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母爱殊深
信息来源:贵州作家网    作者:王彦博    阅读次数:291    发布时间:2018-06-04

又是一年春草绿,

又近清明洒泪时。

面对挺扬向上的墓碑与经我辈每年添丰的椿萱"丘阁,我思绪万千的心海中,挥之不去的荡漾起感念母爱的层层涟漪。我知道,世界上许多大家都有过忆述母爱的文字,每一位母亲也都会施爱育子,但我的母亲离世虽然已逾卅载, 但她老人家给予我的"爱法,至今仍惠我借力坚厚,受益多多。

 打从孩童记事时起, 我所落生的河北安平县王胡林村,就与字沾得很紧。自然,我的家庭也难驱窘气。兄弟五个一个挨一个戳着不说, 父亲身体欠壮,一家七口挤在两间土改时分到的北房里,墙上泥土脱落,锅中常常空干。尽管如此, 母亲还是靠每天到生产队上工和晚上织卖些马尾打珺着全家人的生计。在成功地为"老大"完婚,把"老二"老四送参入伍,安排失语的"老三进村办"马尾屋儿学掌马尾加工手艺后,对我这个排行老五的"小儿格外用心,暗暗许下一定要让"小五成为公家人的承诺。

1969年春天, 看到我和京剧格外有缘,  经常霸占父亲老掉牙的耳机听样板戏”, 母亲便向全家发布圣旨”, 只允许"小五,不管啥时候,都可扣听耳机”  ,这下惹起了家人的强烈不满”, 尤其是作为戏迷的父亲更举双手反对, 但他在我母亲的"硬气下,也总是无可奈何。每每我想听",母亲就像战士一样为我站岗挡橫。这年春季, 县里要组建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 全县有文艺基础的数百人列阵试锋,母亲带我报名入考,以一曲现代京剧《沙家浜》中郭建光的听对岸响数枪声震芦荡"  "二黄三眼"唱腔,赢得评委首肯, 从而使我以十一岁的稚龄,成为全队最小的儿童文艺战士。送我入队报到、赶往县城路上那天,母亲替我背着行囊,从内兜掏出两支"护腕胶带说: " 我打听了,唱戏学艺得先练身段,你到了宣传队肯定得练武功,打跟斗、撂飞扯儿,一不注意就会蹾了手腕。戴上这个,有好处。要说你这么小岁数,娘也舍不得离开你。可要想有出息,就不能怕吃苦。我和你爹养了你们五个儿子,按村里习惯,至少得要盖五座北屋,你们哥五个一人合上一处,才可能娶上个媳妇,我和你爹沒有那么大能力,一辈子怎么样全靠自己……″ 。我在掩泪示尊的无语中,心里却十分清楚,没有母亲偏爱,  我是不可能与唱念国剧搭上边界的。

1977, 全国恢复高考的消息给正在选向人生的我,注入了跃跃欲试的青春活力 。按照庄户人的生存模式,刚从村办中学毕业的我,回村里参加农业生产是唯一出路。但母亲却不顾一切地要我尽管在家"吃闲饭,前提是必须要抓紧温课备考

生产队长登门要我去队里"出工,母亲会想方设法说好话为我遮拦,连家里偶有白面馍馍给父亲吃的老规矩也给改了,  逢有稀少的"改善生活,母亲都频令"先尽着老五吃好吃饱。怕家里老少不高兴, 还总以哪家都一样,胜头生儿,惯老生儿吱语。

 在悉心为我安排"伙食的同时,母亲还远足东会沃、梅家佐、王各庄各村,为借来了多本复习参考书,然而天不眷吾,当年入试"金榜落弟,一时间使得我的情愫至为低落。母亲则以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的古训燃起儿子"庄稼不收年年种的奋发心火。

翌年八月一日,  老天刚刚睁眼,母亲就叫醒、催我赴路赶考”, 她老人家手提用墨水瓶自制的小灯笼,  连续三天陪子赴试。可怜往返百十里地, 母亲生是用她那旧时代留下的一双裹脚,量完了全程。

 随着考生成绩单下来,全县考生中, 我赢得了总分成绩全县列前的空前喜悦。但过后不久,  好多个分数比我少了许多的学子,纷纷接到录取喜报, 而我却日等夜盼 不见红书”,  这使心焦的我天天如坐针毡,以至发起高烧病卧不起。母亲表面为我寻医诊治, 沉住气,总会有好消息安慰我,内心却是急如星火, 还偷偷找了村里半仙占卦问吉。也是爱心灵动,时过三日, 一张印有红印的录取通知书飞至柴门。接手那一刹那,母亲眼里噙满泪花。

离开故园求学衡水的头天晚上,母亲伴着如豆的灯光,边为我缝制套袖,边让我从她的枕头底下取出包有分、角毛票凑起的小布包说:" 这是家里眼下的全部家底了,不到五块钱。俗话说穷家富路,你带到学校做个贴补。我还给你准备了个针线包,这些年你也学了点针线活,以后在外缝个被头补个袜子什么的,就全靠自己了……″

 1984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七日, 正在衡水地区教育学院深造的我, 忽接母亲病重速归的电话。返家途中, 潜意识告诉我娘亲似乎已然离开了这个世界。因为知母莫若子,打早我就深谙老娘亲好象从未有过么”, 从来以不吃药自犟(为家里省俭), 从来在子孙面前就是笑态可掬。一周前,我看望她老人家返回县城时, 从未送我到村口的她,冒着雪花"坚决地一直送我走了老远还不肯回返,  眼里注满了慈爱。当时想, 老娘这是怎么了, 非要徒步送子……

回至故园家中,母亲的遗体悲凉一比停放在堂屋。扑跪恸哭, 泪如雨注, 咒天失慈母违人愿, 痛娘亲再不能教子。 我忘不了,幼儿时母亲拥工回到家里先要给我炒个鸡蛋;我忘不了,入小学时为我缝制的天蓝色童装;我忘不了,学艺练功场边,母亲冒雪行路十多里,给我递上从怀里掏出的和着体温的"窝头儿;我忘不了,烈日下为我看护孩子,却让我与爱人午休的那一幕;我忘不了,年年带我到祖父母坟前掬敬时   "人不能忘了先辈的嘱咐…… 过了一会儿, 父亲走过来拉起我说,  弥留之际,你娘嘱咐我告诉你两条: 一是不要多哭,你正年轻, 以后干的是用眼的差事,保护好眼睛就对得起父母的养育之恩;  二是出殡时不要多跪, 你们在外的人不穿棉裤, 眼下正是冰天雪地,跪在地上时间长了会伤了腿和膝盖, 一辈子会落病根,她在九泉之下不挑这一点......

有说是,梦见过世的人不好, 而我却对此坚决说不。因为从母亲撒手人寰迄今已逾30多年,我经常在梦里与她老人家相见, 逝去岁月的朝夕恰如今天的光盘一样,在我增中减少的记忆中回放, 真感幸福极了。言此于兄弟, 他们投来羡慕; 告诸于周围, 都双手竖指。母亲啊亲娘, 亲娘啊母亲, 您虽然匆匆离世, 给我辈留下子欲孝而亲不在的终生遗憾, 但天地有证, 您带到世上的我这个小儿子,正几十年如一日,将您的殊深母爱化作动力, 积极向上地追求进步,奉献人生!

编辑:若枳)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559328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