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酸菜之恋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丽荣    阅读次数:218    发布时间:2017-09-12

路过集贸市场的菜摊,硕大的玻璃瓶里面盛满了各式酸菜,或浅红色酸萝卜、或浅绿色酸辣菜;扑鼻的香味,爽口的味道,久违的酸菜散发着熟悉的味道,和封存已久的记忆一起,如卸闸的洪水一般涌现在我眼前。

酸水坛、酸水罐是我们恩施客家人必备的神器。我家就拥有三口硕大的酸水坛,酸水罐更是不计其数,酸水坛分别装满了榨广椒、糟广椒、酸萝卜,榨广椒是用剁碎的红辣椒拌上精细的包谷面、盐巴;糟广椒是用剁碎的红辣椒拌上符豆瓣、盐巴;酸萝卜做法更简单了,在冷却好的开水里面放入盐巴、姜、小辣椒等,加入些许冰糖、白酒,丢入洗净沥干的红萝卜。榨广椒、糟广椒一般需要密封上两三个月,而酸萝卜则只需密封上一两周即可新鲜出炉。

幼年时,家庭拮据的我和哥哥零花钱寥寥无几,清脆爽口的酸萝卜就充当了零食的角色。我们常常乘父母不在家之时,伸手入坛捞酸萝卜大快朵颐一番。母亲做的酸萝卜是最爽口的,辣而且脆,嚼在嘴中,越吃越想吃,越吃越来劲。每每见酸萝卜躺在案板上,装在铁盆中,心里就会痒痒的,忍不住切一小块解馋。母亲爱用酸萝卜烧菜,酸萝卜丝烧牛肉、野味;酸萝卜丝炒腊肉、酸萝卜炖老鸭汤、酸萝卜颗颗蘸糟广椒、酸萝卜粒粒拌炸土豆...酸萝卜烧的菜香味扑鼻、入味下饭,而这些菜肴成为我儿时记忆中不可忘却的一抹亮色。

读中学时,学校离家仅有几公里的路程,但所在路段偏僻,曲折难行,住校是必然选择。学校食堂的菜油水特别单薄,分量少而且难吃,母亲做的酸菜就成为我们每周必带之物,榨广椒炒油渣、酸萝卜丝炒腊肉...六年艰苦的初高中生涯,就在酸菜的默默陪伴之下飞逝。每当下课铃声响起,我和同窗们争先恐后极速奔至简陋的集体宿舍,在门口木筐里找出标记好的饭盒,斜倚在木板床架上,我们一起分享着从自家带来的酸菜,“来,这是我妈做的,给你来一勺...”欢声笑语犹然在耳。不同的手法,不同的味道。酸菜,久放不坏,香脆如一,酸菜,助我把每周五元的生活费积攒起来,换来令父母惊喜和欣慰的生日礼物。

大学时,母亲腌制酸菜的品种愈发多了。海带丝、霉豆腐、水豆食……每每远行,母亲总是将罐装的酸菜塞入我的行囊。久坐沉闷的车厢,零食之余,打开背包,吃些家乡来的酸菜,孤独中猛地多了不一样的味道。到了宿舍,来自家乡的酸菜总是大家争相品尝的香饽饽,尽管食堂的饭菜比往昔可口,但依然抵不住来自家乡地道酸菜的醇香。“你妈的手好巧哦,味道真心不错。”每每听到称赞的话语,我就按捺不住内心的骄傲,母亲的手艺总是杠杠的;而这些酸菜,也适度排解着我离家千里的孤寂,疏散着我久居在外的思乡情绪。

工作了,依旧与故乡相隔千里,能吃上母亲做的酸菜越发成为一种念想。去年,母亲前来小聚,偶然间,我品尝集贸市场购来的酸菜,忍不住抱怨味道远不如母亲做的纯正。一日晚饭后散步回家,见母亲在厨房忙活,好奇的我才发觉,手脚麻利的母亲竟默默地为我泡制起了一坛酸菜,姜、辣椒、教头、萝卜、豇豆...,林林总总,品种繁多。惊讶间,油然而生一丝感动。临行时,母亲还特意叮嘱酸坛的保养方式;电话里,母亲总是关切的询问是否给坛沿加水...

酸菜于我,平凡不过,却自带一份特殊的情感,让人无比爱恋。熟悉的颜色,醇香的味道,和甜蜜的记忆一起成为的时光中的永恒。


【编辑:向鹏程】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941398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