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零度的冰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周文冰    阅读次数:3087    发布时间:2018-03-23

零度的冰

作者  周文冰

 

第一章

十二月,威宁这个不太繁华的县城已经彻底地从深秋脱落。街道上雪花大朵的白,偶尔越过脸颊的寒风让人直打寒颤---寒气逼人。雪花尽情地释放这它所特有的光芒。十二月的午夜,宁谧而荒凉,寒冷的气息笼罩着威宁的每个角落。转眼望去,马路两旁的道旁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生机,枝头三两的麻雀依稀可见。旭升,夕下,月落,星沉;路灯重重的将树与树影重叠,萧瑟的道旁成了冬日威宁最明媚的背景。

威宁第三中学晨响的号角已经吹响,在清晨清晰地徜徉在爬满露珠的常青乔木上。学校成不规则的几何图形座落在古县的边缘,里面种满了红枫树,不太明艳的花朵,在寒冷的冬季张扬着它们坚韧的性格。学校的后门径直望去是蔚蓝的草海,它是一个天然的淡水湖,之所以叫草海是因为里面长满了水草,每到冬季这里都会有上百只的黑颈鹤,而这种珍稀的鸟类全世界也不过一千多只。草海也因此被列入国家级风景区。寒风轻轻的划过草海的边缘,荡起细细的水纹,水草凌乱的浮在水面上,在这个季节它已枯萎,更替这下一个生命的开始。

后门的右侧是天涯码头,那里长满了垂柳,垂柳里夹杂着梧桐树。时值冬季,叶子早已脱落,光秃秃的枝干迎着风雪,别有一番诗意。在枯草的点缀下更显得沧桑。铅灰色的天空下,草海成了这座古城最宁静的一角,在这样的季节许多诗人和画家总喜欢带着纸和笔来这里写生,寻找灵感。尽管海风常夹杂着雪花吹向码头。却也不能冷却他们对艺术的执着和热情。

草海码头的正前方是一座古老的石桥,经风雨的洗礼,颜色有些黯淡,站立在桥头,可以看见曲折的小路向着草海的中心蔓延开去。夕阳落下时,倒影刚好呈现在石桥的右下方,柔和而明净,散发着星辉斑斓的余光,尽管冬雪未曾退去,而草海也不曾冻结。

草海是一个浪漫的地方,至少在诗人画家眼里是这样,是一个绝好的写生场所。在草海感受着它独特的景致,聆听天籁之声,他们总能找回内心的宁静和祥和,思维也因此活跃起来。也只有宁静的环境和心境才能勾画出纯净的作品。对于诗人而言思想的纯净关乎到作品的境界和影响。冬季的寒风分外寒冷,呼吸散发着雾气,树叶在冰雪中开始变得僵硬直至枯萎,草海码头在这个季节有些荒延……

“叮叮叮---”威宁第三中学放学的玲声响了,顿时喧闹起来,同学们都赶着回去烤温暖的火炉,喧闹声不绝于耳。此刻天空的洁白和冬雪形成了宣明的对比,就象没有色彩的铅笔画,有些深沉和僵硬。“文轩……放学后去草海散步吗?顺便看看水鸟,呵呵……”夏富的神情有些激动,好象期待已久似的。“等等……我回家拿稿纸,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点灵感,很久没有什么突破了。”文轩的眼神有些呆板,好象隐藏着少许的忧伤。对于艺术他总是那么的敏感,只要一段时间没有得到升华,他就会觉得很郁闷,甚至窒息。曾经一度的想超越自己,试着去刷新自己,现在却没有了信心,他已经没有了曾经那种创作的激情。他一直在寻找曾经对艺术的执着,可学业上出现了漏洞,他开始沉沦了,尽然也学会了吸烟。沿着学校后门的左侧径直走去,放眼望去是白色的草海,雪花堆积在枫树上沉甸甸的,寒冷的气息笼罩着草海的每个角落。傍晚十分,夕阳的余温让草海更充满神秘色彩,嘴角的呼吸让这个冬天显得异常寒冷。

拿了稿纸后夏富和文轩沿着通向草海的泥泞小路径直走去,踩在冰冷的雪路上发出“沙沙”的响声。不远处成群的黑颈鹤在未曾结冰的草海中央舞动着优美的舞姿,偶尔飞向不知名的水草上,留下浅淡的脚迹。尽管已是傍晚,温度急剧下降,但艺术家们早已摊开了画纸,小心的调制的合适的颜色。当然也有一个痴迷冬雪晚景的“艺术家”---文轩,他曾经一直想在冬天写出一篇能够反映这个季节的满意的作品,可总是没有灵感。尽管都是身临其竟,那样更能真实的反映作品的纯净。可总是觉得有些飘渺,似是而非,没有一个明确的物象寄予思想和情感上的升华。他很熟练地点燃了一支香烟,这也是前几个礼拜养成的怪癖,每当要进行文学艺术的创作总要吸烟。好象香烟的尼古丁里有着写作的素材。生活中的点滴在他的脑中来回的重复着,他总是莫名的感觉好象少了点什么?是曾经对文学的热忱,还是创作的激情?不远处几位业余爱好者拿着画夹很是专注的描绘着草海,铅灰色的天空下一片洁白跃然于画纸上,画上的几只黑颈鹤栩栩如生。混合着雪花特有的色调,整幅画的意境随之出淤泥而不染,没有过分复杂的线条,简明中却透露着风霜高洁的个性,画家拿着画夹满意的走了。文轩被画的意境所感染了,虽然对于画而言自己是个外行,可他第一次因为冬雪的纯洁而震撼,不妖娆,不高雅,但平凡中透露着浓重的纯真;如果可以赋予现在冬雪晚景一个别致的称谓,应该可以叫做“自然艺术“。没有任何杂质成分的艺术,那才是真正的艺术,真正的文学,纯洁的文学。朴素而明净,高雅而不故作。一到草海,夏富就很是兴奋,一个人在地上滚起了学团,偶然拧成小小的不规则的实心几何图形,扔向草海的中央。象个天真的小孩,完全忘却了文轩的存在。

看着他熟悉的背影,回忆起一起走过的日子。文轩不觉摇头,想不到一个和自己生活多年的好哥们全然不了解自己?心禁不住有些悲凉,突然间发现原来人与人之间思想的代沟是如此的可怕。即使在生活,学习中相互帮助,相互勉励。但还是不能穿破那层纸,一张看似很薄却超过光年距离的纸。

“文轩,快点来帮忙,一起滚雪团吧……真好玩,明天把蔡坤也叫来吧,呵呵”。“你先慢慢滚吧,我还要到教室赶作业呢?晚自习别迟到了,小心你也变成雪人哦……哈哈”停顿半晌,双手拍了夏富的肩膀,做了个使坏的招牌动作,踩着松软的雪路,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留下夏富的欢呼声和自己凝重的脚步声。

由于天气寒冷,本该热闹的校园异常安静,多数的同学都不愿那么早来到教室。哪怕是一分钟也舍不得浪费,好像家里的温暖可以储存起来。走到学校门口的转角处,他习惯性的看了看操场后面的那片红枫树树林,那里有着他太多的回忆,第一次逃学就是躲在那里,第一次打架也是在那里。他就是从那里开始沉沦直到现在的自甘堕落。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671488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