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微篇 >> 正文

夜宴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张德林    阅读次数:443    发布时间:2017-09-27

圆月朗朗,月下的大酒店流光溢彩。

酒店豪华包厢内金碧辉煌,乐声甜美。老厂长吴若飞约来十几个老下属欢聚一堂,庆祝他今天光荣退休。此刻,他不仅没有“政治生命”结束的失意,反而感到如释重负,心田似一池春水。

酒桌旁,古筝佛弄,琵琶弹拨,笙歌阵阵。舞女们身姿摇曳,长袖轻摆,如行云流水,牵着缕缕的沉香。真可谓:“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酒桌上,一张张内涵丰富的脸,或颔首赞许,或面露微笑,或沉浸陶醉。

看见满座高朋心情灿烂,如朵朵花开,坐在吴若飞身旁的柳莎莎不禁满面春风地站起来,玉手悄悄地在吴若飞后脖子上轻轻一捏,笑声嫣然:“吴厂长终于平稳着陆了,真让人既放心又开心。我来为各位弹拨一曲,聊以助兴。”

悠扬的古筝《茉莉花》,漫过来,轻轻的,如杨柳依依,若花香袭人,满屋子飘来一股脂粉气,让众人的心情也如茉莉花开。

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吴若飞和老下属们回忆起几十年的企业生涯时,唏嘘不已。他颇有感慨地说:“咱们厂以前亏损多年,是我慢慢救活的,咱也算得上功成身退吧。你们都是我亲手提拔起来的,以后可别忘了我这个老头子哟!”说完,发出志得意满的朗朗笑声。

“还有你,莎莎,过去只是个打字员,是我一步步把你提到厂行政办公室主任的位子上去的。成了我的好管家,哦,不,是厂里的好管家。哈哈!” 吴若飞像在欣赏一件精致的玉器似地盯着柳莎莎,意味深长。

众人都附合着开怀大笑起来,可这笑声中的表情却是各不相同。有的点头狂笑,有的摇头讪笑,有的低头窃笑,都在品味这老厂长的“管家”和厂里的“管家”有何不同。可能大家都明白其中的含义,只是心照不宣而已。

老下属们看到老厂长今天很是“亲和”,也就放开了胆子高谈阔论。

有人忽然提起:“可惜呀,今天就差王副厂长没到了。”

此言一出,热络的宴会顿时死寂一片。大家不约而同地看着吴若飞,发现他端着酒杯的手突然抖了一下,脸上的红光被朦胧的灯光映照得有些发紫了。

一个月前,主管销售供应的副厂长王亮因受贿东窗事发,他可是吴若飞的贴心知己,王亮得到了“好处”,自然也少不了吴若飞。王亮被抓后,吴若飞心惊肉跳,唯恐“拔出萝卜带出泥”。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没见动静。今天上午,上级领导还态度温和地找他谈话,宣布他退休,对他以前的工作充分肯定,希望安度晚年。这说明一切平安无事,看来,王亮对我这个老厂长还是够意思的。

看着沉闷的气氛,柳莎莎依旧笑盈盈地端起酒杯说:“喝呀,王副厂长跟我们已没有关系了,别坏了兴致。”大家听得出,柳莎莎说话的嗓音好像没有刚才明亮了。

吴若飞毕竟久经沙场,迅速淡定下来,神态自若地说:“莎莎,来一首带劲的曲子吧,提提神。”

“好!弹一首《十面埋伏》。” 柳莎莎振作精神离开席位。

铿锵激越的琵琶,似黄河奔腾,咆哮怒吼;如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像两军决战,声动天地。使闻者始而奋,继而恐,终而泣。

亢奋、悲凉、挣扎、祈求,盘旋在酒桌上空。

“好一曲悲壮的《十面埋伏》!”突然,有两个人破门而入,其中一人朗声说道。“当年,项羽可是顶天立地的英雄,但后来却被十面埋伏。此刻,吴厂长听了这首曲子,不知有何感想?”

吴若飞抬头一看,表情僵住了。他认识,这是上级公司纪委的。

吴若飞的脸色陡然苍白起来,心里突突直跳:“还是没能平稳着陆啊!”

他慢慢举起杯中酒在空中比划了一圈,继而洒在地板上,跟纪委的人员离去。

“还有你,柳莎莎,跟我们走。” 纪委的人员说道。

柳莎莎顿时花容失色,惊恐万状,“哇”地哭了起来。

众下属目睹昔日老领导和柳莎莎被带走,个个噤若寒蝉,面面相觑,前涌后挤地匆匆逃离。

夜色阑珊,飞光流彩,喧嚣的都市渐渐安静下来。


【编辑:文韵】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974706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