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逃亡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邹素    阅读次数:152    发布时间:2017-08-14

纵身一跃,一座山又被抛在了身后。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世界总是黑暗,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在月光下不断战斗、跳跃、奔跑、躲藏。

目之所及千沟万壑,我在这些沟壑间逃亡!

途中或遇急流,或遇悬崖,却容不得我有半分思考,因为追兵就在身后,危险时刻准备将我吞噬。

慌乱之中,我进入了一片原始森林,层层叠叠的树叶将本就黯淡的月光阻隔在森林上方。还好最近马不停蹄的逃亡使我习惯了黑暗,即便没有光也能依稀辨清眼前的景象,一棵棵滚圆的参天古树,有一搭没一搭的凑在一块儿;地上罗列着横七竖八、大小不一的石头,被青苔深情的包裹着,氤氲着袅袅的雾气。在我还没完全静下心来感受这难得的安静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迷路了。

“惊喜”总是一波接着一波,大型生物行走引起大地的震颤越来越近,心里一沉,果然祸不单行。

我迅速闪身到一块巨石后面,屏住呼吸。脚下是湿润的泥土,手摸到的是湿哒哒的青苔,空气里飘荡的是青苔与腐木相结合的泥腥味。为避免气息逸散被怪物发现,随手抓了几把泥土糊在衣服上,心里想着,这鬼地方,估计一辈子都不知道阳光长什么样。

被那一群怪东西追着逃亡了这么久,我甚至都不知道它们是啥,那硕大的脑袋上长着一对贼溜贼溜转的狭长型小眼睛,宽大的嘴里是两排参差不齐的尖牙,牙缝间挂着写满贪婪的粘粘唾液,脖子上布满大而厚的鳞片,四足是加大了不知多少个号的凤爪,脊背上整齐的排列着坚硬的锯齿,尾巴扁平长而有力,末梢还不忘长上一撮黑毛,整个身体散发着绿油油的荧光,像极了地府逃出来的幽灵。我到底哪里招惹了它们?为什么会如此不眠不休的咬着我不放呢?

我躲在巨石后面,看着远处的怪物们翻开一块又一块石头,拔起一棵又一棵大树,心底的恐惧成倍疯涨。在我庆幸自己藏得还算天衣无缝的时候,忽听得一阵脚步声渐行渐近,“轰”的一声,供我掩身的巨石瞬间成为碎石。我已落入无处可退、无处可逃的境地,只能寻找有利阵地展开战斗。

在激烈的打斗中,我使出浑身解数。不知过了多少个回合,也不知经历了多少个生死瞬间,只看到一头怪物倒下了,两头怪物倒下了……衣服上怪物的绿色血液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周围倒下了上十头不知是昏倒的还是死亡的怪物排头兵。趁下一波大规模进攻到来之前,求生的本能促使我转身就跑,身体没入夜色中。

往前走可能会丧命,不往前走肯定会丧命。我不知道我能否走出这片危险重重的森林,但我必须得前进,因为有生的希望。

一路凭着直觉往前走,依稀的有月光透过茂密的枝叶投向地面,形成摇摇晃晃的光影,似佳人轻舞,似荡漾水波。若不是远处有脚步声传来,竟被这份宁静给迷住了,正可谓良辰美景奈何天。

也不知跑了多久,只发现眼前的树木越来越少,灌木藤条越来越多,身后追逐的声音越来越远,心下大喜,总算走出来了,虽然没有完全摆脱追兵,但这种状况也算是极好的,至少可以找个地方坐下来歇会儿。

环视周围一圈,发现一个靠着悬崖的绝佳位置,左右各有一个长满杂草的土堆挡着,背后是一段不知何年月的残垣断壁,地面长满了厚厚的草皮和地衣,俨然一把椅子在那儿等着我去坐下来。

在丝丝的凉风中,不知不觉已进入梦乡。

正不知神游何处,被一声炸裂声吵醒,迷迷糊糊寻找声源点,看到的景象令我瞬间清醒。

一具骷髅气急败坏的从我左边的土堆里坐起来,嘴里一直骂骂咧咧,大致就是说,“我几百年来都睡得好好的,今天是哪个兔崽子震天响的呼噜声害我睡得不安生?我势必撕了他,方能解我心头之恨!”那些快要散架的白骨随着他的愤怒而咯吱作响,令我不寒而栗。

我还在惊愕之中,未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一只只剩骨头的手向我伸了过来,将我提起扔了出去。整个身体撞到悬崖边的残墙上又弹了回来,疼的我龇牙咧嘴。正腹诽着骷髅的粗暴,抬眼却看到刚刚被我视为“靠山”的残墙“轰隆隆”倒下悬崖。

又该逃了么?想安安静静休息一会儿怎么就那么难呢?

骷髅的愤怒并未随着残墙的倒塌而有丝毫的减弱,许是察觉出了我的下一步动作,眨眼之间便已堵在我的生路上,果然是一具聪明的的骷髅,在他之后进化了几百年的人类求生的本能竟是一样的。

战斗开始了,面对这个吸收了几百年天地之精华的对手,我只有躲的份儿。在我一次又一次的躲避成功后,对手更加狂躁、愤怒,出手一次比一次狠,明显是想一招毙命,除之而后快。

看到对手那一身“咯吱咯吱”响个不停的骨头,犹如听到丧钟低吟,有一种一拳让其散架的冲动,可是实力悬殊太大,连近身都难,谈何散架?好不容易有旁边的石头或是树枝碰掉一截,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回归原位,俨然一具得皇天后土慷慨庇护的骷髅,这还怎么打?

焦急万分之际,远处怪物追兵的嘈杂声越来越近。眼前已是死局,再加上那一群不远千里追逐而来誓要置我于死地的怪物,能做的只有等死吗?

看着绿油油的荧光大军汹涌而来,不待我使出离间计,骷髅便已扔下我奋勇迎战,想来是觉得反正我也掀不起多大风浪,为避免巢穴被踏平,还不如先解决势众的一方。鉴于骷髅的安内必先攘外策略,看他们打得难舍难分,不由自主的在旁边拍手叫好。

都说不作死就不会死,我这一拍成功吸引了敌人的注意力,一时之间都反应过来共同的敌人是我,迅速组成统一战线直逼我而来。

我命休矣!与其被眼前这些敌人撕成碎片,不如纵身跃下身后看不见底的悬崖,从此,世界归于宁静。

“滴答滴答”,闹钟响了。

天亮了。

梦醒了。


【编辑:文韵】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8531832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