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微篇 >> 正文

荒城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周文冰    阅读次数:1425    发布时间:2018-03-12

再过一夜就离开了,深圳开往苏州的客车票静静地躺在书桌上。车票上的始发地点和终点站此刻变得格外醒目,小诺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转过身躺在床上开着天花板发呆。

这将是停留在深圳的最后一夜,在日记的一角深圳和苏州两个地点渐渐地变成了简单的一条线段。突然发现距离很多时候只是一种空间上具体的表现,原本抽象的像空气的脚步一样的东西此刻却变得如此清晰,以至于经过某个路口,有几条街都呈现在眼前。

或许,真的是离开的时候了。又或者终究会这样一直走下去,沿途经过很多美丽的风景,最终都不能止步。

书桌抽屉的左边是早已整理好的行李,在深圳所有的回忆和故事到最后大抵都像沉甸甸的行李一样,陪着自己匆忙地走过,到最后除了身心疲惫还残留着些许的美好。

最后一夜变得很是漫长期间又揪心的沉重,很多简短的碎片还在某个熟悉和陌生的角落暗藏着淡淡的离愁。

此刻的夜幕黑的让人恐慌,靠窗的绿植却显得格外地葱茏茂盛,偶尔从窗台垂刮进来的冷空气让绿植的生命力显得越加的顽强,透过深绿色的叶子,仿佛闻到了生命的味道,那味道里图添了几分异样的安宁,在这种安宁里记忆开始悄悄地从窗沿掠过,从心里蔓延到身体直至每个神经元。

习惯性地打开日记,将这段珍贵的回忆从头到尾地浏览了一遍后,小诺点燃了第一根香烟,烟圈在窗角打着回旋却被窗口的冷空气吹散,继而消失地毫无踪影,留下尼古丁的暗香。

是时候和在这里的朋友告别了。

闹钟的时针指向21点整的时候,小诺开始变得不安起来,仿佛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却又没有什么头绪。时间是种很残忍的东西,当发现需要它的时候好像没有了运动规律,仿佛一分钟只需要以前的一秒钟一样,过得很快没有任何的征兆。

当时针指向21点一刻的时候,小诺已经和鹏一起在某个未知名的餐馆喝着夜茶。兴许是即将离开的缘故吧。小诺点了几瓶啤酒,还没有喝竟有了几分醉意。透过窗沿的玻璃时竟然发现自己的眼角有些微红,“我始终是个重感情的人!”小诺在心里告诉自己。

席间听着鹏的种种嘱咐,小诺感到心口一点点地变得温暖。眼前的一切好像在这一刻都上了暖色系的粉红色,应该是很久没有人关心的原因吧?小诺的思想开始向着黑夜蔓延,直到很远的地方……

闲聊间鹏妙语连珠,谈笑风生间还略带夸张的比划着手势。广东梅州积极小青年的形象好像又多了几分东北人的耿直和爽快。

在鹏的嘱咐声中,小诺点燃了第二根香烟。和鹏不仅仅是工作上的伙伴更是生活中的知己,这种关系是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小诺一直这样认为。

谈话间鹏多次提到NA,当听到他的消息的时候,小诺总能感受到心莫名地寂寞却又说不清楚,这种情愫困扰了自己很久。

NA是小诺的同事,不是很漂亮,却是那种理想中的乖乖女,清纯,可爱,温柔。第一次认识的时候小诺已经下了一个这样的定义。

还记得第一天培训的时候NA的隐形眼镜掉了,小诺也在焦急地帮忙找;好像是自己的某样东西丢了一样,当找到的时候却也同样的感到欣慰,这种内心隐藏的关心出乎自己的预料,大抵是多年前遗失的东西在NA的身上再次浮现吧?当第N次看到NA的微笑的时候小诺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以后有什么打算呢?会不会来深圳看我们?”鹏的询问打断了小诺的思绪。

“会的,一定会的。”

小诺牵强的笑着,这种笑和NA的是全然不同的。小诺又走神了……

每每自己失意落寞的时候,小诺总是面带微笑,即使心里在哭泣这种笑也不曾改变,因为小诺相信所有的失意和痛苦终究都会成为过去的。

很多时候只有相信未来,相信自己,相信奇迹才能收获奇迹;一个人连努力的决心都没有,是不可能收获成功的。

NA现在在做什么呢?是在宿舍里静静地翻阅某本杂志?和闺蜜在八卦工作的种种不快和趣事?还是……

“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NA?”鹏打趣地问。

“我不知道,但我很喜欢看到她微笑,很想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小诺的脸色开始变得复杂。

情人节那个晚上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给NA送的玫瑰花和小诗还清楚的呈现在眼前,包括每个字和标点符号。有时想想很讽刺,物欲横流的社会还写书信;这样的年代,讯息发达的让人惊讶。而小诺就像一个和社会隔离的怪人一样,年轻的心脏却少年老成。思想的成熟有时候都让自己觉得可怕。因为很多事情如果太清楚就会活得很累,很多虚伪的东西在小诺的眼里是无法掩饰的。

“鹏,你和阿才要好好努力,加油。”眼睛里好像进沙子了,想要去擦拭却已变得暗红。

“我始终是个重感情的人!”小诺再次在心里重复着,点燃了第三支香烟。

在香烟的余灰里,小诺想起了梅姐,她就是生命中的贵人,没有梅姐小诺也不可能回到深圳。映象中的梅姐重感情,干练善良,是集智慧和美貌于一身的女强人。本想向她道别,由于时间已晚只能匆匆地离别。希望梅姐过得很好,小诺在心里祝愿着。

深圳的这段历程是美好的,确切地说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次转折,也是最大的一笔财富,尽管现在几乎一无所有。

已记不清和鹏道别的时间是几点几分?只记得外面的人流已经很少,热闹的晚市此刻变得很安静;远处路旁的餐馆也开始陆续地收市了。小诺徒步走过熟悉的街口,每一步都很小心;生怕听见自己的脚步声会突然会回想起什么?从而滋生一种朦胧的离愁别绪。

在穿过马路的左边是一家花店,看着门口的红玫瑰,在这深夜里悄悄地绽放,小诺的眼角有种不可名状的沉重。

情人节前夕冒着高温给NA买玫瑰花的情景像电影一样不停地重复着……

“你喜欢我什么?”NA曾经多次问过小诺。

小诺却始终不知道喜欢NA什么?或许很多东西是没有什么理由的吧?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很多人没有理由都是不够真实的,唯独只有爱是不需要理由的。在小诺看来,没有任何理由的爱才是真爱。如果是因为漂亮那么还有很多比NA漂亮的,是不是遇上比NA漂亮的就不喜欢NA了?如果是因为温柔是不是遇上比NA温柔的就不爱NA了?如果这样那爱就不复存在了。小诺情不自禁地失落,然后潇洒的转身。

夜越来越深沉,人们大概都已经进入了梦乡,又或许在梦里憧憬着什么?好的或者坏的?

晚风从宿舍的墙角吹来,有些微凉。

小诺突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迷茫,然而在这种迷茫里夹杂着某种力量和信念。这座城市的夜有些空洞,仿佛已忽略了小诺的存在,又好像是一座荒芜的坟墓,里面住着自己的回忆,心跳,友情,爱情还有梦想。

但至少友情是值得去珍惜的,梦想也终究会从这坟墓里走出来的!

2012年的某月某日,天色格外晴朗,流云给了人们无限的遐想。

鹏,梅姐,NA,梦想这些清晰的印象交织了很多与未来有关的美好憧憬。

这一天的风也很轻,关于这一天最后的怀念小诺却从未提起过!


(编辑:东乡哥哥)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377003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