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挣扎(第八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井长    阅读次数:1214    发布时间:2018-07-15

第八章

高原上,早晨的薄雾还朦胧地依浮在水面上,让人感觉水不是凉的,而是被煮沸冒出阵阵热气,鱼似乎也受不了水里的闷热,猛地一下子窜出水面,又快速“啪”的一声入了水,当人们望过去的时候,已然是一圈圈散开的波痕。

张素雅舒了口气,紧绷的身子松开了,慢慢从绍峰身边退开了些,很难为情地说,“吓我一跳,原来是鱼跳出水面,没想到大白天我也那么害怕,我真是太胆小了,以前晚上打雷我都怕。”,她看了看路边许久没人修剪的树枝和成群的狼萁草,说,“感觉这条路要被荒废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走,连个人影都没有”

她说完又好奇地问,“绍峰,你不怕吗?你说冬天的时候天没亮就上学,仅靠着竹子做成的火把照亮,要是我……我不敢。”

李绍峰被问住了,如果说一点也不怕,这完全不可能,他还远远没到能独挡一面,谁没有属于自己的怯懦呢?在他非常痴迷和憧憬着能有一辆自行车时,走在路上,满脑子都想着该骑往路的那边才不会颠簸,于是就“骑着骑着”到了学校。可是,在他即将得到时却放弃了,每当他想起那天的情形,绍峰表现出的不是遗憾、后悔,他感到自己和那些非得得到的人不同,这种不同有时令他自豪。

素雅望着绍峰出神的眼睛,“你在想什么呢?”

绍峰“哦”了一声,说“平时我都是自己说说话,就到学校去了。”

素雅明白死得说,“怪不得你比起以前不爱说话,原来是自言自语多了。”

张素雅脸上笑了笑,绍峰对她的微笑似懂非懂,赶紧转移话题,“你给我讲讲你在广西读书的事吧,外面的世界是不是都比我们这好……”

张素雅把自己在外地这一年多里多发生的事讲了一遍,她姐姐家处在一个小城镇里,老师上课差不多都是当地方言,她自己普通话也不好,离开学校后,她还要帮姐姐照顾孩子,常常忙到半夜,学业就此荒废了,她回到家乡听说绍峰不是在本村读书,她恳求母亲让她也到云溪村来,这样,他们又能在同一个班里上学了。

他们走上山头,在这里,终于不再被群山俯视,不再被阻碍的视线让他们看到了更辽阔、宽广的大地,更深邃碧蓝的天空,那微风从远方所携带的欢乐,他们也能感受到了!

素雅突然说道,“我已经想好长大后要做什么了,以前我想都没想过未来,在回来的时候却突然决定了要做什么职业。”,当被问及时,她面上充满无限向往地说“空姐,我想成为一名空姐,你知道不,当我第一眼看见她们的时候,多端庄漂亮,要是我是个男孩一定会爱上她们”她又觉得这个理想不会实现,“我怕我长得没那么高,学习也不好了。”

绍峰停下来,很肯定地说,“没关系的,你会实现梦想的素雅,一定会,以前你教我学习,现在我也可以教你把落下的补回来”

素雅还是很担心,“可是只有两个月了,到初中还要分班……”

她没说完就听到了绍峰更加坚定的鼓励,“我们不会被分到不同班级的,到了初中还一起学,你完全可以考上一所能当空姐的学校,我们现在都学校去就马上开始复习”

两个人加快了步子顺着往下的路走去,只留下偷听了秘密的山头仍旧无动于衷。

两个姐姐从中学毕业回家来,为了不浪费钱,她们没有报名参加中考,即便母亲决定把家里的鸡卖掉,但两个姐姐还是拒绝了,学校提前半个月给学生颁发毕业证书,只留下参加中考的小部分人继续留在教室里复习,他们就这样匆匆地告别了学生的身份。

三个月后的一个深夜,绍峰还熟睡在又由张长凳和木板搭成的床上,姐姐李双琴到床边

拍了拍了他,“绍峰,快醒醒,我和大姐要打工去了,给你说几件事”可是绍峰睡的太沉,没有立即醒来,他的身体很疲乏,白天,他一整天都和父亲在山上劈柴,一个循着声音走来的路人看清楚后,笑着说“听你们的斧子声,我还以为是两兄弟,没想到走近一看是爷俩。”

李双琴看到弟弟没醒,又摇了摇他的身子,绍峰感觉自己居住的山洞天旋地转,愈来愈烈,原来是姐姐把半截身子探进蚊帐里来了,他迷迷糊糊、眼睛没完全睁开地问,“姐,你干嘛不让我睡觉?”

“我们今晚要去打工了,你在家要好好读书,别再让妈担心知道不,以后全家供你一个上学,你可要出息点,别再让别人看不起我们家。”

绍峰揉了揉眼,回答“我——晓得的”

李双琴接着更加认真地提醒说,“还有,别忘了以前给你说过的事。”

绍峰爬起来、下来床,他的瞌睡一下子全部消失,“我没忘,我会出手阻止的”

李绍峰出门送别两个姐姐,从这到镇上还要两个多小时,他们要赶八点从镇上发往省城的汽车。这时天空还一点亮光也没有,人们都沉浸在梦乡里,绍峰一返回来,刚躺下就又陷入沉睡了,感觉就像一个梦一样!

第二天,他发现夜里的事是真实的,姐姐们早已离开,他细细回想、确保没有落下一件事,他记起姐姐说的话:他们一争吵起来,赶紧出声劝,爸一旦喝了酒,下手不知轻重,如果没人在旁边拦着,是会把妈妈活活打死的。

他的家庭就是这样,随时就有一场争吵甚至大打出手,三姐弟从小过惯了哭泣、害怕的生活。

叶宁站在碧蓝的湖水边上,忧郁地望着被树阴完全吞没的林荫道,心不在焉地看着正在道路上行走的人们,一切是那样熟悉。却又让人感觉不到眷念,她终究还是被遗弃在这个已然待了六年的小镇上,她也已经厌倦这乏味的生活,特别是在这青春的年纪里,这种厌倦感就更加明显了。

“还有三年哪,这样长的时间怎么过?”她毫无答案地想。

叶宁的家乡党榜村并不属于平河县,而是属于与之邻近的另一个县城——惠塘县,她从小在云上镇不远的外婆家生活,直到上学才又被寄养到镇上舅妈家,当然这一切都是她的父母为了能有个男孩,她本想回到自己家乡念书,可愿望又一次落空,父母已经四年没回家,他们好像爱上了外地生活从而遗忘了她和妹妹似的。

她朝三岔路口的另一边望去,那被湖水分割开的道路旁满是碧绿、在微风下轻轻浮动的柳树,低垂的柳条下源源不断地赶来正要步入中学生活的学生们,他们的父母都陪在身旁有说有笑,她感到更失落了,“报完名就回去,不然舅妈又该说我出来贪玩不到店里帮忙。”她想着缓步走上进入校门的坡道。

叶宁走进大门,看到与商铺正对着的公告栏上贴着五张印得满是字的通告,新生们都围拢着从方格兰里一一找寻自己的名字和所属班级,她觉得一个女孩也挤进推嚷的人堆里很不好,便停在外围,垫起脚尖,往里看,可遮挡在前面的黑脑袋实在太多,动来动去,什么也看不清,她脚尖都站的生疼了还是没找着,正当要放弃,打算人少些再来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一个男孩兴奋地喊:

“素雅,我找到你的名字了,太好了,我们还在同一个班级,我都说了,不用担心,你看这不就是吗?”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5552002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