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挣扎(第九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井长    阅读次数:1904    发布时间:2018-07-16

 

第九章

第二天中午,李绍峰吃好饭,独自回到教室,学校里并没有食堂,只提供一个蒸饭的地方,每天分作两个批次,同寝室的人轮流用破布条把盛有米的饭盒捆成一提,早上、晚上按时提到位于女生宿舍楼一层的大蒸箱里,要是来晚了,就得放到一旁,让蒸饭的女人想办法往已经满满当当的蒸箱里塞,这女人总是愁着一张脸,动作没轻没重,要是饭盒里的水被她几下猛推倾洒完了,那么得到一盒发白的米,而不是熟透的米饭,为了不让惨剧发生、不饿着,学生们更情愿自己放到蒸箱内更安全的角落,为了不混淆,每个盒盖上都全用铁勺歪歪斜斜地刻着名字。

至于吃的,唉!实在没什么可说,统一的全是油辣椒拌米饭,大家围坐在一块吃饭的时候,嘴角上、铁勺上、饭盒里全是一片腥红,每个人嘴里都“嘶哈嘶哈”地喘着气,挨不住了就喝上一两口水,用同学们广为流传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拉屎的时候腚眼都被辣得疼。

偶尔有极个别同学破天荒地花上五毛钱从校门外买来一小袋油汤,大家都争先恐后地上前分一点,虽然一点白菜也没有,油水也没有多少,但已经是极好的了,最起码比起辣还能有些其他味道。

第一餐,绍峰很不习惯,所以当那些打扮很有怪癖、牛仔裤大腿和膝盖上各剪开几个口子、皮带的一角留得很长、并把终端扎着的线扯开揉作毛茸茸一团的人到他面前敲饭盒的时候,他把吃不下的全给了他们。

绍峰洗好饭盒,重新淘好米,由于屋子里全是辛辣味,他不想继续待着就出了宿舍门,实在没什么地方可去,只好走进教室里,课刚开始上,没有什么要复习的,新内容又看不大明白,他开始后悔没有从谭朝光老师那借几本书来,镇上根本没有书店,学校里也没听说有图书馆,自从上次他到山上看牛弄丢了一本后,他酒由于自责很少再到老师哪去了,虽然谭朝光并未责备他,只是让他写一篇读后感想,当时绍峰这样写道:人应该要尽快长大、成熟,用孩童的眼光看世界,只会像凄冷的夜里孤独等待燃尽的灯芯。

谭朝光看了以后,没有笑也没有批判,只是平和地说,“思想已经像会啄破蛋壳的雏鸡了。”

绍峰不解的询问:为什么,可没能得到回答,他不理解只是记下来,他也经常把书上一些深奥难懂的话记下。

叶宁走到门口,她看到李绍峰一人在教室里,正出神地做着,不知在想什么事,她不好进去,站到走廊上,有些局促不安,“他怎么会来得这么早,不是应该在宿舍吗?”,叶宁察觉到有人靠近,假装看着远方,心里更慌了,“如果他还在为昨晚的事生气,我该怎么说?”

李绍峰左顾右盼、嘴唇抽动了下,艰难说出声来,“同……同学”,他们离得很近,他没敢抬头,看上去像个在大人面前认错的小孩,等到一个很轻柔的回答后,绍峰开始自顾自的说话,他害怕自己遗漏了所组织好的语言,过程更像实在背诵,“昨晚我不知道那不是你妈,对不起了,我不应该转身就走,该和你说一声的,还要之前的事,我还没感谢你在班级上支持我,反而怪起来你,是我自己太冲动,根本没弄清楚情况,我……。”

他们差不多高,叶宁却只能看到一对紧邹的浓眉,她舒了口气,轻声说“没关系,我还想着跟你道歉呢,昨晚我为这误会担心了好久”

声音里含着歉意,没有一丝责怪,这使得绍峰感到叶宁并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女孩,他抬起头望向她,绍峰这才用对异性的眼光注意起叶宁来:清致小巧的脸蛋,不是很白,却挂着少女般的绯红,挺鼻子下是一双很薄的嘴唇,弯弯细眉,深邃而吸引人的眼眸,眼角上是一点泪痣。绍峰第一次觉得一个女孩的眼睛竟会那样好看,清澈明亮,仿佛要把人融化,他很快为自己不知不觉间变得直勾勾的眼神感到难为情,急忙躲开,看向前面的草地不再说话。

“他不会要一直这样沉默下去吧”,叶宁心想,为了不再僵持,她问,“你为什么来得这么早,我以为会没人。”

“宿舍里很吵,全在谈论些不感兴趣的事,我就过来了,你呢?”

叶宁本想到教室里休息,她昨晚很晚才睡下,天刚亮就起来生火、烧水、做早餐,实在很累。

没得到回答绍峰接着说,“昨晚,我听你舅妈那声音很不高兴,她没怎么你吧?”

“没有,我直接进房间去了”

“哦,那就好”

听到绍峰如释重负的声音,叶宁嘴角微笑了下,“素雅说的没错,你对于我们这样的人都有一种……”,她想了想,决定不用“感情”这个词,改口说,“都特别好”。

“她告诉了你很多事啊?”

叶宁脸上的笑容突然全部舒展开了,她记起早上素雅告诉她的一节趣事——当时她问素雅绍峰的脾气为什么那样倔,素雅说:他的脾气是天生的,出生的时候在屁股上挨了两巴掌才哭出声。想到这叶宁忍俊不禁地说,“没有,她没告诉我你的事。”

“不会哦,我看到你们一直在低头说话”绍峰的声音已不再紧张,脸上也浮现出自然神情。

“真没有,我不骗你”,她把话头引导别的问题上去,“素雅是和你一起长大的?”

从我记事起就有她的身影了,她应该从小就被送到婆婆家来养,我们这群同龄玩伴里就她一个女孩。”绍峰思索着回答。

叶宁的身体侧靠着走廊围墙,一只手托这微红的香腮,另一只捋了捋柔风里的青丝,含着几分天真烂漫、羡慕地说“真好,你们肯定什么事都让着她,帮着她。”她把在学校门口的事叙述了一遍,又带着烦恼说,“我从小在这个亲戚家住一阵,那个亲戚家住一阵,都不知道怎么就长这么大了,不过还好很快就该结束了”,她说完又竭力让自己乐观些。

教室里很安静,叶宁趴在桌面上休息,不知有没有睡着,绍峰轻声地闲翻着书,再看不下去,刚刚他们谈了很久,谈了很多,绍峰了解到叶宁的生活过的很不好,她从小就处于漂泊不定的寄养中,这让他联想到自己姐姐,他对于她们有一种还不了的账,他甚至说出“既然她对你那么苛刻、不待见,你完全可以搬到宿舍里来住,没有必要非得在她家里。”这样的胡话来。

生活的时钟慢慢磨平棱角,熟悉陌生环境后,每个人都展现出青春热情的一面,莺莺燕燕们时常手拉着手,男孩们则勾肩搭背,谈笑风生。

李绍峰和叶宁的关系也愈发亲近,慢慢成了要好的朋友,这自然而然的变化,仿佛找不到一个开端,就像他们本来就相识那般。绍峰很乐意和这个用平等眼光看他的女孩相处,因为他的穿着总是班上最陈旧的,这种陈旧有时可以说是土气,在开始注视外表和异性眼光的年纪,能有一个女孩摒弃掉你毫无光泽的衣着,真心诚意和你交流是多么幸运的事,绍峰也更重视这样的友谊,下午放学到晚自习这段时间里,他们常常一起到学校背面高耸的山坡上看书。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671543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