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过年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刘木清    阅读次数:55    发布时间:2018-02-12

新年的脚步声近了,不禁想起了我儿时过年的景象。

在五、六十年代,我国生活物资极度匮乏,农村生活相当贫困,

过年,既让人向往,也成为每个农村家庭不小的负担。尽管如此,庄稼人对于春节这个传统节日仍十分重视,在人们的意识里,年过得好不好,关乎着新一年的家景气象。平日,人们辛勤耕作,省吃减用,饲养豕禽,为的是年底能过一个好年。

那时候,衡量年过得好与否,主要看吃穿两件事。忙碌了一年,

过年时,一家人都能换上一身新衣,穿上一双新鞋,过年期间,家里有足够的鱼肉菜蔬,正月里能过上一段有油水的日子,说明这个年就过得还好,反之则不然。过年,成为人们备受期待的日子。

对于小孩子来说,过年是最幸福的一段时光,能吃到平时吃不到的食品,有新衣、新鞋穿,不用做作业,可以尽情地玩。

进入腊月,父母就开始为置办年货忙碌起来。母亲开始忙着给一家人未纳完的新鞋收尾,给大人和孩子们添置的新衣做最后的缝制。母亲的一针一线,将一家人对新一年的期盼都缝了进去。年前,大人小孩身上穿的、床上盖的都会进行浆洗,屋里屋外的角角落落都要打扫得干干净净,仿佛想濯净一生清苦,除彻世代穷源。

那时,农村置办年货,最为喜庆的事就是在乡邻的帮助下,将喂养一年的猪杀掉,这是农家忙碌一年的“家当”。父亲在给家里留足食用以后,将剩余猪肉拿到街上去换些零花钱,买些过年用的食品或物品。杀猪那天,母亲会用新鲜的猪肝做成“汆猪肝汤”,犒劳一家人。香喷喷的猪肝汤,鲜嫩爽口,吃一口,足可以将一年的辛苦忘得干干净净。母亲做的“汆猪肝汤”,味道独特,以至我几十年来不曾忘怀。

在农村,过年用的点心大多是自家制做,包括麻叶、翻饺、荷叶子等。其中做麻叶的工序最为繁复,仅将麦芽榨出的一大铁锅汁液熬成一小盆糖稀,就要至少耗时五六个小时。农村过年吃的豆腐也是自家制做。惯常,豆腐要提前做好,不能等到年三十。俗语说,“年三十打豆腐——假忙”,会遭乡邻笑话。

农村年三十的年夜饭颇为神圣,是一家人一年来最为丰盛的一顿晚餐,也是一家人团聚的重要时刻,象征着圆圆满满。南方人讲究吃蒸碗菜,年夜饭通常也得八道蒸碗菜。每年,母亲为做好这顿年夜饭,往往要筹备好些天。

年三十晚上,屋里的灯都会被点亮,一家人欢喜地守岁。那时没有电视看,只是坐在一起聊天,而父亲则在厨房忙着做卤菜。每年年三十,父亲都要卤一大铁锅好吃的,有卤鸡、卤肉、卤莲藕、卤豆腐等等。卤菜时,卤水在锅里不停地翻滚,像唱歌似的欢快地冒着大泡小泡,熏得满厨房香气氤氲,煞是诱人。每当这时,我总会站在锅边,焦急地等待,看着锅里的美味,垂涎欲滴。

三十晚上睡觉前,母亲就会将我们小孩子的新衣拿出来,让我们一一看过后,放在被子上,用大人的衣服盖着,这样第二天早上穿就不凉,新鞋端端正正地放在床边的踏板上。大年初一,天还未亮,我就会醒来,急切地穿着新衣新鞋,在堂屋里走来走去,体验着穿新的快乐。等到天亮出门放完鞭炮,母亲会在堂屋的神龛前的地上放一蒲坛,站在我们小孩子身边,笑着说:“快来拜年吧,要作揖、下跪、磕头啊!”我们就会认真的照着做,先拜爹爹婆婆(即爷爷奶奶),然后再拜父母。拜毕,母亲会给一些好吃的,就算打发了。那时穷,我们那里农村极少见有打发钱的。

我们家在当地是一个大家族,嫡亲叔伯的亲戚多,且同住一村,尽管平日朝夕可见,但过年时,相互之间是一定要拜年的。正月初一,父母特别忙,上午会有很多亲戚来拜年,母亲一大早就开始准备来客“过早”的餐食。但凡来客,都会被留下来过早,一上午要接待好几波。下午,来客少了,父母亲则忙着准备一家人新年的第一顿正式晚餐。

按照家乡习俗,正月初一不出远门,小孩子大年初一要留在家给爹爹婆婆拜年;正月初二,小孩子便跟随父母去姥姥、舅舅家拜年;初三初四则前往哥哥姐姐家。正月十五之前的其它时间,拜年似乎就没有太严格的讲究了。正月十五之后,“年也过了,月也过了”,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年的忙碌。

小时候,总是听父母讲旧社会如何如何穷,人们过不起年。又讲新社会怎么怎么好,每年都有个盼头。如今,日子彻底翻了过来,天天都在过年。过去,一件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现在,一件好端端的新衣服,非要专门做旧磨烂了穿才觉着好看。过去,人们食不果腹。现在,繁多的食材,变着花样吃,吃出一身毛病,“三高”群体愈来愈壮大。过去的人,瘦得皮包骨,而现在的人整日忙着减肥。过去过年,小孩子想得到一个红包,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而现在,人们手机里红包泛滥,通常一个红包,就胜过我父辈当年辛苦喂养一年的一头猪。

年幼时,我们不懂得过年的真正含义,而父辈们几乎将全部的情感寄托于初一堂前深情的一拜。初一大早,父母一定会给神龛上的香炉里上一炷香,神情专注的立于神龛前,合十俯首,虔诚一拜。那一拜,是在向过去一年的一切不如意告别,是在祈求一个新的光景的到来。那一拜,也是新一年故事的开始。

光阴流转,时代变迁。过年的故事一代代在传诵。过去,我们的父母讲的是旧社会的故事。曾几何时,我们则讲的是新社会的故事。如今,年轻人讲的却是新时代的故事。未来,现在年轻人的下一代,还不知会讲些什么更好听的故事呢!


(编辑:东乡哥哥)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084608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