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碧溪闲钓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远影    阅读次数:245    发布时间:2018-03-05

谈到钓鱼,我便想到柳宗元的《江雪》: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其人,其景,其情,非“闲人”无以独钓江畔。

其实,钓鱼之雅趣,不鱼者不知其情致。钓鱼者,凡此两种:一为鱼,一为渔。而我,心在鱼,趣在渔。有鱼,固然可喜;无鱼,也罢,趣在钓鱼之乐。

瑞溪河,经瑞溪镇所在地,由西向东,蜿蜒而去,穿镇而过。溪流忽南忽北,溪水清浅。登高俯视,澄碧溪水如一条水晶缠绕在青山之间。

这里,青山点缀着碧溪,碧溪映衬着青山。“黔北民居”或隐现于青山之中,或伫立于清浅溪畔。良田美池,沃土涓流,似有“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之韵味。如遇晴空万里,其景如画:悠悠白云飘过青山。那青山,倒影在溪水。那溪水,淙淙的流淌着。那流淌的清澈溪水欢唱着动听的歌谣。

我静坐碧溪之旁,置于蓝天白云之下,暖暖的阳光洒满大地,温馨的和风拂着我的脸颊,那份惬意,那份舒坦,在我的心中荡漾开去。

我忘了钓鱼,沉浸在阳光明媚的碧溪。岸边的柳树的垂挂的枝条,被微风拂着,在空中轻舞,倒影在溪水里。水中鱼儿大概也想来溪边享受这暖暖的阳光吧,三五条,或十来条,停留在岸边的水草边,有的佁然不动,两腮张弛;有的悠闲地在水中游来游去。

我静享着悦目的时光:看那无忧的鱼儿在水中悠然,赏那红红的蜻蜓伫立草尖,听那林间叽叽喳喳的鸟语,看那潺潺的溪流……有时也抬头看那蓝空中的白云从遥远的天际飘过。

有时,也站起来走走,轻踱在溪边的草地上,抑或漫步于岸边的田埂之上,低头细看那不知名的黄的红的蓝的紫的野花,轻抚那娇羞的小小花瓣,聆听她们的偶偶私语。也有那翩舞的数只蝴蝶,轻盈在花草间。

这,哪里是在钓鱼,分明是沉醉在美丽的青山绿水间,做着一个五彩斑斓的梦。

我便重拾那似乎被岁月荒芜的童年的梦。

儿童时代,除了读书,就是放牛,割草,拾柴。每天放学,三五个,或十来个年龄相差无几的孩子,从不同的房舍,不同的路径,将自家的牛羊赶出来,不约而同的向相同的目标进发。然后做着各自该做的事情。然后三个,五个,七个或八个,根据自己的爱好,做不同的游戏。游戏有输有赢,输什么呢?不过是几颗小小的石子,抑或从家里“偷”来包谷子而已。输的面红耳赤,沉默不语;赢得呢,幸灾乐祸,手足舞蹈。输便输了,赢便赢了。第二天依然如此地快乐,如此地忧愁,从不计较。

当然,最快乐的莫过于几个小伙伴,瞒着父母去河边洗澡,摸鱼或钓鱼。

先说说洗澡呗,离河边还有一段距离,就把上衣脱了,光着脊背飞一般冲向河边,然后迅速将裤子脱光,整个赤条条的,扑通扑通,一头扎进清清河里。有的漂在河面,荡荡悠悠;有的则从较远的地方冒出来。然后嘻嘻哈哈的在河里追逐着,扑腾着。累了,就都躺在温湿的沙滩上,双手在沙地里刨出一个能容纳自己的小小长坑,仰躺于坑中,随后将细细软软的沙子刨放在身体之上,只露出双手和头于沙滩之外。闭上双眼,静享那暖暖的阳光的抚摸。或者睁着眼睛,看悠悠的云彩变换着它美丽的身姿。风,轻轻的溜过;水,缓缓的趟过。

如遇夏季,本是万里晴空,霎时乌云聚集,豆点的雨说来就来。我们从河里窜起,穿上衣裤,狼狈逃窜,到了家,落汤鸡一般。设若遇上父亲狠狠地目光,心里咚咚直跳,便悄无声息地将牛赶到山上。

钓鱼,也是童年的乐事之一。那时,将积了了许久许久的零花钱,拿去五里之外的集市买了一条鱼线和一颗鱼钩。再从邻居家的竹林里偷偷砍了根还未长大的刺竹作为鱼竿,那便是我当年钓鱼的所有渔具。到了河边,穿上蚯蚓,呼地抛向河里,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那用包谷杆自制的浮漂上,一动不动。只要看见浮漂一端迅速下沉,就快速将鱼竿抬起,鱼竿便在空中转上几圈,呼呼直响。有时候,只不过空欢喜一场,鱼儿根本就没上钩。有时候,感觉沉沉的,只见空中一圈圈白影,心里窃喜,可又不知道咋的,鱼儿却又飞了。那境况便如煮熟的鸭子又飞了一般难过。最令我遗憾的是,鱼儿已经钓着,掉在河边的矮矮的青草上,蹦蹦跳跳,就丢下鱼竿,飞一般去捉鱼。可是鱼儿却又跳进河里,眼看着惊慌失措逃向远处。恨不得一头扎进水里,抓住它的尾巴,捏住它的身子,看着它瞪着眼睛摇头摆尾挣扎的模样。也许是钓技的缘故吧,有时候三五条,有时候十来条。不过,那份成就感是不言而喻的了。

那时,生活条件极差。单就吃的,就是饱一顿饿一顿,更无油水可言。钓着鱼儿,把它破开,挖了内脏,拌了了少许的盐,再用青青的菜叶裹着,放在柴火里烧。估计时间差不多了,拿出来,剥开烧得快焦了菜叶,闻起来,香喷喷的,吃起来也香喷喷的。那味道,那馋劲,也许再也没有了。那快乐,那情致,如今又得以体味。

夕阳,已挂在西山。天边的火烧云奇形怪状,令我浮想联翩。

再看精致的浮漂,已然不知去向。心中一阵暗喜,速将鱼竿提起。沉沉的,鱼钩快速露出水面,却见一根红红的布带在空中招摇!鱼儿呢,早已逃之夭夭了吧!

环视四周,只有那波光粼粼河水欢唱着一首永不停息的动听的歌谣。还有那清爽的凉风,和着那翩飞归巢的鸟语!

 

(编辑:东乡哥哥)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5008482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