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章 >> 正文

神!我如是说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邓云平    阅读次数:259    发布时间:2017-10-09

1、兰州街头,我遇见一位医生


红灯之后,人行道上禁止通行。

这一年的秋天,我从南方而来,住进蓝莓酒店,企图寻找一处归宿,然后长眠不醒。街头的拐角,店铺的游医,任意践踏过往的行人,在墙角涂抹牛血和羊血,准备逾越节的盛典。街头的小贩叫买兰州拉面和清真牛肉粉,诱惑我的灵魂。有人在街角哭泣,泪流满面。我的骨络和心灵长满蒺藜,我不能诉说。这一次不是开始,也不是终结。终年的疼痛从远古开始,与生俱来,伤口布满荒芜。

一头任人宰割的牯牛。

一条干枯的河床。

刀枪、冷箭,岁月植入的重创。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寻找一位医生。

黄连、三七,木瓜、苦果,那一味枯草能治疗我的顽疾。

天使从人间坠落,我有一种被凌迟前的恐惧。

从一条河流的旁边走过,河的源头已无从记起,也无从叙述。通往远方的路铺满石板,石头彻夜哭泣。一所大学和人间断裂,斑驳的大道无人行走,屠夫和小丑步入圣殿,我迁徙于荒漠、险滩和曲折的羊肠小道,不停地忏悔。

一位医生从国医馆走出,口若悬河,我知道我的愚昧。

我想不能,可我不能拒绝。


2、这一日,在戈壁上爬行


除了碎石,还是碎石。

没有风。没有雨。只有烈日和黑夜。

一条路走到天黑,我没办法。太阳以逼视一切的目光逼视我的周遭,灼人、冷酷,不能反抗也无力反抗,不能妥协也无从妥协。杀戮的歌声已不期而至。千年前的祭坛灿烂辉煌,我是一个祭品,如同猪头和马面,任人享用,剑锋直指我的头颅。我不能退却亦不能前进,传说中的英雄,拼死抵抗。死亡是一种事物,存在也是一种事物。巫师的咒语成为真理。刹那的呼吸,毁我于无渡,毁我于万端。人生的江湖,冷呀!

我是一个奴隶。

神如是说,戈壁的跋涉是你的宿命。

我如是说,葬我于斯。

何处黄土不埋骨?

那一年的落日悠悠,那一的年月照千秋。

我必须真诚地面对死亡,必须真诚地珍惜生命。冬天来时,雪落大江,一切于事无补。争斗、杀伐、算计和奋争,有什么意义?背叛、卑微、辉煌和傲慢,又有什么意义。我们的脚下没有水流的痕迹,一切都是奢望。那一株骆驼刺或许千年,我不能够看到它的来去。牛羊、鸡鸣、野草、马蹄、参天大树和传说中神话,已然远去。这一世,别无选择。

谁是谁的永恒?

一无反顾,纵然天色已晚。

宽容世间的一切,宽容一切错误。

一剑西风,茫茫!


3、西出阳关,找不到一滴水


你必须面对一切可能消失的危险。

我的前路遍地尘沙,布满琐碎,半截土墙来至唐朝,那一年的西域,那一年的雄关漫道。我在岁月尘埃里瞭望,愁的是前路,出不出阳关都没有故人,此处一关,谁埋葬我的诗魂。故人只是一种传说,在酒杯里荣耀,饮下这杯烈酒,我就无家可归。西来的路上,一辆出租车承载我的全部,一梦天涯。

一滴水淹没一个世界,一滴水阐释大漠孤独,戈壁寂寞。

我是一个路人,只在路上行走。

断墙,残壁,土围,绝世的风景,石破天惊。

千年的期许,那一冬的马匹越过荒原。

残缺的诗行写满大地,我想留下,可我不能。心路的抵达,寻找水草田园。远处的呼唤绵延不绝。徒步走过昨天,心域的梦幻依然,有些期待只是虚幻,有些理想只是虚无。希望在抵达时绝望。一颗树掩盖一片森林,一个沼泽幻化成海。满地沉沙,我到达时,那些杨柳已经绝迹,一弯泥泞挥霍我的神殿,蔑视我的虔诚。

西海的边缘,我独自离去,寻找诗的白骨,谁能够永远或许千古。

一个谎言,欺骗了我的一生。


4、雅丹,丢失在西海


从来不说假话,碧血丹心,从早晨出发。

我知道,你只是一座土墩,老师告诉我,教授告诉我,神也在告诉我。塔林、楼阁、飞禽、走兽,那一处是真实,那一处是才情。古老的海底,无波无浪,谁撑起了你的背脊?怪石吗?险峰吗?每一处都是我的痛点。求索的路上,我的画笔涂抹大地,回家时却两手空空。方舟驶来,我的渡口碎石遍野。万年垂钓的鱼,做无钩之梦,逍遥于大野,那只凤凰涅槃。

一切在黎明之前,一切在落雪之后。

谁峥嵘了谁的岁月,谁又温暖了谁的心灵。

谁欺骗了世界,谁又玩弄了苍茫。

三万年前汪洋恣势,白水涛涛;三万年后立地成佛,万人膜拜。

我于苍途。

我知道,沧浪之水可以涤我衣,可以涤我足,可以涤我人间大道。白云在千山之外。苍穹寂寞,岁月寂寞,我的人生寂寞。赤日炎炎,落霞直逼我的未来。一株野草覆盖心灵,世纪最绝美的镜头,无踪无迹。我想重来,暮色已苍然而至。记忆之花已然成霜。或许我应该忘记河山、峰峦和前路。

时光之剑砍伐一切森林。

时光之剑葳蕤一切生命。


5、一弯月牙照亮我的心灵


红日高照,大漠孤独,古道孤独。

流沙如梦,细碎的影子散落江南,一个旅人的诗歌找不到开头。我穿越千年的风暴,细细的流水从心底涌出,笑靥如花。古河道泪如泉涌,淹没我满头的白发,流逝的岁月在我的额头布满皱纹,来时的路,月落满地,凄艳而又柔软。日落之后的黄昏,泪光点点。

我们永远在枝头瞩望,爱情的风景。

时间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我是一个浪子,三百年前的传说,长满枯草。

谁点燃了谁的希望,谁又零落了谁的枝头。

驼铃声紧,以最后的微笑,做一次表白,一次彻底的表白。

梦的烟岚在远方升起,我的灵魂因沙而故鸣,因水而益秀。月光朗照,灿烂若虹。我总想起卑贱、高傲,鲁钝、智慧,明亮、隐秘,那些相对而又相携的事物。我被谁的牙齿啃噬。来而复去和去而复来都是一种选择,我不能背叛我的诺言。半世蹉跎,只为一只腿袜。

古线装书散落一地,我必须重头开始。

这一生落拓。这一次,来去想必都不用人陪同。


6、沙漠,邂逅一株树的自白


坚硬的风,破碎的石头和落日。

我来的路无头无尾,布满幽魂和死亡,散失的记忆凌乱而且澎拜。不曾想起要永恒,总想起水草、骆驼、牛羊、马匹和希望。岁月的蔓藤在远处延伸,我辜负了青春韶年,雁群飞过昨天,远年的繁华又一次催促,某一处山崖檀歌如梦,我祈求上苍,拒绝一切可能和刀斧。春日苍雪,秋日苍阳。坚持或逃离,择决的利剑步步紧逼。

我渴望海的深处,迷途而不知返。

沉醉于孤独,像沉醉于美酒,一醉不醒。

一千年不开花,一千年不结果。那么,一千年也不落叶吗?

追求真理,真理堕落为谎言;追求谎言,谎言磅礴为真理。

生于斯,长于斯,埋于斯!  

我在黑夜里寻找,追求光明的意义。那一处的沙丘流光溢彩,那一处的河流水草丰美。今宵过后,褐色的太阳风暴淹没我的足迹,一粒沙子涵盖了我的一生,一堆粪火,燃烧三千年的岁月,荒漠的歌声从遥远逼近,笑颜如花,残阳如血,白鹤翻飞遍某个季节。

一滴雨露,守望黎明。

泪痕的边缘,乱石满地。

此地无路,我拿什么献给母亲。


【编辑:文韵】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974711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