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微篇 >> 正文

苦尽甘来总是春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夕扬    阅读次数:532    发布时间:2018-07-05

夕扬四月,乡里的油菜花开了,一大片一大片的,春风吹拂,油菜花如涌便铺天盖地卷来,不可阻挡。风中夹杂着花香,花瓣有韵,风也含香。褪尽铅华,油菜花以一色金黄胜却万千姹紫嫣红,令所有盛开的花都黯然失色。云锦弦的心随油菜花的金黄摇荡。漫步于小径上,那醉人的花香呀,仿佛一张极大极大的网笼罩铺着,在这奇异的花香里,锦弦的心却非常的沉痛。

云锦弦是碧源村一名普通的女教师,她的丈夫秋学文在乡镇的街上经营一家小小的百货商店。天有不测风云,就在锦弦生日的那天,她的丈夫饮酒过度抢救无效去世了。

在学文葬礼的那天,只见锦弦脸色苍白,面容憔悴。她的儿子跪在棺木前,两眼无神,像是丢了魂魄一样。

“你看,还老师呢,自己的男人死了,却不留一滴眼泪。心真够硬的。”

“不是心硬,我看是命硬,把自己的男人都克死了。”

邻里两个妇人在对面胡乱的说道。

锦弦从屋里出来,刚好听见两个妇人的对话,锦弦的心像是被什么撕裂了一样,疼痛不已。没有眼泪么,看了看跪在棺木前的儿子和里屋的婆婆,她问自己,她可以流泪么,她若倒下,那么老人和她的孩子去依靠谁。

锦弦忍着自己的痛和眼泪送走了学文,再次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锦弦那天很早来到学校,该批十来个作业本后,正准备去上第一节课时婆婆打来了电话。

“喂,锦弦,你快回来,我生病了。”

“妈,您别着急,我马上请假回来。”锦弦挂了电话后急急忙忙请假后回了家。

“妈,您哪里不舒服?我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锦弦回到家后着急的问婆婆。

“我感冒了,喉咙痛。”

“妈,不怕,走,我送你去乡卫生院看看。”锦弦说着准备去扶婆婆。

“什么,去卫生院?我病得这么严重,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治不好,我死了你就解脱了。我的儿啊,你要是还在的话,肯定不会让我受这种罪。云锦弦,你太歹毒了,你是不是盼望着我早早的死掉,你好改嫁?”锦弦的婆婆两手拍打着腿,大声哭了起来。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您别大声说话了,对喉咙不好。”

“好你个云锦弦,你克死我儿子我都没有跟你计较,你现在嫌弃我声音大吵着你了,马上联系车子送我去县医院检查,我要活着,替我儿子好好守着你,想改嫁,休想。”锦弦的婆婆气愤的说道。

到医生办公室,锦弦的婆婆告诉医生她感到呼吸困难,右腹隐隐作痛……听完老人的叙述和把完脉以后,医生给老人开了B超、血常规、心电图等项目检查。

直到下午四点的时候所有的检查结果才出来。锦弦扶着婆婆来到医生办公室。

“医生,我婆婆的病情如何?”

“不用担心,普通感冒而已,开两天的药回去吃,喉咙消炎后就好了。”医生边开药方边说道。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9点了。锦弦累一天,疲惫极了。

“婆婆,你先坐着,我去倒水给你吃药。”

“不用了,医生不是说病情不严重吗,药明天再吃,给我洗澡,身上脏死了。”说着锦弦的婆婆就要褪去身上的外衣。

“妈,您感冒了,今晚温度又那么低,病情加重可怎么办,等您好了我再给你洗澡,好吗?”锦弦说着准备去将婆婆褪下的外衣给她穿好。

“云锦弦,你不愿服侍我就明说,用不着拐着弯诅咒我”

“妈,我没有诅咒您,我是为您着想啊。”锦弦觉得十分委屈,心想要是学文还在就好了,不能诉说,自少有个人可以让她依靠。

“妈,您要是实在想洗,我去给您放热水。”锦弦挽起衣袖往卫生间走去。

“别假惺惺的,我不洗了,都被你诅咒过了,我还敢去洗吗?”

看着婆婆的背影,锦弦的眼睛湿润了,我仰起头,使劲的闭着眼睛,让泪水不会流下来。

锦弦从包里将婆婆的药拿出来放在桌子上。理了理今天的医院发票,B超、血常规、心电图等检查费用700余元,而正真决绝问题的感冒药就仅仅25元。锦弦不是心疼钱,只是,为什么婆婆就不能体谅自己。

转眼学文离开已经一年了。丈夫走后,家里的百货商店由婆婆照管。

“云老师,有盐吗,来两包。”隔壁李大姐进门笑盈盈的说道。

“有,我去给你拿。”

锦弦将盐装好,递给李大姐。

“对了,锦弦,学文走了有一段时间了吧?”

“是啊,一年了。”锦弦望着学文葬的方向说道。

“其实你还年轻,完全可以再找一个人过日子。对了,我表叔的儿子年龄和你相仿,三个月前离婚了,要不,改天我给你介绍介绍?”李大姐试着问道。

锦弦的婆婆听到她们的对话后,非常生气的绞着手里的毛巾。

“李姐,谢谢你的关心,我没想过改嫁,我没有这个念头,我只想好好的侍奉婆婆、好好的抚育我的儿子,让婆婆安享晚年,让儿子健康成长。”

“我说锦弦,你真傻,你婆婆苛刻,刁钻,你早些找个人过日子,找些摆脱她,这不正好吗?”

“不,我婆婆其实对我挺好,她只是害怕,害怕我会像学文一样遗弃了她,所以她才会做些事引起我的注意,让我注意到她,不管如何,我不会离开她的。”

“行了,说不过你,当我没提过,我回去烧饭了,走了啊”李大姐提着盐往家走去。

锦弦的婆婆听完她们最后的对话,泪不禁流了出来,的确,她失去了唯一的儿子,可是她还有锦弦可以依靠,可是锦弦呢,她失去了丈夫,她没有了任何依靠。可是自己还经常为难她,想想自己真的不是一个好婆婆。

乡里的油菜花又开了,一大片一大片的。风中夹杂着花香,花瓣有韵,风也含香。到处弥漫着菜花的香味。锦弦下班后早早的回到了家,一进家门,锦弦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桌上摆着自己最喜欢的西红柿炒鸡蛋、红烧肉、鱼香茄夹等菜肴。

“锦弦,去洗手吃饭了。”锦弦的婆婆抬着米饭从厨房出来说道。

“妈,您这是?”

“锦弦,今天你生日,忘了吗?以前都是妈不好,老是为难你,孩子,这一年辛苦你了,学文不在,以后,妈来照顾你。”

“不,妈,以后我来照顾您。”锦弦激动的抱住她的婆婆。

夜里,锦弦做了一个梦,她梦见学文牵着自己的手走在油菜花盛开的田间,婆婆和儿子在田间挖野菜,风中夹杂着花香,花瓣有韵,风也含香。

 

 

【编辑:东乡哥哥】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422096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