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捡来的缘分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启方    阅读次数:309    发布时间:2017-06-29

周日中午,阿华走出河滨公园,就像完成了一件大事,如释重负轻松自在地回到家里,一屁股坐在电脑前,开始他一部长篇小说的创作。阿华是一家企业的中层管理人员,已进三十岁了还在单身。阿华家祖辈三代单传,父母望子成婚早抱孙子心切。为了他的婚事,父母没少操心,但他总是高不成低不就。不是阿华人品差,也不是他挑三拣四,自高自大谁都瞧不起。就他个人和家庭条件,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媳妇不用焦心。以前他在院校时有过女友,是对方主动向他表白的。两人接触一段时间后,女友认为他的想法脱离现实,性格古板缺乏浪漫而与他分手。眼见着他已三十的人了,父母心里自然着急,托朋友找亲戚为他介绍对象,与女方见了几次面,也没有相中一位满意的。父母不知道他心里咋想,到底喜欢那种类型的。朋友亲戚认为他的要求高,不易满足他的要求,已不像先前那样热心为他介绍朋友。其实他至今不谈朋友未婚的真正原因,是他要把已经打好了腹稿的长篇小说写完出版后,再谈朋友结婚不迟。现在城里的大龄男女青年有的是,哪像自己的父母这么着急的。写作是他少年时的梦想,但一直没有付诸实施。现在工作稳定了,工作之余可以将自己构思酝酿多年的小说写出来。谈朋友一是分心,单位工作忙,工作之余免不了要陪女友出去玩,哪有时间写作,如果不陪女友又冷落了人家。二是女友能不能理解,现在看书的人那么少,女友愿不愿意陪着他忍受孤独,支持他花钱出书?如果不支持就会产生矛盾。想着这些,他决定暂时不谈朋友。但无奈母亲不厌其烦的唠唠叨叨,埋怨他不理解父母的心。他不想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父母,怕他们不理解自己产生不愉快。为了暂时稳住父母,他想了一个自认为完美的办法,他对父母道;“爸,妈,您们对我的婚事操心头发都熬白了,做儿的对不起您们。”父母听他这样说,急切地等着他的下文,他却打住话看着二老。父亲打消沉默道;“老太婆,你看我们的儿子懂事了,理解我们了。”母亲对他父亲道;“你别打岔好不好,听听儿子咋说。”阿华道;“从今天起我听你们的,早日结婚生子,让你们早抱孙子。”母亲高兴道;“真的还是假的?”阿华道;“绝无戏言。”母亲道;“这样我和你爸就放心了。”阿华道;“不过我有个条件。”母亲道;“啥条件?”阿华道;“我相信缘分,婚姻大事要随缘。”父亲道;“你说,咋个随缘法?”阿华道;“我把我的名字电话号码写在一张纸上,然后把这张纸折成小船放在河里,谁捡到了给我打电话,谁就是我的女朋友,好不好?”母亲道;“要是纸船被河水冲走损毁,或是被未成年人捡到了呢?”阿华道;“那就说明我的婚事未动,你们不能逼我,成天唠唠叨叨没完没了。”母亲;“你这事啥办法,分明是给我们出难题。”父亲在母亲后背扯一下她的衣服,对儿子道;“好,就这么说定了,你小子不能反悔,悔我就打断你的腿。”

“爸,你也不能反悔?”阿华道。

“我也有一个要求,你这个办法应该改一改。”父亲道。

“咋个改?”阿华道。

“纸船应该放在公园内比较隐蔽的湖水上,这样更公平一些。避免一下子就被河水冲走了。”父亲道。

“好,没问题。”阿华爽快地同意了父亲的修改意见, 他想,纸船放在公园的湖水上也不会多长时间,环卫工见到了会把它扔进垃圾桶,在公园里玩耍的人谁会在意它呢?

“我说你这老头子,也跟着胡闹。”母亲生气地进了厨房。

阿坤本以为这是一场儿戏,从公园回来后一个心思在创作上,没想到第二天吃晚饭时,有个女子给他打电话来。

“喂,你是阿华吗?”手机里传来一名女子的声音。

“我是,你是哪位?”阿华道,他觉得女子的声音悦耳。

“我在公园湖水里捡到一条纸船,上面有你的名字电话,我打电话看看是不是真的。”女子道。

“那是闹着玩的。”阿华道。

“你是不是有啥需要帮忙的?”女子道。

“没有,谢谢你的关心,再见。”阿华忙把电话断了。

“是哪个女孩打来的?”一旁的母亲问他道。

“一位女同事。”阿华道。

“撒谎,我听到这位女孩说她在公园捡到了纸船。”父亲道。

“我也听到了。”母亲补充道。

“你们听错了。”阿华道。

“之前你妈和我与你说好了的,我们是有君子协定的哟。”父亲道。

“真是我们单位的同事。”阿华道。

“我不信,我问问。”母亲说着拿着阿华的手机,给刚才那个女子回去电话;“你好,我是阿华的母亲。”

“阿姨好。”女子道。

“是你在公园里捡到了那条纸船?”母亲道。

“阿姨,我看到纸船折得好,就随手捡来看看,见上面有名字电话号码,顺便打电话问问。”女子道。

“好好好,你是一个细心的姑娘。你等等,我儿子有话对你说”母亲说完,把电话递向阿华,阿华不接,母亲在他耳边轻声道;“你想耍赖不成?”阿华道;“说啥?”父亲道;“见面呀。”阿华在父母的督促下与女子通话。

“你好,对不起哈,刚才有事挂了电话。”阿华道。

“没事没事。”女子道。

“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阿华道。

“我叫阿芸。”女子道。

“阿芸,通过这种方式认识你非常有趣。”阿华道。

“挺好玩的。”阿芸道。

“也是一种缘分,你说是不是?”阿华道。

“是是。”阿芸道。

“我们能不能见个面?”阿华道。

“好吧。”阿芸迟疑一下道。

让阿华没有想到的是,他和阿芸一见钟情,两人的心律合上了拍,成了如胶似漆的恋人,父母看在眼里喜在心里。阿华认为他与阿芸的相识相恋都是天意,既然是天意就要听从上天的安排。天意不可违,何况阿芸是他喜欢的姑娘。他不知道这是父母和阿芸合计演的一出找媳择夫的戏;父亲知道他折船找媳妇是糊弄他们的把戏,给他来了个将计就计。那天他去公园放纸船,在家监视他的父亲,打电话给在公园里守候的母亲,他把纸船放在湖水上,他前脚走母亲就在后面把纸船捡来揣在兜里,刚巧此时有亲戚向他们介绍阿芸,于是三人合计演了这出戏。对此三人缄默不言,希望好戏继续下去,永远地保守这个秘密。因为神奇美丽的邂逅,才让爱情有滋有味,才使人更加珍惜。


【编辑:文韵】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815842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