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山缘
信息来源:原创    作者:刘木清    阅读次数:382    发布时间:2018-06-13

我的家乡地处江汉平原,位于湖北盆地西部,系长江中下游平原的重要组成部分。那里,河流纵横交错,湖泊星罗棋布,没有大山的阻隔,放眼望去,广袤无垠。小时候,我和许多当地人一样,从未见过山,对山始终怀揣一种神秘,只因常听老人们讲,穷山,穷山,山里都很穷。也就从心底对其闻而生畏了。 

不满十八岁那年,我投笔从戎。一千余新兵,同乘一列闷罐车,经过两天一夜的呼啸,终于到达终点的火车站。下车后,大家迫不及待地爬上部队前来接新兵的解放牌大卡车。指挥员一声令下,车队徐徐驶离车站,向野外进发。长长的车队,从头见不到尾,浩浩荡荡,如同部队奔赴战场一般壮观。就要到达部队了,新兵们无比兴奋,欢声笑语抛洒一路。忽然,有人喊道:快看,大山!大家急忙顺着其所指方向望去,果然,一座座绵延起伏的大山已然横亘眼前,后来方知是秦岭山脉的一段----终南山,也称南山。那是我初次看见大山。大家纷纷议论起来,有人说:眼看就要到山边了,部队一定是驻扎在深山老林里。在各种猜测中,大家已预感未来将会与穷山为伴,顿时,车上气氛沉闷起来,紧接着便有人抽泣,受其感染,满车厢人开始抹泪,我也没有例外。 

我们在山脚下扎了下来。自那时起,我与大山便不曾有过太久的远离。 

两年后,部队移防至青海互助县山区。在那里,我对大山才真正有了认识。那里的山,绵延起伏,势如波涛;山间苍松翠柏,遮天蔽日;谷底流水潺潺,山花烂漫。当你步入山间时,松涛风海,深邃难测;当你登高远眺时,云岚缠绕,烟雨锁空。当地山区的原始生态不曾被破坏,植被茂盛,森林天然。品种繁多的野生动植物,漫山遍野的稀有药材,随处可见的可食菌植,还有储量可观的稀有矿产。至此,我才知道大山是何等的富饶与秀美。我对大山有了好感。 

不曾想到的是,两年后,我被部队送至初见大山之地的省城上学。在城外,朗日下于南山举目可望。毕业后,我返回了部队。又过了几年,命运再次将我送到了初见大山之地的省城。从此,我认定我此生必定会与南山结下一场不解之缘,便欣然客居于此。因为,这里有我的家。 

转业到地方后的较长一段日子,由于忙于事业,我与南山少了亲近,多了疏远,只是偶尔与朋友进山游玩。直到前些年,城里常常被雾霾笼罩,与大多数人一样,节假日,我便会携家眷来到南山里避霾洗肺,遂与南山走得日益近乎起来,情愫渐生。 

一天,一位好友前来告诉我,南山边有一新建小区,徽派建筑,颇有特点,其房子正在热售,价格合适,且可办理银行按揭贷款,建议我去看看,我毫无犹豫的立即驱车前往。还好,不算晚。因为南山,我便果断地选定了一套。从此,南山边便有了我的新家,但凡节假日,我和家人便会回到山边的家里小住。兴致来时,略备小酒,置于室外亭中,与南山为友,邀白云作陪,浅酌几杯,畅快之至。 

曾一度,由于城里空气污染严重,城里人不分工作假日的向山里涌来,大山里的农户便大肆违建各类游乐设施,开办各色农家乐园。一时间,游客漫山遍野,人满为患;天空烟雾笼罩,山色晦暗;垃圾遍地皆是,污水横流;车辆拥挤不堪,事故频发。秦岭被践踏,南山在呻吟,大山不堪重负。 

庆幸的是,政府大手笔及时进行整治,将山里的农户全部迁至山外,统一规划,统一安置,统一置业。不久,一个个颇具规模的具有徽派特色的黛瓦白墙农家乐小区正式对外接宾待客,并火速蹿红。随之,政府对南山旅游实行严格管控,促其休养生息。如今,南山的自然环境业已复初,山边的雨水多了,天又蓝了,山也绿了,空气一如之前。我家离山脚不足千公尺距离,晴日,站在自家窗前,几乎可清晰看见山上的大型动物(实际上已绝迹)。 

我与南山可谓三见定终身,终是有缘,我十分珍惜与之相处的时光。素日,我特别乐于在我家楼台上伫立。清晨,迎千山初醒,看朝云出岫。傍晚,赏夕阳映照,叹霞光倾泻。雨后,仰望一丝无染的蓝天,远眺苍翠欲滴的峻岭,心生万般畅快。现在,我每年大部分时间会在这里度过,我喜欢南山的宁静,喜欢清晨的鸟鸣,喜欢满山的花香。闲时,或打理庭院菜畦,播种、收获,自得其乐。或坐于自家院子亭中,捧一盏清茶,看庭前花开花谢,观天边云卷云舒。每当此时,我便会想起王维的《终南别业》: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王维也曾是南山边一居民,晚年定居南山边陲,其隐退后,居然将自己中年半隐时的闲适情趣写得如此有声色,足见其豁达性格。还是这座南山,同住南山下,相隔已千年。此时居于南山的我,与王维当时之比较,就心情而言,所不同的是,王维壮志未酬,抱憾别业,而我则以礼致仕,铅华尽洗,似乎超然洒脱了许多。 

与山处久了,我渐渐发现,面前的山如同一位巨人,令人仰慕,顿生敬畏。它似乎在告诉我们:流水改道是因山的沉稳,百川汇聚是因海的包容;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则是一种真正的人生丰满。 

(编辑:若枳)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419968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