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牌 戏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木杉河    阅读次数:767    发布时间:2017-12-09

1


不知从何年何月何日何时起,也不知是哪洲哪国哪省哪市哪县哪些人,更不知因了什么原因出于什么目的就聚在一间铁屋子里天天上演着争斗激烈、令人看了眼花缭乱的牌戏。这牌也非一般的骨牌纸牌桥牌扑克牌麻将牌。人数也不固定,三五人不嫌少,百千众不算多,而且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时时刻刻进进出出实在难以统计。游戏规则呢,好像也不一定,大约以庄家说了算。是的,就像各种牌的玩法一样,牌局里有庄也有闲,“庄”有等级之分,“闲”有大小之别,这其中的明堂太多,笔者也不能一一记录在案。倒是有一件事值得一提,就是这铁屋未开窗户,进出只得一个门洞。为什么叫“门洞”而不叫“门”呢?因为那门着实又矮又小,低矮鄙陋到何种程度呢?读者尽可能调动自己的想象力,也许想象力还不够用。总之,进出的人只可鱼贯而入,需五体投地,匍匐钻进。有膘肥体壮、脑满肠肥者,往往被拦腰卡住,进不得退不了。此时,需屋内有人拽其头发使劲提拔,屋外也有人狠命踹其屁股,被卡者前后受击护痛,只得拼命挣扎,嗷嗷狂叫,终于像一条趴儿狗一样钻进屋里,方吁了一口长气。

来人喘息未定,就听得人声嘈杂,烟味酒味汗味铜臭味一股脑儿扑面而来,恶臭熏人,刺鼻难忍。“啊哈!刚来的吧?带了多少子儿?老子他妈的全部输光了,先借一万给老子扳本!”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说着就伸手在来人的衣兜里硬掏。来人吃了一吓,急忙后退躲避,凭自己还有几分蛮力拼命反抗。只听得一个妖里妖气的女声道:“谁在那里撒野呢?无天铁屋之下,竟敢不守规矩,破坏游戏规则,扰乱铁屋秩序,给我重打三百板子,逐出铁屋,开除牌籍,永远不予录用!”话音未落,就有几名身穿制服的打手上前将满脸横肉按倒在地,也不等他分辩,劈头盖脸覆屁股一阵乱棒拳脚雨点般下,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来人眼睁睁看着满脸横肉被踢出了门洞,惊恐不安难以言状,低着头不敢看那个妖里妖气的女人。旁边有人拉了拉他袖子,在耳边小声说道:“这是初级庄家,算你小子有福,今天幸亏庄主亲自相救,不然你死定了。还不赶快上前巴结拍马谢恩!”来人慌忙向女庄家弯腰致谢,旁边人忙拿肘拐他,一个劲地说:“钱!钱!钱!”来人惶恐掏出一沓钞票递上去,只听那女人冷笑一声,说,收下吧,先安排打杂跟班学习!


2


稽启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来了多久,反正自己看过门,扫过地,烧过水,跟过班,洗过牌,打过扇,捶过背,捏过肩......,什么粗活累活脏活贱活没干过?就是没得机会上牌桌一试手气。摸摸腰包早已空空如也,当初自己带那么多钱来,本想凭手气发点小财。如今倒好,牌桌还没挨上边,钱已经没了,不是拿去“孝敬”上面,就是被别人强行“借”走,反正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幸亏自己多个心眼,在内裤里另外缝了个口袋,塞在里面的钞票迄今未被发现。稽启每每下意识摸摸屁股,厚厚的还在,心想只要这“屁包”里的本钱不丢,就不愁没有发财的机会。不料他下意识摸屁股的动作早引起旁人的注意。这“屁包”里的本钱终于有一天也被人“借”走了。他原本不想“借”,但“借”者来头很大,据说是一个副三级庄家的远房亲戚,咱小小一个打杂跟班的,如何惹得起?只好自认倒楣吧。俗话说,胳膊拧不过大腿,筷子拗不过地脚枋,好汉不吃眼前亏,人到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不过也好,虽然自己一文不名,倒也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俗话说得好,穿皮鞋的怕穿布鞋的,穿布鞋的怕穿草鞋的,穿草鞋的怕光脚的,所谓好汉怕光棍,光棍怕净棍,自己一无所有,也就一无所畏。渐渐地,稽启也习惯了在铁屋里混生活,他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对那些新来的采取威逼利诱,坑蒙拐骗,敲诈勒索,吃拿卡要,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慢慢的,也就成了牌屋里的“老油子”。

但是,要想在牌屋里混出个人模狗样,首先要有本钱。可是,稽启已经一文不名,到哪里去弄钱呢?靠坑蒙拐骗敲诈勒索,弄不到几个钱不说,还整天提心吊胆,刀尖上过日子的滋味实在难熬。而且永远也上不了牌桌,发不了大财,更莫说飞黄腾达了。于是他想到一个办法,就是跟大多数人一样去贷款。可是贷款要有抵押物,自己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人家凭什么贷给你?一打听,才知道这里的规矩竟然跟别处不一样。银行贷款不需要房屋土地公司等不动产作抵押,只要人身上的器官,比如:脸面、耳朵、舌头、大脑、心肝肺等等。听起来很恐怖,但实际办理并不复杂,只需签个协议,履行个手续,抵押的器官也并不需要实物。比如用脸作抵押,就只是在脸上戴个假面而已,在未还清银行欠款前,贷款人是绝不能以真面目示人的。又如以耳朵作抵押,就要戴上特制的耳机,每天只能听到耳机过滤之后的声音。如果用舌头作抵押,就需戴上特制的舌套,不但吃什么都尝不出滋味,而且说话言不由衷,假话、套话、废话、脏话、空话、大话张口就来。等等。那么,读者也许会觉得奇怪,银行这么做如何赢利呢?其实,根本不用为它担心,它投资前景十分广阔,如餐饮服务、医疗卫生、大众传媒以及广告业、娱乐业、房地产等,尤以保险、期货、信贷、股票投资市场最大。当然,至于这其中的市场行情,因全部属于商业机密,笔者作为局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所以无可奉告。

稽启决定先把脸面给抵押了,贷出一笔钱来试试运气再说。何况戴上假面也没有什么损失,一来戴假面的人随处可见,二来自己的真面还不如假面光鲜哩。于是,他来到银行只花了半个小时就办得了贷款。稽启心想,这银行的办事效率还是蛮高的呀。


3


稽启已经到银行贷了三次款,除了上次把脸面抵押了,又加上两只耳朵和舌头。现在耳朵塞了耳机,整天只能听广告:什么妙手回春、包治百病,什么山水楼盘、花园小区,什么房屋补漏、开锁办证,什么借腹产子、无痛人流,什么赌神牌技、日进斗金,什么财运保险、开发手气,什么游戏规则、智谋全书,什么个人励志、社会精英,什么基金资金、股票彩票,什么手气拍卖、点子传销,什么酒品人品、牌风作风。等等,五花八门,乱七八糟的广告一天24小时不间断地播放,简直是狂轰滥炸!稽启感到两耳轰鸣,头都要爆炸了。不过,时间长了,也就麻木了,习惯了,平常了。稽启自从舌头戴了套子,一次看到一个长得奇丑无比的女人,一开口就叫人家美女!还说了许多肉麻的话,什么美若天仙啊,秀外慧中啊,温柔贤淑啊,梦中情人啊,最后干脆称她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弄得那丑女人芳心大悦,一把抱住他,厉声道:“真是个可爱的小鲜肉!就做老娘的跟班吧!”也是他活该转运,这丑女人竟然是个二级庄家哩!不久,在丑女人的一手提拔下,稽启终于在牌桌边谋得了一个座位,可以一试身手了。


4


稽启天生就是一名赌徒,他不但牌技好,手气也好,不久便赢了很多钱。因为业绩突出,加上二级丑女人的关照提携,他顺利地升为初级庄家。可谓春风得意,志得意满。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正当他赌运亨通,牌途顺利的时候。他的靠山却突然倒了,就是那个二级庄家丑女人竟被查出玩老千,严重破坏铁屋游戏规则,赌德沦丧,牌风败坏,被撤职严办,开出牌籍。最后被逐出铁屋,落得个身败名裂的可耻下场。树倒猢狲散,在她庇护下的众多牌友都遭到牵连。稽启也不例外,被降为末等闲家。算他聪明,赶紧花钱及时托朋友找关系走后门,才保住这个末等闲家的位置。吃一堑长一智,稽启在牌场变得更加聪明,他对上巴结,对下欺骗,左右逢源,狐假虎威。但是他深知要想出人头地,还需寻找更大的靠山。经朋友介绍,他终于结识了一个副四级庄家,在牌桌边已经巴结过好几回,端茶、点烟、打扇、洗牌、站台等帮闲的事情做得自然大方滴水不漏,深得该庄家的赏识。只可惜自己因为丑女人事件花钱太多,元气大伤,现在还没恢复,拿不出一份厚礼来给庄家,自然得不到重用。于是,他心一横,到银行把自己的心给抵押了,贷出一笔巨款来,拿出其中一半来孝敬那位副四级庄家,还认他做了干爹。很快,在干爹的关照下,他被破格提升为二级庄家。于是他用剩下的一半钱做赌注,在牌桌上大显身手。但是他发现打牌没有自己的主意了,该如何抓牌、出牌、和牌都不知道,完全得按照上级庄家的指示办。当然,有时干爹也会给他送来许多关于提高牌技的书籍和手册,叫他加强学习,提高本领。他通过刻苦钻研,终于掌握了打牌赢钱的诀窍。只要严格遵守游戏规则,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好主意好点子,也不需要好手气就能轻轻松松地赢钱。倒是那些自以为聪明的有能力的对手,都被他打败了,乖乖的把皮包里的钱掏出来。他又拿着大把的钱去疏通上级庄家,结交朋友圈,编织关系网,打造利益链,很快,他就在牌场上混得风生水起,牌运一帆风顺。顺利地坐上三级庄家的宝座。他不但有了跟班、保镖、经纪人、女秘书,而且连二奶三奶都有了。他不但到银行赎回了自己的脸面,还买了更多更大的面子回来,以至于现在他坐在庄家的位置上,那些打牌的人和围观的人都十分恭敬地看着他,看着他那张车轮般巨大的脸面。


5


稽启好不得意。他想起自己初来乍到被人欺凌盘剥敲诈勒索而穷困潦倒时,真是不堪回首,恍如隔世啊。如今自己有钱有地位有权力有女人,打牌时总有一大帮人伺候着,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鸣锣喝道,好不威风!原来做人上人的感觉竟有如此这般美妙啊。真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如今苦尽甘来,牌运亨通,财源滚滚,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正所谓物极必反,正当稽启得意忘形,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时候,有人举报他玩老千!上面派来专案组,表示要彻查此事。急得他如热锅上的蚂蚁,四处托人打点疏通,连夜找到干爹,扑通一声跪下,咚咚咚连磕了几个响头,然后仰着流血的额头,可怜巴巴地望着干爹,哀求道:“干爹救我!”干爹臭骂了他一顿,叫你低调做人,低调做人,你就是不听!到处去炫耀你那狗屁绝活牌技,充大师,收徒弟,搞得沸反盈天的。人家现在告你拉帮结派,徇私舞弊,庄闲通吃,擅改游戏规则,这些都是杀头的罪名啊!老子看你这次是死定了!你不连累老子就算万幸了,老子如何救得了你!稽启咚咚咚又是一通响头磕下去,从裤兜里掏出几根黄澄澄金灿灿的条子递上来,哭着说,这是我剩下的全部家当,求干爹无论如何想办法救我这一回。要不,干爹也是知道的,我本来身子弱骨头软,哪里经得起他们的严刑逼供?万一在神志不清时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连累了干爹您老人家,我这辈子罪孽就深重了呀。干爹气得手都发抖了,他一只虎眼看着他额上的鲜血,一只猫眼看着他手上的金条,然后一把抓过来,狠狠踢了他屁股一脚,用牙齿咬出一个字来:滚!


6


稽启死里逃生,打过了一劫。从此他牢记干爹的教诲,低调做人。他因为经历了许多事情,如今也变得成熟多了。他既不喜形于色,也不显山露水,说话轻言细语,神情泰然自若,行动不慌不忙,表面高深莫测,内心捉摸不透,不知底细初次见面的人都对他心生敬畏。他忽然明白原来这就是做“庄”的感觉呢。而且,级别越高感觉越强烈。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稽启在赌场顺风顺水,凭着自己丰富的赌场经验,精湛的赌术牌技,特别是长期建立起来的广泛的人脉关系和牢不可破的利益圈,使得他的“庄”越做越大,从正三级一直做到副八级。这期间他还把自己的干爹整下了台,当然指的是那个副四级庄家。后来他有了新的干爹,级别高得多,而且还不止一个呢。他从此高枕无忧,为所欲为。俗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没有靠山是没法在这牌屋里混的呵,稽启深知这个道理。

稽启感到自己越来越像一架机器了,他在这牌屋里混了大半辈子,早已混出了自己的一套人生哲学。他觉得这里的人生就是一场豪赌,赢了就吃香的喝辣的成为人上人,输了他妈的什么都不是,狗屁都不值,最后连小命都不保。他也深知,机器性能好不好,不在于铸造机器的是钢是铁是金是银,而在于它是否中规中矩合规格。说白了,就是要想在牌屋里混出名堂,必须完完全全老老实实地服从这里的游戏规则。至于偷牌诈和玩老千,这些都是潜规则,并不违背总的游戏规则。但是,如果触碰了总规,这些潜规则就成了大逆不道十恶不赦的罪名,必然遭到严惩不贷,最后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遭此下场的人不计其数,都是前车之鉴啊!稽启这样想的时候,他已成熟为一个老奸巨猾的职业赌徒,就跟轮盘机一样完全是一架高速运转的赌博机器了。


7


可是,稽启最终也没能逃脱一个赌徒赌完输光的宿命。只是他万没想到厄运来得这么快,万万没想到的竟然是他最宠爱的一个情妇和最亲信的一个干儿子联合起来把他出卖了。他的万贯家财瞬间化为泡影,他的众多干儿子干孙子和一大群妻妾奴仆也都作鸟兽散,呼啦啦似大厦倾,树倒猢狲散了!本来,这个出卖他的情妇一直对他都忠心耿耿、俯首帖耳、百依百顺。她不但脸面姣好,体态风流,全身皮肉又白净又嫩骚,最让他欲火中烧把持不了的是这女人浑身上下竟不长一根汗毛,除了满头乌黑的秀发外,整个身子就跟粉雕玉琢的一般。一次,他抱着她细细审察,然后问道:“你用什么脱毛膏呢?怎么这么光裸裸的一根毛都没有?”女人吃吃地笑,伸指头朝他额上轻轻一点,娇嗔道:“人家天生就这样嘛”。又说,小女子就是传说中的白虎星呀,专克男人的,你怕不怕?他一把将她拦腰抱起,狂风暴雨般地发泄,说,你是白虎星,我就是真龙天子,看我如何收拾你这贱人!

现在想来这妖精果然是害人的白虎星啊!自己让她坐上五级庄家的宝座她竟然还不满足,前一阵把心抵押给银行贷了一大笔钱来,死活要他给她弄一个七级庄家玩玩。这七级庄家就是这么好弄的?这牌屋又不是我老稽家的私宅,这赌场也不是我老稽私人开的,凭我一句话就可以给你弄个七级庄家玩玩?谈何容易?女人竟死活不依,坐在怀里撒娇任性,把媚惑功夫全部施展开来,弄得稽启神魂颠倒,终于答应给她弄到七级庄家的位置。这事本来就办成了,然而稽启却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说她跟自己最亲信的一个干儿子关系暧昧,最近出双入对地四处公开活动,根本没把他这个干爹放在眼里。他从来没有遭受过如此巨大的耻辱,这顶绿帽子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愤怒极了,决定要严惩这对恩将仇报丧失廉耻的狗男女!他毕竟老奸巨猾,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派人搜集他们的罪状,准备依法拿下。没想到这干儿子也非等闲之辈,这么多年凭借自己的聪明能干赢得干爹的信任与器重,位置一路攀升已是副七级庄家了。但他不甘久居人下,暗暗发展自己的羽翼,扩大势力范围,准备扳倒稽启取而代之。他和情妇决定先下手为强,把多年来秘密搜集到干爹的罪状全部整理出来,一共罗列了十大罪状把他告上铁屋牌协游戏规则最高法庭!本来上面就有人看不惯稽启的飞扬跋扈,正好上下联动,里外夹攻,把稽启拿下了。

所幸的是稽启早已把大量财物转移至某朋友名下,该朋友倒算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事发后四处托人,上下打点,终于保住了稽启的一条命。但死罪虽免活罪难饶,稽启最终被没收全部财产扒光衣服裤子用乱棒打出。当他伤痕累累地从铁屋的门洞里连夜爬出来时,只剩下了半条命。翌日,当过往行人看到地上躺着一个赤身露体浑身伤痕的老年男子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同情和怜悯。人们知道从那所铁屋子里滚出来的都是些输得精光的赌徒而已,这些靠赌博为生不劳而获的人渣,非但不值得同情,还成了人们教育子孙后代的反面教材。垂死挣扎的稽启回过头朝门洞里最后投去了一丝不甘失败而又无限眷念的目光。


作者郑重声明:本故事纯属虚构。一是时间久远,无从稽考;二是地点遥远,不知是在金星、木星、水星、火星还是土星上;三是人物神秘,也不知是地球人还是外星人;四是事件(包括起因、经过、结果)离奇,荒诞不经。因为这四大点六要素都靠不住,所以读者朋友大可不必认真,只当作荒诞故事来读,聊以消食解颐释闷罢了。


【编辑:文韵】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494388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