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茶馆 >> 正文

风雪独山村——访驻村干部唐耀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路广照    阅读次数:1322    发布时间:2018-09-15

      天色尚未敞亮,雪越下越大,西北风卷着雪粒,打在玻璃窗上沙沙作响。 
  回想起2008年南方那场惊世注目的大凝冻,他再也睡不着了。 
  已是2018年初临近春节,莫非这天灾也有了规律,十年一个轮回? 
  昨天央视天气预报说,贵州西部近一周将持续出现雨雪天气,局部地区或有凝冻。他所在的独山村,地处乌蒙山区,地势较高的村寨冬天遇雨即冰、飞雪即凝。 
  背景资料:独山村位于六盘水市钟山区月照社区东北部,距离中心城区25公里。距乡政府18公里,东邻水城县大窑村,西靠本乡大坝村,南接双洞村,北壤水城县保华乡。辖7个村民组,总户数598户2205人。总面积11平方公里,村内海拔最高点2085米,最低点1500米,道路曲折起伏,悬崖峭壁、峰丛溶洞、峡谷河流等错落分布,森林覆盖率达70%以上。耕地面积约2800亩,全部为旱地,是典型的人多地少、不具备传统农业生产发展的贫困村。 
  他是2016年春天从贵州省地矿局实验室来到这里驻村的扶贫队员,担任独山村第一书记兼驻村工作组组长。两年来,他与独山村的村民们已建立了深厚感情,一有天气变动,他的心就放不下。 
  罕见的大雪天,他想到: 
  村里的贫困村民是否储备好了基本的生活物资? 
  留守在家的老人和孩子们是否安全? 
  半山腰的旅游环线凝冻、积雪程度如何? 
  后山的那些岩壁被冰雪堆积,会不会有倒岩垮塌的危险发生? 
  …… 
  带着一大堆的疑问,他越加睡不着觉了,便起身步入漫天飞舞的雪花中,开始由近及远地走访开来。 
  北风呼啸,头顶上片刻功夫就覆盖了厚厚的雪,飘舞的雪花往他衣领里直灌。一路走过,身后的路上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 
  来到六十多岁的李志华老人家,他知道这是去年刚脱贫的农户,前段时间社区还帮助李志华老人更换了新的门窗、粉刷了内外墙壁。 
  推门而入,李志华老人正在铁炉旁烤火,对面坐着另一位老人。 
  “在家啊……”他边进门边打招呼。 
  “唐书记来啦!坐坐坐”李志华站了起来,热情地招呼他。 
  进屋后,他认出坐在李志华对面的老人,是硝厂组的贫困户陈兴才。 
  “陈老伯,这么大的雪天,你都八十多岁啦,还敢来串门?路上又都是下坡,当心滑倒达倒起呦”他关切地问道。 
  “嘿嘿,唐书记,没得事,放心。今天村里有老人过世,我准备过去帮帮忙,路过李老者家,顺便看看。”陈兴才见是书记来了,显得十分高兴。 
  “我都说喊他在我这点歇,不慌走,回家也怕是有点危险。”李老伯边说边给他递过一杯热茶 
  “唐书记,请喝茶。” 
  “两位老人都要注意,出去要慢点,当心滑倒。”他嘱咐着老人们。 
  “是、是,谢谢唐书记的关心!”两位老人异口同声地说。 
  “你们家屋头吃、喝、用的都准备好没得?怕凝恼火了,几天都买不到东西。”他关心起老人们的生活了。 
  “没得问题 没得问题,请唐书记放心!”两位老人肯定地说。 
  “你们家姑娘、儿子从外省打电话过来没有?马上要过春节啦,好久回来?工钱都按时拿到手没有?”他又问起子女的事情。 
  “说是要回来,就是工钱还没有全部到手,沿海的厂子都在清帐,估计回来就去不成喽。”李志华老人应道。 
  “那就回来吧,回家乡创业。一家老小也能够得到团聚,两全其美。”他劝慰老人。 
  “是喽,到时候还得麻烦唐书记给出出主意、想想办法。” 
  “没问题,应该鼓励返乡创业,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大家都受益。” 
  聊了几句后,身上似乎暖和多了。 
  他说:“你们慢慢烤火,我还要到别个家走走看看”。 
  “唐书记辛苦了,打霜下雪天还要出来工作。”两位老人目送着他的背影。 
  下了乡村公路,他遇见了一家老两口,老头陪老太在乡医院住院,今天出院。老者叫李发全,是独山村河边组人。 
  “老李,你家儿女没回来照顾?”他问道。 
  “唉,唐书记你又不是不晓得,原先我们这个地方穷啊。女儿早就出嫁到浙江了,儿子儿媳在广州打工,年把才回来一次,有时两三年回来打一趟。” 
  “他们不管你们吗?”他关切地问道。 
  “管是管,也喊我们去广东,我和老伴老骨头老腿,不方便,还是喜欢在这点,不愿意给他们添麻烦。” 
  “孙子孙女也跟他们在广州读书吧?” 
  “是喽,在广州读小学,学费嘿贵,他们日子也不好过,一年下来也攒不起好多钱。” 
  老李媳妇:“我儿子说,他们在广州再苦几年,回来就把老房子推倒盖新房。你看我这身体,都不晓得我还能不能住进新房?” 
  “盖房子你家符合条件,河边组地灾比较恼火,国家有补助;刘姐,有新农合医疗保障,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放心。等搬新房时,我一定去你家朝贺呦。” 
  他笑着拱拱手,心里也期待着这一天早点到来。 
  背景资料:贫困村民档卡中记载,老头李发全,1950年生人;老太刘志菊, 1953年生人,长期患有心脏病;家有儿、媳、孙子女六口人,耕地面积0.5亩,无山林。儿子李士林, 1975年出生,已婚育有一儿一女,长期在广州番禺从事建筑务工。致困原因:生产、生存、居住条件因地质灾害隐患严重亟待迁居改善。 
  告别李发全二老,他向硝厂组走去,硝厂组挨着独山组,沿坡而上,有二百多米的路程。 
  来到紧挨马路边的贫困户郭四有家。他家两个5、6岁的娃娃,妻子右手残疾,自己也因为去年生了一场大病,便没有了经济来源,因病新增为贫困户。 
  还没进屋,就听见里面说话:“老郭,唐书记来了。” 
  “在家啊”他习惯地打了声招呼。 
  郭四有看到他,满脸笑容地把他往柴火边让。 
  火盆里架起几根大木棒,红彤彤的火苗向上窜着,四周本是白色的墙壁被油烟熏成了黑灰色。火盆上方两米处悬挂着十几串腊肉。当地百姓一般都在腊月间杀猪熏腊肉,为过年而预备。 
  “前两天我家杀猪,想请你来吃杀猪饭,打你电话没打通。”老郭笑着说。 
  “老郭太客气了,那天刚好在没有信号的地方,看到提示后,时间太晚了,就没回电话。这两天凝得有点恼火,你们在家看到点娃娃,不要达倒了。看你家这么多肉,这几天吃喝应该没问题吧?可能还要凝几天,熬过了这些天就好了。” 他在柴火边坐下。 
  “没事的,娃娃些会叫他们不要出去。吃的喝的也没得问题。”老郭依然笑着回答。 
  两个小孩子跑了进来,头发凌乱,脸上、身上布满灰尘,小眼睛亮晶晶地扑闪扑闪地望着他。 
  “小朋友,你叫郭超超是不是?” 他笑着问道。 
  小家伙才4、5岁,大方地点点头。 
  他转过脸问郭四有:“这孩子大名应该叫郭思超吧?” 
  老郭点点头说:“对呢 对呢。” 
  他又问大点的孩子:“你是姐姐,对吧?” 
  这个6岁小学一年级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 
  老郭连忙答道:“她的小名叫春花。” 
  “也是她的大名吧?我记得户口本上登记的就是郭春花。”他问道。 
  转过身来,对两个娃娃说:“你们这几天要听话,不要跑到外面雪地里去玩,去玩的话要爸爸妈妈陪着。” 
  郭四有的妻子连忙笑着说:“大的这个刚才出去玩的时候已经哒了一跤,坐到地上。” 
  他笑着问:“痛不痛?” 
  小姑娘还是不说话,只是低了低头。 
  “呵呵,看来是有点痛了,下次就要小心,注意安全。”他安慰着。 
  “老郭,你的身体看起来恢复得不错,下半年多少也做了些活路,收入也在提高。一方面要注意身体变化,不可下大力气伤到身体。大病补助的申请,前几天已经报上去啦;你家属的残疾人补贴很快也会发下来;钱到手后要节约着用,不要辜负了村里和乡上。另一方面你家房子刚好在路边,明年来村里旅游的人可能会大幅度增加,有可能自己开一个小卖部,生活会逐步变好起来的。” 
  “是呢,我也想办一个烟酒小百货摊摊,两个娃儿上学需要钱,我看病也需要钱,以钱找钱那当然更好喽。” 
  “你自己先想一下,比如店名、经营规模、经营范围等,至于工商、税务和到需要贷款这些方面的事,请放心我来给你想办法办好。你记着拿到补助,开年后就把这个事办起来。”他给老郭安排着。 
  “好啦,我还要到别个家看看,先走啦。” 
  “唐书记,吃了烧午再去吧。” 
  “不吃喽,谢谢了。娃娃些都注意到安全!”他起身告别 
  背景提供:2016年驻村两年来独山村识别新增贫困户9户22人,脱贫退出35户124人,贫困人口从58户180人减少到29户60人(含自然减少),贫困发生率从9.06%下降到2.92%,并于2017年底申请贫困村出列,全村年人均收入将超过9000元。两年来带领工作组积极开展遍访、增访、回访工作,入户走访贫困户3000余人次,对独山村精准扶贫信息系统中137户贫困户的信息进行了反复核对。帮助群众打印复印证件、资料200余人次,更正贫困户身份证号码100余条,纠正贫困系统错误信息和动态信息300余条。多次到派出所为10余户贫困户中出生未上户口的贫困村民协调落户事宜。劝说贫困学生打消辍学念头返回学校继续学习,劝说患病贫困户积极参与治疗,帮助残疾老人办理残疾证,为脱贫户介绍工作巩固脱贫成果,帮助有劳动力的贫困户谋划发展思路。 
  雪纷纷扬扬地下着、越下越大。路上的积雪像厚厚的棉毯,覆盖了道边的水沟。稀疏的灌木枝条被雪压弯低垂着。远处的村寨笼罩在一片白茫茫中,偶尔传出几声狗叫,旅游环线上已不见往来的车辆。 
  回村委会的路上,他想起寨上组还住着几个因地质灾害从河边组搬上来的老人,于是加快步伐,朝寨上组赶去。 
  来到胡生群老人住处,二楼到三楼的楼梯拐弯处一半露着天,上面堆积了不少的冰雪。 
  走到三楼,发现她正在隔壁家的电烤桌旁坐着聊天。 
  他一进门,胡生群老人就看到了,立刻像孩子一样笑了起来,旁边坐着的是她在河边组邻居。 
  胡生群老人腿脚不方便,扶着拐杖,想起来迎他。 
  他赶紧上前扶着老人:“胡妈,你坐到起,不要起来了。” 
  “小唐,辛苦啦!这么大的雪天,你还过来看我们,路上遭达倒没有?” 
  “没事,路上还可以,就是有点滑,你们上下楼梯一定注意,尽量不要出去。家里吃的喝的够不够?怕是要凝好几天呢。”他叮嘱老人们。 
  “够的够的,昨天我家孙孙帮我买了些米和菜,不得问题的。” 
  “那就好,多接点水,怕水管凝到。另外,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你们的安置房有关部门已经立项了,过完年就要来村里选址、设计,基建动工也在今年,到时候你们多和他们沟通沟通,把你们的想法和意见告诉他们。” 
  “太好喽,得的到新房住倒是安逸得很喽,到时候一定请你们政府呢人过来吃顿乔迁席,感谢党,感谢政府。”胡妈听了非常高兴。 
  “那倒不必了,临住进之前,你们就可以把自己需要采购的家具、电器、用品些列个清单,我们帮助你们统一采购,也免得各自劳顿去东找西凑、价钱和质量难得保证。”他想的很细致。 
  “太感谢唐书记啦,我喊隔壁家晓琴帮我起个单子,送到你们手上。” 
  他临走时,再三嘱咐胡妈一定要注意安全,有事打电话。 
  “唐书记,我可能开不到会了,脚杆不好,到时候叫我家孙孙些把我的想法带过去。”老人笑着回答道。 
  “好嘞,这几天冷得很,就不要到处走了,有什么要买、要拿的就叫你家孙子去做,外面路都凝起了。要是他不在家,你就喊房东给我们打电话,我们来帮你。好喽,我走啦。” 
  背景提供:独山村乃至整个贵州西部出露岩层以石灰岩为主,喀斯特地貌广布,由地下水、地面流水、重力崩塌等地质营力联合作用,一方面形成岩溶峡谷、溶洞暗河天坑溶斗、峰丛峭壁,大小天生桥、穿洞比比皆是,山形、山势优美,作为旅游地学文化景点开发大有可取;同时另一个方面,地质灾害隐患给老百姓的居住、生存带来安全隐患和不便,独山村每年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地灾隐患排查和监测工作。独山村河边组发生地质灾害,通过投亲靠友和租赁房屋等方式,全组紧急转移安置群众83户,无一人受伤。 
  落雪仍未见小,他走在回村的路上。 
  满世界霭茫一色,仿佛一幅张大千的《溪山雪霁图》呈现在眼前。 
  常言道:瑞雪兆丰年,今年的夏秋收成应该不会差。 
  午时已过,今天的院坝会约定在下午两点钟开始。 
  一路走着,望着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不禁回想起两年来驻村经历: 
  2016年4月份开始,受组织委派,到了独山村履职同步小康驻村第一书记兼任驻村工作组组长工作。 
  农村基层工作的复杂性是一个巨大考验,他面临着一系列特殊情况,只能一边学习,一边熟悉情况,一边深入工作: 
  要立即牵头负责三十年一度的土地确权这一复杂的工作; 
  驻村不到两个月却遇上村支书车祸去世; 
  驻村不到四个月村主任受伤住院; 
  又恰赶上三年一届的村支两委换届工作; 
  …… 
  具体而艰巨的工作摆在从未有任何农村基层工作经验的他面前,他的心里开始感到迷茫。 
  加之村情复杂、民风彪悍。过去村民们满足于靠天吃饭的习惯、满足于等待政府扶贫资金的接济、满足于仅仅着眼于眼前一亩三分地而未考虑积极发展副业等观念较为突出。 
  他渐渐地感到从未有过的沮丧和压抑,甚至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把驻村工作继续下去,仿佛失去了前行力量。 
  每人都有人生的低谷期,极易身陷其中,但值得往往庆幸的是,参加工作多年的他并没有盲目冲动地选择放弃,也没有随意地把这一切告诉家人和朋友,而是默默地藏在心底。 
  那段时间,一有空他就爬到村里的山崖顶上,看着山下大大小小的寨子和一望无际的群山。不断地反问自己:一年不到就遇到别人几年都未曾遇得到的突发情况,我就有理由放弃吗?难道还没上场就开始认输了?倘若就这样退缩回去,怎么向各级组织交代?怎么向未来的自己交待? 
  嘀嘀…… 
  农用汽车喇叭声打断了他的思路。 
  “唐书记,上车喽!正好路过村委会,带你回去。”是寨上组老彭的声音。 
  “谢谢喽,老彭。今天生意怎么样,搞到好多钱?到前边顺便把腿脚不方便的花哨拐老王带上,一起去开会,喊他带起自家做的花哨,趁人多好卖,创创收。” 
  “今天还可以,天气不好,但还是拉得几车沙,搞到600多!看老王在家不得,估计应该在家。”老彭乐滋滋的。 
  “这么多?你这活路还是可以嘛,一开张就够吃头十天,比我们都强!”他夸赞着。 
  “哈哈哈,哪点有你们好。我家两个娃娃读高中,不赶紧搞点钱摆到,等到交学费的时候心头慌得很。嘿嘿嘿……”老彭说的也确是事实。 
  来到村委会办公楼前院坝,村干部们正在忙碌着布置会场,村民们陆续抵达,在附近几户老百姓家围着火炉说笑着。 
  雪花飘落在院坝的地上,被人们踩实,孩子们不知寒冷地在院坝较空的场地上玩起了滑雪、打起雪仗。 
  花哨拐老王在院坝中穿梭地叫卖着他红胶泥做的、涂上彩漆的花哨,身后叽叽喳喳相跟着一帮孩子们。 
  来的人多,原本尚觉空旷的院坝,便显得小了许多。 
  会议开始,老乡们怀揣着手坐在帮扶单位赞助的塑料凳上,听着会议内容。 
  “乡亲们,今天这么冷的天把大家请来,主要是为了给河边组过渡安置的家庭讲一讲民政部门对大家进行救济的事情。顺带跟大家强调一下安全问题。”  
  “救济的事情,上级党委、政府考虑到河边组临时安置的群众冬天生活不便,准备下个礼拜天气好转后,每户救济两袋大米和一床棉被。明天上午河边组的群众抽空来办公室找包组干部和村民小组长再次核对一下家庭常住人口,以便摸准救济的人数。已经外嫁婚出的户口没迁走的不能算;嫁到独山村来但户口还没迁进来的要算。一句话,以家庭实际共同生活的人口为准,不能多登也不能漏登。” 
  他清清嗓子接着说:“地质灾害是谁也不想遇到的,既然发生了就需要我们大家克服困难、共同面对。冬天来了,上级党委政府非常重视和关心我们过渡安置的群众,过完年,有关部门就要派人下来在村里为我们受灾的群众选一个地质结构稳定的新地方,修建集中安置楼。虽然天气冷,还请大家再克服一下,有什么困难和要求随时和村里边沟通,能解决的马上解决,我们解决不了的及时向上级反映。坚决不允许搬回老房子住,太危险了。” 
  “安置过程中,带上必要的农具用具,有些破烂旧不堪的东西要舍得丢弃,住宅就要有住宅的样子,保持清爽卫生、整洁有序,要建立卫生责任轮流值日制度。原来一些不好的习惯也要改变和纠正一下,尤其是沤肥的池子尽量在自家土头田边挖砌,不要再搞在安置房周围啦。”一头抓生产生活、一头抓乡村文明建设,也是他必须考虑的内容。 
  “谈谈安全问题,前几天我走了几个临时安置点,住在活动板房的那几户乡亲,一定要注意用电安全,不能同时开几台瓦数大的电器,一边烤起火还一边用电磁炉炒菜做饭,怕线路负荷大引起火灾。房间里晚上睡觉不要烧煤炉炭灶,要不就把炉灶灭掉或抬到门外,以防煤气中毒。家里有老人的,千万不要让他们少在雪地里走动,万一摔倒了后果很严重。年轻人主动点,多帮帮老人家跑跑腿,隔壁邻居嘞要互相照应。还有天冷水管容易结冰断水,各家各户多找些桶来随时接满,以防万一。那个老李老赵,你们几家开商店的,记得随时保证店里的货物充足,米面油盐酱醋茶这些生活必需品更要保证,万一进不来货,第一时间跟我讲啊,我好及时去协调解决。”民生的安全及保障问题,他必须做到天天讲、会会讲、时时讲。 
  “要得要得,唐书记我们一定随时汇报。哈哈哈”老李老赵两个当场表态。 
  “还没有购大宗年货的乡亲,把钱和清单交给老彭,请他到镇上给代买。老彭,你一定要登记清楚喽,尽量不扯皮,货物包装好、安全交到乡亲们手中,别损坏,千万不要当赔钱匠奥。”他这一句话,惹得村民笑声一片。 
  “请书记放心,乡里乡亲的,我会十分小心的。”老彭应道。 
  河边组的李发全在一边突然开口说:“我家儿子李士林刚刚打电话回来,说是政府给搬迁新居补助不少,自己除了补齐新居所需要的钱外,剩余的钱想回来搞些副业,就靠村委干部多给出些点子,看搞哪样好?这年成在外打工不容易,还不如回到家乡自己发展。” 
  他立即回答:“你儿子是搞基建的,新农村建设以及地学旅游文化村建设肯定需要这方面的人手,回来的好,正好有用场。他的主意不错,一人富不是富,大家富才是富,我们独山村欢迎啊!”在他的带头下,会场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 
  会议结束,大家草草地吃完晚餐,他利用晚间对村支两委成员进行政策、业务和办公自动化的培训。针对新当选的村支委干部业务不熟练、与有经验的村组干部的配合协作等方面存在差异等客观实际,指导提高办事能力及书写记录能力和电脑操作水平;着重锻炼村干部一对一、面对面的谈心谈话、交流沟通的能力,尽量达到有效地沟通交流的目的。 
  大会开完小会散,已是午夜时分,院坝的路灯已在纷扬的飘雪中显得暗淡无光。 
  送走同事,回屋闭灯静思,望着窗外远处影影绰绰的灯光,他浮想联翩、难以入眠。 
  两年来的驻村扶贫工作所遇到的困难与取得的业绩一股脑地在他脑海放电影似地闪现着: 
  通过院坝会、座谈会、碰头会、现场视频直播、上党课,以及个别谈话、入户走访等形式,全面了解和掌握了村情村况。 
  两年来工作组先后召开座谈会10余次,院坝会20余次,入户走访村民3000余人次。及时传递党的好声音,针对性地将国家和省市县区的政策和文件精神宣讲到位,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让老百姓真正地听得懂、记得住。利用网络聊天平台开展宣传教育,鼓励他们解放思想、拓宽思维,坚持不懈地搞好生产、生活和经营。 
  背景资料:唐耀驻村工作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党建方面:村支两委换届工作得到顺利进行,工作组两名队员在2016年11月初的支委换届选举中分别当选支部副书记和支委委员。在工作组的帮助下,经村民代表大会推选,村民选举委员会顺利完成了换届工作, 2017年1月,新的村支两委班子全部产生并顺利完成了工作交接。两年来村党支部确认入党积极分子7名、发展党员1名、转正预备党员3名。完成全市党建引领促脱贫现场观摩会、易扶现场观摩会等相关准备工作,带领工作组为阅读困难的老党员“送学上门”。 
  教育方面:协调帮扶单位为独山村及独山小学赠送普通台式电脑4台(价值1.2万元)、一体式电脑15台(价值6万元)、打印机1台(价值0.3万元)。带领工作组走访独山小学,劝说适龄儿童放弃辍学、了解学校师生情况及贫困儿童学习情况,为贫困儿童发放向公益组织申请的学习文具包31份。为独山小学购买图书馆专业书架两个(价值0.5万元),为贫困学生赠送书包等学习用品70余件(套);帮助独山小学购买图书室专用书架以充实校图书室装备。为独山村成功申请区级“妇女之家”;帮扶单位春节前慰问36户贫困户,六一儿童节前后慰问贫困儿童及困境儿童40余人。 
  医疗方面:发放《医疗保障宣传册》40余户,先后两次组织贫困群众30余人参加钟山区举办的义诊活动,入户走访宣传医疗保障新政策130余户。 
  就业方面:走访就业扶贫户发放《脱贫攻坚政策汇编》60余户、发放《区贫困劳动力免费就业培训绿卡》10余册,动员有劳动力的贫困户积极参加各级政府组织的就业培训40余人次。帮助贫困群众联系、推荐工作20余人次; 
  环保方面:入户宣传环境保护知识80余人次;2017年7月中旬,所驻村河边组发生地质灾害,全组村民生命财产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在第一时间上报灾情后,及时赶赴河边组紧急动员撤离群众83户293人。指导做好转移群众的安置工作及地灾监测工作,帮助民政部门发放救灾物资,到安置区域安抚群众情绪,帮助解决群众安置后的生活中用水、用电等细节问题。 
  残保低保:先后为贫困户、残疾户查核低保金、办理残疾证等50余人次;定期看望残疾人、空巢老人、留守儿童,详细了解他们的生活情况和心理动态; 
  民生方面:走访宣传易地扶贫政策70余户(次);参与协调设计公司完成独山村全域供水系统的设计,全村城市供水管网系统全覆盖工程正在推进中;带领工作组申请项目资金总计100余万元,为村民修建蓄水池、安装引水提流设施,建设农田水利灌溉工程,安装太阳能路灯;向上级政府申报计划拟扩建通组通寨道路4条共计6公里,推动寨上组至硝厂组串寨公路的重建联通工程。 
  信访及法治教育:接待来访群众100余人次,耐心做好政策宣传,细心解答群众提出的疑问,及时了解和解决群众反映的问题。通过各种方式积极宣传依法办事,在走访过程中不断引导教育村民学法、知法、守法、用法,协助社区和村支两委做好信访维稳工作。 
  让他最感欣慰的是,从独山村独特的地质、地貌条件出发,在月照社区、与省地矿局驻村工作队的支持下,贵州省地矿局积极发挥地质技术优势,通过贵州山水旅游资源勘察开发设计院的勘察规划设计,独山村成功创建成为中国第一个旅游地学文化村。为脱贫攻坚产业扶贫探索了新路,为进一步发展当地乡村旅游、山地旅游及地学旅游创造了条件。 
  两年来,他注重独山村集体经济发展,实现了扶贫与发展两结合、两不误。 
  2017年独山村筹集扶贫资金99.1335万元与减贫摘帽奖励贫困村出列专项资金50万元,分两期入股六盘水市钟山区美味园食品有限公司,期限3年,年享8%保底分红。分红资金60%用于扶持贫困户,40%用于壮大村集体。目前,首期99.1335万元入股资金已产生红利,2017年35户贫困户(含已脱贫6户)每户分红1359元。 
  村产业发展计划已初见雏形,帮助推动“三变”(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土地入股分红,全村先后实现流转土地2500余亩,种植了核桃、李子、杏子、柿子、梨子等多个品种经济作物。 
  不知不觉,鸡鸣三声,窗外的天光渐渐发白,这一夜思绪万千、终未入眠。 
  几天前,他接到单位的电话,考虑到独山村虽然实现脱贫目标没有问题,但脱贫基础尚不够扎实,稳定和巩固脱贫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组织上考虑为保持工作的一惯性、连续性,决定仍然由他坚守阵地,并征求了他的意见。他深知:党中央全面实现脱贫解困的期限定为2020年,最后两年的攻坚战确实来不得一丝马虎,加之他已经对独山村的情况了如指掌,让他留下继续完成独山村帮扶工作是最佳人选,他爽快地接收了组织的安排。 
  他要坚守好独山村挂帮扶贫脱困这一阵地,将独山村的脱贫攻坚进行到底! 
  他还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家人,计划一早去社区和区里办好请假手续,回去当面和父母深谈细谈一下,也在盘算着该怎么向父母开这个口。 
  六点钟起床,收拾完行李,他才发现原打算带给父母养身健体的贵州西部独有的杜仲、天麻,因工作太忙无空去购买。再一想,全国一个大市场,到湖南下车后再到超市购买也不迟。 
  东方已现鱼肚白,路上的雪经过一夜的低温凝冻变为薄冰,一路走去滑滑溜溜,他背着行李站在路边等着农村客运车去往社区办手续。 
  “小唐,你们这批驻村干部要换班了,这就要回单位啦?你走喽,可惜啦!到我家吃过早饭再走嘛。” 
  他心里一惊,回头看时,是紧邻村委会而住的赵伯。 
  “赵伯,我不是回单位,我家头有点事,回老家去处理一下,过几天还要回来呢,打算‘安营扎寨’在独山村啦。”他赶紧解释并开着玩笑。 
  “奥,那太好啦,我还以为你要回单位上班去了,你不走,太好了!”赵大伯笑呵呵地说。 
  “哈哈,这几天我不在,有哪样事情和其他几个驻村干部联系就可以啦。” 
  “好嘞,唐书记,路上注意安全,慢点走!” 
  看见赵伯背着一背篼年货,估计是要送给他嫁在半坡组的女儿家,他心里便有了一份温暖。 
  望着四外里的白雪,顶着刺骨寒风,这时候他才意识到他生活工作了两年的小山村仿佛已然成为了他的第二故乡。 
  东方微曦,登高远望。 
  晨光中的独山村坐落在一处巨大的古崩塌体和古滑坡体上,周围被长数千米、高数百米的环状喀斯特绝壁所环抱。朦胧的雪境中,阿勒河在静静地流淌,神雕峰在若隐若现地翘望,月亮洞神奇莫测、宛如一轮圆月悬挂在山顶上,等待着外出务工将要回家团圆的亲人们。 
  远处,“十里画廊”的峭壁上,一幅高75米、宽38米、深2米有余的巨大山壁阴刻“禅”字被微微晨光映照着,时隐时现地展现在眼前;对面山坡上“二十八道拐”旅游景点兼扶贫公路正在加紧建设;月照峡谷四水归流,地表水与地下河在这里阴阳融合。江连天地远,山连峡水长,好一幅峻峡幽谷、醉美河山。 
  近处,新农村建设成效凸显,一片黄墙红瓦的屋舍在飘雪的帷幕中美如仙境。旅游环线如财源横流之经脉,盘山蜿蜒、穿洞过桥,连通了整个月照峡谷。尚未抽芽的果树纵横有序地扎根于山坡间,等待着春天抽绿、花绽、结实。山脚下被云雾遮掩的独山村,传来了学生们的朗朗读书声。 
  有这天工开物、得天独厚的好景致,独山村的壮美蓝图已刻画在他的心中,他定不会辜负这块风水宝地;看物竞天华,人杰地灵,有各级党委政府、驻村干部及全村乡亲们的共同努力,独山村业强民富的时代即将到来;待和煦春风,绿满大地,全面脱贫解困目标如期实现,月照独山容貌变,户户小康享富裕。 
  此刻,他的心情,正伴随独山村的神雕,飞向美好的未来。。。 。。。 
  (感谢独山村驻村书记唐耀提供基本素材) 

[编辑:周驰]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662411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