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挣扎(第七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井长    阅读次数:1209    发布时间:2018-07-15

第七章

李绍峰坐在火坑边的木凳上,天气很暖和,火坑里的火都被木灰掩盖着,仅剩延续火种的木头冒着缕缕薄烟,屋子里很暗,冬天里用于抵御寒风的物件都由于繁忙而忘了拿开,装不起玻璃的窗户上紧钉着四角的塑料膜早已熏得发黄,能透过的光实在惨淡。

其它地方,正门紧闭的大堂内倒还有无数条黄色光柱,可惜不能用于照明,连它们进来的方式都是让人颇感寒酸的,完全是由挂在房屋四周当墙壁用的竹席上漏进来,挡不住的光钻过粗糙的空隙斜斜地打在泥地上,化作个个椭圆的光斑,这样一来,平日里见不着身影的尘埃们就变得不安生了,它们拥挤着跑到光柱里,追逐、打闹、相互驱赶。一会从暗的地方跑到明的地方,显露一下娇媚的身影,一会又淡出光的边缘,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村子里的中午很安静,除了偶尔从不远处传来的几声鸡鸣,再无其他,现在,这单调的鸡鸣声竟也成催眠的摇篮曲了,晒在阳光里,坐在自家门前粘鞋垫的女人们都打起瞌睡来。

绍峰揉了揉双眼,它们正胀痛的厉害,为了不使阅读中断,他决定不再继续待在屋子里,站起身,半闭着眼走下由几块大石头垒砌成的石阶,穿过凹凸不平,朝正面倾斜下去的院坝,从一堵土墙爬到牛圈的二楼,躺在最高的稻草堆上,他打开未读完的一页接着往下看。

奥利弗童年的遭遇使得绍峰深深地融入到他漂泊的生活里去,他对于那些大贫困生命看作低贱、可以利用的权贵从满憎恨,为那个努力活下去的“雾都孤儿”感到可怜和敬佩,这是他第二次对别人的命运感到不公,难道仅仅是可伶他们,然后说上几句发泄感情的话,从而让自己好受,得到内心的慰籍就结束了吗?不!这远远不够,是该做些什么的,可是该怎样做呢?绍峰又感到无能为力,而这种不能只是倾述感觉就了事的想法却像一颗萌芽的种子在他心里落了根,尽管他在别人眼里是年纪还小,可他的感情世界确实真挚的,有时候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看得那么重,明明在别人那里是轻描淡写的事。

一个星期一的中午,李绍峰跑得谭朝光的住处,很抱怨地说,“为什么那些努力生活,懂得来之不易的人都出生在贫穷的家庭里,而那些只会仗势欺人,专干坏事的家伙却能生活在富足的家庭,他们根本不配,他们压根什么都不懂,只会从父母那拿,他们就应该出生到落魄的环境里去,尝尝什么是苦头,看他们整天的得意样”

谭朝光完全转过身来,正视着站在门边愤愤不平的绍峰,他惊讶于他会说出这样的话,这错误的认识使得他完全停下了要忙的工作。

“你认为他们不配是吗?”他轻声问。

“对,一点也不配,这不公平,他们连起码的尊重人都不会,干嘛能过好生活。”李绍峰坚决地回答。

谭朝光深吸一口气又吐出来,很平淡地说,“那你认为人为什么要努力呢?”在没得到回答后,他极具教育意义地说,“人的努力不是想方设法把那些更优秀与自己、生活地位更高于自己的人拽下来,让他们变得人人喊打、人人可欺或是处于像自己一样境地就叫做成功,这是彻头彻尾的错误,相反,我们要努力的是改变自身,我想让你知道的是:那些具备崇高精神,值得敬重的人,他们成长都历经磨难的铸造,而不是精心的浇灌。”

李绍峰沉思着不再说话了,他不明白只是记在心里。

往后的日子,在那张推满书籍的书桌旁、靠角落的墙边上多了一个正沉迷于书中故事的身影。他开始慢慢明白现实生活里还有着一些不同的东西,现在他还叫不出名字,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是喜欢的。

放学以后,在僻静的小道上,一群人正围攻另一个学生,在几个大个子的怂恿下,低年级的学生们依次上前扇耳光,中间站着的人动也不敢动,他既不敢表现得太痛苦,也不敢表现的很愤怒,只是低着头像认错似的。

当李绍峰正要从这群人旁边走过去的时候,个子比所有人都高的周坤叫住了他。

“绍峰,你干嘛走啊,也过来给这狗杂种两巴掌,他竟然敢欺负我们这边的人,秦荣的弟弟就被他打破了鼻子,他妈的只敢欺负低年级的,上次在球场上他故意撞倒你,当时你就该起来给他两脚,我们肯定会帮你,”

上次被撞倒摔破膝盖的事,确实让绍峰很恼火,他当时就想打这个球品极差的人了,可是他答应过母亲不再惹事,还有就是他也不知道怎么的,又是会抑制住自己的想法了。

绍峰止住脚步,回过头,若无其事地说,“我不会打他,你们也快散了吧,这里离学校近没准老师们能看见。”

被绍峰这么一说,周坤扫兴地对小将们们喊,“都走了,都走了,快回家去。”领了令的小家伙们立马散开,只留下秦荣还在狠狠地威胁,“下次再干欺负我们这边的人,老子让你掉层皮,有本事把你们那边的人叫来,谁怂谁是王八蛋。”

挨了打的人不敢吱声。

他们沿着上山的小道爬上马路,同向驶来一辆载着重物、一歪一斜往前行进的货车,年纪小的家伙们都跟在屁股后头追赶这跑开了,周坤又把书包从新背到背上。

“好羡慕绍峰有个聪明的脑袋,以前刚来的时候成绩和我一样不好,现在已经考到班上第三名了,成绩出来的时候,那些被超越的人眼睛都快掉下来,哈哈,现在我们这边也有一个学习好的了。”

他看向绍峰,“一会我们到你们村里那口水塘游泳去?”

“我没空,半路上我就不直接回家了,我爸已经耕了一天的地,我妈叫我放学后先在山上放牛,让我爸回家吃饭,我要到晚上才能去”,他想了想说,“下次有时间在一起去”

旁晚,村子里突然响起了吵嚷声,很不和谐,特别是其中孩子的哭声,咋一听还以为是谁家的小两口又在吵架,可是男人们坚持己见的声音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响,趴在母狗身边睁着奶水喝的小狗们也跟着成群乱吠,难道是两家人在吵架?不一会车到来的鸣叫打破了这种猜疑,察觉到事情不同寻常的人们都一探究竟地靠拢过去。

车门一经打开,组长罗开强和村长李荣光立即跳下来,杨开强在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跑到村委,他没敢说清楚情况,直说要出人命,希望能动用先资源找辆卡车吧人送到镇上先抢救。

李荣光跑在最前面,人老了,又经常抽烟,没几步来到门口时已是上气不接下气,他推了推们,发现是被反扣着的,于是带着怒气喊,“你们这是在里面高什么鬼,赶快把门打开。”

可是屋里的人不予理会,只是不断传出一些碎碎叨叨的。像念经似的声音,他垫脚从半敞开的窗户往里看,他看到张素堂的母亲已经被移到火坑边又几块木板搭成的床上,惨白的脸偏向一侧,出气多进气少,全身已是皮包骨头,四周都围着人,像是在搞什么神秘仪式,他回过头来问。

“这是怎么回事。”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555181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