的沈阳女孩与我们分享了她去香格里拉的美好感受,建议我们一定要去看看。时间在愉快的氛围中过得飞快,胸臆间有种清新和幸福的味道,在这里有个能说上话的朋友,感觉真好。
  不知何时起,我们顿生困意,睡着了。醒起时,China已经乘坐火车去了昆明。天蒙蒙亮,秋风萧瑟,我们黯然收拾起行李下楼,梦里还是来丽江堵车时的零碎记忆。
  这就是传说中的丽江么?
  阳光穿透云层,肆无忌惮地投在人们的脸上身上,在光滑透亮的石板上拉长了身影,薄雾似未散尽,老远就听见卖饵丝的吆喝声。一进古城,就被古城那一片欢乐的气氛感染,忘记了疲惫,和人们一起融入这片欢乐的海洋。我们仿佛循着茶马古道上淡淡的古滇茶香走进了丽江古城,走进了纳西,走进了高原古老的历史画卷。
  站在古城大水车前的石桥上,眼望头顶那一层层古色古香的纳西民居,依山傍水,错落别致。屋檐桥下,流水潺潺,水质清冽透彻,迂回萦绕。铺着五色石板的小街上,行人摩肩接踵,熙熙攘攘;两岸纤纤垂柳,濡染着古城的素雅娴静。不远处玉龙雪山披着皑皑白雪,雍容端庄。“小桥、流水、人家、悠然见南山”的诗情画境扑面而来。
  这就是丽江,一个充满了阳光和诗意的名字。
  妻子说了这样一段话,我很喜欢。她说:“你走在丽江古城的街道上,人永远会输给街边那些盛开的花儿,因为花朵灿烂得无拘无束。”
  你读懂它了吗?
  来这里一天两天或许难以走进它,或许我们的心还不够沉静,心静就可听懂它的言语。丽江古城就是这样一个古雅的地方,这里的街道虽然都不宽,但在青石板的掩映下却拓展出了历史的宽度,沁润出千百年斑斓如画的古城文化;丽江古城就是这样一个古雅的地方,它已经成为纳西人最珍贵最美丽的岁月书签了,这里有着古老而神秘的东巴文化。
  迎着朝阳还在沉睡的街上漫步,刹那间忘却了一切烦恼。整座丽江古城以四方街为中心,再由三条主要街道由里向外辐射延伸组成。所有的街道皆由天然的五色石板铺成,一切都如在石罅间流淌的岁月般古朴、清新、自然。城内小巷蜿蜒曲折,纵横交错,淙淙流水循巷迂转,亦步亦趋。街边店铺林立,民居错落,间隔相杂,人声鼎沸。倘佯于这里的幽街小巷,你会发现这里的民族服饰相当漂亮,很多女人披着新买的披肩左顾右盼,首饰银器璀璨夺目,玉石玛瑙随处可见,耳边不时传来店家悠扬顿挫的吆喝声,远处纳西人牵马走过石桥,传来马儿的铃铛声,马背上游客的脸上泛着幸福的霞光,这繁华的街市着实令人回味昔日茶马古道的繁华与辉煌!
  我和妻子伫立石桥之上,听见树叶在秋阳里窃窃私语,风儿在枝头聆听着过往,我喜欢这里的秋天,喜欢窗棂上那柔软的时光,喜欢纳西女人嘴角上扬的微笑……
  让我驻足不前的是一家鼓乐店,店家是个女孩,皮肤白净,不像是当地人,但见她秀发垂肩,紧闭双唇,眯笑着眼,手法娴熟地拍打着轻盈的手鼓,我怔怔地看了她好久。
  阿兰.雅各布斯在《伟大的街道》中写道,最好的街道既是令人欢欣的,又是实际可用的。它们充满趣味,并且向所有的人开放,它们包容陌生人的相逢,也包容着熟人间的偶遇。我在想,丽江古城不就是这样的街道吗?它迎接着南来北往的客人,认识的,陌生的,或匆匆离去,或稍作停留,或驻足守望,相逢的人会再相逢,相逢如歌,如弥漫于午后的山花,清新淡雅,楚楚动人。在这里,你可以遮荫涤尘,拥有一方心灵的清塘,带来一片真诚的宁静。如果你到了丽江,就会相信,这绝对不是传说。
  中午的阳光白得令人刺眼,妻子溜进一家店想买一顶帽子。
  就在那条街上,我看见有一眼露天山泉井,很多人围观在哪儿。
  一口喝下去,甘甜沁肺。
  这养育了质朴纳西人的水,在他们的心目里奉若神灵。在丽江,水是这座古城的灵魂,它宛如流动的乐谱,绕街过巷穿城而过。你徜徉街头,随时都会有水的陪伴,它为你淙淙欢唱,河畔点缀赤杨绿柳,使人疑似江南水乡,碧绿的水草顺着水流的方向婀娜多姿,这水太清,忍不住,伸手抓上一把,一丝丝清凉沁入心扉。真想呆在这里,不走了,在这里过一份纯真、自然、世外桃源似的生活。
  我和妻子在临街的一家四川黄豆面馆前落座,在河边的桂花树下、舒服的藤椅上,耳畔充斥着潺潺的水声,在白驹过隙的瞬间,用心灵感受着这流淌在石罅间的岁月,感受刻在生命里的那份沧桑。
  来到丽江,你就很容易置身于雪山、蓝天、白云、流水、花香的环境中,捧一本书,一杯香茶,任时光静静地在指尖流淌……当一米阳光穿透你的肌肤,融入你的血液的那一瞬间,你真的会醉了。这里的小桥流水,纳西人家,石桥上,花树下,幽巷里,触目皆成画。在这里,总有一种景致令你赞叹,总有一种风情令你着迷,总有一份难得的悠闲与自在等着你。也许,你会莫名的感动,会有自私的想法,想把这一切全都收入囊中,独自欣赏。
  丽江是需要慢慢去体会的一个地方,也许你一天就能转完,也许一个月也不够。走累了。可以去品尝丽江当地的风味饮食,譬如过桥米线、野生菌、烧豆腐、洱丝洱块、竹筒饭、烧竹笋等等。过桥米线是当地的一道名吃,很不错。云南人把米线的吃法发挥到了极致,吃法很讲究,米线基本上一样,它贵就贵在汤好,煨好的鸡汤料理,名不虚传。一般而言,在丽江吃过桥米线大约从15元,20元一碗起,一直卖到200元之外。如果不亲眼目睹,简直难以相信。米线是选用优质大米通过发酵、磨浆、澄滤、蒸粉、挤压等工序而成线状,再放入凉水中浸渍漂洗后即可烹制食用。丽江的米线细长、洁白、柔韧,加料烹调,凉热皆宜,口感极佳。米线烹调的方法有凉、烫、卤、炒,配料更是数不胜数,单大锅米线就有焖肉、脆哨、三鲜、肠旺、炸酱、鳝鱼、豆花等等。
  吃罢饭,抬头望见店里关于过桥米线的介绍:相传滇南蒙自有位秀才,为了躲避迎来送往之应酬,独居于南湖中一小岛攻读诗书。他的妻子每天为他送饭,总是在送到时饭菜都凉了。一天,她提了一罐鸡汤送去,揭开一看,还热乎乎的,原来是汤面一层厚厚的鸡油保住了汤的温度。她由此受到启发,常用鸡汤烫米线给丈夫吃。在妻子的细心照顾和鼓励下,丈夫终于考上了状元,一时传为美谈。由于这位贤惠的妻子送米线时都要经过一座小桥,这种米线就被称为“过桥米线”了。
  久居广东,街上所谓正宗的“云南过桥米线”,不敢跟这里相比较,口感逊色多了。吃过桥米线还是云南当地的好吃,正宗,很地道!我想,一种绝美的吃食里面蕴含着当地很深的文化背景和民族风情,有它的精髓在里头,只有在当地才能够领略到。对于初到云南的朋友来说,不妨亲自去品尝一下。
  不觉间,高原上的太阳早早滑过了地平线,华灯初上,一排排大红灯笼不停地挑动着游客高涨的热情。丽江,是年轻人的城,是“艳遇之城”,恋爱者,失恋者,恩爱者都会在这里找到自己的慰藉。难怪人家都说到了丽江古城,如果不去这里的酒吧和咖啡馆算是白来一回丽江了。这里的酒吧大都依水而建,可以说,哪里有水哪里就有酒吧,哪里有水哪里就有音乐。丽江的夜,是柔情的,也是浪漫的,我们很享受这美丽的柔软时光。坐在木桥边,静听着纳西古乐,夜色中的丽江仿佛才睡醒的少女,睁着睡意惺忪的眼睛,举手投足间透着万种风情。酒吧里的歌声,由远而近,让你忍不住也想走进去,坐在酒吧软软的藤椅上,点上一杯香浓的摩卡。在这里,不需要太多的理由,也不需要知道你从哪里来,相遇就好。妻子的一首《城里的月光》让我发呆于闲雅舒适的咖啡香里,迷失在这柔软的时光里,不愿醒来。来到丽江,才知道原来生活可以如此恬美,原来生命可以如此豁达。来丽江之前,我们怀着梦想而来,从昆明出发,各自背负行囊,在丽江的街上一转眼回眸间突然相遇,你就在我眼前,对我微笑,好象初初的相遇。
  张小娴说,“曾经的相逢深省着如今的重逢”。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在蓦然回首的刹那,遇到那个灯火阑珊处的人,人生若只如初见。相信有一天,你也会背上包,带上自己,有多远,走多远。因为在丽江,是一座没有围墙的城,遇或者不遇,只要你喜欢,那总是好的。
  在没来云南之前,最向往的便是一睹玉龙雪山的真正风采,但终未成行,只是在去香格里拉的滇藏公路上远远地望着那座我向往已久的雪峰,心里有点莫名的紧张。玉龙雪山巍巍地矗在那儿,仿若高大的天神,心中的敬畏油然而生,山顶云雾缭绕变幻,就像一位圣洁的仙女,临风玉立,衣袂飘然,不时撩起面纱,风情万种。闭了眼,恍若一梦千年,我感觉自己的灵魂飞上了玉龙雪山,我的身体融进了玉龙雪山。
    
  天堂,香格里拉
    
  这次给我们带队的导游叫卓玛,她一路欢快的歌声和风趣而详尽的讲解,消除了我们旅途的疲劳和不安。开车的司机叫扎西,车技非常好,在盘旋的山道上开车如履平原,让人对他刮目相看,他是个寡言少语的人,把微笑始终挂在脸上,洋溢了一路。
  在车上,卓玛推荐我们一定要看两本书:一本是美籍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的《消失的地平线》;一本是法国作家弗朗索瓦•巴达让的《永不磨灭的风景——香格里拉:百年前一个法国探险家的回忆》。卓玛说,这两本书透过那些离奇的历险故事,描述了一个天堂里才会出现的地方:高耸连绵的雪山、一望无际的草原、色彩各异的山花、波光粼粼的湖泊和与世无争的村庄。
  那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shangri-la)一词,是迪庆中甸的藏语,意为“心中的日月”,它是藏民心目中的理想生活环境和至高至尚的境界,迪庆高原就是人们寻找了半个世纪的“香格里拉”。香格里拉的迪庆州,是一个你可以不去西藏就可以领略藏族风情的地方,那里也是卓玛和扎西的家乡,那里不仅有青藏高原雪山峡谷的风貌,还可以领略到高山草甸上“风吹草低见牛羊”般的壮丽景色,皑皑雪山、广阔无垠的草原、鲜红的莨菪花、神秘的喇嘛寺院……
  一大早六点钟从丽江出发,需要经过5个小时的路程才能到达藏区。汽车出了丽江,不久就飞驰在滇藏公路214国道之上。在车上远远望去,你会看见拉市海,茶马古道隔江与公路平行。途中我们要经过一条全长18公里的虎跳峡,它位于金沙江上游,距丽江约60公里,分上虎跳、中虎跳、下虎跳三段,江面海拔1500-1800米,峡谷垂直高差3790米,是世界上最深的峡谷之一。江流最窄的地方仅约30米,相传猛虎下山,在江中的礁石上一脚便可腾空跃过,故称虎跳峡。
  远远就听见前方山谷里传来雷鸣般的激流声,上虎跳终于到了。甫下车,我拉着妻子沿着栈道向谷底走去,天空阴郁着脸,太阳时不时地从厚厚的云层中射出几道光芒来,打在谷底浑黄咆哮的急流之上。虎跳峡的垂直落差有数十米高,江水自上喷勃而下,轰鸣不息的急流声回荡在险峻的山谷之中,震耳欲聋。但见急流中,一块突兀的巨石露出江面,观景台上早已聚集了无数的游人,拥挤不堪。
  我们在谷底待了半个小时左右,天空就飘起了小雨,我们赶紧向上攀爬回到车上继续前行。
  进入藏区后,天高地迥,云锦万叠,风色千里奔来眼底。在广阔的蓝天白云霞,看见最多的就是有很多木架子,卓玛说它是农民用来晾晒青稞的。扎西和卓玛的家就在附近,村民靠种植天麻或上山采药为生。香格里拉位于高原,几乎没有人为地破坏和污染,自然资源极为丰富。这里盛产野生药材,比如虫草、天麻、当归、雪莲、藏红花、玛咔等等,梅里雪山更是因为盛产野生药材而被人称为“药王山”。
  我们进入藏区迪庆州时发现,这里的富裕和我们当初印象中的藏区还是有些出入。我们看到迪庆新建的一所中学,规模相当大,应该能承受藏区所有孩子的教学和住宿,但还没有完全建好,卓玛说明年就可以使用了,看来这里人们的生活水平和教育水平还是不低的。
  在这里我们参观了迪庆藏族自治州博物馆,上了大佛寺,在这个被叫做“月光广场”的地方,亲自触摸和转动了世界上最大的“转经筒”。看旁边的石刻简介才知,它高21米,重达60吨,筒身为纯铜镀金,在蓝天下金光灿灿,耀眼如日,转经筒的筒壁浮雕为文殊,普贤,观音,地藏四大菩萨。下层为佛家八宝:宝瓶、宝盖、双鱼、莲花、右旋螺、吉祥结、尊胜幢、法轮。筒内藏有经咒,无字真言124万条和多种佛宝16吨。据说每转一周,相当念佛号124万声。
  卓玛说,转经筒内装了“嗡、嘛、呢、叭、咪、吽”六字真言经卷,转经只能转单数,也只能朝右转,持诵越多,虔诚越多,由此可得脱离轮回之苦。不知是风吹,还是高原反应,望苍穹,目涨泪如雨下,这一刻,升起的风马,会保佑我们吗?这一世,转动的经筒,会灵验吗?
  阳光下,流云掠过,十几个人合力转动着经筒,发出嗡嗡的声响,如同轻轻地呼唤,响声随着微风在山脚下宁静的古城中回转。
  我忽然觉得自己很孤独,面对无法触及到的神灵,仿佛置身于莫名的何处,面对他们,除了微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知道这是两种不同文明的对视,彼此却无法进入。
  我似乎真的倾听到经筒的心跳声。
  落日余晖洒在藏民的木屋顶上,香格里拉的又一个黄昏开始降临了。
  扎西的旅游车直接开进一所藏民的家里,一栋两层的木楼就是我们今晚的居所了。进屋你会发现,它采用的是跃式木质结构,一个“7”字型的大平台被抬高了15公分;靠墙放了两张软床,两床间铺有厚厚的藏毯;靠窗放置一张木桌,两侧软垫护之,桌上茶具、茶叶一应俱全;在平台的末端有一台电脑,屏显居然是超薄的SAMSUNG,开机试了下,网速还超快。更让我吃惊的是,我在这里看见洗手间的天花板也是用一格一格的实木板子拼成的,不仅环保、美观、大方,而且居家。这些还真超出我的想象。据说,去香格里拉旅游,住地是在到达当地的前几个小时“旅控中心”根据当地的情况临时分配的,难怪卓玛说我们运气好,拿到了香格里拉最好的住所。
  晚上,我们到藏民家庭“茶马古道—旺池人家”去做客。
  旺池家距我们的住所很近,就在街对面。
  在门口我们躬腰接受了主人的“献哈达”礼仪,这是藏族最普遍最隆重的一种礼节。走进藏民的家不能用脚踩门槛,要一步跨进去;就坐时可盘腿而坐,但不能伸直双腿,脚底向人,更不能随便用手去摸藏族人的头;喝酒的时候,讲究“三口一杯”,也是藏族在会客时最主要的一种礼节。就是你先用右无名指沾点酒,向空中、半空、地上弹三下,以示敬天、敬地、敬祖先,然后小呡一口,主人斟满,你喝一小口,主人再斟,这样喝完三次,最后把杯中的酒喝完。
  进屋后,发现这里已经早早汇聚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藏房里共有八个导游带来的团。“呀嗦!呀嗦!呀呀嗦!”的声音震耳欲聋,旺池家的木地板被来访的游客跺得山响,卓玛说你跺得越响主人会越高兴。在旺池家客厅有两个粗大的柱子。卓玛说,进屋后一定要围着柱子,抱着转上几圈,沾些喜气。如果这家的柱子又粗壮,而且不止一根的话,说明这家人在当地是非常有威望的一族。
  在藏族人的婚俗中,至今还允许一夫多妻,或者一妻多夫制。旺池家有十六口人,旺池家妈妈,皮肤黝黑,精神饱满,神采奕奕,幸福安详,她嫁了旺池兄弟俩,丈夫已经去世了,她现在跟孩子的叔叔一直生活着,生了七个孩子。其实,这种情况在藏族很多。卓玛说,给我们开车的扎西就有三个老婆,但藏族女人不会争风吃醋都能和睦相处。
  我们在长条的桌前坐定后,面前有青稞酒、酥油茶以及碗盛的青稞粉。妻子有模有样地端起一碗酥油茶喝剩一半,抓上一把青稞粉搅拌在一起,顺着碗边旋转,攒成鸡蛋大小的丸子,且看碗壁上光滑可见,妻子笑着,将擎在手上的丸子,蘸上一层白糖送至我的嘴边,尝之,味道绵软悠长。据说这是当地藏民的主食,它热量高,耐寒冷,是高原极地绝好的抗寒食品。
  来到香格里拉藏民家里,他们总是用青稞酒来迎接你。青稞酒酒色清淳,口感绵长,味道极好,而且久喝不醉。饮用时一定要遵守藏族的风俗习惯,用你的拇指和中指向天轻弹三下,说声“扎西德勒”再喝。
  一盘盘的牦牛肉在载歌载舞中被送到客人的面前。卓玛讲在藏区,马肉、驴肉、狗肉和鱼肉是从来不吃的,因为藏族人认为狗和马是通人性的,是不能吃的;而驴被视为一种很不干净的东西,也不会食用。但藏族人最喜吃的肉就是牦牛肉。在藏区,牦牛被称为“神牛”,是在半野生放牧方式下长大的,一生中摄入大量的虫草、贝母等名贵中草药,使牦牛肉质细嫩,味道鲜美。牦牛肉富含蛋白质和氨基酸,以及胡萝卜素、钙、磷等微量元素,脂肪含量特别低,热量却极高,对增强人体抗病力、细胞活力和器官功能均有显著作用。牦牛肉极高的营养价值是其他牛肉所无法比拟的,早在《吕氏春秋》中就有记载“肉之美者,牦象之肉”。真可谓:“牛吃虫草,我吃牦牛。”可见,能吃上一顿牦牛肉是何等的美味与营养。
  看着他们载歌载舞,我们也幸福其中,手掌拍疼了,脚板跺麻了,仍意犹未尽,一屋子的人,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围着旺池家的大柱子尽情地欢舞迟迟不肯离去。
  也许,因为高原反应,我们这一夜睡得并不好。
  香格里拉的天气变化无常,昨晚还好好的,向晓就暴雨倾盆,但我们还是洗漱停当背上行李下楼,卓玛和车已早早地候在院里了。用完餐,我们在磅礴大雨中奔赴下一站——普达措国家森林公园。
  在车上,卓玛说,“有一种药挺好的,叫‘红景天’。它有助于增强体质,能缓解高原反应,但是要进入高原前10天服用疗效才显著!”
  “红景天”这种药,之前我们并不知道,第一次听说。
  进入藏区后我们的脸一直是浮肿的。
  卓玛说,“随着海拔越来越高,你们的高原反应会更强烈!昨晚没睡好吧?!你会发现自己的嘴唇开始发白,指甲发紫,脸肿目涨,呼吸急促……所以你们一定在去的路上一直吸氧!有助于增强体力,因为在碧塔海还有一段4.6公里的徒步路程……”
  卓玛的“连哄带吓”连同我们之前身体上的一些反应,也许是心理作用,当汽车驶进氧气站时,车未停稳,一车人便迫不及待地冲下去,买好,吸上了。
  车上,气氛一时陡紧。
  一车人,吸着氧气,面面相觑,思绪飞腾。从海拔1895米的昆明到海拔2416米的丽江古城,从海拔只有1800米的虎跳峡到海拔3300米的香格里拉,再去海拔4200米的普达措国家公园。这一路,从昆明到香格里拉,身体上经历了一次次严重的考验;这一路,从唐卡到藏医,精神上也经历了一次次神奇的心灵洗礼。
  从香格里拉县城到普达措国家公园,汽车行驶约四十分钟。
  “普达”是“普度众生,达到幸福”的意思。在藏语中,“措”则是湖的意思。普达措国家公园里最重要的两处景观为属都湖和碧塔海,都属于高山湖泊。在这里,一切色彩都是分明的,天是蓝的,云是白的,水是绿的……普达措仿佛就是一个单纯到不容掺杂一丝浑浊的世界,连藏民脸上的笑容都是淳朴而明媚的。而在草甸上悠闲吃草的牦牛、牧马和羊群,好像静止在画中一样,你的来,你的去,都完全不会改变它们平静的世界。
  普达措公园里面很大,游玩全程有69公里远,全程有专门绿色巴士车接送游客,景区里实行单行道,按顺时针行进,如若你决定要徒步,中途走累了想搭车,这时千万不要往回走,那样会是徒劳的,永远也走不出去了。
  进来时,卓玛交代我们在属都湖那一段,一定要坐巴士前行,到了碧塔海再徒步,否则体力不济!一个小时后,我们终于行走在碧塔海旁的栈道上,那迷蒙的、苍茫的、无可穷极的幽深中是晓色初开,还是水淡生烟?我们穿行在雾气中若隐若现犹如仙境一般。
  这次到了云南,我才真正明白“彩云之南”美名的来历。
  路向上盘旋延伸的地方,常常是大片大片的高山草甸,大朵大朵的云压得很低,云南之行像去赴一场彩云的盛宴,这片让人惊叹不已又常常感动的天空!在云南的每一天,只要抬头望天都会欣赏到各式各样的云彩,有大朵大朵厚实严密的堆积云;也有絮絮铺满一天的羽毛云;有一丝丝挂在天边的;也有如牡丹花般在头顶盛放的,什么样的形态都有,而且低的让你觉得触手可及。每次都忍不住让你大声惊叹,惊叹造物主的鬼斧神工!而且香格里拉的天气变化之快,会让你始料不及,也许前一分钟还是阳光明媚,晴空万里的样子,几分钟的功夫可能又会阴云密布,雷雨交加。
  我们沿着碧塔海的栈道往前走,天空开始转暗,大片的乌云翻滚而来,迅速笼罩了一座座山头。往香格里拉去的方向,天边仍有太阳,与乌云抗衡,极富挣扎的美。在一个开阔的地方,远远望去,但见一柱光芒穿透过云层,在香格里拉的上空投下一个光影之笼,罩住了那个神奇的地方,让它拥有了神奇般的力量。阳光穿透密实的云层照射在公路两旁的青山上,被云层遮挡住的部分在青山上形成一块块阴影。一道道光束,将云层与高山之间装点的光芒四溢,真的是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当时的心情,我拼命地想用相机将那一刻记录下来,但最后还是将它永远地留在我的心中,成为无法忘记的一瞬间。
  那一刻,我真的相信,香格里拉是神仙住的地方。
  如果真有世外桃源,香格里拉,不是这里,还能是哪里?
  香格里拉,我还会来的。
  因为,那里是天堂。
  
    
 


【编辑:周驰】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976057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