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微篇 >> 正文

老 古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谌文    阅读次数:1152    发布时间:2017-12-16

老古,不姓古也不老,才去掉青春的尾巴步入中年不久,但他为人古板性情古怪,慢慢地周围人都呼他老古。

老古很有些文化也一直在外面混,但就是跟不上眼前的社会潮流,撞到一个剃着光头雕了满身漆黑纹身的小伙子看着就摆头就恼火,有时大伙一起聊到这话题上,他总是莫名其妙地来气,还不时愤愤地飙出一句“无人管!”这样的话来。

在外面混老古也脱不掉这古板的脾气。有时在公园里看到女青年被男青年驼着笑嘻嘻时,就恨不能冲上去对那女青年说:“要是男孩一生都这样驼着你,你就真笑得出声来,要是今晚睡了明天就踢了你,恐怕那时你连本地佬音都哭不出来。”

去年夏天,老古去镇上有事,走在马路上远远地看见路对面一个女孩,下身筒了条毛边超短牛仔短裤,上身吊着半件褂子,裸着胸部露出肚脐,老古就有些看不顺眼,走到近前发现还是个十三四岁没脱学生气雏嫩的女孩,气就更是不打一处来。本来两人是在路对面相向而行,这时老古硬是气得赶到对面冲着那初中生模样的女孩劈头就训:“一个读书的小女孩穿成这样,成何体统?要是我的女儿,早把你扔到太平河里去了,免得丢人现眼。”吓得那小女孩说不出一句话来,两眼直直地望着对面老古。

前年老古刚从外面回乡,一家人围着桌子吃饭,见家乡变化很大,就夸起了家乡美。堂客听后不冷不热地说道:“嗯,这是俺村子好,去看看前面的牛家庄,家家户户的儿女离婚恨不得象比赛一样拼命,有的一家兄妹四个个个都离了婚。”老古捧着饭碗停下了筷子气愤地说:“现在的年轻人爱情太任性,对婚姻家庭太不负责了。”堂客说:“这叫风气!” 老古无可奈何地喷了一句:“丢人现眼!要是我儿子决不会这样!”堂客瞪了坐在对面的老古一眼,教着他说话似的:“你这话只能在家里讲,莫在外面说漏了嘴,你儿子也到了找女朋友的年龄。”

好象堂客有先见之明一样,这事还真等她一屁弹着了。

翻过年正月的一天,儿子真带了个女孩回家,进门就笑嘻嘻地跟娘老子介绍说是自己的女朋友。老古的堂客听了倒是乐滋滋地烧茶买菜煮饭忙个不停,老古站在一边只是阴着个脸“嗯”了一声,算是跟儿子打了声招呼。

中午吃饭的时候儿子和他的女朋友坐在一起,老古就特意选了个对面坐下,看了看女孩子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看了看儿子,再又看了看儿子身边的女孩,没有说话,低头吃着自己的饭,桌上只有儿子他娘热情地叫女孩子吃这吃那,又是往女孩碗里夹菜,气氛倒是蛮融洽的。

老古吃完饭碗一放,站起身对儿子说:“吃完饭你到我房间来一下。”儿子望望老子点点头答应了。

老古的房间敞亮着还摆了些书籍,带有一股书香味。

坐在电脑旁,老古侧过身子对着站在面前的儿子说:“我刚才吃饭时仔细看了看那女孩,也比较了一下你俩的模样,感觉这女孩像貌一般般,配你还是差点。”老古跟儿子直接了当地说明了自己的看法。

可儿子毫不在乎地说:“我喜欢就要得!”

老古沉默了一会,耐着性子跟儿子解释:“现在人家是刚刚二十出头的女孩,你当然觉得漂亮可爱,可你要知道女人过了三十岁以后就皮肤松弛身体发福,到时候你可别嫌弃人家丑不要了人家哟——”这“哟”字老古特意拖了很长的音。

儿子听老子这话,毫不犹豫地说:“反正我喜欢,将来她就是一堆狗屎我都兜着。”

老古盯着儿子再次提醒他:“你还是想好了再回答我。”

“不用想啦,到老我都喜欢!”儿子干净利落地回答。

老古盯着儿子,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一字一字地说:“这可是你说的啊,不是娘老子逼你,记得你今天在这里所说过的话!”

儿子真的喜欢这女孩,老古夫妻又向儿子讨到了保证也就不再干预年轻人的好事,随这对恋人热爱着。

七月份一毕业,儿子就跟几个同学一起南下打工。

一天,堂客悄悄地对老古说:“那女孩子好像怀孕了!”老古听了心里乐呵呵地,年纪轻轻地就要当爷爷,怎不叫人乐呵?

“还不快打电话告诉儿子?”老古催着堂客说。

“这事还要我们操心,那女孩还不早打电话告诉了?”堂客说完这话好象记起了什么似的,突然说,“老古,儿子好象有一个多月没来电话了。”

老古听了这话严肃地对堂客说:“下回他来电话你就把这事告诉他。”

又过了一段时间,有天晚上儿子突然打来了电话,堂客接着等不得儿子开口就将女孩怀孕的事一口气告诉给了他。

儿子并没有直接回答娘的话,只是跟娘说外面好有多漂亮的女孩。

娘知道儿子说这话的意思,就在电话里头劝儿子,儿子反而撒娇地说:“我真不要她了,妈——”说完又耍懒地说:“反正我不要,从现在起也不回去了。”

正好老古回房,听到他母子的说话顿时火冒三丈,一把夺过堂客的手机,大声地对着手机就吼:“你不要?当初做什么去了。老子当时特意叮嘱过你,是打了钉复了脚的!你说她是狗屎都要,人家姑娘还不是狗屎你就嫌?赶快过年回来把人家姑娘娶进门,否则你不要进老子的家门。”

电话那头儿子静静地听着,再也没有传来半个“不”字。


【编辑:文韵】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322512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