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错过鹿斐然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凉凡    阅读次数:122    发布时间:2017-10-01

1


旁边的鹿斐然靠在我肩上睡着了。他现在,没有平时那副不羁,就像窗外淅淅沥沥的秋雨那样柔和。

到站了,秋雨也戏剧性地停了,我和鹿斐然下了公交车,在路旁的枫树林停下。

“好了,就送到这里吧。”他看着我冷冷地说道。我咬咬唇,说,“让我再陪你走完这条路吧。”他没有看我一眼,说,“不用了。”

我的呼吸仿佛凝固了,挤出一个笑容,指着那条落满枫叶通往他家的小路,说,“没关系,那我看你走了我再回去。这条路以前还是你求着我陪你走的呢。”我轻轻笑了一下,可他没有笑 ,依旧眉头紧锁着,说,“林以以,再见。”

我把笑容收起,说,“再见。”

在转身的那一刻,眼角有苦涩的液体流了下来,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哭,也不敢回头看他。

再见,鹿斐然。

我流着泪,倒下了。

有脚步在我走来,很轻。走到我身边的时候,安静了,我试着不让眼睛闭上,孱弱地呼唤着。我仿佛看到鹿斐然正向我走过来,他叫着我的名字。声音越来越近,可我太累了,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到了。

我醒来的时候,窗户外的黄昏散发出淡淡的光芒,但我觉得很刺眼。抬眼看四周,发现我躺在附近的一家诊所里。

“以以,”此时周项开门进来,是他把我送到这个小诊所了。原来鹿斐然早就先走了,他怎么还会回头呢,我的心不知道怎么了突然觉得很失落。周项坐到我旁边,嗓音温和地说,“以以,你为什么还和鹿斐然那种人待在一起?”我看着他沉静的俊脸,愣了一下,想说点什么,他却先抱住了我。

我嘴角抽痛,眼泪落下,不知为周项的关心而感动还是因为鹿斐然不在身边而难过。

我一直以为我最爱的人是周项,现在他回到我身边了,可我却一点都开心……

我挣开他,摇摇头,说,“鹿斐然不是那种人。”

他淡淡地笑了起来,“你是不是喜欢上了他?”透过昏暗的光看着他,我的视线更加模糊了。

是的,我喜欢他。我正要说话,周项打断我,“他走了,今天下午的航班。”他轻轻地对我说。

他的笑渐渐消失不见,我穿上鞋想要离开。我喜欢的人是鹿斐然,我从来没有这么坚定过。

周项拉住我的手,薄唇微微动了一下,可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我用另一只手慢慢把他的手放下。他再次紧紧抱住了我,他大声吼着我,“他永远不会回来了,你就当他死了吧!”我瘫软在周项怀里,拼命摇头。

然后突然有人用一把刀插进我的小腹,我痛苦地看着他,不知道他是鹿斐然还是周项。

我感到一阵阵眩晕,头快要炸裂。我睁开眼尖叫,冒着冷汗,眼前却一片沉寂。我看到拖地窗帘空隙的一点点光,走下床拉开它,窗外城市依旧很热闹,灯光照亮了我的脸。

8年来,一直梦见鹿斐然的离开,却也没有一次留下过他。从那时候分离起,我们没有再联系,我试过找他,可是一无所获。天空是深深的蓝色,它蓝得让人心悸。它就像鹿斐然的眼睛,清澈明亮,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眼睛。我望着天,好像和他对视一般。

我看了一眼手机,手机显示2∶15。想到了周项的节目,于是把收音机打开 放在床上。然后再次趴到床上,微微闭眼。


2


“晚上好,您正收听上海晚间广播,我是周项。此时,我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和谁在一起,是不是过得很快乐,可是,我想说,周项一直都在……”听着周项温和磁性的声音,我由衷地笑了。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很受欢迎的电台主持人,听他的节目总是能让我想起那些青涩岁月。

手机响起顾夏儿的电话。

“以以,你的书明天不能签约了。”听完,恐惧如同潮水似地涌上心头,我吓得跳下床。

“你可别逗我!”我冲手机大喊大叫,电话那头的顾夏儿明显要聋了,她很不耐烦地说,“我哪还有心情逗你,我好歹是你那本书的编辑啊。”我强作镇定,“我好不容易才出的一本书,怎么会这样?”

她顿了顿,说,“以以,你的小说涉嫌抄袭,今天刚刚有作者投诉到杂志社。”

我一下子瘫软在地下,抄袭?

我的思绪又飘到3年前,我和顾夏儿大学毕业后同甘共苦的那些日子。

我、周项和顾夏儿到上海奋斗。我喜欢游戏,但并没有因为游戏找到像样的工作,而是在一家酒店工作。我见过她连夜赶稿到凌晨7点,真的很心酸。她还傻糊糊地对我说了一句很暖的话,“等我赚了稿费咱们就买房,再也不住这种地方了。”

在这个寸地如金的上海,这个愿望有可能实现吗?我们抱在一个窄窄的小床上哭了好久,好久 。我说,“会实现的,会的……”

那时候她是一个小小的编辑,每天要审很多很多作者的来稿,她电子邮箱里总是满满的,不仅是电子稿,一大叠的纸稿她也要审……

终于,她崩溃了,抱着一大叠纸稿叫醒了我,让我帮她审。看到她电脑桌上还有很多的稿子没审完,再看看她憔悴的小脸,接了她手中的稿子。

看过太多别人的故事,我也有了写小说的冲动。

记得她曾经还忙得糊涂,连她们杂志社里没有通过审核的稿子都拿来给我审。

看着稿子上大大的四个红字:“编辑退回”,而且退了有一个月了。作者的笔名叫“辣条总统”。

我被这个奇葩的笔名给吸引了,我翻了他的文章内容,想到了好久没见面的鹿斐然。他写得很动人,看着看着我就有了灵感。

于是,我按照作者的思路,着手写了一本长篇小说。

现在我和顾夏儿不再挤在拥挤的地下室,有了稳定的收入。她当上了一家杂志社的主编,而我,成为了酒店大堂经理。

“你向作者道歉吧,以以。”顾夏儿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道:“幸好书还没出。”

我当然没有理由说不,因为是我用了别人的故事。“可谁叫他的故事和我那么像?而且他的稿子不是没通过审核吗。”我说道。

顾夏儿告诉我,那个作者的稿子虽然没在她们杂志社发表,可他又投其它杂志社了,所以我才会被投诉。

顾夏儿给了我作者的电话后,说不能在电话里和他道歉,那样没有诚意。

她说:“你偷走了他的故事,你必须出去见他一面。”因为理亏,我必须抽空去见他。

“小姐你不能进去,鹿先生不在上面。”作者姓鹿?不会那么巧吧,我边想边吞了吞口水。我和保安在小区门口争执着,他不让我进去。看着他那副“我怎么知道你想进去干什么坏事”的样子,我欲哭无泪。

保安大哥投来疑惑的眼光,他冷不丁地问我,“你不会是鹿先生女朋友吧?”

这句彻底把我噎住了,保安大哥你也太八卦了……

“她是我朋友。”我身后传来一个低沉如水的男音。不冷不热,恰到好处,似曾相识,我大概猜到是他了。

我慢慢回头,正对上他那潭深似海的眼睛,我愣住了,然后又快速转移目光。

是鹿斐然。

他露出淡淡的笑,依旧那么骄傲,那么不可一世。他说,“好久不见。”

人生真是想戏剧,毫无征兆,当年不辞而别的鹿斐然竟然回来了。

“林以以,”他的笑慢慢褪去,跑到我面前,握住我的手,一脸忧愁的样子看着我,说:“我在这里,”我打断了他,“我还有事。”我挣脱他的手,想要逃跑。

“你不是来找我的吗?”他站在原地,对我说,我转过去看他。

“我是辣条总统。”他对我说道,语气有些戏谑。

我带他到那家我最爱去中餐饭店里坐下,我们像见到老朋友对视一笑。

我发现不长不短的8年,记忆里很多人的样子我都已经模糊,唯独只有鹿斐然的面孔,在脑海中深深扎根。和他相视一笑的瞬间,我仿佛又回到了8年前。


3


“为什么要作弊?”考场老师一脸严肃地看着鹿斐然。我紧张得汗水一颗颗落下,尽管被老师质问的不是我。我转过头去,发现鹿斐然正一脸坏笑看着我。

老师又看了看我,说,“同学,你在他旁边,看没看见他翻书作弊?”我一时哑口无言,害怕得发抖。鹿斐然站起来,说,“作弊就作弊呗,我不考了。”说完他拿起外套不顾老师的阻拦,帅气地从我身边走过。

作为学习佼佼者的我,在周考时,第一次作弊了。

考完试,我跑出考场。

顾夏儿见我风风火火的样子,吓了一跳,她在我身后目瞪口呆地说:“疯丫头,你跑什么呀?”我边跑边摆摆手。“我有急事。”

我在偌大的校园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鹿斐然这个冤大头,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帮我背作弊这个黑锅。

我一个人垂头丧气走在回家的路上,第一次作弊,就被鹿斐然看见了,要是他说出去了怎么办?

“林以以,”我被一只鞋子砸中,闻声看去,是鹿斐然倚着一棵枫树,懒懒地看着我,我的头感到一阵疼痛。我对他破口大骂“你有病啊!”

他说:“林以以,其实有时候我真的不理解你。活得那么累,成绩那么好有什么用?你今天还不是作弊了。”

“今天你都看到了?。”我说。他冷笑了起来,说,“是啊,没想到你们这样的好学生也会作弊,可是你作弊技术不行啊,还差点被发现,真是笨死啦。”他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成绩。

我并不想和他这种“差生”打交道,对他点点头,说:“今天谢谢了。”他挠挠头,呆呆地看着我,说,“想谢我的话,以后周末你陪我一起回家。”

“谁要陪你啊,我爸要是知道我和你这种人一起玩,还不得打断我狗腿。”我本来想要狠狠吐槽一下他,可是我又害怕他泄密,他皮笑肉不笑,说:“你爸要是知道你作弊,才会打断你的腿吧?我可是从小就知道你爸的厉害了的。”

我低下头,扯扯衣角,说“你能不能不要说出去?”他丢下一句话,“好,那你以后只能听我的,不然……哈哈。”然后嬉皮笑脸地先走了。

我和鹿斐然从小是邻居,他小时候曾经被小区的毛孩子欺负过,那时候他很矮小,我却很高大。我保护他,他总像跟屁虫一样在我后面。

可后来他渐渐不怕那些孩子,也不怕我,长得比我还高,我看他的时候还得踮脚。他现在还敢让我叫他老大,男生强大起来了真是可怕。

真不知道他以后要怎么威胁我。

周一深夜。

我打开QQ,戳了戳周项。我今天打了好几个电话他都不接,我怀疑他把我拉黑了,他不回我,所以我就一直烦他。

室友们都睡了,寝室里只有此起彼伏的鼾声,除了我还在“奋战”。

“我方水晶正在被攻击。”我看着屏幕上眼看就要输的游戏,抓狂地吼了一句“会不会打啊,水平这么烂还敢组队,坑死人了。”

“林以以,你大半夜不睡觉,发什么疯啊!”我下铺的顾夏儿把眼罩甩到地上,非常生气地冲我骂。我赔笑往下床看了看,正好对上她犀利的眼神。

“你又打王者荣耀了?”她无奈摇摇头,问道。我摸了摸发烫的手机,点了点头。“厉害了我的姐,你开着流量打啊——”她爬上我的床,看着我的手机惊讶地说道。

“小儿声,”我怕她的声音会吵醒其他人,所以捂住了她的嘴。她吞了吞口水,小声说,“您可真任性。”

我恨铁不成钢把手机扔在床上,它已经没电了,我把目光转向顾夏儿,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她。

她毛骨悚然,用手盖住我的脸,说,“干啥?”

我说我要出去上网打游戏,让她帮我和宿管阿姨请假。她听了摇摇头,说我疯了。我知道宿管阿姨是她小姨,所以就求她帮帮我。她说,“卖萌无效,回来帮我带好吃的就好。”我刮刮她的鼻子,邪邪一笑道,“没问题。”

路过宿管阿姨房间的时候,她房间的灯既然还亮着,我蹑手蹑脚走到铁门边看了看,果然上了锁。我转身到我的“秘密基地”。我们学生寝室与外界只有一墙之隔,墙内外都有我放好的砖头,以防我摔倒。

我拍拍手,踩上那几块砖,用手抓住墙头,把自己身体拉上去。

我坐在墙头上,有一阵风吹来 ,我瑟瑟发抖,我双腿悬着像荡秋千。

“林以以,你在干嘛?”墙下传来低沉男声,我顺着对面便利店广告牌的灯光看到了那人的脸,是鹿斐然。

我白了他一眼,故意若无其事,说,“我,看星星……”他噗呲笑了,我抬头看看天,今晚竟然没有星星。

为什么我总是在我最讨厌的人面前出丑,我欲哭无泪。

“你最好别翻出来,学生会这几天严抓翻墙,你算是撞枪口上了。”他戏谑地说着。我一下子就来气了,瞪着他,说,“狗拿耗子啊你,学生会又怎样?”他站在原地不动,交叉抱住两臂,露出一副小人得志的挑衅,说,“难道你男朋友周项不是学生会长?”

“你想怎样,鹿斐然。”说完我竟然打了个寒战。

“不怎样,”他走到我放垫脚砖的地方停下来,对我露出邪恶的笑。他俯下身把砖撤下来,我看着有些急了。

打自高一那天新生报到他就针对我了。那天不少男同学为女同学提行李,他走到我身边微微一笑,我以为他要帮我提行李箱,可他却说,“林以以,你箱子漏了个洞呢。”大庭广众之下,我窘迫得无地自容,他说完还得意地哈哈大笑。

“鹿斐然——”我抓狂地大叫。

“谁?”这时宿管阿姨听到了动静,打着手电筒要走过来,我一慌,摔了下去。

除了我自己的尖叫声,我什么都听不见了……接着,鹿斐然就成了我的人肉垫子,我重重摔在他身上,他孱弱地呻吟了一声。

宿管阿姨发现异常,拨打了学校保安的电话,我马上从鹿斐然身上起来。脑子里什么也没想,抓住他的手,跑。

我们一直跑,鹿斐然居然没有反抗,一路上很配合我。跑到公交车站的时候,我放开他的手,两手插腰大口大口喘气。

“你为什么拉着我跑?”他莫名其妙地对我说,我摆摆手,说,“怕你被宿管阿姨抓呗。”

“我是保护你,宿管阿姨都要喊门卫了,没想到你没反抗……”我说出这句话后我就后悔了。他有些惊喜,迟疑了几秒,问,“你觉得我需要你保护我?”

我翻了个白眼,说,“是我自作多情,行了吧。”他愣了一下,又问我:“现在去哪儿?”

我一副“你确定要跟着我?”疑惑地看着他,他会意地说,“现在连公交车都下班了,我怎么回去?都是你,拉着我跑这么远,我不管,我今晚跟定你了。”

我说:“你这也太赖了吧,我是不是认识了一个假的鹿斐然。”我捂着肚子笑。他也笑了,说“听说你的王者荣耀打得很好?”我听出来有点挑衅的意味,马上说,“那是当然,我们比比?”他摇摇头,说“刚刚学。”

我有些得意地对他说“那我教你好了。”


4


我和他勾肩搭背走到网吧。

开了票后,抬眼看了看四周,人还是很多的,我拉着鹿斐然找位置。

我看见了墙角有个穿着黑色大背心的女孩,正在入迷地玩游戏,大大的耳机盖住她的头。我拍拍她的背,她下意识转过头来,有些去激动地说:“你终于来了,喏,那边给你留了位置,联机噢。”我点点头,对鹿斐然说,“你玩累了就坐着休息,我要组队打游戏。”

在一旁的女孩打趣我道,“姐姐男朋友很帅噢。”我冲她笑笑,想要让鹿斐然帮我解释解释的,看到他已经坐下来开电脑了,我吸了口气,觉得好尴尬。

用QQ登陆录了游戏,我也顺便登录了我的QQ。

半个小时后,我们打赢了。

我看了一眼鹿斐然,发现他也在望着我,我怀疑我眼睛瞎了,他为什么要笑?我窘迫慌张地继续盯着电脑看,太诡异了……

在我第二场游戏正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QQ消息窗口抖了抖,是周项。

我激动的点进去看,他终于回复我了。

“以以,我觉得我们不合适,还是分手吧。”我看着这15个字呆滞了整整一分钟,我愤愤地摔了耳机,趴在键盘上。我哭了,哭到鼻涕都流了出来,偏偏在我最狼狈不堪的时候,鹿斐然在我身边。

他递给我几张纸。

“我失恋了。”我挤鼻涕,一脸生无可恋。他嘴角一歪,略带笑腔,“就因为这个哭?”我点点头。

“没出息。”他回到电脑前,打开了一个电影,对我说,“过来陪我看电影,林以以。”我一听更委屈了,他不但不安慰我,还有心情看电影。

我没有打游戏的心情,索性把电脑关了机,把椅子移到鹿斐然身边。我们看的是《港囧》,可我一点都不想笑,我反而觉得徐峥很可怜,只有鹿斐然在哈哈大笑。

电影要看完的时候,鹿斐然的头渐渐靠到我的肩上,他轻轻说了一句话,“让我靠一下。”我愣了一下,侧着脸看了看他 ,他睡着了。

明明我才需要肩膀好不好,这剧情……“我怎么这么可怜。”我嘀咕着,泪水又不争气地掉下了,鹿斐然轻轻动了下,抬起头来,说,“别哭。”他突然用他外套的袖口擦我的泪。

我突然觉得好温暖。他拍拍自己的肩膀,对我说,“应该需要肩膀吧,你这个样子很辣眼睛的。”

我:“……”

他正要说什么来打破沉默,我把头靠了上去,泪,还是没忍着流下来。

第二天,我和鹿斐然早早来到教室。周项和我分手后,我再也没有见到他,可能他是在躲着我。周项是保送生,所以他大部分时间可以不用花在学习上,他喜欢播音,经常出去比赛了。这次也应该是比赛了。

自从我翻墙被鹿斐然发现,他就开始“威胁”我,让我帮他抄作业,他好打篮球。而且总是来烦我,要和我一起回家。

我们班的座位每个星期都要换一次,是按照考试成绩定的。我成绩还好,每次也能选一下同桌。

在快要上课的时候,鹿斐然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他说 “你一会儿选同桌的时候记得选我。”

我刚要说话,他就笑着打断我说,“你可以不坐在我旁边,可是我不保证你作弊的事实不被泄露出去。”“好,我选你。”我咬咬牙说道。

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你的把柄在别人手上。

上课了,老班开始念班级前十名。老班对我这个第一名说,“林以以,你选一个同学和你坐。”我看了看鹿斐然的表情,我更加觉得可怕了,他一副要整死我的样子,我低着头沉默。

老班见我不说话,把声音故意提高,“林以以——”

鹿斐然嬉皮笑脸地说,“老师,林以以要和我坐。”班上响起阴阳怪气的起哄声,我的脸迅速红了起来。老班拍拍桌子,怒斥道:“安静,”又看向我说,“林以以,你要和谁坐?”我对老班苦笑,指了指鹿斐然。

老班有些惊讶,但还是点点头,示意鹿斐然到我旁边来。

我们刚换好位置就下课了,鹿斐然没有对我说一句话。我很疑惑地看着他,,他看到了,对我说,“以后你负责擦桌子,扫教室的时候随偏抬我们的椅子,还有帮我抄作业。”

“凭什么?”我恼了,直接站了起来。他不紧不慢地说:“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他站了起来,在我耳边轻声说,“周项谈恋爱的事如果被处分了,他想要重点大学,可能就没人再保送他了吧?”我绝望地说,“求你了,他绝对不能被处分,那会要他的命的。”

“林以以,是他甩了你,不要那么傻!”他越说越说激动,同学们纷纷看过来。我气不打一处来,说,“你才傻呢,我就喜欢他怎么了?”此时他的手机刚好响起,他看了一眼手机,脸色马上变了,他对我说,“让开。”

我假装不给他让座,他直接推开了我。我惊呆了,他竟然发这么大的火,我身体重心没控制好,一屁股摔在地板上,头还撞到了课桌脚上。同学们都过来扶我,有的男同学还骂鹿斐然。可他没看我一眼,就离开了教室。

直到上课了他也没回来,他的位置就这样空了一天。老师提到他,都无奈摇摇头,看来老师已经习惯他旷课了。

下了晚自习,我像往常一样去找顾夏儿一起回寝室。刚走出教室,就看见鹿斐然站在走廊的尽头。他向我勾勾食指,说“过来。”此时顾夏儿从教室出来了,看到这一幕。

顾夏儿对我暧昧一笑,抢走我手里的书,说,“去约会还带什么书啊”我瞪了她一眼说:“别瞎说!”鹿斐然来到我们面前,顾夏儿对他使了个眼神,然后就一跳一跳地离开了。

“干嘛?”我不想看他一眼,因为今天他莫名其妙地推我,我还是很生气的。他伸手要摸我的额头,我拍开他手,快速退了一步。

他也不恼,从他风衣衣兜里掏出创可贴。迈开他的大长腿,伸手把我额前的刘海拢到两边,撕开创可贴轻轻贴在我额头上。他把我刘海理好后,说,“对不起了,今天有些冲动。”

我摸了摸自己的头,心里竟然有些甜蜜。我很快又醒过来,问他,“你今天为什么没来上课?”

他没有回答,而是自己往前走了。我很快跟过去。“你知不知道多次旷课会被处分的。”他笑着说,“你就那么怕处分?和周项谈恋爱的时候怎么不怕处分啊?”我沉默了一下,说,“不知道。”然后一瘸一拐地跟在他后面。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我停下来,因为腿太疼不敢下楼梯。他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摇摇头。“上来。”他背对着我,半蹲下来。我疑惑了,“干嘛?”

他没好气地说,“你要自己走下去?就你那腿,能走吗?”说完他就把我背了起来。

还没到寝室门口,我就急忙从他背上跳下来,因为我不想让寝室阿姨看到。

“我走了。”我对他说,他平静地点点头。我走到寝室,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和顾夏儿在寝室阳台看下去,原来是鹿斐然。他还没走,他给打了个电话,说,“林以以,你的秘密我不会说出去的。”

“哟,什么秘密啊?老实交代,刚刚你们干啥去了?”顾夏儿看着楼下的鹿斐然,笑着对我说。我挂断电话,坐到床上,掩饰道:“没什么啊。”她笑嘻嘻地过来挠我痒痒,调侃说,“还不承认!”

我们停止嬉闹,顾夏儿突然认真地对我说,“我觉得他比周项更可靠,以以。”“我不说了,我睡了。”我假装睡着,用被窝盖住发红的脸。

他那么讨厌我,怎么会喜欢我?

自从鹿斐然那次逃课后,他就经常请假,所以我旁边的座位总是空空的。

我像往常一样把作业交到老班办公室,一进门就听见有个老师说道,“老刘,你们班鹿斐然已经两个星期没来上课了吧,要高考了,这样可不行啊。”刘老推推眼镜,然后翻翻卷子,说“鹿斐然啊,情况有点特殊。他父母离婚了,他母亲独自将他抚养长大……”

我不小心打了个喷嚏。

老刘看到了在门口偷听的我,没有再说下去,我尴尬地喊了一声,“报告。”他对我微微一笑,和蔼地说:“刚好要找你,进来吧。”

我把作业放在他的办公桌上,轻声问,“老班,有什么事吗?”他干咳了一下,说,“你和鹿斐然是邻居是吧,”没等我回答,他就接着说,“你这个周末去他家劝劝他,让他来学校上课,因为快高考了,他这样不行的。”我平静地点点头,走出了办公室。

不知道为什么鹿斐然不来上课我会很想他,虽然平时很讨厌他,他也常常欺负我。而且奇怪的是,我很少想起周项,也许他已经被我忘记了吧。

我在鹿斐然家大铁门偷偷窥视着开满的三角梅的院子,看里面有没有人,我闻到一阵阵从他家那棵桂花发出来的香味。

我闭上眼睛吸着那个味道,“你在干嘛?”我被吓了一跳,慌忙睁开眼,发现鹿斐然就在我面前,只是被铁门隔着。

“额,老师让我来找你。”我解释着。他以鄙夷的眼神看着我,然后笑了笑。

“斐然……”我们听到屋子里有一声人从床上跌下的呻吟,鹿斐然脸色马上变得痛苦,他慌乱地把门打开,然后冲进房间里。我推开门,也跟他跑进了屋。

我看见鹿斐然妈妈脸色苍白躺在地上,他正吃力地将她扶起。我蹲下,和他一起把阿姨扶到床上。

“你是因为你妈妈的病才不去上学的?”我在他家沙发上喝着水,问他。他说,“不然你以为呢?”说完,他看看表,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走到厨房去。

我跟过去,看见他正在穿围裙。当他把蛋炒饭弄好端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有些不敢相信。“尝尝看,一会儿我要喂我妈。”他看着我的眼神,异常认真。我毫不犹豫地吃了一口,不得不说,他的厨艺还很好。

“你为什么不放西红柿?”我继续吃着。他摇摇头,说,“我讨厌西红柿,它那么难吃。”我用筷子头打他额头,说,“傻瓜,西红柿有营养的,我看你妈妈脸色不太好,应该是贫血,多吃西红柿才行。”他点点头,说“你懂得还挺多的。”

“那是”我得意地笑了。我想我妈了,因为妈妈从小就去世了,我从来没有感受到母爱,然后也没有孝顺过她。我爸打电话来了,我放下筷子,跑了出去。

“林以以——”鹿斐然在我身后叫道,“你怎么了?”我回头说了一句,“我爸回来了,我得回家了。记得回学校上课。”他愣了一秒,点头道,“好。”

晚上,我收到周项的短信。他说,他比赛赢了,明天回来,要和我们聚聚。

虽然分手了,我们还是朋友,我敲了个“好”字过去。


5


鹿斐然在我没起床就打电话给我,他说,让我看看窗外。我睡眼惺忪看了下去,他看向楼上的我,对着手机说,“今天周项回来,你不舒服,你不去了好不好?”他知道我们分手了,他是在帮我找借口不去见他,怕我尴尬。

“可是我已经答应周项了……”我也看着楼下的他说着。他说,“好,那我们一起去。”

我们?多么温暖的词,我轻笑。他对着手机继续说,“谢谢你昨天来看我妈,我会回去上课的。”

应该是我谢谢你,鹿斐然。

晚上,我和鹿斐然备注去KTV找周项。在租出车里,他最后问了我一句,“一会儿可别哭,自然点,能不能行?”我只能说,鹿斐然太了解我了,他总是能看穿我。我点点头。

可是我没有想到,再见到周项的时候,是那样的场景。

“以以,你们来了。”我们在包间门口,就看到了许多人,都是老同学。

不知道鹿斐然的手什么时候拉住我的,直到见到周项他也没放开,这我感觉很安全。周项看着我和鹿斐然紧握的手,目光有些呆滞。他身后冒出一个女孩,她对我们甜甜一笑,说,“进来吧。”

周项把酒杯递给我和鹿斐然,目光温柔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介绍了她身边的女孩子,说“刘圆圆,我的女朋友。”他还没说完,刘圆圆就挽着他的手臂,对大家说,“你们好。”大家都发出羡慕的起哄声,看来她很讨人喜欢。

我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鹿斐然转过头看我,我微怔,凝视他的脸,那张复杂不可捉摸的脸。

我起身,匆忙走向洗手间。在公共盥洗区,掬起冷水往脸上拍打,立即感到寒冷和疼痛。看着镜子里的我,妆全花了,泪水还一直流着。我拿出化妆盒,往两腮涂抹。

“你还是哭了,”鹿斐然突然出现在我身后,他抢过我的粉饼,说,“粉底不能这么厚,傻瓜。”然后在我脸上轻轻擦。他边擦边说,“林以以,我不喜欢你哭。”

“我该怎么办?”我推开他,粉饼落地。他动动紧锁的眉,不等我说完就猛将我拥入他怀中。他轻轻地说,“做我女朋友吧,林以以”

我愣住了,皱皱眉,鹿斐然竟然向我表白了。

我紧张地不敢看他,慌张地把化妆盒塞进包包,然后跑出洗手间。

回到包间门口,我调整了状态,尽量不让别人知道我哭过,然后打开门。周项看到我回来了很激动地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到沙发上,刘圆圆拿出一盒看似礼物的东西,此时鹿斐然也回来了。

周项拆开它,把它递给我,众人都看着周项递给我的东西。它是一个闪闪发光的奖杯,我有些意外。“这个是我获奖的奖杯,我送给你,以以。谢谢你一直都支持我的播音,因为你,我才能坚持到今天。”

大家都鼓起掌声,我看了一眼挽着周项手臂小鸟依人的刘圆圆,对周项说,“谢谢。”

然后我就一直和周项酒喝,一杯一杯。直到鹿斐然拉走我,他对周项说,“林以以醉了,我们该走了。”周项点点头,被刘圆圆扶走了。

一路上,鹿斐然都沉默着。我摸着周项送的奖杯,讽刺地笑了。

鹿斐然意味深长地盯着我的眼睛,说,“你不是那种特别漂亮的女生,不会打扮,不会撒娇。但你很可爱,总是有男生被你吸引。相信我周项会后悔的。”我看着他深邃的眼睛,说“鹿斐然,你在向我表白?”

“我等你,等你忘记他,我喜欢你。”他毫无掩饰地说着,然后帮我理了被车窗飘外狂风吹乱的发,这是我见到他第一次这么温柔。

“谢谢你,鹿斐然。”我靠在他肩上,低声说着。


6


一个月的时间,我都和鹿斐然一起度过,一起学习,一起吃饭,一起回家。他从来不勉强我做他女朋友,一如既往地对我好,让我产生了我在谈恋爱的错觉。

我在学校里经常看到周项和刘圆圆,他们和所有情侣一样,违反学校规定,偷偷谈地下恋爱。因为学校规定,谈恋爱的都要记大过,而如果记大过,考大学的路就不好走了。

所以我和周项谈恋爱的时候,没有几个人知道。

下了晚自习,我、顾夏儿还有鹿斐然要去食堂吃夜宵。

路过学校政教处的时候,看到周项垂头丧气从里面起来。他看到我们,先是一愣,然后才和我们打招呼。

“怎么了?”鹿斐然问他,他淡淡一笑,摇摇头说,“没什么事。”可是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来,他在撒谎。周项看向我,问,“以以,你和斐然在一起了?”

“没有。”鹿斐然抢着说,“我怎么会喜欢林以以?我哪能配得上她啊?”听完鹿斐然的话,我突然很生气,很不舒服。

亏他还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我说,“是啊,鹿斐然怎么能配得上我!”我的语气好像有些酸味,鹿斐然和顾夏儿听了竟然都笑了。我气鼓鼓地看着他们,然后走了。

他追上来,拍怕我的肩,戏谑地说,“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刚刚是在赌气吗?”我好似被揭穿一样,气急败坏地说,“谁喜欢你啊!”由于太生气,我没有去吃夜宵,而是甩下他们两个,自己回了寝室。

我到寝室大门的时候,才发现周项一直跟在我后面。

我奇怪地看着他,他先开口了,“以以,能和你聊聊吗?”我点点头。

他和我走在跑道上。我发现,和他在一起,不会像以前一样感到紧张和害羞了。他心平气和地说,“我和刘圆圆,分手了。”我吃惊地问,“为什么?”

“因为,我心里放不下一个人。”他异常认真地说着。

他握住我的手,说:“回来吧,以以。”我摇摇头,对他说,“不可能了,周项。”他眼神变得更加黯淡,可是却不愿放开我的手。

他说,“是因为鹿斐然吗?”一提到鹿斐然我就特别生气,他刚刚的话太让我伤心了。

“不是。”我违心地说着,语气像赌气。周项突然跪了下来,我被吓了一跳,他说,“既然你们没有在一起,那你回到我身边吧。”我满脑子都是鹿斐然的话,“我怎么会喜欢林以以?”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周项。

重新和周项在一起,我并不开心,心里想的都是鹿斐然。鹿斐然好像发现了我们复合了,对我变得很冷漠,他这样让我很难过,上课他宁愿睡觉也不和我说话了。

周项也对我忽冷忽热,我想要去和他分手,我不想因为赌气失去鹿斐然。

早上,鹿斐然来到教室,我赶紧给他让座。他依旧不说话,我问他,“你为什么不理我?”他没有沉默,而是冷笑。“林以以,你把我当做什么,玩偶?你都和周项在一起了,还问我这样的问题,要脸吗你?”

不是的,不是的。我绝望地想着,但说不出口。他的话像刀,割着我的心。

“高三4班林以以和高三3班周项同学违反学校校规谈恋爱,给予两位同学通报批评,记过处分一次,望所有同学引以为戒。”我听到广播的时候,我都懵了,害怕而羞怯地跑了出去,躲到厕所去。

老班和爸爸对我都很失望,我想解释但怎么也说不出口。“以以啊,你怎么会这样呢,快高考了,知道吗……”爸爸无奈地说着,我流着泪点头。

我被接回家的时候,我看了鹿斐然一眼,他的眼里有深深的担忧。

对不起,鹿斐然。

因为我没有脸面继续在这个学校上课,爸爸为我办了转学手续。中午学校人最少的时候,我回到学校和鹿斐然告别,可是鹿斐然并不在教室。

“中午好,各位。”是周项的声音,他竟然一定都不怕别人议论,依旧当校园播音主持。听完他播音结束,我决定去播音室找他,毕竟我们还差分手没完成。

播音室的门是半掩的,没有关紧,我慢慢推了进去。

看到眼前的一幕,我全都明白了。

刘圆圆和周项正在接吻,我像个傻子提刘圆圆背了谈恋爱被处分的黑锅,多可笑。

一阵风吹过,门被关住,发出重重的声响。他们两个同时看向站在门前的我,大惊失色。我冷笑一声,说,“周项,以后我不欠你了,我们完了。”说完我跑了。

回到教室翻了翻我的储物箱,里面还有周项参加播音比赛获得的奖杯 我把它拿出来,叹了口气。不知道他当初为什么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送给我。

此时,教室门口探出一个头。“你怎么那么傻,替刘圆圆背黑锅?”嗓音低沉,是鹿斐然。

他拍拍手里的篮球,额上汗滴一滴一滴往下落。他站在门中央,风吹过,把他的篮球背心吹鼓了起来。

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说,“对不起,我就傻。”话音刚落,他便笑了起来,霸气地把球砸在地上,用一只脚踩着。

“别犯贱。”他又把球拿到手上玩转。

“我下午有球赛,你来给我加油呗。”鹿斐然装作很洒脱。

我拿了一本课本向他砸去,有些恼怒地说,“不去!”他灵活地躲过了,然后一脸挑衅地看着我。

“你要不要去?”他轻轻地说。

“好,反正我要走了。”我站了起来,对他说着。他说:“要走也是我走。”他把球丢到我脚下,扬长而去。

我在他身后喊道,“你会赢的吧。”他回过头来,摆摆手,说“当然,你还不相信我的球技?”

鹿斐然回头深深地看了颓废的我一眼,说,“如果我要离开这里了,你会不会挽留我?”我意识到鹿斐然的多愁善感,我假装没听见。从他的眼睛里竟然看出有一丝丝的失落,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做出了一个口型,我学了学,好像是……傻瓜。

“鹿斐然,我会挽留你的。”我看着他的背影,大声说。他停了一步,没有回头,而是继续走。

为了鹿斐然,我决定再上一下午的课。

下午,鹿斐然前脚刚到讲台上向老班装病,我后脚就也请假去了。老班看了看我们俩,推了推眼镜,问:“请什么假?”

“病假,感冒。”

“病假,感冒。”

老班愣了1秒,说,“你们两个,传染病?”话音刚落全班突然安静了2秒,然后开始响起了起哄声和笑声。这个默契来得真不是时候,弄得我很窘迫,而鹿斐然竟然跟着同学们笑了起来。

我和鹿斐然来到了球场,他今天出奇地很安静,没有和我开任何玩笑。我坐在观众席上看了鹿斐然他们打了快半场球赛。

球赛快到赛点的时候,鹿斐然接到一个电话,他慌了,放下球就要离开。我也急忙从观众席站了起来,大叫,“鹿斐然?”鹿斐然愣住在球场中央,脸色苍白地抬头对我说,“等我。”我居高临下,担心地看着他。刚刚想开口说话,他就跑了,我追下去的时候他已经不见。

此时我刚好看到了周项,他还挽着他的刘圆圆。我见到他,并没有躲避,从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了愧疚。

我把奖杯递给他,我好像解脱了,一脸轻松地想要转身离开。就在这时,他犹豫地低声叫了我的名字,“以以,对不起。”

没关系,我不爱你了。

把奖杯还给周项后,我一直在球场等他,可是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7


“你怎么了,林以以?”餐桌对面的鹿斐然担忧地问我。我从记忆里醒来,我摇摇头,“没事。”

服务员把菜单递给我们,鹿斐然饶有兴趣地看着菜单,然后问服务员说,“这里都有什么特色?”然后服务员就开始介绍本店的招牌菜,我看鹿斐然的脸色并不太喜欢服务员报的菜。

“番茄牛腩怎么样?”服务员有些不耐烦说道,她一定在想,今天怎么遇到口味这么挑剔的顾客?

“换另外一种吧,他不吃西红柿。”我微笑对服务员说,可是鹿斐然却笑着说,“哪个傻瓜说我不吃西红柿啊,服务员,所有西红柿的菜都拿上来。”我尴尬地对服务员点了点头。

我说,“你怎么喜欢吃西红柿了?”他用手托着下巴,看着我,说,“因为有个女孩告诉我,西红柿有营养。”我微微勾起嘴角,我说的话,他竟然还记得。

“怎么舍得回来了?”我边喝奶茶边问他,他若有所思地说,“我在国外那么多年,心里一直放不下一个人,所以想回来见见她,林以以你在上海这么久了,一定要帮我把她追到手,我真的很喜欢她。”

“她也在上海?”我平静地说。

“嗯,我怕她会再次拒绝我。”他看我的表情很认真,好像是对我说。

真好,鹿斐然终于找到了他喜欢的女孩子。我说:“那个女孩子真幸运,被你喜欢。”他干咳一声,对我说,“你男朋友呢?”

“没有男朋友。”我轻轻说。他点点头。

菜来了。 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口牛腩,竖起大指母说“味道很不错。”

“鹿斐然”,我开口说,“那个小说,真的对不起了。”他不以为然,继续吃菜。过了几秒,他才抬头看我。“不要说对不起。我开始不知道是你写的,所以才举报的,现在觉得没有必要,我会撤诉的。”

他喝了一口汤,对我说,“因为我们的青春是一样的。”

从饭店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我告别鹿斐然,他给我留了他的新电话号码。“记住你答应我的,帮我追到她。”他的脸被晚风吹着,我在看着他的眼睛,每每看他的眼我都觉得自己特别幸福。

“好,”帮助我喜欢的人追他喜欢的人,这种事情多么伟大。

我的小说被正常出版了,顾夏儿比我还要高兴,顾夏儿真的很爱我,这么多年了我们都不离不弃。

在我签售会结束那天,我看到了鹿斐然。他送给我一束百合,很香很漂亮。“恭喜林大作家。”他笑着说。

“谢谢。”我闻着那花香,也淡淡地笑了。晚饭后,他送我回家,他今晚穿了和我一样颜色的风衣。他笑着说,“我们这样像不像在散步的情侣?”没等我说话,他就接着说,“明天我要离开上海了,今天来向你告别的。”

我们在公交车站停下,我不可思议地对他说,“刚刚回来,怎么又要离开?”他握住我的双手,说,“因为工作。”

“你上次不辞而别就算了,”我有些激动地说着,而他却突然沉默不语来。公交车来了,他说,“快上去吧。”我失望地看着他,看了好久。公交车师傅有些不耐烦了,“你们到底上不上来?”

鹿斐然帮我投了币,然后推我上车,说,“有什么事一会儿电话聊,快先回家吧。”

上车后,周项站在原地,拨打了我的电话,“喂,林以以。明天你会来机场送我吧。”我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远,眼泪流了下来。

“我会去送你的,会的。”

今晚的星星很漂亮,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像今晚这样美的夜景。天空深蓝得像海,像鹿斐然的眼睛……

回到家里,我倒头就睡,连灯都没开。

直到第二天,我的闹钟响起。我关掉闹钟,正要打开手机看,可是我的手机已经关机。我下床找充电器给手机充电,可竟然停电了。

我再次看了一眼闹钟,10:02,因为是周末我一般十点才起床。突然想起鹿斐然今天要走了,我慌忙洗漱就往车站赶。

千万不要让我错过他了,我向上天祈祷。

我没有手机,只能在车站一个一个地找,找了好久都没有看到他。我焦急得要哭了出来,借了别人手机,给他打电话,可是已经关机。

我绝望跌坐在飞机场等候椅上,发了好一会儿呆,才离开。鹿斐然,本来我决定挽留你的,现在都晚了。

夜晚,我拿着没电的手机下了街。我在一家大排档停下,点了烤串和啤酒。我很难过,真的很难过。

我边喝酒,边看着广告牌上播放的新闻,“今晚由上海飞往台湾的航班由于遇到台风影响被迫降,只有两位因为飞机乘客颠簸而死亡和不同程度受伤。目前乘客正在转车送回上海,请乘客家属放心……”我心里一颤,那鹿斐然会不会有危险?

“老板,能帮我充电几分钟吗?”我来到柜台焦急地询问老板。

我开了机,发现原来鹿斐然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还有几封未读短信。


8


“以以,我从国外回来,其实是因为想回来见你的。8年前,我不告而别是我的错。那天我姨妈为我找到了国外的医生,必须要带我妈去医,不然她就不行了。那天我曾经回球场找过你,可是我怕你一见到我,我就走不了了。我只有我妈妈一个亲人……

现在我妈也走了,我只有一个人了。那么多年了,我也想忘记你,可是我现在才发现我做不到。我不确定你是否喜欢我,如果你喜欢我,那你能来送送给我吗?我会为你留下来。”

看完,我泪流满面。能啊,怎么不能,我一直都喜欢你啊,鹿斐然。

“以以?”此时周项出现在我身后,眼神担忧地看着我,说,“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台风,鹿斐然……”我语无伦次,可是他能听懂,“他也去了台湾?”我哭着点头。他二话不说拉着我就上了车,说,“去车站。”

我微怔,头疼得要炸裂。他继续说,“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得出,你还喜欢鹿斐然。”我试图闪躲他的眼光,但他说得对,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喜欢鹿斐然。

他摸摸我的头,很后悔地说,“当初没有好好珍惜你,现在也来不及了。可是我希望能你幸福,喜欢他就把他追回来吧,你可以的,以以。”周项的眼睛不及鹿斐然,可是我却看到他眼睛里闪耀的泪水。

“谢谢你,周项。”我感激地说着,“能快点吗,我害怕。”他用一只手握住我发汗的手心,说,“别害怕,他会没事的。”

车站人来人往,有家属焦急等待的,有人抱头痛苦的……我始终没有看到鹿斐然。

周项打了他的电话,都是关机人渐渐的少了。直到警察把手术推车推出来,我看到白布的时候我还是不能相信。我大声哭闹,周项抱住了我,我本能地挣开他。

走到尸体旁边,我几乎没有力气,摔着坐了下来。“鹿斐然,你不是喜欢我吗,你不是说会为我留下的吗?”我歇斯底里。

“你走了我怎么办啊……”我失声哭着,感觉呼吸都困难了。我颤抖地想要揭开白布。

周项把我的拉开,他这次很用力, 说什么都不放手。

“以以,求你了,别这样。”他无奈地说着。我挣着,几乎抓伤他的手臂,可是他就是不肯放手。

“林以以,我喜欢你。”周项更用力地抱住我,低声在我耳边说。

“我也喜欢你,鹿斐然。”我闭上了眼睛。这片天,它突然下起了小雨。深蓝的天空像鹿斐然的眼睛,他流泪了……


【编辑:文韵】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893422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