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微篇 >> 正文

病人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禾苗子    阅读次数:325    发布时间:2017-09-07

今天天气格外晴朗,万里无云,穿过床脚边上的一块长方形的窗户我和清晨的天空直视着。和平日一样,在我睁开眼睛的那瞬间,还是7点半,在这样实习的日子里我早已锻炼成了懒散的习惯。

可能是心理上的暗示给予的依赖,我醒来后,抬头四处张望,我最终还是暗自高兴,没有因为自己起床太迟了感到自责,因为我的下铺和对面的几个室友们都还在熟睡之中。自己的这种德行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养成的,只是最近感觉越来越明显。想到今天还是在门诊的治疗室做事,心情顿时烦躁来了,哪还有心情去认真做事,也不知道今天会被哪个病人或者家属痛骂,即使不骂人也会被人家说几句才算是把今天熬了过去。总之,这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头脑一打转,心底里马上不断的在安慰自己:

“或许今天不会再留在那里了吧?都在那个诊室呆了好几天了”。

想着就心烦,病人多倒是也没什么,就是有些病人和他们的家属会时不时的发脾气,放口大骂医务人员。大概是习惯了,面对各种闹得叽哩叭啦的人,年纪大的医生也没有在听,只是自言自语的哼了几句,照样埋头苦干去了,大多时候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突然,摆放在跟我离得远远的手机的闹铃响了,闹钟就像一位好朋友一样每天总是在这个时候准时的把我弄醒,瞬间打乱了我脑海深处的各种幻想。和往常一样,简简单单的洗漱后背起沉重的书包往熟悉的方向走去。

“老师,今天我在哪个科室啊?”我气喘吁吁的问起在诊室前的导医台后面站着的一位年长的护士。

“你呀,叫啥名字呢?”那位护士老师在翻看排班本的同时还用眼睛扫射了我好几次。

“xxx”我的名字。

“嗯,你呀今天在治疗室。”

“和昨天一样嘛”那位老师顺便在后边加了一句。

我并没有因为今天还在治疗室上班而感到失落,反而更加兴奋起来了,在治疗室我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去接触患者,和他们多交流。我想,肯定是医生太忙了,没有时间好好跟病人沟通,所以病人不会理解医生的苦劳,医生也不会理解病人的难处。

还没到时间,医生们都还没有上班,各个诊室的门都是关得紧紧的,我和其他病人一样,在楼道里走来走去,偶尔找个座位坐下去,又不时地站起来。

“反正那些医生也还没上班,我还是先去一趟卫生间。”此时,我心里莫名其妙的产生一种不耐烦的情绪,我都来这么早,那些医生怎么还没上班。

脑门突然闪电似的,我想起一件事情:那是八年前的事了,我生病一段时间后决定去医院看个究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给我看病的医生说我需要去做一个B超检查,看看到底有没有什么问题。当时给我做检查的医生年纪比较大,大概也快是退休的人了。开始看到那位医生的时候,我心里想:这是个老医生,我可以放心了,肯定能给我查出个结果来。不料,在整个检查的过程中,我深受折磨,开始他用强烈而愤怒的语气让我挪动身体以便尽量的配合他的检查,后来,他直接用强有力的手翻开我的身体,像是在推开一个没有知觉的物体,不会顾及到我那病痛已久的身躯。后来,还时不时的用力拍打我的背,我至今仍然记忆犹新…………。我是越想火气越大,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是满腔怒火。看到刚才跟我说话的那个护士,虽然她看起来还面善,可是我越靠近她就越想发脾气。

“她肯定和以前那个医生一样,态度可差了”我心里想。

忽然有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我面前走过,面容像是微笑,但是有些惆怅。可我还是看出来了,那一定是笑里藏刀啊,反正这些医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对医院里的医生已经完全失去了好感。

想到这些,感觉我的脸热乎乎的。我故意朝着那些医生走过去,只要有什么疑问的就尽管去问,只要他们回答不出来的或者不想回答我的,我也会有的说。现在我是病人,近段时间以来,网上的信息我可没少看,有关医闹的,把医院里的医生搞的痛不欲生的事件多了去了,看哪个医生敢站出来跟患者顶嘴,好好整一下那些医生,以解我心头之恨。我昂着头,理直气壮的在楼道里走过去,在人山人海里。此时,我感觉身上十分轻松、舒适,这种良好的感觉似乎从我身上消失了许久。我瞬间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医生,还完全把自己当做来就医的患者,我身上没有穿着白大衣,我不会引起医院里来来往往的人们的注意,我和他们一样,都在注意那些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或者护士,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我这病人都八十多岁了,都在这等好久了,你们能不能快点啊?你们也真是的,都什么医院啊”从不远处传来一个年轻女子的尖锐刺耳的声音。

“在外面等的基本上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只能排队一个个的来,病人比较多。”又传来一个男的声音。

‘尽然有人比我先闹起来了,我也走过去瞧瞧怎么回事。顺便看看热闹,说不定我也有什么不满,我也要找个机会吼一下那些医生。’心里不自觉的暗示着。

“上班了,那边治疗室的门都开了。”我抬头往后看,原来是和我在同科室的一位同事。他已经穿好了白大褂,脸上显得有些忧愁,从我的面前晃过去了。

事已至此,或许在安静的夜晚我们会在考虑一些忽视了很久的问题。作为医生,并不是他们没有一颗善良的心,而患者也是单纯的带着病痛的身躯而来,只是为了寻求一份健康。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非要把善良的内心隐藏起来,要用防备和厌恶的法子应付彼此的关系,然后只有一个目标:保护好自己。


【编辑:文韵】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941394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