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铜仁   毕节   安顺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   贵安新区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评论 >> 正文

从“鸡汤”到“段子”折射出的社会人心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曹军    阅读次数:326    发布时间:2018-09-25

上个世纪是“心灵鸡汤”飘香的时代。

爱上鸡汤的人,大多身体发病,体质下滑,急需大补。而在那个物质较为贫乏的时代,一碗鸡汤就算得上无上美味了!病体需要鸡汤的弥补,痛了的灵魂一样需要“鸡汤”的慰藉。

贫穷如同耕地的犁,一定会在人的内心的土地上划出道道裂痕。纵然有“人穷志不穷”的话语催长素,终究敌不过“钱财长人威风”的残酷现实毒药。物质的捉襟见肘,使人疼痛万分,如邀友至家,却无物可奉以待客,此时心中绝不仅是羞愧的煎熬,更有疼痛的抽打。自浮夸的大风凶残地刮过,只留下遍地狼藉的饥荒,饿死者无数。人吃人的事件从鲁迅先生辛辣的笔端跃入零距离的现实。而在此时,如果有哪位颇富怀疑精神的人要质疑我所言的真实性,那我只能怀抱着遗憾和庆幸承认:那个时代我确实没有亲历,但从我忠厚实诚的长辈满含泪水惨然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他们的心有余悸!

古代官府会在囚犯的脸上烙上“囚”字金印,终生难去除;贫穷的金印不仅烙在脸上,还会烙在人心里,根深蒂固,不可去除。智者陶朱公范蠡进能辅佐国君复国,退则能保全其身。可是,后来他的儿子在楚国犯了死罪,范蠡却救不了他。当大儿子悲伤地带着二弟的尸体回到家时,范蠡安慰大家不要悲伤了,这是意料中的事。妻子才记起范蠡当初是要派三儿去救人,大家在范蠡的解说下才明白其中的奥秘:“老大救不了弟弟,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是他不爱自己的弟弟,只是老大年幼就和我一起生活,经受过各种辛苦,知道为生的艰难,所以把钱财看得很重,不敢轻易花钱。至于老三呢,一生下来家中就十分富有,出门豪车,良马猎犬,锦衣玉食,哪里知道钱财从何处而来?所以,他会把钱财看得很轻,弃之也毫不吝惜。原来我要派老三去,本来就是因为他能够舍弃钱财。老大不能舍弃钱财,所以最终救不了弟弟,这是很符合情理的事情。再说了,杀人偿命,就不要再悲痛了!我日日夜夜盼望的,就是老二的尸体能够送回来。像我们这样的家庭,儿子能够不被杀在闹市当中,也算是保住面子了。所以,也不要再悲痛了。”

比起贫穷更摧毁人的是思想的蹂躏。

有一篇短篇小说写了一个国民党的老兵,全国解放后不知何因留在了大陆,做着过几天

轻松日子的美梦,但在席卷而来的政治运动的大漩涡中被击得粉碎。在旧部队里养成了听见“蒋委员长”的名号就自然挺身敬礼的习惯,使他在新社会倍受折磨,因为时代变了,首长亦变,如果保有对旧主的恭敬,那是心怀不轨的。但新习惯的养成和旧习惯的改掉一样的困难。这位老兵在皮鞭的脆响声里,硬生生地改掉老习惯、养成了新习惯——听到新领袖的名讳时挺身敬礼。他却付出了折退坐轮椅的代价,我们可从他的代价中想象得到那要抽断多少根鞭子、经受多少此磨练,才能改旧养新!可事没完,有好事者趁其不备故意骤然喊出旧主的名字,引得老兵错误地挺身敬礼,又遭致一场无妄之灾。

文革中有人为表忠心,将徽章尖针从肉皮里穿过。忠诚之心可悯,但要铭记于心中;而用疼痛和鲜血来表白,是有作秀的嫌疑。有个船夫在停船靠岸时因说了一句职业用语:“把锚抛下去,把桨捞上来”获罪十年,这是多么荒唐、变态的事,虽然其中不乏夸张甚至有报私仇的影子,但我们可推知社会乱象丛生、社会“禁言”到何等严酷的地步。

全社会施行禁言令,全民同时闭嘴、失声,确实反对声音之声少了,但问题就解决了么!历朝历代,在强权强迫全民闭嘴之时,也就是社会最危险之刻。为什么害怕听到反对之声?因为心中有鬼。其实有人发出反对之声是多么庆幸的事:一方面说明有人还在关心我们的大团体。换句话说,没人评论时,不是人们没看出问题,实际上是大家已经失望了,不必再多说“废话”——因为说了也没用,所以不如不说。另一方面,在反对的声音里确实能看出自身的错误之处。有失误不是大问题,有误而不改且大力文过饰非才是天大的隐患。

上个世纪,我们在鸡汤味里嗅到了人们心中的疼痛;在新的时代,人们的癖好有了转向:段子。

段子以搞笑为能事。现时代的各种传播媒体,无不冲次着段子或段子类的成分。

先说一个类似于国内段子的国外段子。一个录制组有组织、有计划地用一个女人在公共场合间歇性地向不同的人裸露身体,摄像机清晰地记录下每个男人在突然直视陌生女人的裸体时的表情。从正常人反应角度来看,无论哪种反应皆为正常。我们试着想象一下录制组定节目时的最初心态,俩字:无聊。其目的仅仅是博人一笑,事后毫无意义。有时他们还专找夫妻一同在时展示裸体,惹得有些夫妻当场反目,这更无聊。坐在屏幕前的观众笑得前仰后合,好像享受了天大的快乐。从节目组到广大受众实现了普天下的集体快乐,亦即集体无聊,在这快乐中深藏着一颗空虚的灵魂。

一个央视节目的主持人因一个段子走向人生的低谷(也许别人并不觉得是低谷),在此我不想关注他段子的对错,我只想透过这事看看人们包藏着的心——他为何要段子?或许是为了好玩。好玩的最初目的是为了满足好奇心。如果借此揣测那主此人要表达什么不良目的,那绝对是夸大其词,我们没必要深化别人的恶意。为好玩一定是最好的注脚。或许他是为了满足听众的需求,因为他有趣地说,是有人要听,且喜欢听。有个保护虎的广告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中国有许多不法行为都是社会大众支持和纵容的结果。受贿者固然可鄙但行贿者亦罪责难逃,因为大家都公平处事不去搞行贿的鄙事,受贿者也就无贿可受。当然这只是一个多么美好、正确无误的理论推导,现实比此复杂太多。

小品是多少有些艺术气息的段子,但它逃不脱“搞笑”的宿命,虽然它有一些反映现实的成分,可是失去搞笑的华丽外衣,小品的观看率然一落千丈,因为人们需要搞笑。人们在嗜求搞笑的背后装着一颗空掉的心。

网络上的段子更是层出不穷,极尽搞怪能事,只为博取看客的眼球和空洞的笑容。相反,艺术气息较浓的绘画、文学等艺术作品在观客的心路上越走越艰难。另外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有些段子为了有更大的冲击力,无论隐晦或是明显地带上“黄黄”的颜色的。

“心灵鸡汤”到“段子”,我们深切的感知到社会人心由“痛”到“空”的变迁。至于变迁的原因又是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有待深入的研究;至于解决“人心空虚”的办法,或许回归传统文化是一个可行的办法。



[编辑:周驰]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5588307 位访客