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我们生命的底色布满荒诞——电影《我不是潘金莲》观后漫笔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邓云平    阅读次数:108    发布时间:2017-07-31

很多时候不看电影了。

最近,偶然从网络上收看了一部电影名叫《我不是潘金莲》,电影根据刘震云同名小说改编,由导演冯小刚执导,2016年9月8日在多伦多电影节上映。看了之后,给了我很多无端的想象,很多东西熟悉而又陌生,遥远而又在眼前。仿佛回到很久以前,也仿佛看到很多年以后,我们的过去和未来,深陷于生命的荒诞而不能自拔。

电影的故事很简单,也与潘金莲也没有八竿子的关系。农村妇女李雪莲,一场荒唐的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的家庭变故之后,有了一个要求,与前夫结婚之后再离婚。于是,她找到了法院,法院判她的离婚属实,她就开始上访,在市政府的们前静坐了三天,由于市长的一句话,其实市长也没说什么,只说把她弄走。由于下级的处置不当,其莫名其妙地被拘留。她本来不想再上访了,只想问清楚前夫,她们是真离婚还是假离婚,只要前夫说出她们是假离婚了,她就偃旗息鼓,不再上访。结果前夫说她们是真离婚,并且说出她们结婚时她已经不是处女,她是潘金莲。故而,为了说清她不是潘金莲,就开始了长达十多年的上访,控告的对象从法院院长、县长、市长直到省长。这当中发生了一系列的荒诞。首长的一句话,县长被撤职了,一系列的人物陷于危机,李雪莲可以说几乎达到被软禁,这话说重了一点,但确是事实……。

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从镇到县,由市至省,再到首都,一路与人周旋,可谓千回百转,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令人感慨万千。县长史为民是潘金莲第四次告状时所找到的人,最终结果是他非但没有帮上李雪莲,反而因其被其拉下马,并改变了一生的命运。一个人的一句话。改变了一个人的一生,实在是幽默。不过,确实如此。电影的结尾,很多年以后,当他们在李雪莲的牛骨汤馆相遇,一番对话,为故事增添许多亮色,李雪莲也说出当初上访的原因是想生一个二孩,更是啼笑皆非了,令人感觉到内心的血流和伤痛。我们的世界,虚无推动了世事的进程,我们深陷其中,阐释我们无可摆脱的宿命。转动世界的轮子我们永远不能发现,也无从发现,一切都是偶然和荒诞,这话也太过了一点。不过,太过正统的论述属于虚伪和欺骗。一个伟人说过,偶然推动了世界历史的进程。这时,我有了一种深刻的体验。

世事是荒诞的。

我想记录一件事,但要隐去许多真实的人名、物名、地名,以免引来不必要麻烦,因为我知道世事是荒诞的。

我曾经在一个乡工作过,那里有一个人物叫阿飞,很有名的人物。1999年的时候,阿飞筹建了一家餐馆,叫云海辣子鸡。云海辣子鸡生意兴隆,后来慢慢变为云海山庄。随后,其旁边建了一家水泥厂,称乌龙水泥厂。那个年代,要建成那样的一家水泥厂是不容易的,按乡下人的说法,没三下两下是建不起来的,这家水泥厂的老板也就成了乡里的大款,既然是大款,就有很多人帮衬。稍微晚一点的时候,这家水泥厂也就属于了国家明确规定要取缔的小水泥厂,属于要关闭的范围。阿飞既然是很有名的人物,也就也并非等闲之辈。同样是稍微晚一点,也不是很久,阿飞就把乌龙水泥厂上告到省环保部门和国家环保部门,认为对其造成污染,要求赔偿。

国家和省环保部门,责成市县环保部门处理。市县环保部门组成调查组进行调查,经多次调查了解后,县环保局做出了调解处理意见,由乌龙水泥厂每年补偿阿飞两千元,如当事双方不服,可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但阿飞不同意,要求乌龙水泥厂赔偿他伍佰叁拾多万元。2006年4月,县法院做出判决,维持调解意见。几经谈判,均无结果。故而,阿飞就开始上访,与李雪莲差不多,从县到市,从省到达首都,长达十多年的时间,经历的曲折和乱象与李雪莲相似,唯妙唯俏,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不同的是没有让那么多的官员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但足以让众多的官员头疼,有一件事足以证明。

有一年的夏天,这个镇子要考调工作人员,也就是招考一名秘书了。当然也就有许多的人来报名,竟然有百余人之众。既然是招考秘书,就要有点写作的功力。出题老师也就出了一篇案例作文,简单叙述了阿飞与乌龙水泥厂的故事,要求应考者给阿飞写一封信。众才子妙笔生花,悬壶济世,有的奉劝阿飞静下心来,不要上访,努力工作,人生的意义几何。这大概是出题者的初衷。有的却指责政府不公,将一个应该取缔的水泥厂长期保留,当然也奉劝阿飞不要上访,一切以大局为重。百篇妙文写出之后怎么办。如果让这些大作束之高阁,那就太浪费才子们的才情了。你根本想不到秘书人员如何处理这些大作,他们每天跑一趟邮局,每天给阿飞寄封信。阿飞就每天收到一封劝其不要上访的信。我不知道阿飞感动还是什么,全县有那么多人民给他写信,是其一大幸,这是当今一绝!

招考一名秘书是要经过几次考核的,最低也有两次,一次是笔试,另一次是面试。笔试当中已经出了一道题,每个考生给阿飞写一封信,前面也已经说过。面试还是有一道题,你永远也不会想到。那就是:你给阿飞写信后,阿飞如何回答。很多才子目顿口呆。这一前一后两道题,前一个考题已经令人叫绝,后一个考题更是堪称绝响!

从那以后,阿飞不再上访了,也没有听说他要求乌龙水泥厂赔偿几十万元钱的事!

乌龙水泥厂从此再也不见冒烟!

我是一个百姓,不知道其中原委,也永远不会知道。

李雪莲开牛骨汤馆,家里也养牛,她的一切与牛有关,牛是她的信仰和图腾。喜欢与牛说话,把秘密说给牛听,因为她与秦玉河商量离婚时,只有牛在。一头大黑牛,一切这么简单。牛点头,她就告状,牛摇头,她就不告,说今年不去了,可官员们偏偏怕的太急,想的太多。其实不是官员们想的太多,是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诚信。百姓不相信官员,官员也不相信百姓。

李雪莲婚前失了身子,所以她觉得自己不是潘金莲,可到了被赵大头夺了她的身子。在她的潜意识里,自己的离婚是假离婚,所以觉得自己犯了通奸,是逆天之罪。潘金莲的两大罪孽:通奸与杀夫,她都具备,在虚虚假假中被坐实,真是造化弄人。

秦玉河的死在恰当的时候,他的死阻止了李雪莲的上访,其它一切努力都是虚度。只有死亡才能换回一切,好像是一场谋杀。为了一个假设,我们不知要付出多少代价。

史为民因李雪莲毁了前程,多年后的偶然相遇,依然嬉笑和睦。李雪莲为他倒茶,他扣指道谢,或许这是浑浊中的微曦和亮色,愿人间美好,可能吗?李雪莲最终道出,她多年的上访,只是想多生一个小孩,“潘金莲”多么大的一个谎言。

愚弄人间呀!调侃人间呀!

王公道做了一个公道判决,却因为一场闹剧毁了自己的坚持,最终跪服于她大表姐前面。那一刻,法律被它的执行者剥夺了尊严。一个农妇,在遇到与自己的道理不相符,那怕是法院的判决,也坚决不服,那怕众人说错了,也不悔改,更不惜用杀人来对抗,或许这是真理的巢穴,但我们寻找不到。

加缪在《西绪福斯的神话》中说过,如果每一步都有成功的希望支持着他,那他的苦难又将在哪里?这是先哲的话。我不是潘金莲,这样一个求证有意思吗,你本来就不是潘金莲,这样一个伪命题驱动一个人去奋斗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让一群人惶惶不可终日,好像“第二十二条军规”。为了一个虚无而受尽磨难,从很久的以前就已经开始,这似乎是人类的一个宿命。我们深陷其中,不能摆脱,也不能前进,陷于进退两难的尴尬。

我们的远方有没有希望。有的,不是没有希望,而是你知道所谓的希望是建构出来的谎言,既然是构建,就有解构的一天,解构了,有谁能够坦然,李雪莲能够。其实不能够,史为民也不能够,我们也不能够。希望的谎言带来那么大的力量,强大而令人颤栗,失望而至的毁灭也应疯狂而执着,但我们看不到。没有希望就不会失望,而没有失望就会绝望。如此地进退唯谷,我们的将来哪里有出路?在人的内心。

李雪莲的息访终于前夫的偶然死亡,阿飞的息访终于一场考试。

很多人多年的“奋斗”似乎都微不足道,不禁令人哑然失笑,又更令乡下的人们想寻找原委,但终将没有回复,偶然会解决一切。

也是很多年过去,有一次我偶然遇见阿飞,虽然早年我们曾经非常熟悉,但他已经不再认识我!只见他满头华发,身影猥亵。我向他点头微笑,他也没有反应,更不记得我们曾经熟悉。因事隔多年,我也没有多说,更没去向他考证,当年他是否收到那么多信,收到之后他是如何处理,或许某一人对他说了什么之类的东西,因为已然不必,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云海辣子鸡早已更名,生意萧条,大有门前冷落鞍马稀的味道。

我记得一首古歌:浑沌兮,飘零兮,重回故乡兮……歌声飘过原野,在我的耳鼓久久回响。以之为该文的结尾,不了了之是最大的箴言。


【编辑:文韵】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8158482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